大刁民 第一章 近朱者赤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阳春三月,春光明媚,落英缤纷,正是一年一度“烟花三月下扬州”的好时节。:看小说.。)这个季节的姑苏古城,看上去像一个柔媚的淡妆女子,在阳光中踏着一地桃花款款行来。老天爷才露了些许暖意,校园里的年轻姑娘们就早早地穿上了薄衫短裙,相互比拼着展露青春靓丽的身材曲线,来来往往,让校园里的众男性牲口垂涎三尺。

  不管桃花烂漫的春光有多灿烂明媚,不管姑娘们的笑声有多清脆婉转,这一切似乎都与在图书馆角落里席地而坐的年轻人没有任何关系。他手上是一册己经落满灰尘的《莎士比亚全集》,很罕见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帝国出版社的出品,古英文体,而且这已经是第四卷。书顶集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应该是好些年头人问津,谁也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从图书馆的哪个角落翻出这套珍贵典籍的。看着书卷上厚厚的灰尘,年轻人的眼神里透着些惋惜,但也随后却自嘲地笑了笑,从随身带的廉价书包里拿出早己备好的毛笔,一点一点地仔细洗理着书册上的灰尘,动作很轻柔,也不知道他是怕刷坏了书册,还是心疼手里那支不足五块钱的毛笔。

  淡淡的阳光透过玻璃正好洒落在这个角落,一时间扬尘飞舞。早晨的图书馆很安静,偶尔能听到外校园里男男女女的笑声和车铃声,伴着浓厚的书香味和浅色的阳光,加上专心清理书册的青年,这一切居然在图书馆角落里凑出了极为和谐的一幕。

  等清理好所有的灰尘,年轻人终于舒了口气,用手指将毛笔上的灰尘清理干理,这才将毛笔放回书包,再从书包里掏出笔和笔记本,重靠着角落里的墙,盘起腿调整姿势,似乎是想让自己坐得舒服些,等找到那个屡试不爽的姿势,这才将书放在盘起的腿上,如老僧入定般,边读边记,再次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阳光消失了,他又如同变戏法般从书包里掏出一个面包和一瓶矿泉水;等阳光彻底从西侧的玻璃下消失时,他才揉了揉酸胀的腿,将那册《莎士比亚全集第四卷》放回原处。跟图书馆这个角落里落满灰尘的其它书相比,这几册几乎烯然一的《莎士比亚全集》看上去尤为突兀。

  走出图书馆的时候,年轻人长长地伸了个懒腰,顺手便将手中的廉价书包甩出去,正中坐在馆前水泥台阶上玩手玩游戏的年轻学生,直接“暴头”。

  “我擦……”年轻学生火冒三丈,《战神》手机移植版他玩了整个下午,就百分之一的血,就能结束终极**oss,完成第十次大满贯了,在这个紧要关头却被人砸得脑震荡,佛祖老爷还有三分火气,何况是被打断游戏进程的斐家大少爷?于是斐家大少爷以“老子我踩不死你”的表情狠狠地回头时,却以哭笑不得举手投降的表情告终。“哥,不带你这样的,本来我就没你那种过目不忘的变态记忆力,最近被你越打越笨了,都赶上我家珊珊的智商了。”

  被用来做比较的金融系大美女只是浅浅一笑,突出两个梨涡,这位在金融业内被称为“金牌操盘手”的女诸葛一声不吭地拾起地上的廉价书包,很自然地背到自己身上,丝毫不在意这样会不会破坏了她知性美女的形象。“哥,晚上宝宝说要请你吃饭。”

  “对对对,差点儿把正事儿给忘了。”斐宝宝用力一拍脑袋,笑嘻嘻地凑了上来,“哥,赏个面子呗!”

  这回轮到李云道哭笑不得了:“你又耍什么花样?上次明明说是请我吃饭,结果是在饭桌上跟校辩论队见高低,为了你的面子,你哥我好歹也算舌战群雄。再上一次是跟文学社的社长拼什么文学常识,真亏你想得出来,居然跟人家小姑娘打赌,说什么输了就要以身相许,现在弄得我都不敢接人家电话了;好像上上次是跟体院足球队的一帮猛货拼酒吧,最后还是我把你背回来的……”李云道真不知道斐家大少爷今晚又挖了什么坑给自己跳,反正在学校待了几个月,李云道脸上的高原红没了,在这所二三流的“国家211工程”学校里,倒是名气越来越响了,这一切似乎都拜眼前的斐大少所赐。

  “哥,冤枉啊,我比窦娥还冤啊,辩论队那次是因为那贱人嘴太贱了,哥你才义不容辞地替我收拾那装逼的货,文学社那次不能怪我了,我估计那娘们儿早就看上你了,喝酒那次算是我故意的,可是我的哥啊,你也太能喝了,一个足球队都被你喝趴下了,到今天体院那帮货见了我都绕着跑……”

  “你丫跟窦娥比?我看你就是一秦桧。”

  “哥,您可别弄成岳老爷,划不来呀,咱要做也要做韦小宝那样的大英雄……”

  知性美女洛珊珊站在一旁,微笑着耐心听两个男人斗嘴,居然也听得津津有味,不插嘴不打断,只是等坐在台阶上的两人斗嘴斗累了,这才适时地给两人分别递上早已准备好的纯净水。

  李云道大刁民一口气将一瓶水全喝完,这才长长地打了个嗝:“一天没吃饭,别说还真饿了。”刚进这所学校的时候,他也有些不太习惯洛珊珊的面面俱到,经过几个月的观察,李大刁民倒是真发现洛家美女算是个不错的妙人儿,跟斐家大少爷那是绝配的一对儿。

  “走起,哥,今儿是我请吃饭,不过……”

  “你真挖了坑给我跳?”李云道愣了愣,“今晚有一场讲座我还想去听听……”

  “真没挖坑!哥你相信我,我就想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讲座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我安排人去录音了,回头让他把录音笔给你送过来。本来我让王汉把十力送来一起吃饭,可十力说他晚上跟秦家那两个小王八蛋还有他们那个极品妈一起吃饭,我想还是算了,那个女人我惹不起……”

  “极品妈?“李云道笑了笑。从医院出院后,李云道就没有回秦家,所以也能跟那位传说的极品少奶奶见面。本来只是想带着十力随便租间民居,再怎么着也比之前住的工地强,但想想那几百大块的房租,李大刁民还是会一阵肉疼。幸好斐家大少爷听说李云道要租房子,立马从学校搬了出来,在金鸡湖边的高端小区弄了一套湖景公寓,虽然是不大的三厅两厅,但也把斐家大少从小到大攒起来的压岁钱一掏而空。斐家大少不但不心疼,反倒乐呵呵说,投资房子比在银行存利息划算多了,以现在房价上涨的速度,至少能跑赢高启不下的cpi了。

  ”就算我们都饿死了,十力也不会饿死。”也不知道因为太饿的缘故,李大刁民突然很想念那张比女人还要妖艳的脸,那个叫徽猷的男人是他二哥,做的饭是全世界最香的。还有总是背着牛角大弓的傻大个儿。

  正是下课时分,图书馆前的小路上熙熙攘攘,看着这些比自己小五六岁的年轻人充满活力地来来往往,他突然有种想跟傻大个儿和死人妖通个电话的冲动。

  bmwz8被斐家大少送回了上海的车库,现在斐家大少开的是一辆中规中矩的宝马x6,居然还美名其曰“要保持低调”。不过这辆x6似乎是斐大少他爹为了庆祝儿子成功迈过青春叛逆期,且上学期所有科目全部过90分,英文这一科还是极为罕见的满分。斐家天才本就是天才,不然洛珊珊这样的金融骄女也不会百依百顺地投资这支潜力蓝筹股。只是斐宝宝那位在上海滩金融界呼风唤雨的爹仍旧是很好奇――青春叛逆玩物丧志的宝贝儿子怎么一夜之间就长大了呢?或许,只有他见了李大刁民,才会有近朱者赤的感慨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