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自我牺牲的李云道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感谢书友“高手在民间”的11张月票,这是今天的第二更!另外,《徽猷传》第六章去爬王寡妇的墙,已经在公众号“仲星羽”上更新,大家查收吧!)

  李云道笑了,被那侏儒忍者这般一折腾,史昱明刚刚控制住场面的优势转瞬就消失得一干二净。三方势力,此时看来自己这边竟最占人数优势,而侏儒忍者在暗处占了先发的优势,相反刚刚占上风的史昱明此时却只剩下孤苦伶仃的一人。

  史昱明自己也笑了,他居然还能露出如此真诚的表情:“李省长,我是个生意人……”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寒芒便从他身后不远的地方直射向他的心脏。

  史昱明这种会用国际援助的渠道来贩毒的家伙,李云道觉得让他离开这个世界才是硬道理,但似乎事实又验证了那句“坏人活千年”的名言,这家伙的身手居然出奇地敏捷,头也不回,只是稍稍偏了偏身子,那道原本应该刺穿他心脏的淬毒飞矢擦身而过。

  阮小六立刻跟李云道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看出来了,这位江州巨富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以刚刚飞矢的刁钻角度和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就是李云道和阮小六两人,也不敢说自己能在不回头的情况下躲开。

  “今日子小姐,你难道不觉得,这个时候我们俩应该合作吗?”史昱明的骨子里依旧是那个不折不扣的商人,只要有利益,他也许都能跟自己的杀父仇人合作,“今日子小姐,现在很明显,咱们这位亲爱的李省长不愿意告知我们真实的坐标,人数上他们也占了优势,你我二人如果不合作的话,明年的今日,也许就是咱们的祭日了。您别忘了,李省长可是有个杀人不眨眼的‘李阎王’的绰号。”

  李云道苦笑,但也不得不佩服,在这种情况下,这家伙都能尝试着跟敌人合作,真不亏是被联参和国安同时盯上的国际情报中介。

  “今日子小姐,你难道不觉得史总其实已经拿到了坐标了吗?他的目的就是利用你把我杀死,然后最好把你也一起杀掉,从那一刻起,他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知道那批巨额的财富到底在哪儿的人。”李云道义正言辞,“或者换个思路,你跟我合作,我逮捕史昱明,把坐标位置再告诉您,然后您带着秘密远走高飞,如何?”

  形势转瞬即变,估计连今日子自己都没有料到,最后她这个杀手居然成了两方势力都要争取的中间派。

  寒芒再也没有出现过,显然今日子正在思考两个人说的话,同时也在权衡究竟如何才能两者相较取其轻地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阮小六冲李云道使了个眼色,李云道却摇了摇头。他知道阮小六的意思是实在不行硬拼一把。先不说那个神出鬼没的侏儒忍者,单单刚才不经意间展露出不俗实力的史昱明,也许就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制服的。更保况,两人身后还有一个在他们看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古家大小姐。

  终于,那今日子悄然现身,只不过可惜的是,她站在了史昱明的身边。

  “邪恶终究还是会被拖入地狱的。”李云道感慨地道。

  “不就是天下乌鸦一般黑的意思吗,干嘛要这么文绉绉的?”阮小六任何时候都不忘开两句玩笑,似乎对他来说,这样的生死场景早已经习以为常。

  今日子再次缓缓从腰间抽出武士刀,那对凶光毕露的眸子里满是杀机。

  噗!是刀尖入肉的声音。

  史昱明惊讶地看着这柄已经迅速没入他小腹的长刀,狂吼一声,几乎使出全身的气力,一掌击在那侏儒忍者今日子的肩头。只听今日子闷哼一声,史昱明却已经借着一掌的反作用力翻入了大运河,扑通一声,河中溅起漫天的水花。

  “忠诚,是忍者的荣耀!”今日子冷冷地看了一眼那河道,又转头,看着李云道对准了自己的枪口,嗓子里发出桀桀的恐怖笑声,“如果你想江州有几万人随我陪葬,你就开枪!”

  这回终于轮到李云道瞳孔收缩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些忍者跟史昱明有很大的不同,从本质上看,史昱明是个商人,只要能赚钱,他连亲生爹妈都会杀,但他至少还有一个所谓的利益底线。但这帮忍者却不一样,他们只认自己心中所谓的忠诚,荣誉高于一切。在李云道眼中,这些来无影去无踪的家伙,跟恐怖份子没有什么区别。

  看到李云道惊诧的表情,缓缓揭开忍者面具的今日子露出了她原本的容貌,的确是一个如同她的内心一般丑陋的老妪,多看两眼晚上便有可能做恶梦。阮小六和古可人甚至忍不住将目光移向了波光粼粼的河面。

  “你应该听说过大和军队的防疫部吧?”今日子笑得异常阴森恐怖。

  李云道心中一个咯噔,日本侵华军队防疫部实际上就是恶名昭著的731部队,以科学研究的名义残忍地杀害了无数普通华夏百姓和战俘。

  今日子似乎对李云道的反应很满意,接着道:“我在你们江州放了一颗炸弹,一颗不太普通的炸弹。为了把它运进你们华夏,你知道我花费了多少心血吗?”

  李云道眯了眯眼睛,望向今日子:“你胆敢在华夏的土地上用生化武器?”

  今日子仰天长笑道:“其实引爆还是不引爆,都取决于你啊,李省长!”

  李云道从胸口吐出一大口浊气:“坐标位置换炸弹的位置。想来你们也不傻,一笔富有敌国的财富和几万条生命以及国际社会的谴责甚至是追杀,孰轻孰重,我想您应该比我更清楚。”

  今日子笑了起来,那张恐怖的老脸仿佛刚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一般:“不不不,我不要坐标的位置。”

  “那你究竟想要什么?”李云道皱了皱眉,看着似笑非笑的侏儒忍者,猛地恍然,指了指自己,“你要我?”

  今日子桀桀笑道:“刚刚他不是说了吗,你是一张活地图,就算我们要去取出大和民族的瑰宝,也要带上你一起。”

  “不行!”

  “不行!”

  李云道还没有开口,古家大小姐和阮小六几乎是异口同声。

  李云道苦笑——为什么这种“好事”总是被自己轮上呢?

  “我有个条件!”李云道看着那今日子,一字一句道,“先放了他们,然后由我亲自带走那颗生化弹!这样的东西,留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只会是一场人为的灾难。”

  今日子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李云道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在她看来,普通人不像忍者,对于忍者来说,死亡的威胁远比不上丧失荣誉,所以死亡会让他们产生最大的恐惧。

  “云道!”

  “李云道,你不要相信她,生化武器哪是那么容易带入境的!”古可人抢先道。

  但李云道与阮小六同时苦笑,两人在西湖就曾经联手破获得类似的案子,只是那回是真正意义上的恐怖份子。今天面临的却是一个神秘而古老的忍者组织,但威胁却是基本相同的。古可人不清楚,但他们却比很多人都了解,这些人要把生化武器带入境,起码有上百种方法。

  李云道拍了拍阮小六的肩膀:“带她回去。”

  “云道!”阮小六抓住他的胳膊,“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

  不远处路灯下的丑陋老妇笑得异常张狂。

  “我不走!”古大小姐犯起了倔脾气,“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李云道叹了口气,转身将那女子拥入怀中:“帮我照顾好家人,我知道,你能做得到。”说着,他的手指抚过女子的后颈,那本就柔软的身子缓缓摊到在他的怀里。

  “带她离开。”李云道看着阮小六道,“如果我能活着回来,请你喝三天三夜的江州老窖。”

  阮小六小声道:“我会在边境做好部署。”

  李云道摇头摇头,将怀中的古可人交给阮小六:“告诉夭夭和疯妞儿,好好儿活着!还有孩子们,告诉他们,嗯,他们有一个愿意为了国家和百姓掉脑袋的傻爸爸。”

  阮小六鼻子泛起酸楚,他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走到了这一步了,刚刚明明自己这边还占着上风,怪就怪道高了一尺,魔便更高了一丈。

  阮小六背着古可人,三步一回头,终于在李云道冲他挥挥手的时候,决然大步离开。

  李云道笑望着眼前不远处的侏儒忍者:“走吧!”他一秒钟都不想等了,如果那颗生化弹真的存在,那么此时此刻,生化弹的周围,数以万计的普通人的生命正遭受着威胁。

  侏儒忍者看了看他,没有说话,微微转身挪步。

  她此时已经不担心李云道会偷袭,更不担心李云道会耍什么花样,至少在带着那颗东西远离华夏的国境前,她有足够的时间休整。

  李云道一直保持着跟她相距十步的距离,一前一后,在夜风轻拂的深夜里,这样的组合显得格外地诡异。

  离开运河的范围,夜风渐弱,李云道的鼻子隐隐动了动,嗯,又是那股子不知道来自何方的檀香味。

  那侏儒忍者也突然止住脚步,狐疑地看了看四周,又仰头了看了道路周边的高层建筑,这里是住宅楼颇为集中的区域,此时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居民楼里的灯大多也是关着的,却不知她看到了些什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