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感谢我是冷风、书友36821170、程妖妖、书友凡人哥、魅影ww、眉若远山、swy2365011、天蝎火雷龙、没有重复的月票支持,还有不忘每日来投推荐票的兄弟们,因为有你们,大刁民才会更好!嗯,这是第二更,你们看着办吧!PLUS番外正在公众号“仲星羽”上更新,想撩的来!)

  从紫玉记出来,虎哥猛地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擦,差点儿被坑了。”

  那艳妆女子从后面跟了上来,虽然面颊红肿,但却已经没了那副要死要活的表情,一边补妆一边皱眉道:“怎么突然怂了?那小子是混哪片儿的?”

  虎哥摆了摆手,跟着他的十来号健壮兄弟一哄而散,原本就是来找碴的,没想到差一点踹上钉子。

  “这活儿你从哪儿接的?”光头虎哥问艳妆女子。

  “还是祥子给介绍的,说是他鲁南老家的一个朋友交待的,定金都付了二十万。”艳妆女子抹了抹肿胀的面颊,“你也真是的,还真下狠手,你看看我的脸。”

  “把定金退回去。”虎哥想了想,有些心疼那些钱,但还是不得不忍痛割爱,“太烫手了,退了吧!”

  “什么?退?开什么玩笑,老娘包包都买了俩儿,拿什么退?”那女子怒道,“要退你自己退,反正我那份儿已经花出去了。”

  “没钱就把包退了,有命买没命用,多贵的包都不顶事儿!”那虎哥眯着眼,回头看了一眼那灯火辉煌的紫玉记,“不想死,就马上把钱退回去。”

  艳妆女子也开始意识到这件事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皱眉迟疑道:“咋回事儿?上面那小年轻究竟是什么人?看你刚才的样子,你认得?京城里头混社会的,几位大哥咱们都见过,没这号猛人啊!”

  虎哥冷笑:“前些天跟老陆他们喝酒你也在场,我给他们讲什么故事来着?”

  艳妆女子道:“就不是长城俱乐部……”那女子猛地瞪圆了双眼,“刚刚那位就是……”

  虎哥点了点头:“艳子,干咱们这一行的,得练眼力,什么人能碰,什么人不能碰,得门儿清,否则钱挣不着,没准儿命还丢了。”

  被称为艳子的艳妆女子倒抽一口凉气:“我明儿就把包退了,要是退不了,我从银行取些钱出来补上。”、

  虎哥笑了笑:“疼吗?”

  艳子摇头:“再疼,命还在就好。”

  京城的夜,今晚似乎格外地冷。艳子裹了裹二手草皮大衣,缩着脖子,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去。

  目送那出租车驶远,虎哥独自一人缓缓走出两个街口,这才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接通后道:“槐哥,有几个鲁南人好像盯上了你说的那位,你看要不要借机……好……我知道了,我等您通知。”

  收好手机,虎哥往双手里呵着热气,搓了搓手,下意识地看了看远处紫玉记所在的那幢大厦。

  出了刚刚的事情,一群男人非但没有停下喝酒的节奏,相反刚刚被李云道救下的吴卓恩又叫了一箱古井贡,自己满上,也给李云道满上:“兄弟,今儿多亏了你。”

  李云道起身笑道:“小事!”而后仰头,杯中酒一饮而尽。

  西北人最是喜欢性格豪爽之人,那来自甘南的汉子此时对李云道的胆气是佩服至极:“好兄弟!酒量好,人品更好!”

  一旁看着的孙晓霖缓缓松了口气,他原本还担心这位年轻的江北政界新星会跟自己这些来自中西部的伙计们格格不入,再此时看来,经历刚刚的事情,这些都算在体制内练出一副火眼金睛的兄弟们也该看出这年轻人身上不一样的地方了吧!

  一顿酒,喝到近十一点,餐厅的服务员进来通知说餐厅要打烊了。酒逢知己千杯少,一群汉子喝得正畅快,李云道笑着对服务员道:“没事,你先忙其它地方,我们再喝半刻更好。”

  “云道,也别耽误了人家下班了,要不换个地方?”吴卓恩笑着道,“我听说北清大学外头有一家通宵开业的烧烤,兄弟们要不换个场子继续?”

  有人提出异议,说吃烧烤喝啤酒好不容易降下来的尿酸又要爆表了。李云道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悄然掏出手机发了条微信,不一会儿,穿着职业套装的女经理带着那位刚刚进来通知说要打烊的服务员道:“不好意思,各位可以继续在本餐厅用餐,想到几点都没有问题。”

  众人诧异,只以为是那服务员不懂餐厅的规矩,但刚刚李云道发微信的那一幕,却落在了乐胖子的眼里。

  乐胖子硕大的脑袋凑过来,小声道:“你认得这紫玉记的老板?”

  李云道笑道:“很熟。”

  紫玉记原本王小北就是大股东,王小北从调去厦门时,股份转给了妹妹顾小西。顾小西这几年对紫玉记的事情很上心,餐厅这几年称得上令人拍案叫绝的提升和改进,都出自这位心思玲珑的姑娘之手。

  乐胖子嘿嘿笑着不再作声,今晚属他吃得最多,喝得最多,这是李云道头一回看到乐胖子居然吃饱了,停下来不再动筷子。

  接近凌晨时份,鲁肃和裘德辉还未睡下,两人担心组织部和校方查房,从京郊的别墅搬回了条件简陋的宿舍,可硬木板床就是垫得再厚,鲁肃也仍旧觉得硬得无法入睡。裘德辉原本还好一些,但是鲁肃在床上翻来覆去,动静很大,弄得他也无法入睡。

  “那帮人做事靠不靠谱?”黑暗中裘德辉有些担心地说道。

  “我找老家的一个族兄帮的忙,应该没问题。”鲁肃其实也有些拿不准,毕竟这里是京城,水深得一脚踩进去就可能没过脖子。

  “其实还有个法子,如果把孙晓霖也吸纳进来……”裘德辉还没说完,就被鲁肃打断。

  “跟那帮泥腿子为伍?你觉得以他们的能力,是能把经济搞上去还是能弄出什么创新来?弄这帮拖油瓶在我们身后,好的东西拿不来,倒是会天天给我们添麻烦。”鲁肃在黑暗中冷笑着道。

  “看是孙晓霖的身边现在也团结着不少人啊!其中也不乏一些你排在第二等名单里的。”裘德辉不知道鲁肃究竟从哪儿弄来的名单,将这批八十名学员分成五等,其中其中一等四人,二等八人,三等十六,四等十八,五等三十六人。如果他们的这个地方经济促进与发展精英俱乐部要成立的话,首期就必须把一等和二等里的一十二人全部吸纳进来。裘德辉仔细研究过那张名单,其中鲁肃和自己竟然都被排在了三等,而之前鲁肃最不看好的李云道和那胖子乐天,居然都被排在了第一等。

  “明天,我再找个机会,跟那李云道好好聊一聊!”鲁肃幽幽道,“万一孙晓霖捷足先登了,就麻烦了。”

  他们正说着话,宿舍楼里响起密集的脚步声。

  “鞋儿破,帽了破,身上的袈裟破……”居然有人在走廊里唱起了歌,听这嗓音和歌词,便知道喝高的那位年纪应该不小了,否则怎么会唱这么老的一首电视主题曲。

  “看看是谁。”鲁肃道。

  裘德辉爬下床开门,借着走廊的灯光看到一群东倒西歪的家伙,等看清了面容,顿时大惊。

  悄然掩门后,裘德辉才道:“是孙晓霖那帮人,还有……”

  “还有谁?”

  “李云道和乐胖子?”

  “什么?”鲁肃轻呼一声,也从床上跳了下来,打开门看了看,但此时众人都回了自己的寝室,只听到几间宿舍里桌椅板凳碰撞的声音,但走廊里却是一个人都没有。“你确定你刚刚看到的是李云道、乐胖子跟孙晓霖那伙人在一块儿?”鲁肃狐疑地看着裘德辉。

  裘德辉笃定地道:“我又没喝醉,肯定是他们!而且看样子,这哥俩跟孙晓霖他们应该今儿晚上一直在一块儿。”

  鲁肃猛地皱眉,从床上取了手机,拨了个电话,接通便问:“怎么回事?那边收了钱没办事?”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鲁肃只道:“钱先放你那儿,不要打到我的账上。”

  挂了电话,鲁肃叹气道:“没办成。”

  裘德辉却没来由地松了口气:“肃哥儿,没办成就算了,都是同学,要是真弄得那么僵,也没必要。”

  鲁肃摇头道:“很蹊跷,刚刚办事儿的人到了现场,但好像在现场碰到了什么人,把给咱们办事儿那伙人给吓跑了。”

  “谁有这么大能量?”裘德辉奇道,“不都是从地方上来的吗?京城这回也有,但都是女学员,跑到地方上吓吓我们小地方的一二把手倒是可能,但总不会把几个混社会的都能唬住吧?”

  鲁肃皱眉道:“你刚刚说李云道和乐胖子可能整个晚上都跟孙晓霖这帮泥腿子在一起?”

  裘德辉道:“应该错不了,我看李云道还跟四班那个吴卓恩勾肩搭背,这两人之前应该没有什么交集。而且刚刚走廊里都是白酒味,估计凑哪儿一块儿喝酒去了。”

  鲁肃点了点头:“那件事就先放一放,明儿先争取其他几个人。到时候再想别的办法!”

  裘德辉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刚刚你说钱,你还给他们钱了?花了多少?”

  鲁肃笑了笑道:“没事。就小几千,人家也是看我族兄的面子。”

  裘德辉点点头爬上床:“小钱就好,要是花了大钱还不办事,那就太不厚道了。”

  鲁肃心中此时却充满了疑惑,他说是小几千,但花了多少钱他自己是知道的,单定金就二十万,这些家伙居然舍得把钱退回来,这事儿真的有那么难吗?他们在害怕什么?

  (大刁民番外正在公众号“仲星羽”上更新,想看的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