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有三个学位的死胖子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番外《徽猷传》在公众号“仲星羽”上持续更新中,关注后可看最新章节。)

  乐天居然从刚刚的茶歇区顺了无数的蛋糕点心,整个所谓的“开学典礼”这家伙就没有停下来过一分钟,关键是他总是吃得一脸享受的表情,这让李云道不禁怀疑这家伙的胃里是不是装着一只饕餮。

  “你住集体宿舍吗?”乐胖子的嘴巴终于停了下,抹了一把嘴角残留的点心渣,心满意足地摸着凸起的肚子。

  “不是说第一学期强制住宿吗?”李云道诧异地看着乐天,至少他接到的通知书上是这么写的,这一次的研修班实际上是半脱产班,中组部牵头举办这个研修班的目的是想进一步提高地方上干部的治国理政能力,但又怕这些在体制里已经打磨了小半辈子的地方干部吃着碗里想着锅里,甚至会让下面的人来替自己上课,这才不得已出此下策,强制要求所有学员第一学期必须住宿——以此让所有人都能够真正脱离地方事务,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新的学习课程中来。

  “也就那么一说。”乐胖子小声嘀咕道,“我估计是雷声大雨点小。这种研修班,要真脱产,就该都是被踢过来的,比如说我,我估计多数人在地方上还是要管着一摊子事儿的。体制里头的事情,哪里说放手就能放手的,尤其是那些分管经济的,招商引资的项目谈到一半就放手?就算他们自个儿乐意,市委书记、市长还不定乐意呢!诶,对了,刚刚在门口都忘了问你,你在我们老领导麾下分管哪一块?”

  李云道笑了笑:“公安。”

  还没等他多说什么,就听到台上发言的组织部领导清了清嗓子:“各位学员要集中注意力,不要掉头接耳,这是一次很严肃的课程,今后你们的课堂表现也是要计入学习成绩的,最后能不能毕业,有一半是取决于你的课堂表现。这也是我们这一次和北清大学以及耶鲁大学的专家一起研究出来的教学方案,在全国高端政务人才的系统培训中,还是首例!”

  顿时,整个大讲堂便安静了下来。大家的岁数都不低于三十岁了,少说也是正处级及以上的级别,不会像年轻的大学生那般哀嚎一片,但很多人心里也都在犯嘀咕——这么弄下去,最后真要搞成全脱产了,那地方的工作还要不要做了?

  李云道和乐胖子似乎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两个人一个是已经交接了工作,另一个是被“罚”来避风头,地方上的事情都暂时可以靠一段落了。

  到中午终于散场时,乐胖子从人堆里挤了出来,一拍李云道的肩膀:“我看过了,咱俩真有缘,居然在同一个宿舍!不过你可要有个心理准备,我们北清大学的宿舍条件可不咋地!”

  “走,咱俩先去认个门,后天才正式上课,明儿我带你在京城好好逛逛,嘿嘿,北清这附近,全是我的地盘儿!”乐胖子说着说着,一口蜀中腔就变成了带儿化音的京片子。

  果然如乐胖子所说,华夏第一学府的住宿条件的确很一般,两人一间,两张上面床下面书桌的组合,两排柜子,外加一个洗手间,这就是全部的条件。乐胖子一进宿舍就大嚎一声:“同志们,俺乐汉三又回来了!”

  李云道上下打量了一圈环境,对一个从昆仑山抱着小喇嘛下山后只能住工棚的人来说,一个装着空调能洗澡的宿舍就已经是中上之选了。

  “你先挑吧,我随便!”李云道走正对着宿舍门的阳台,推开门,走出去看了看,外面正好是一片绿茵草坪,视野开阔。

  “咦!”隔壁阳台传来一个声音,李云道转头,是刚刚报到前跟自己和乐胖子打招呼的鲁南团省委书记鲁肃。

  “好巧。”李云道笑了笑。

  “嗯。”鲁书记似乎对这个自称小李的年轻人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他来这里的目的一是镀金二是人脉三则是借这个跳板从团委系统跳向更广阔的实权领域。鲁肃只是点点头,便转身离开了阳台。

  “谁啊?”乐胖子摸着肚子凑到阳台上,原本还算宽敞的阳台立刻就拥挤了起来。

  “隔壁屋的同学,刚刚在主楼跟我们打招呼的那位。”李云道依旧看着楼外的风景,这是接下来的时间里自己生活的地方,多熟悉熟悉总是好的。

  乐胖子“哦”了一声,小声对李云道笑着说:“你信不信我一双法眼?”

  走回到宿舍内的李云道愣了一下:“你入党没?”

  乐天笑着顺手关上阳台门,又回头看了一眼道:“我说的不是封建迷信的那种,我是说,我看人很准,尤其分辨一个人是好官还是贪官,我基本上一眼就能看出来。”

  李云道立刻笑了起来:“那你岂不是人间的谛听?”

  乐天笑得脸上的肥肉乱颤:“你还真别说,的确是这么回事。不信你问问马书记,以前在蜀中的时候,他可是大会小会都会表扬我的。”

  “行,有时间一起回趟江州,我请你喝江州老窖,管够!”

  “兄弟,我刚刚看那位鲁书记啊,印堂发黑……嘿嘿……”

  “不是说不搞封建迷信吗?”

  “我就是描述一下,嗯,我主要看人的眼神,比如说我,我的眼神就很纯洁,还有你,嗯,眼神里杀气很重,但对钱没有什么欲望……咦,对了,你刚刚说你在江州分管公安,你之前在江州市公安局?”乐天想了想,又道,“不对啊,来的都是正处以上的,你们江州公安局一把手也应该是兼任副市长的……你太年轻了,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

  李云道笑着问道:“你在北清真的只读了四年物理学?”

  乐胖子嘿嘿笑道:“不好意思,本人还混了一个心理学和一个艺术专业的学位。”

  李云道像看变态一样看着乐天:“你有三个本科学位?”

  乐胖子道:“我们班上当时除了我,都是天才!”

  李云道摇了摇头,表示天才的世界普通人根本无法理解,如果这家伙说自己不是天才,那么他那个班上的同学,得变态到什么样的程度?

  “不说这个,还说刚刚那个鲁书记,他的眼神跟你和我都不一样,他骨子里有点自卑,所以他极度地渴望权力,嗯,他从小的生长环境应该不是特别好,所以他对金钱有一种格外地执著……”乐胖子晃着脑袋分析道。

  “我现在怀疑我是不是该换个宿舍了,跟你一个寝室两年半,岂不是家底儿都能被你挖出来?”李云道笑着道。

  “没那么夸张,其实我就是看细微动作辨识一个人的性格和行为,嗯,跟你们公安审讯犯人时用的那套心理学有些类似。”乐天指着靠厕所的一张床道,“我就要这间,我胖,夜里面行动不便,离洗手间近一点也更方便些。”

  李云道笑了笑,他开始有些喜欢这个一来就自来熟的乐胖子了,一个愿意自己闻厕所味,却把靠门的位置主动让给自己的家伙,一定也坏不到哪儿去。

  乐天还要去之前下榻的小旅馆退房取行李,李云道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一起吃个饭,我送你去旅馆。”

  等乐胖子看到李云道开着一辆挂京牌的帕萨特时,不由得一愣:“你住京城?”

  李云道发动车子,笑着摇头:“家人都在京城,不过我倒是这些年四海为家了。”

  乐天也是体制内的,自然懂李云道在说什么,乐呵呵道:“多积累点地方经验不是坏事,有机会回京城挂个职,再放下去指不定就是一方封疆大吏了!”

  李云道摇头道:“这我倒没想过,干我们公安这一行的,就想着多抓些坏人,好让当地的老百姓少受些罪。其实干警察,越往上就越没劲,原来还能事事冲在一线,现在凡事都是听你指挥,嘿,哪有冲在一线抓人来得痛快!”

  乐天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李云道:“你不喜欢当官?”

  李云道边开车边道:“当官这种事情,其实没那么容易的。我之前多多少少对体制内的一些事情还是有些厌恶的,自己进了体制内后,有些之前自己痛恨的,就会一直很小心地规避开,但绕来绕去,有些事情还是绕不开的。说到底,都是给老百姓做事情,现在之所以对更高的位置还有些盼头,那是因为觉得到了上面的某个位置,有些事情自己也许有能力去改变,去扭转,所以才会奋不顾身。”

  乐天颇以为然:“兄弟,你这番话很对我的脾气啊!”乐胖子似乎是一个天生对别人没有戒心的家伙,自来熟地称兄道弟,倒是很快就跟李云道热络了起来,“也别太破费了,我住的旅馆边上就有个吃酸辣粉的地儿,做的是我们蜀中正宗的酸辣粉。要不要去尝尝?”

  李云道欣然答应,只是在看到那八哥酸辣粉小店旁挂着“波湖旅社”的广告匾牌时,微微皱了皱眉:“你昨儿住地下室?”

  乐胖子拍着大肚子笑得乐呵呵的:“反正我这人对住的地方又不讲究,凑合一晚上而已,公款嘛,都是纳税人的钱,能省则省一些!”

  (想看番外《徽猷传》、想进群扯淡的,都关注公众号“仲星羽”吧!另外,我想你们慢慢会喜欢上这死胖子的!哈哈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