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书友走路太骚会扭腰、苑洪海、冷风、lftzhong、魅影物语、DengKelly、不会游泳的鱼儿、李野狐、老人、当幸福来敲门、书友50007312、书友25384737,月票对羽少的刺激真大,至少这二更也是被月票盯了来的!)

  乐天在洗手间磨蹭了好一会儿,原因只有一个,梅家的小妖精又打电话来纠缠。乐家与梅家在蜀中的地位相当,乐家出过两任省委副书记和一任纪委书记,梅花出过一任省委书记和一任组织部部长。乐天跟梅灼曦的婚事,是老一辈定下的娃娃亲,乐天长梅灼曦五岁,如今梅家的那位小公主留洋七年后在“985”高校蜀中大学任教。

  好不容易哄得梅家小公主挂了视频电话,乐胖子摸了摸肚子,竟又生出一丝腹中空空的感觉,但看到洗手间镜中那大腹便便的自己,不由得摸着肚子苦笑起来。

  急匆匆地冲出教学楼,就听到李云道正在拒绝那位绝色美女的邀请:“这样啊,可是我中午约了同学吃川菜,你不能吃辣,要不改日……”

  话未落音,便看到一张肥硕的大脸凑了上来,很无赖地嘿嘿笑道:“别啊,可以不吃川菜,鲁菜、粤菜、苏菜、浙菜……八大菜系我都是来者不拒的。”

  原本分散在四个角落里的四名保镖正欲冲上来,却看到古可人抬手捋头发时做了一个隐晦的动作,便同时停下了脚步。

  “这位是……”古可人笑着看向李云道。

  “哦哦,弟妹是吧,我叫乐天,是云道的同学兼室友!”乐胖子本身就是个自来熟,乐呵呵地主动伸手。

  古可人似乎对那句“弟妹”并没有太大的反感,只是没理会那只肥爪,嫣然笑道:“同学兼室友,那是要好好认识一下了。”

  李云道扶着额头,做出一个万份头疼的表情:“乐胖子,怎么哪儿都有你?”

  乐胖子大言不惭道:“叨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不过没关系,你们就当我不存在,不存在……”

  “想吃什么不行,一定要去那儿吗?”李云道问古可人,但他也知道这女人的口味很是挑剔,普通的饭食根本入不了她的法眼。

  古可人笑了笑,“你们下午有课吗?”

  乐胖子忙不迭道:“今儿下午全是自习时间。”

  李云道瞪了这死胖子一眼,某位胖仁兄却当作没看到。

  古可人笑了:“就是没课了?这样便好,来得及去处理一些事情,上车吧!”

  乐天看到那辆豪华宾利的时候,眼珠子差点儿没瞪出来,连噎了好几口口水,最后在周围同学诧异不解和惊羡的目光中,以极风骚的姿势躺进宾利车。

  “你这么积极干嘛?”李云道不解地问道。

  “没……没啥,好不容易坐回这么豪华的车,我不得多品味品味嘛!”乐胖子很高兴,看向古可人,接着问道,“弟妹在哪儿高就?”

  古可人笑得如同一朵绽放的郁金花:“做点小买卖!”

  乐天连连点头:“好车好车啊!”

  李云道看车子驶出北清大学的校门后,缓缓驶上高架:“真去?”

  古可人却认真道:“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乐胖子却是一个有吃食便随遇而安的家伙,他当年对京城很是熟悉,可是上了环线后,却发现如今的京城已经不是当年自己厮混的那个首都了。

  “唉,这些年京城的变化实在太大了。云道,学校附近我还能带你转转,可是出了那片地方,京城几乎就是一个全新的城市。”乐天感慨道。

  “这些天全国基础设施建设都非常快,城市的变化用日新月异来形容一点儿都不夸张。”李云道也看着窗外,如今这座城市,跟当年他带着三个孩子大闹定婚现场的时候,又有了质的变化和飞跃。

  约摸开了二十公里,下了高架,李云道无奈地站在那熟悉摩天大楼的楼下。

  “这里是……国贸?”连乐胖子都认了出来,这是全京城的核心地段,寸土寸金。

  古可人点了点头,李云道却苦笑:“不至于吧?”

  古可人似笑非笑道:“至于。”

  依旧是乘着观光电梯,只是上一次陪着他一起来的,是孔蓝翎和小孔雀。

  不知是因为经历那次的事件还是因为此时还只是中午时分,长城俱乐部此时并没有太多的人。这一次的出场方式也没有像像上次那般暴戾,古可人本身就是长城俱乐部的天字号会员,从登入电梯的那一刻起,带人脸识别功能的摄像头就已经读出了这位的身份。

  古可人的身份,的确足以让姚四眼拖着瘸腿亲自到电梯口迎接。电梯门一开,姚四眼便热情地迎了上去:“欢迎……”可是才吐出两个四个字,后面的全部瞬间咽了下去,那张似笑非笑的面孔让他想起了前段时间的某个夜晚。

  姚四眼笑容苦涩。

  安保们如临大敌。

  这个人当晚如同演义小说里的探花将军般,抱着个孩子,带着个女人,轻飘飘地来,开枪杀人后又轻飘飘地离开。

  如今居然还能无好无缺地出现在这里,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古小姐,三……三哥!”姚四眼腿上的伤口没来由地一阵钻心地疼痛。

  李云道只淡淡看了他的腿一眼:“看来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姚四眼错愕地张了张嘴,而还来得及说出开口,古家大小姐却眯着月牙儿一般的笑眼道:“上次是他来找人,今天我是来砸场子的。”

  李云道身后的乐胖子猛地咽了一大口口水,心中只生出两个字:生猛!

  姚四眼干笑两声:“古小姐的玩笑很有意思,来来来,里面请!”

  天字号包间,那是天字号会员的特权。

  古可人似笑非笑,大刀金马地进了天字号包间,纤细的五指在昂贵的金线楠木桌上有节奏地敲动:“告诉某人,长城俱乐部,欠我一个说法!不行的话,我就买下来。”

  姚四眼再度张嘴,随即苦笑,他知道,这位古小姐不是在开玩笑。

  她买得起,而且她如若想买,似乎长城俱乐部幕后的东家此刻还真找不到不卖的理由。

  姚四眼欠了欠身:“您先吃着。”说着便退出了天字号包间,关上门的那一刻,瘸着腿的姚四眼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杀气。

  天字号包间内,李云道帮古可人斟茶,苦笑道:“有必要吗?”

  这位在京城辈份高得出奇才的女人淡淡道:“有必要。”

  乐天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他情商极高,再不济也能看得出,今天的事情不太对劲,这位坐着宾利车出现在北清校园的古姓女子,怎么跟梅家那两位专打砸黑心火锅店的公主有异曲同工之妙啊?乐胖子深深望了李云道和古可人一眼,有些后悔上了这条贼船,现在走也来不及了,不过幸好这儿的茶的确是上上之选。

  李云道看出了乐天的困惑,笑了笑道:“待会儿你吃你的,可姨在这儿,没人敢动你。”

  “可姨?”乐胖子疑惑地看了李云道一眼,小声嘀咕道,“不是弟妹吗?”这回他真的傻眼了,刚刚一直弟妹弟妹叫着,可人家也没否认啊,怎么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可姨了呢?于是,乐胖子很猥琐地想到了某种可能,冲李云道挤了挤眼睛,表示兄弟你那点事情我知道了,一定会给你保守秘密的!

  菜上得很快,清一色的川菜,乐胖子上来就伸筷子,尝了两筷子便赞不绝口:“好手艺,我在蜀中也没尝过这么好的手艺!”

  李云道笑了笑道:“你也不怕人家下毒?不过,据说八大菜系,这里都有专门的厨师,其中最了得的就是这里的川菜厨师,是当年清宫出来的御厨的关门弟子,很做得不少失传的川菜,比如说这道‘灯笼鸡’!”

  乐天一听下毒,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继续大快朵颐,根本来不及开口回应李云道的话,一桌子菜,李云道和古可人只是每样稍尝了些许,剩下的几乎都进了乐胖子的肚子,似乎宁可被毒死,也不能放弃了这桌子的美食。李云道开始有些佩服这家伙了,他的肚子就像一个无底洞,早上的十八个馒头好像不费吹灰之力地就已经被他消化得一干二净。

  乐胖子抚着再度顶起的肚皮时,有人来撤去了餐席,上了茶点。

  李云道看着一脸安静的古可人道:“当真要讨个说法?”

  古可人轻笑:“我在江州失联两日,便有人打起了盘古资本的主意。这次我去深圳就是为了把外流的股份买回来。所以,几十亿都花掉了,一个长城俱乐部,你觉得还算是个事儿吗?所以,现在买不买是我的事,卖不卖,就让他们自己掂量来着了。”

  李云道叹息了一声道:“这世上总有些贪心不足企图蛇吞象的人,可是这地段,加上这么大的地方,得不少钱了吧?”

  古可人抿了口香气四溢的普洱茶,淡然一笑:“我就出这顿饭钱。”

  这回轮到李云道哑口无言了:“抢啊?”

  古可人笑了起来:“他们有种下套让王小王踩,又有种打盘古资本的主意,就要早早地有这种心理准备。不是有一句话叫什么‘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嗯,我现在就在让他们还。”

  李云道皱了皱眉:“怪不得这段时间一直联系不上你!”地下堡垒的事件落幕后,古可人就飞离了江州,一直到近期才露面,李云道本以为她是怕了自己这个惹麻烦的家伙,此时想来,她应该是去运作别的一些事情了。

  “想我了?”古家女人歪着脑袋看李云道。

  某人连忙扯开话题:“他们真的会答应?”说实话,他真觉得惹了这位在京城辈份高得吓人可姨,这事儿估计没那么容易善了。

  (番外《徽猷传》在公众号“仲星羽”上持续更新,想看的搜索公众号加关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