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没文化真可怕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今儿写得很顺利,所以有第二更,剩下的,嗯,你们看着办。)

  夜风从大运河的河面吹上岸,仿佛要将所有的罪恶都吹散一般。

  木栈道旁的路灯斜照着站在岸边的人,两道身影,在夜风中对峙。

  史昱明微笑着,他一直在打量十步外的青年,年轻的省长助理的确看上去比实际的年龄还要再小一些,他一时间有些无法将“李老虎”、“李阎王”一类的绰号跟眼前的这个喜欢眯眼微笑的年轻人联系起来。

  “我大师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再清楚不过了。你难道想告诉我,当年大师父还帮过小日本?”李云道笑了起来,看了看四周,“看来你是不打算当场把人还给我了?又或者说,你现在还不需要我从地下堡垒带出来的东西?”

  史昱明起身,走到岸边的栏杆旁,贴着栏杆,面对夜空和大运河张开双臂:“那可是一笔富可敌国的财富,你要考虑清楚了,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李云道失笑道:“我要那富可敌国的财富干嘛?”

  这样的回答似乎让史昱明很吃惊,不过转念一想,他又似乎释然了:“也对,你的确不需要。但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能淡然面对金山银山的。好了,我说过,我是个生意人,不是恐怖份子,你告诉我想要的,我告诉你那位古小姐的位置。”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又笑着说道,“恐怕要快一些了,晚了可能你要后悔一辈子了。”

  李云道皱眉看着他:“你不怕我会骗你?”

  史昱明道:“你会骗我吗?我想你不会拿古小姐的性命开玩笑的。”

  李云道笑了起来:“我给你座标,你觉得你可以拿得到那笔财富?”

  史昱明淡然道:“给不给是你的事,拿不拿得到是我要考虑的事。”

  李云道叹了口气:“先说说为什么噶举派的经文图案会出现在日本人建的堡垒里吧。”

  “噶玛拔希当年救过一个人,或者说,他收过一个徒弟,那个人叫史天放,嗯,他是我的祖父。”云彩随夜风走了,月光下的史昱明仿佛在回忆着当年,“我祖父是中日混血,当年是戴笠的手下,负责对日情报搜集,在一次任务过程中,被土匪围捕,最后恰好你大师父出现了。”

  李云道看着这个从辈份上算,还要喊自己一声师叔祖的国际情报贩子,没想到从事情报工作,这家伙居然还有家学渊源。

  他没有看李云道一眼,而是接着道:“41年珍珠港事件后,日本人的兵力其实就开始捉襟见肘了,佑大的华夏,又岂是他一个弹丸小国可以觊觎的?按照我祖父的说法,其实从一开始,日本人就源源不断地把从中国掠夺的财富运回他们的岛国,负责这件事情的,是日本军方的情报机构,而他们的情报机构里一半的成员都来自一个很古老的村落。”

  “柳贺忍者村。”李云道帮他补充道。

  史昱明吃了一惊:“你居然听说过这个忍者村?”

  “你接着说。”李云道摇了摇头,他并没有兴趣把自己跟那位女忍者之间的渊源分享给其他人。

  史昱明点点头道:“对了,我刚刚忘了说,我祖父说着一口相当流利的日语。当年我祖父以日本人的身份混进了日军的情报组织,他的任务是查清楚日本人究竟是用什么方式把属于中国人的财富运走的。终于有一天,他弄清楚了日本人航运的路线图,那些财富,其实并没有运回日本本岛,而是集中在太平洋当中的一个无名小岛上,日本人一直派重兵把守着。不过,很不幸的是,因为要查小岛的位置,我祖父遭遇到了身份危机。但我祖父在日军中的长官也是北海道人,花了很多心血栽培我的祖父,念及同乡之情,他并没有立刻采取审查措施,而是将他从情报机构调来监造这座日本人准备用来存放生化武器的地下堡垒。修那座地下堡垒的时候,所有人只能进不能出,我祖父就利用在天花板上雕刻的机会,留下了一些线索,因为他一直觉得,自己的那位师父,那位得道的大喇嘛,那位抗日英雄,一定会来救他的。”说到这里,史昱明的声音变得尖厉起来,“可是直到断龙石放下来,我祖父都没有能够活着出来。”

  李云道好奇道:“如果你祖父都没能出来,这些事情是谁告诉你的?”

  史昱明冷漠地看着那河面:“我祖父的长官战败后回到了日本,他找到了我的祖母,将我祖父生前的日记交给了我的祖母,其中有一首他写的思念我祖母的诗,是一首日本的俳句,他用了当年跟祖母恋爱时的密码,解出来的内容就是‘江州堡垒天花’。很不幸的是,我的祖母居然也是忍者村的人。”

  “按理说,日本侵略军当中,应该有很多人都知道那个地方的具体位置才对,他们为什么还要花这么大的代价……哦……”李云道自言自语,随后恍然大悟道,“看来他们都死了……”

  史昱明冷笑道:“当时美国的对外情报组织,还有戴笠都派出了很多人寻找那些财富的下落,不知为什么,他们都死了……其实上世纪尾叶日本遭遇重大经济危机的时候,他们也曾派出过不少人手去寻找那笔财富,但都毫无结果。”

  李云道看着他,轻笑道:“难道你就从来都没有怀疑过,那批财富根本就不存在?或者说,那个什么岛,从头到尾都是日本人用来虚张声势的?”

  史昱明看了他一眼:“你觉是日本人会好心地把那些财富还留在华夏这片土地上?”

  李云道想了想道:“留在中国倒是可能性不大,但是送到某个小岛上,似乎也不是特别科学。坐标我检查过了,的确是一个岛。”

  史昱明转过身,月光下的那对眸子里闪烁着激动的光芒:“对吧,我就说,一定可以找得到!”

  李云道笑道:“难道你不准备把坐标告诉那些日本人?”

  史昱明笑了起来:“我会告诉他们一个坐标的。”

  李云道知道,史昱明绝对不会把正确的坐标告诉日本人,从他的言语里也听得出,这个国际情报贩子对日本人是极为不屑的。

  李云道轻笑,问道:“你就不担心我会骗你?”

  史昱明道:“因为我研究过你。”他很认真地看着李云道,“我研究过你在姑苏、江宁、香港包括西湖参与的所有的案子,我比你自己更了解你。”

  李云道皱了皱眉,都说最了解自己的应该是自己的敌人,可是面对一个说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敌人,这并不是一件值得愉悦的事情。

  “你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史昱明笑了起来,“我听说因为你表哥受了委屈,你一怒之下便从江州飞回了京城,杀一人伤两人。如果有可能,你绝对不会让人伤害那位美丽动人的古小姐,对不对?更何况,财富对你来说,再多也只是个数字,毕竟阮小姐名下的资产就已经庞大令人生畏的程度了。”

  “好吧。”李云道有些无奈,碰到了一个似乎比自己还更深谙人心的国际匪徒,在古可人还控制在别人手里的时候,李云道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尽量地配合一些。

  “古可人在哪儿?”李云道回头看了看自己住的那个小区。

  月光下,史昱明不动声色道:“不用猜了,你告诉坐标,我立刻就告诉你地址。对了,忘了告诉你,古小姐的身上有一枚小型的炸弹,如果到天亮的时候你还不出现……轰!”

  李云道歪了歪脑袋:“你知道我这个人最痛恨什么吗?”

  史昱明一愣,他本以为到现在这个地步,李云道应该已经放弃抵抗了。

  史昱明皱眉道:“不要企图耍任何花样,否则结果会让你我都很难堪。”

  李云道唇角轻扬,主动伸出手:“握个手吧,合作愉快!”

  史昱明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了手,却不料李云道一把将他拉了过去,两人从握手变成了拥抱。

  李云道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些什么,史昱明陡然脸色一变:“你敢耍诈?”

  李云道一脸委屈道:“史总,你要的我已经给你了,难不成你还想杀人灭口?”

  两人身旁的水面荡起阵阵涟漪,两个气泡冒了上来,而后便是突然“哗”地一声,一个人生生从水中窜了上来,一把奇异的无柄武士刀握在那矮小的女子手里。

  史昱明几乎来不及反应,那刀刃便已经贴上了他的颈部动脉。

  李云道笑了笑:“对不起,你们的事情我不想参与。”

  史昱明几乎是怒吼道:“李云道,你想眼睁睁地看着古可人被炸死吗?”

  李云道耸耸肩膀道:“如果这样我还猜不到你把人就藏我这个小区里,我岂不是白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真的,听我一句劝,有空多看看书,没文化真可怕!”

  史昱明目眦欲裂:“你再走一步,我就摁下我手里的遥控器。”

  李云道的步伐戛然而止。

  这个,他真不敢睹,万一真炸了,足够自己后悔几辈子了。

  他转身,看了看那浑身上下包裹在黑衣中的侏儒忍者,又看看史昱明道:“要不你们先清算你们之间的账,剩下的,谁活着的话,咱接着聊?”

  (想看番外《徽猷传》的关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