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做这座塔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感谢书友蓝天白云678、小宝他爹,将昨晚的月票风骚延续至今天!)

  绿荷师姐的苏帮菜是李云道在江州时最惦记的事物之一,好不容易能吃上一顿,食指大动的某刁民自然不会客气。在得知李云道接下来会起码两年都待在京城时,绿荷师姐更是开心得往李云道碗里又夹了两只大虾。不能碰太多荤腥的老爷子很是不满意地瞪了自己的女弟子两眼,绿荷笑盈盈地往老师碗里夹了些绿叶蔬菜:“老师,多吃菜!”

  李云道本想陪绿荷洗碗,却被爱害羞的师姐推去陪老爷子散步。看外头天色已晚,李云道也的确不放心老爷子一个人去未明湖畔,便只能依依不舍地留下那道绿色的倩影独自在家,跟上了老爷子的步伐。

  黄昏,华灯初上。穿过距离别墅不足两百米的一道小门,便是京大的校园,再沿着那银杏林走一阵子,便是华夏人人皆知的京大未名湖。也许是年纪大了,老人开始有些驼背,这让李云道不禁想起多年前老头子用学位证书诱骗这个关门弟子的可爱模样。他佝偻着腰背,背着手,走向那冬日傍晚中波光粼粼的未名湖畔。

  眺望那博雅塔,老人指向那座建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的古朴佛塔,笑着道:“知不知道,为什么在京大这样一座高等院校校园里,会出现一座佛塔?”

  李云道看向那仿照燃灯佛舍利塔而建的十三级佛塔,摇头不语。

  老人笑着道:“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只要研究过这座学府的人应该都听过这个故事。1924年,为了向全校供水,当时要建一座水塔,有人建议,既然是在著名的京大中建水塔,就一定要建一座带有中国特色的古塔才能与这未名湖相得益彰。但也有人说,古塔大多都是建在佛寺中的,建在一座高等院校中就太突兀了。于是,当时校方向很多社会名流征求了意见,最后才决定造这座古塔。如今历经风雨近百年,这座当年还有人质疑的古塔却成了未名湖畔最永恒的经典。”

  李云道看着那塔,又看向老爷子:“老师,你的意思是,让我做这座塔?”

  老爷子抚须而笑:“都说你悟性极高,果然儒子可教啊!在京城的这段日子,有空便来听听课!我这把老骨头,趁着还能走得动路,说得了话,就该帮着国家多培养一些人啊!自然科学上我说不上课,但是社会科学领域,我还是略懂皮毛的。治国嘛,多数还是治人,治人说到底,其实最后用得最多都是社科领域的知识。多看看,多听听,多学点,没有坏处!”

  傍晚的未名湖畔有不少游人和学子,夜风中,李云道陪着老人绕湖一匝,回到京大给老人贴心安排的别墅时,却愕然发现有个人在门口敲门。

  吴广!

  李云道无名火起,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把揪住那吴广的后衣领,那吴广脚下一个踉跄,便被李云道顺势扔向巷口。

  “老师,您先回,我跟吴先生好好聊聊!”李云道冲老人微微一笑,转身看向那吴广时,杀机顿生。那日绿荷师姐受尽委屈,如不是师姐求情,李云道撕了这厮的心都有,哪里还会当真放他一马,却不料这家伙居然还敢来纠缠绿荷师姐,想起这遭,李云道便愈发愤怒。

  “李云道,你敢!”吴广不知从哪儿生出的勇气,直瞪着李云道,“你有种天天来这儿当门神,否则我天天来!”

  李云道怒极反笑:“是不是上次薛红荷还踩你踩得不够狠?”他的目光移向吴广身下某处,看得那吴广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吴广冷笑着看向李云道:“我离婚了,所以我有权利再把绿荷追回来。”

  李云道蹲下身子,冷冷望向吴广:“你现就竖起耳朵给我听清楚了,往后你要是再敢打绿荷的主意,我会让你后悔当个男人!”

  吴广再度冷笑:“李云道,这世上不是就你一个人会动手的。”

  话刚落音,李云道就感到脑后突起劲风,连忙侧身,堪堪躲过了一记横扫,借着路灯光,李云道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邱无衣。

  李云道猛地皱眉,怎么是这个大脑不正常的疯子?

  邱无衣冷冷看着李云道:“放开他。”

  李云道轻笑:“你什么时候当了赵家的走狗了?”

  邱无衣居然也不生气:“错了,是他成了我老大的走狗,我的任务是让他活着。”

  李云道诧异道:“老大?”

  邱无衣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一个你不想惹也的确惹不起的人。”

  李云道放开吴广,看着邱家的长发青年,心中顿生疑窦,吴广这回又投靠了谁?他与赵如颖离婚,自然不是会是赵家,更不可能是陈家。

  邱无衣冷冷望着李云道:“我不想杀你,所以你最好也离我远一点。”

  李云道指了指吴广道:“如果他再出现在这里,我不保证我会采取什么手段。”

  邱无衣轻哼一声:“脚长在他的身上。”

  李云道笑了笑:“如果不信,大可以试试,看看我敢不敢杀人。”

  邱无衣眯眼:“你敢!”

  李云道耸肩:“试试就知道了。”他转身,在走到那别墅跟前时,又转身,手呈枪势,对着那吴广的脑袋,做出一个“砰”的口型,吓得那吴广一个哆嗦。

  看着那别墅关门,邱无衣皱眉看了一眼还坐在地上的吴广:“还来吗?”

  吴广做出一个恨恨的表情:“为什么不来?我有追求薛绿荷的权力,任何人都不能阻拦我。”

  邱无衣冷笑道:“他没有开玩笑。”

  吴广看着他,无耻笑道:“你会保护我,对吗?”

  邱无衣转身,这是他的任务,但不代表他愿意跟一个无耻之徒为伍,相反,如果有可以,他倒是愿意坐下来跟那个敢在长城俱乐部开枪杀人的家伙喝上一杯,哪怕那个家伙无耻地抢走了疯妞儿。

  别墅里,老人进书房回一个老友的电话,绿荷师姐坐在客厅里局促地揪着衣襟,却不敢抬头看那人一眼。

  “多久了?”李云道终于还是开口问道。

  “啊?”绿荷抬头,看了云道一眼,这才咬了咬下唇,发出蚊子一般的声响,“从半年前开始,一两个礼拜出现一次。”她似乎觉得自己表述得不太对,又补充道,“我没理过他,真的,从来没有。”

  李云道走上前,蹲在脱了绿袄露出白色高领毛衣勾勒出优美身线的女子跟前:“师姐,对我来说,你幸福、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你若喜欢,我就是肝脑涂地也会支持。你若不喜欢,我就是背负全天下人的唾骂也要让那人远离你。”

  绿荷痴痴看着眼前的青年,眼圈微红:“小师弟,我知道你是对师姐极好的。那人,我这辈子也不想再见了,只是不要因为他生出什么事端来,毕竟你现在正在读书……”

  李云道轻轻拍了拍女人的素手:“放心,天塌不下来,就算塌下来了,也还有我顶着!”

  回到北清大学的宿舍时,进一门,乐胖子便窜了过来,像猎犬一样在李云道浑身上下嗅了半天,随后指着他道:“一定又是去见美女了!”

  李云道哭笑不得:“是不是美女你也能闻得出来!”

  乐胖子指了桌上的一堆零食道:“我最擅长什么?”

  李云道如实回答:“吃!”

  乐胖子将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似的:“错,我最擅长的是品味!味道这种东西,我是最为敏感的。你见的,一定是个性子很温柔的女子,这样的体香,嗯,一定是的!”

  李云道觉得这家伙可以开个闻香识人的培训班了,竟然这种事情还能被他一语中的。

  “我去看望一位恩师,师姐常年在恩师身边照顾起居,有机会带你认识一下。”李云道笑着道,“你不是说你已经有娃娃亲了嘛,对美女这种事物,你应该是不会太感兴趣的吧?”

  乐天顿时苦着一张脸:“别提了,刚刚还跟我视频过。一天要查岗三次,婚前就已经这样了,婚后这还得了?”

  李云道笑道:“那就不结呗!”

  乐天的一张肥脸这回看上去更像是一只苦瓜了:“那估计更糟糕,要是真不结了,我这辈子都别想安生了。你不了解梅灼曦那个女人,她想干的事情,就没有一样干不成的。”说到这里,乐胖子似乎对满桌子的零食都失去了兴趣,回到自己的书桌前,肥硕的下巴搁在桌上,一脸了无生趣,“我这辈子算是完了,真不知道我们家老祖宗怎么想的,梅灼曦明明就更适合五哥那样的。”

  “你有几个哥哥?”李云道一边换衣服一边问道。

  “八个,我是老九,所以在蜀中,很多人都叫我乐老九!对了,听你说,你还有两个哥哥?”乐胖子的确是个乐天派,很快就把关于梅家女子的头疼问题抛到了脑后,跟李云道谈论起了关于兄弟的话题。

  “嗯,两个哥哥,其实还有个弟弟。”李云道的嘴角泛起一抹微笑。

  “诶,下雪了!”乐天看向窗外,兴奋得像个孩子。

  李云道也看向窗外,果然窗外开始飘雪。

  千里外的大雪山,此时是否也是这般景象呢?

  (番外《徽猷传》正在公众号“仲星羽”中更新,请关注>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