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查房与赴宴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番外《徽猷传》正在公众号“仲星羽”上更新,想看番外的,想加羽少私人微信和入群扯淡,都来关注公众号。)

  世家大族的规矩,一家比一家严格。老祖宗的话就是圣旨,这一点无论是王家还是蔡、阮两家都是如此。千里以外的乐家和梅家,似乎也一样,封建家长制在这些传统的家族里发挥着无与伦比的作用。

  以乐天的智商和情商,乐家应该是对他寄予厚望的,而乐梅两家的联姻,无论是对家族还是对乐天本人,都有着极大的保障作有。可这家伙偏偏爱上了小姨子,这仿佛琼瑶剧集里才会出现的狗血剧情,当真就发生在了这死胖子的身上。

  直到晚上熄灯,李云道都能听到这胖子长吁短叹的声音。

  “你愁个毛线啊,想娶就娶了呗,大不了不当官了!”李云道没好气地扔给他一句话。

  月光中,那灵活的胖子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自言自语道:“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大不了干一辈子的纪委,也挺好!”

  不一会儿,李云道便听到了胖子震天响的呼噜声。

  取了烟和打火机,李云道独自一人来到阳台上,昨夜下的雪已经开始结冰,今晚月弯如钩,月光如银,打开阳台的窗户,呼啸的北风让李云道的睡意更消解了几份,他将衣领紧了紧,点燃了烟。

  许久未曾像现在这般心静如水了,这是老天爷赐给自己的一次大好机会。

  人总要在某些时候真正静下心来,好好地回顾回顾自己曾经走过的路,看想想当初为什么而出发,这叫不忘初心。

  北风吹进来,也带来楼下某个深夜路人的脚步声,远处有男孩子对着女生宿舍吼着“某某某我爱你一生一世”之类的话,再远处便是寂静又喧闹的京城。抽着烟的李云道突然想起,在昆仑山的某个夜里,自己也曾坐在那座破旧喇嘛寺的台阶上,听山脚流水村里的狗吠,听山林里的兽吟,听那大雪山里的呼呼风声,仿佛山神的招唤。

  京城,是个美好繁华却又对很多人来说冷漠而残酷的城市。寂静的夜里,发生着无数的美好,但也许也有无数的罪恶正在诞生。李云道觉得,也许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意义,就是预防和消除那些对普通人来说几乎如恶梦一般的罪恶 。勤劳勇敢的华夏百姓,都值得拥有一段美好而幸福的人生。

  远处在楼下向女生表白的男孩子招来的宿管,李云道听到那宿管老太太带着京片子口音的吼声,想象着那终于鼓起勇气能去表白的男生此刻心情该是有多糟糕,不过也许今晚的表白,明日就会换来一段真诚而美好的爱情呢!

  李云道关上阳台窗,带上门回到温暖的宿舍里时,敲门声响了。

  敲门声很大,大到将熟睡的乐天也惊醒了。

  “谁啊,大晚上的?”乐天揉着眼,看到正准备去开门的李云道,“咦,还没睡?是不是我呼噜声太大了?”

  李云道笑着摇了摇头:“我刚刚去阳台抽了根烟。”说着,开灯开门。

  “咦?”敲门的人似乎也吓了一跳。

  “你们是……”李云道皱眉看着门口的三人。

  “查房。”干部模样的中年人冲李云道点了点头,往里走了一步,看一眼从床上探出脑袋的乐天,道,“你们俩是江北省的李云道和蜀中省的乐天?”

  李云道笑了笑:“如果不是,估计也没兴趣住在这儿。”

  查房的干部笑了笑:“不容易,你们是今晚唯数不多还在寝室的,以后会不定期抽查,要出去也可以,但要提前请假。”

  李云道道了声谢谢便关门,对乐天道:“看来这回要来真的了。”

  乐天有气无力地道:“没想到会真的查房,不过法不责众,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睡吧,明儿一天的课呢!”李云道自己也爬上了床,明天的问题明天再去解决吧。

  “该死的,把我弄醒了又得吃东西了。”乐天叹了口气,艰难的从床上爬了下来。

  “你这到底是什么病?”李云道不解地看着又在柜子里翻吃食的乐天。

  “谁知道呢!各种医院都检查了,我们家老祖宗还特地请了美国的名医来帮我检查,没用,不是肥胖症,也不是糖尿病,就是那老道说的,我的劫数!”乐天幽怨道。

  “等有机会,我找人帮你看看。”李云道笑了笑,躺了下去。

  一夜与周公无缘,到第二天上午上课前夕,昨晚查房的那张面孔出现在阶梯教室里,李云道就意识到,查房缺席的事情估计要上纲上线了。结果果然不出他所料,昨晚缺席的人,每一个人一次警告,本学期行为操守等级下降一级。

  教室里顿时就炸了锅,警告还好,可是行为操守算三个学分,如果连降两级的话,三分就没了,这学也就不用上了。

  一班总共抓出了十五名晚上未归人员,点名通报后,查房的面孔离开,教室里便开始交头接耳。

  “太没人性了,下次要是什么事情再犯规了,咱们不就得打道回府了?”

  “就是,都三、四十岁的人了,还把我们当小朋友管吗?”

  李云道和乐天两人反正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乐胖子指着前排的几人道:“那俩哥们儿,一个是晋城的,一个是浙南。还有那位大姐,是东北的。我算过了,咱们班就咱们五个人没被点名。”

  李云道小声道:“少得意,看书吧,别一会儿成众矢之的了。”

  鲁肃和裘德辉也很郁闷,他们也同样没料到组织部和校方会玩真的,而且查房的事情根本就没提前通知,这让两人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

  “德辉,看来得搬回学校住了。”鲁肃叹了口气道。

  “搬就搬吧,京城路上太堵了,住别墅来回的确了不方便。”裘德辉点头道,“只是可惜了我们的行为操守分。再降一级的话,我们就可以回去了,可这是要被记入档案的,你我的仕途今后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得不偿失啊!”

  鲁肃点点头:“没想到他们玩真的。班上好像还有几个人没被点名,他们真的都住了?”鲁肃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宿舍他不是没去看过,但是他觉得那样简陋的住宿条件,班上应该没人能受得了。

  “应该是真住了。我留意了一下,好像没有李云道和那个胖子。”裘德辉叹了口气,似乎还在为那无故被降没的等级而痛心。

  “我怎么觉得他们也许是提前得了通知了。”鲁肃小声地对裘德辉道。

  “不会吧?”裘德辉吃惊地回头看了李云道和乐天一眼,这一次正好与李云道四目相对,他连忙故作友好地冲李云道点了点头又转了过去,对一旁的鲁肃小声道,“还真有可能!”

  这一幕落在乐天的脸里,小声对李云道说道:“那个叫裘德辉的,跟鲁肃是一丘之貉,咱们都离他们远一点,别到时候沾上什么不该沾的事情。”

  讲台上的教授刚宣布下课,乐胖子就想往食堂钻,被李云道一把揪住。

  “兄弟,我得先去吃点东西,低血糖……”胖子揉了揉迷离的眼睛,真不知道他的消化系统为何会如此迅猛。

  “陪我去一个地方。”李云道笑着道。

  “去哪?”胖子没精打采道。

  “吃饭。”

  “哦?”乐胖子立刻来了精神,“去哪儿吃?吃什么?”

  李云道哭笑不得:“这世上唯一能让你产生点兴趣的,也就只有食物了。”

  乐天道:“民以食为天嘛!我叫乐天,多吃一点,也无可厚非。”

  李云道又补了一句:“错了,除了食物外,还有小姨子。”

  胖子大囧,警惕地看看四周,小声道:“兄弟,算我求你,这事儿可千万不能外传,梅家人要是知道了,特别是梅若曦,嗯,我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傍晚的校园里,皆是熙熙攘攘的学子,胖子气喘吁吁地跟在李云道身后:“兄弟,走慢点,你这是变相在逼我减肥啊!哎哟,我的低血糖……”手里抱着两只小葱花卷边啃边小跑的胖子满头大汗,幽怨地看着在面前领路的李云道。

  “你这身板,是该锻炼锻炼了!”李云道速度不但没减,相反又加快了速度。

  乐胖子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校园步道的马路牙子上:“不走了!”

  李云道转身,笑着道:“美女也不见?”

  乐胖子刚把花卷往嘴里塞了一口,立马起身,呜咽不清道:“李云道,你可别骗我,你要是骗我,兄弟就没得做了!哎哟,我的低血糖……”

  低血糖似乎成了这死胖子用来拒绝一切运动的理由,李云道仔细观察过他的摄入和消耗,极度不成正比,吃得多是一方面,但他的体内消耗非常快,从睁眼到闭眼几乎不停嘴的情况下,乐天的体重也一直没有超过九十公斤,如果加上适量的锻炼,这家伙的体型应该能有所改观。可惜得了大师父真传的十力不在身边,否则让十力给乐天把个脉,应该能找出他如饕餮般食量的根本原因。

  出了校门,打了辆车,李云道报出地名时,胖子恍惚了一下,才道:“紫玉记?听说那是这几年京城很红的一家餐厅,不过价格不是太亲民啊!听说还有一家同系列的石头记,口味也差不多,为何不选石头记?”

  “因为今晚我们俩是被邀请的。”李云道笑着道。紫玉记和石头记的交叉定位,原本就是李云道帮蓝姨和王小北一起参谋出来的,只是没想到,今晚的这场会面,对方会选在自己熟悉的紫玉记。

  还是老地方,但已经经历了两次翻新,新的门面设计已经让李云道无法辨识,原来的餐厅经理已经升任了集团负责人,新来的经理对李云道的面孔并不熟悉,所以也不会生出额外的事端。倒是乐胖子,一进门就东张西望,似乎对这紫玉记的一切都很是感兴趣。

  走进紫玉记的两人,都没有发现,一场危机正在悄然逼近!

  (感谢我是冷风、李野狐、jackylee038的月票支持!这个月9号上推荐的时候开始爆发,兄弟们的纵横币月票到16号中午再开始爆吧,那会儿有双倍月票,事半功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