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反贪博物馆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兄弟们,你们昨晚太风骚了,感谢黄金盟主洋浩哥、感谢黄金盟主蛋疼的很88、感谢白银盟主男人真命苦,兄弟们的数轮220票,用火箭将羽少送入了前七!同时感谢李家二少、我是冷风、王亚茹强强、重庆刘一手火锅广东云浮店、不胖的胖子h、话唠叔的月票,你们月票同样风骚无比!感谢一K小小小小、魅影、书友凡人哥、我是冷风、DengKelly、程妖妖、人得学会知足!欠你们的章节,我陆续修改上传,答应你们的,会做到的。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乐胖子扶了眼镜,他虽然很胖,但绝不是傻子,从刚刚走进这处地方,他便知道今天该有好戏看,只是这场好戏似乎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穿西服的中年男子是一名律师,拿出几份文件,恭敬地站在古家女子的面前:“古小姐,只要签了这几封文件,长城俱乐部从这一刻起就转到您的名下了。”律师是京城赫赫有名的四大律所里的名状,自然清楚眼前的女子是何方神圣,说话时不经意地打量了李云道和乐天一眼,一时间竟没能揣摩出陪着古可人来的这两人的路数。

  律师说出这段话的时候,李云道的目光落在姚四眼的脸上。从天下阁跳槽来长城俱乐部,姚四眼的腰包鼓了不少,可是如今看来,似乎当初的抉择有些得不偿失。

  古可人却看也没看那文件一眼,似笑非笑地看着李云道:“你要是乐意,这处地方送你当个玩具也好。”

  正在专心对付果盘中水果的乐胖子瞠目结舌地看看李云道,又看看古可人,蜀中的纨绔们他也不是没有接触过,但何时有如此这般的手笔,动辄就能让一个价值上亿的俱乐部拱手送人!

  李云道轻笑摇头:“如果不是想着在体制内做些事情,这倒是个整合资源的好地方。”

  古可人却笑着道:“你难道就没有想过,把它买下来,再砸个稀烂?”

  李云道苦笑道:“你以为我是王小北吗?砸了也太暴殄天物了吧,要我说,改成京城市民人人都能来的餐馆、图书馆或者干脆弄个博物馆,也比砸了更解气啊。”

  古可人耸耸肩:“真不要?转手可以卖两个亿的。”

  李云道笑道:“那些零对我来说,似乎意义并没有我跟乐胖子跑去旁边吃个刘一手火锅来得有意思!。”

  被点名的乐胖子猛咽了口口水,错愕地望着李云道:两个亿,那得几个零啊?这对于这个连出来培训都只舍得住地下室的家伙来说,简直是难以想象的。

  那古家女子拿起手机,拔了个号码,接通便道:“国贸这边的长城俱乐部,给我改成一个博物馆。什么主题……”她放下手机,看着李云道,“什么主题?”

  李大刁民扶着额头苦笑:“反贪?”

  古可人再次拿起手机:“反贪主题,两个月内完成。”说完,这位小姑奶奶居然猛地吁出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咦,好像还真是更解气些啊!”

  把不可一世的长城俱乐部改成了反贪主题的博物馆,不单姚四眼,就连那中年律师也目瞪口呆,但再一联想这位古家大小姐向来的行事风格,心中也就释然了。

  刷刷几笔签完字,律师离开,但姚四眼却被留了下来。古可人微笑打量着这位之前在京城算得是黑白通吃的老炮儿,那姚四眼却是惊得后背尽是冷汗。

  “姚总,你跟这长城俱乐部签了几年的约?”古可人问得很客气,但字里行间却是透出一股子让姚四眼心颤的寒意。

  “十年,总共签了十年。”姚四眼老实地回答道。

  “哦,这么说,你现在归我管?”古可人笑了起来,这女人向来是如此霸道,连笑声都仿佛能穿透人心。

  “古小姐言重了,只要您吩咐,刀山火海,我姚某人甘愿肝脑涂地。”姚四眼躬身,将脑袋压得极低,刚刚李云道说救了他一命,绝对不是什么戏言。

  “那就委屈你一下,反贪博物馆,你就是第一任馆长了。”这女人似乎很随意地便做了这个决定。

  姚四眼张了张嘴,却未敢说一个字,只是欠着身子:“定当不辱使命。”

  从国贸三期出来,古家大小姐扬眉吐气的心情如同冬日的阳光一般明媚:“憋了有段时间了,不过论阴损,你李云道认第二这京城里就没人敢认第一了。”

  李云道没说什么,倒是乐胖子看着古大小姐的眼神里充满了敬畏,宾利车送两人回北清大学的一路上,乐天一直在偷偷打量古可人,又时不时看看李云道,直到下了车,那加长宾消失在视线中,乐胖子才一把抓住李云道的胳膊:“兄弟,干什么不好,偏要干这种事情?”

  李云道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乐天:“我咋了?”

  乐胖子一脸讳莫如深:“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倒是你自己,得做好隐蔽工作,这位古小姐,以后还是尽量让她不要在学校出现了,否则传出去,这种事情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总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李云道哭笑不得,指了指那宾利车消失的方向,又指了指自己,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解释,似乎刚刚发生的一切,让乐胖子误以为自己是被古大小姐包养的小白脸。

  “行了,你替我保密吧!”李云道也没跟他多解释,既然是个说不清楚的误会,那就甭解释了,否则越解释越麻烦,他不想太多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背景,至少这两年半的时间里,没有了那层身份的保护,但也会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有点事情去趟京大,你先回吧!”

  乐胖子点点头:“你悠着点,早些回来,据说晚上可能会查房。”

  挥别乐胖子,李云道打了车直奔未明湖畔的京大。

  京大旁的一处民国时期的别墅,虽已经接近寒冬腊月,但别墅中却绿意盎然,长势极好的绿萝藤蔓爬满了别墅客厅的墙面。走上去便会发现吱呀声响的楼梯旁,一只小木凳上坐着绿袄女子,卷起的袖管里露出如同藕断一般的皓白手腕,身边是一把椅子,椅子上放着一只木篮,木篮里盛着一碗刚刚清理出来的桂花。

  背着手的老人哼着《将相和》从院子里走了进来,听曲调老爷子心情不错。

  少妇发生一声轻笑:“老师,下赢了诸葛教授?”

  老爷子得意地做了个横扫千军的动作:“他一个搞天体物理的书呆子,岂是我的对手!让他一个炮,他一样赢不了我!”

  少妇微笑着袅袅起身,将留着桂花香的柔荑在身前的绣花围裙上擦了擦,帮老人脱下外套大衣:“这几天空气好,可以出去走走,等下回雾霾来了,可不能再这样出去哩!小师弟之前让阮钰妹妹寄了几大箱口罩回来,您出门就戴上一只,好不好!”

  老爷子摆摆手:“晓得了晓得了,就小兔崽子有孝心。要是真有孝心,就该多回来看看!”

  少妇转身将大衣挂在门口的衣柜里,轻笑着道:“上回不是您自个儿跟小师弟说,让他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京城的事情不要担心的嘛!”

  老爷子佯装生气道:“我说不担心他就不担心了?当初说好一个月起码来上两次课,现在倒好,我看到他这个关门弟子什么时候才能出师!”

  少妇拿起木篮掂了掂:“诸葛教授家的桂花很是香哩,老师,你闻闻!”

  一个脑袋从少妇身后探出过来:“再香,也香不过我的绿荷师姐!”

  绿袄的少妇“哎哟”一声,像受惊的小鹿一般拍拍饱满的胸口:“吓死个人啦!”随即,那张绝美的脸上又浮现出一丝惊喜,“小师弟哎,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再转头看那老爷子,刚刚还在腹诽某人不孝的老爷子背着手,故意作出一副谁也没看到的架势。

  绿荷师姐嫣然一笑,悄悄指了指老爷子,又指了指厨房,李云道自然心领神会,师姐是要留他吃饭,让他这会儿先去哄哄佯装生气的老师。

  “老师,我回来了!”李云道轻轻走了过去。

  老爷子这才回答,故意摆起面孔道:“嗯,回来了?坐吧!”

  李云道笑着道:“这回不走了。”

  老爷子一惊:“是江州出了什么事了?”

  李云道解释道:“原本是要调我回江南的,不过秦老爷子和几位长辈都觉得我该好好巩固一下基础,恰好北清大学和耶鲁大学合办了一个公共管理研修生课程,便一脚把我踢回到京城来读书了。嗯,接下来有时间能好好跟着您做些课题了!”

  老爷子闻言,抚须点头:“朝风的这个安排还是有水平的!”能开口称秦家老爷子为“朝风”的,也就只有这位享誉全球的哲学界大拿了。又听李云道汇报了江州的情况,老人才感慨道:“自古一将功成万骨枯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不过你站在百姓的立场上,就算是多造了些许杀孽又如何呢!倒是那些日本右翼势力,贼心不死啊!当年就打着所谓的‘东亚共荣’的幌子来侵略我们的国家,残害我们的百姓。如今时代不同了,他们还变着法子地想占咱们的便宜。干得好,这样的触角,只要敢伸到我们华夏来,一定要给我斩尽杀绝了!我们华夏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再不能任那些宵小们随意欺辱了!”

  李云道笑道:“老师您放心,不管是日本人还是印度人,都由国安接手了,是走外交途径还是用其它的方式,相信他们会用对华夏最有利的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的。我现在觉得,一个都不杀肯定不行,但是有时候都杀掉了也未必对我们是最有利的。”

  老人欣慰地看着李云道:“这趟江北之行,你的确成熟了许多啊!所以朝风他们让你回来避避风头也是对的,毕竟你主持的那个扫黑办,在江北取了不少人头啊!”

  (嗯,要看《徽猷传》的,关注羽少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