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忘了吧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虽然已经又从20回到了21名,但是答应了你们的,快马一鞭!你们风骚,我也跟着你们疯一把!今日第四更!)

  往常平静的大运河今日却突然来了很多水警快艇,来回游弋的警船和不时出现在水面背着氧气桶的蛙人让现场的气氛愈发紧张。

  “头儿,搜索范围已经扩大了三倍,但是还是没有发现目标的踪影。”站在岸边的战风雨微微叹息一声,这两天他一直在现场盯着,可是大运河虽不比大海,但要在茫茫的大河里打捞一具尸体,本身也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但他知道这件事情的重要性,那位江北巨富的身上藏着太多未解的秘密,只有找到他,很多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李云道在岸边负手而立,今天的河风很大,河面波涛滚滚,阴霾的天空下,水艇小舟随波浪上下起伏。他望着运河远去的方向,面露忧色:“史昱明这个人绝对不简单啊,我们都太小看他了!”他的脑中又出现了那位江北巨富匍匐在古可人脚下的场景,多大的野望才能支撑起那样一颗能屈能伸的心脏?轩辕小队的全军覆没跟他有关,他还跟圣教有关系往来,他究竟是什么人,潜伏在江北这么多年,难道就只是为了日本人的那批财富吗?

  李云道又想到了那个坐标。就在昨天傍晚,噩耗传来——日本人的那个地下堡垒彻底塌陷了——幸好站岗的特警们离开得及时,才没有任何事故发生。地下堡垒塌了,也就是说,如今这个世界上,自己是唯一知道那个坐标的人。

  而知道这个事实的,李云道很难保证除了史昱明、今日子和那位杜尔迦之外,就没有第四人知道了。

  古往今来,因怀壁其罪而命运多舛的人数不胜数,只是没料到,自己如今与当年的楚人面临着同样尴尬的境地。只要史昱明还活着,或者日本忍者和复仇女神里的任何一人,将这个消息放出去,自己将终生不得安宁,就算自己死去了,可能连家人都会受到牵连。

  下昆仑山的时候,李云道曾经恨不得天天枕着钱入眠,可是到了如今,钱更多的是其符号意义和其能实现的使用价值时,金钱欲就会淡薄很多,尤其是疯妞儿还怀抱着一座巨大无比的金山。那批财富本就是属于国人的,那么它最好的归属不是个人,而是国家。

  “如果到今晚还没有结果的话,就停止所有的水面搜索。发全国通缉,并请求国际刑警支援。”李云道已经隐隐感觉到,史昱明没那么容易死,就算他被侏儒忍者刺中一刀,就算那刀上淬了巨毒,他仍旧觉得,“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的规律对于史昱明这样的王八蛋来说,一定是适用的。

  史昱明的确没死,费力翻入运河后,因为毒性的发作,他很快就失去了意识。等醒来的时候,这位江北巨富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床微微有些晃动,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他知道自己应该是在一艘轮船上。

  双手被拷在床头,这样的姿势让他觉得很难受,他努力抬起上身看了一眼小腹的伤口——那是一道贯穿伤,自己没因为失血过多而丢了性命简直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伤口很明显已经有人处理过了,包扎得很专业,此时伤口处也感觉不到疼痛,他觉得应该是打了麻醉的原因,不过身子依旧虚弱得厉害,那应该是中毒和失血过多的综合结果。

  舱外响起脚步声,奇怪的是,伴随着脚步声还有晃铛晃铛的铁链碰撞的声音。

  舱门被推开,是一个长着长胡子的老外,手里端着一份餐点,脚上却有一副极重的镣铐。

  “吃饭。”胡子花白的老外毫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将土豆泥混合着蔬菜的餐点放在舱中的桌上,又俯身解开一只手拷,而后便转身离开。

  史昱明转了转僵硬得发麻的手腕,努力让气血流动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手臂上的酸麻才逐渐消失。他看了一眼那饭盒,跟“美味”这两个字几乎没有任何关系,与之前他在江州吃的比起来,这基本上就是他印象中的“猪食”的标准。但是,人是铁饭是钢,尤其是在这种陌生而危险的环境下,他知道填饱自己的肚子才是王道。只有活下来,他才有机会拿回自己想要的东西,才能报那一刀之仇!他甚至连那把塑料勺子都没用,用手抓着土豆泥和仅有的一些蔬菜往嘴里塞,狼吞虎咽,眨眼的功夫,一盒土豆泥已经入腹,微微的饱腹感让他恢复了些力气。他用那只唯一能活动的手试了试另一只手上的手拷,很可惜,拷得很严实。他便又躺了下去,因为他很清楚,不管是谁救的自己,既然他们帮自己处理了伤口又送来吃的,这说明他们暂时还不想杀掉自己,或者说,他们对自己有所求。

  老外又进来了一趟取走了饭盒,过了一会儿又抬来一只便携式马桶放在床边,从始至终,除了一开始的“吃饭”两个 字,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舱内靠上方有一扇窗户,他很想站起来看一眼,但是无论是体力还是拷在手腕上的手拷,都不允许他这么做。他微微闭上双眼,回想着最近发生的一切,心中的怒火便熊熊燃起——李云道,你一定要记住了,太平洋上的那笔财富不是你的,是我史昱明的!

  他的怒火并没能持续太久,因为只如此过了两天,那道舱门又打开了,这回进来的不是那个戴着镣铐的老外,而是一个身高足足两米的红发日耳曼大汉,赤裸着上身,露出浑身似铁一般的结实肌肉。

  那大汉身上有股很重的体味,饶是史昱明如此之深的城府,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那红发大汉径直走了过来,史昱明一惊,忙坐起身:“你要干什么?”他用的是德语。

  红发日耳曼大汉却没理会,直接走了过来,将他的另一只手拷也解开。

  “走吧,先生要见你!”大汉看着他,居高临下。

  史昱明揉着那只刚刚得以解放的胳膊,似笑非笑道:“先生是谁?我为什么要见他?”

  日耳曼大汉仿佛看死人一般看着史昱明:“你确定你不见?”

  人在篱下,史昱明似乎也只能低头,他缓缓挪动着双腿,这两天都躺在床上,几乎是腰酸背疼。不过也不知道这些人给自己上了什么药,腹上的伤口居然恢复得极快。

  就在他的双腿称动到床边,他缓缓运气,全力力道集中在右手双指,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指迅速叉向那红发日耳曼人的双眼。他可以肯定,只要偷袭得逞,他就能安全地离这里。

  那日耳曼人嘴角轻扬,那股子轻蔑让史昱明心头一凉。如不其然,那大汉只是稍稍一侧脸,双指擦脸而过。

  史昱明迅速勾指成爪,企图将那人的眼珠子抠出来,却不料那蒲扇一般的大手猛地向自己的脸扇了过来,那巴掌来势汹汹,真挨上一掌,脑袋非被像西瓜一样被拍炸掉不可,史昱明不得不收手格挡。

  “够了!”那日耳曼人突然喝道,中气十足,震得史昱明耳膜疼痛。

  史昱明也呆住了,那分明就是华夏某座寺庙内闻名遐迩的狮吼功。

  “不要逼我杀你!”日耳曼大汉瞪了他一眼,“走吧,别让先生等太久,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在船舱中走动的时候,史昱明偶尔往外看了一眼,顿时心惊肉跳得厉害。他知道自己是在轮船上,但本以为还是在大运河上,可是刚刚从舱内的窗看上去,外面居然是一片蔚蓝的大海,也就是说,自己很可能已经在公海上了!这些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自己送出了国境!

  中途与那戴着镣铐的长胡子老外擦肩而过时,史昱明愕然发现那老外连看日耳曼人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弓着身子低下头颅,犹如看到了魔鬼一般颤抖。

  甲板上,一股海腥味袭来,海风轻拂,蔚蓝的天空中偶尔有几只海鸟飞过,四周便是蓝得如同一块宝石般的海洋。

  护栏旁,一个中等身材的西服中年男子叼着烟斗,看向远方的海天交汇处。

  “先生,人来了。”那日耳曼人恭敬地欠身,在这位的面前,任何高傲的日耳曼血统都必须保持着足够的敬意。

  “辛苦了,雷奥,通知芭芭拉,在夏威夷等我们。下一站飞纽约!”中年男子缓缓转身。

  史昱明如遭雷击,强咽了一口口水:“你……你是……”

  中年男子将食指放在唇上:“不要说出来,否则,嗯,这里距离最近的陆近也有上百公里,我会让你游过去。”

  史昱明立刻闭嘴,自己的那点小技俩在这位的面前,几乎都是儿戏一般的存在。此时,他也终于知道这红发日耳曼人究竟是谁了,当年在国际雇佣兵排行榜和杀手榜上均排名第一的“红魔鬼”雷奥。只是传闻雷奥很多年前被仇家追杀,跳下地中海,却不知道何时变成了这位的手下。

  史昱明勉强笑了笑:“您……您救了我?”他跟这位的手下有过几次情报上的交易,虽然心存敬仰,但却始终未见过真人,如今得见,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

  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你跟江北的那位省长助理有仇?”

  史昱明直接愣住了,随即露出一脸恨意:“这一次交手是我大意了……”

  那中年男子却毫无尊重地打断了他:“忘了吧。”

  “啊?”史昱明张了张嘴,一时间没明白这中年男子的意思。

  “老板的意思是,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放下你跟那人之间的事情,要么你就跳下去自己游上岸。”脾气暴躁的日耳曼大汉见史昱明胆敢在自己的老板面前这般,顿时火冒三丈,拎住了他的衣领。

  (关注公众号“仲星羽”,加羽少微信、入群侃大山、看番外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