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儿第二更,惊喜不?嗯,有月票的,来一波。)

  除夕,团圆饭。

  今晚的四合院出奇地热闹,但最开心的当属两个孩子。

  天空无月,站在四合院的池畔,也只是偶见几颗忽明忽暗的星。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对于这句话此时理解最深刻的,应该就是独自一人站在池畔仰望星空的乐天。这种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感觉,也只有在每缝佳节倍思亲的时刻,看到别人一家团聚时才最为深切。

  身后响起脚步声,乐天不用回头便知道是谁。在这座四合院里,也只有李云道会在这个时候想起自己。

  “我猜你这会儿想的一定不是小姨子。”自从知道胖子跟梅灼薇的事情后,李云道时不时便会把这事儿拿出来膈应胖子,他也知道,在这件事上,乐天其实并不是特别敏感。

  乐天回头笑了笑,一反常态地没有做出作揖求饶的样子,而是轻叹了口气道:“在蜀中,我们家这个时候应该是在涮火锅!一家子人围着热腾腾的火锅子坐着,就像你们这样!”

  李云道扔了枝烟过去,胖子接了,却摇了摇头,把烟拿在手里道:“不抽了!抽了便更想回家了。”

  李云道便陪乐胖子蹲在冬日里一片枯荷的池塘旁,看着远方的星辰道:“你真的只是来京城读书的?”

  乐天错愕的看着李云道:“你什么意思?”

  李云道嘿嘿一笑,指着西边的方向道:“没什么特殊任务?”

  乐胖子也嘿嘿笑了起来:“我倒是想啊,关键是人家把我头上所有的职务全拿掉了,我跟你两个人,应该是这一届里头为数不多的两个无官一身轻的。”

  李云道却笑道:“其实觉得这样挺好,没了那些杂七杂八的地方事务,也才能真正定下心来学点东西。否则这边上着课,还要惦记着地方上的那点事情,处理不好,最后没准儿两头都落空。”

  乐天点点头:“是这个道理,不过不是人人都能像你这般洒脱的,也不是人人都有你这般的运气,蔡桃夭,阮钰,居然连齐褒姒也……唉,真要让班上的那帮牲口知道了,没准儿还要气死个人了。”

  李云道苦笑:“都是我不小心犯下的过失。”

  乐天却认真看着李云道,问道:“我干纪检的,你就不怕我举报你?”

  李云道笑了笑:“不怕,因为你不会。”

  乐天看着他问道:“你才认识我几天?”

  李云道很认真地数了数:“从报到那天算,到现在整四十九天。”

  乐天笑着问:“你觉得四十九天便能完完全全地了解一个人?”

  李云道却轻笑着道:“我看人很准。”

  乐胖子撇嘴:“别给我戴高帽子。”

  李云道认真道:“不用我给戴,你的帽子本身就很高。”

  乐天搓搓手:“我当你是在夸奖我。”

  李云道笑道:“不用我夸,你也一样是有三个北清本科学位的天才。”

  乐胖子指出肥手指着李云道:“哪天你要是违纪了,我也不会放水。”

  李云道点点头:“我不会为难你的。”

  乐天居然很开心地笑了起来:“这我知道。”

  幸福的时光永远是短暂的,否则我们也不会耗费毕生的心血去拼命创造和挽留那些幸福的片刻。

  大年初二,齐褒姒再度飞去了俄罗斯。

  大年初三,蔡桃夭重回西北。

  大年初四,阮钰因为中美贸易谈判的事情,连夜飞往纽约。

  到大年初五连顾小西都飞去了魔都的时候,四合院里只剩下李云道和乐天两个闲得蛋疼的家伙。

  “无聊啊!”乐胖子站在四合院的正中央,冲着蓝天白云吼了一句。

  山谷间的回音还没结束,乐胖子的手机便响了,接了个电话,乐胖子跟见了鬼似的跑进书房,气喘吁吁:“不好了不好了,杀过来了!”

  正在书房里读着一册《曾国番家书》的李云道抬头看向胖子,不解道:“什么杀过来了?”

  乐胖子的脸色很难看,用一根肥硕的手指指着天空:“梅灼曦飞过来了!”

  李云道苦笑:“那你就得自乞多福了。”

  乐胖子佯怒道:“是不是兄弟?”

  李云道没好气道:“是兄弟也不能帮你结婚啊!我的情况你也知道的,自个儿的一摊子事儿还没解决呢,你没看从几天你那几位弟妹表面和和气气,骨子里不定怎么琢磨的呢!”

  乐胖子顿时矮了三分,哀求道:“兄弟,真的只有你能帮我了,否则……唉,梅灼曦那个女人,可她妹妹是完全不同的性子,三句话不到便要动手的,而且她还是空手道黑带,还会什么巴西柔术,反正总之我是不能单独去见她的。我现在担心的是,我和灼薇的事情,万一她知道了……”

  李云道乐道:“你有种吃小姨子,没种认帐?”

  乐胖子怒道:“话别说得那么难听,谁不认账?等等,什么吃小姨子,我没吃,我跟灼薇之间是纯洁的……”

  李云道笑道:“拉过手没?”

  胖子艰难点头。

  “那亲了没?”

  胖子再度艰难点头。

  “那不得了,你以后再跟我说纯洁两个字,我就啐你!”李云道笑骂着,合上那册明显老爷子生前翻过也做过笔记和点评的书册,起身道,“看在咱俩是兄弟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这一次,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她要是死心踏地想要跟你结婚,这事儿我可就没辙了啊!清官难断家务事,大不了你两个都娶了!”

  “你……”乐胖子伸手颤颤巍巍地指着李云道,最后只说出“无耻”二字。

  李大刁民却毫不在意道:“我无耻?反正我没无聊到要偷吃小姨子。”

  吃了人的嘴短,拿了人的手短,有求于李云道的乐天就连有一百个不承认,但还是得忍着自己这位室友的埋汰。

  “人在哪儿?”

  “给我发了个地址,好像是个会所。”

  李云道接过胖子的诺基亚手机看了一眼,顿时皱眉:“怎么会在这儿?”

  胖子狐疑地看着李云道:“怎么,有问题?”

  李云道摇了摇头:“可能是我多想了,去了再看。”

  卧虎藏龙的京城里头,并不缺各类高中低档的会所,顶级的,如同之前被古可人吃下来扬言改成反贪博物馆的长城俱乐部,除此以外,亦有像“骊宫”“天下阁”这些一流都无法望其项背的“长安俱乐部”。

  早几年因为建福宫变成会所一事,在网络上炒得沸沸扬扬,但最后的结果却是不了了事,此事李云道还问过阮钰,阮钰只说当时是长安俱乐部有人出面了。

  长城与长安,一字之差,谬以千里。

  没开阮钰特意留下的玛莎拉蒂,还是那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大众帕萨特,只是车子驶进在京城核心地段的这处庄园时,受到了极为严格的盘查,直到核实了乐天的身份,并确认的确有位梅姓女士正在里面等着,安保才终于放行。

  “这个……云道,待会儿你先别说话,先听她要说什么。”一路上胖子都在安静地冥思苦想对策,此刻终于开口。

  “行,反正我就是个配角。”李云道笑着道,他看了看连车库都竭尽奢华的俱乐部停车场,苦笑一声道,“对了,我好像跟京城的这些什么俱乐部八字都不太合,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弄出点事情,所以连按你的策略来,万一到时候又闹得不可开交,这大过年的,还在正月里头,好像不太好啊!”

  乐胖子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上电梯的时候也忍不住手手心蹭了把裤子,实是在紧张得手心里全是汗。

  “你怕什么?难不成还怕那姓梅的丫头吃了你不成?”李云道笑着问乐胖子,“最坏的结果不过是一拍两散,她总不至于是来逼婚的吧?”

  乐天勉强挤出点笑意:“那倒不会,梅灼曦的性子从小就很冷,几乎不太跟我们同龄人交流,后来她和灼薇都去了国外读书,相互之间的了解就更少了。但她从小就骄傲得很,要是知道我要跟灼薇在一起而不是跟她,估计这事儿没那么容易善了。”

  李云道点点头道:“估计她这回飞京城,蜀中梅家那边可能都还蒙在鼓里。”

  乐天苦笑,刚要说些什么,电梯开了,穿着得体西服的年经服务员迎了上来:“两位,里面请,客人在V1区。”

  李云道听王小北说过,长安俱乐部里分成很多等级的区域,以数字为标,1为最高,9为最次,分别对应不同身份的会员和客人,所以听到V1区域时,李云道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因为连王小北也只是V3的待遇,梅家的那位大小姐居然能进V1区?

  “怎么了?”乐天看到李云道脸色怪异,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V1是顶级会员区吧?”李云道问前方长相和气质都不输一线男星的服务员。

  那服员员礼貌地点头笑道:“是的,我们俱乐部的V1区域只针对个别会员开放。”

  李云道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跟着乐胖子一起穿过一片浓密的绿植,而后眼前一片豁然开朗。

  但一个声音传来,却让他心头猛地一沉。

  “来人,给我打断这胖子的腿!”

  (番外正在公众号“仲星羽”上更新,大家请关注查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