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三章 畜生眼中的道与人性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9-06-16 10:17:42 源网站:顶点小说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更新时间:2013-03-06

  中缅边境,原始森林绵延万里。往年入夏才开始的雨季却在早春提前而至,淅淅沥沥地下了小半个月。军靴踩在密林里的烂枝腐叶上发出轻微的吱声,正是一小队身着『迷』彩服的中人在这密林里悄然前进。虽说是一个小队,其实也就五人。队长,爆破手,机枪手,外加狙击手和观察手各一个。小队的队长赫然是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魁梧青年,猫着身子走在最前面的,除了正常的武器装备外,背上还有一张硕大的牛角大弓和箭袋,黑『色』的弓体白『色』的雨幕里反『射』着异常妖艳的光泽。

  “轩辕轩辕,再往前就是红线了,过去就是缅境。踩上去要上军事法庭了。”走在最后面的机枪手轻声提醒着,连续两个月的丛林作战让耳麦里传出来来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取下肩章,保持队型,继续前进。”“轩辕”正是走在最前方的队长,收到提醒后却没有丝毫犹豫就下达了命令。

  其余四人分别轻声回复“收到”。对于进入作战状态的特种军人而言,命令就是生命。他们在这片原始森林里悄悄跟着一队毒贩近两个月的时间了。之所以还活着,一半以上的功劳要归于走在最前面的大个子队长。

  据情报称,南亚某国反政府武装控制了中缅边境的部分毒贩,通过转运毒品到中国大陆谋取高额利润,而后向中东和俄罗斯购买军用物资。中方派出若干特战小队进入这片万里大山,最终还是被这支“南国利剑”出身的特战小队发现了毒贩的踪迹。从两个月前双方进行小范围交火后,这支五人小队成功缀在毒贩身后,希望能找到毒贩在边境一带的最大巢『穴』。

  这支足有三十人的毒贩队伍并不傻,第一次驳火后,就凭着对地形地势的了解,带着这支五人小队在大山里兜圈。轩辕等五人也不以为意,相反将计就计,慢慢跟毒贩拉开一段距离,最终在小半个月前,让这群如同惊弓之鸟的毒贩才确认自己已经把中方远远地甩在茫茫原始森林里。

  突然,一身猫着身子进行的“轩辕”抬手握拳做了一个全队人静止不动的手势后,下达“隐蔽”命令,自己也隐蔽在一棵参天大树的后方,五个人的伪装措施做得很好,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活生生的五个人就好像突然消失在这片亚热带原始森林里一般。

  一时间,森林里只剩下伴着细雨的鸟鸣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雨停了,原始森林的深处弥漫出浓浓的雾气。

  沙吱,沙吱!“轩辕”的耳朵微微一动,已经捕捉到这两声非常轻微的异响,但是他还是隐藏在参天大树的上面纹丝不动,仿佛生来就生长在这树上一般,茂密的枝叶挡住了他的身形。

  几分钟后,一队十五人的毒贩队伍从树下经过。看来越接近巢『穴』,毒贩们越显得小心翼翼。一个身形瘦小面容猥琐的毒贩似乎憋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在那棵参天大树下解开裤子,掏出鸟物,随便舒服得打了个寒噤,只是才『尿』了一半,就被人狠狠踹了一脚,正是毒贩里的领队。“麻猴你找死?”

  “啊?姐夫,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叫麻猴的猥琐毒贩窝着身子,刚刚被踹了一脚,刹车又没刹好,都『尿』在裤子上了,但此时他也顾不得那许多,眼前的一脸阴狠的中年男人虽然是他姐夫,但他相信只要是为了活命,这位姐夫连亲娘都下得去手,何况他这个便宜小舅子?

  “那群狗日的解放军鼻子一个赛一个厉害,比这林子里的狼还灵光。妈的,就地休息!麻猴,老子给你十分钟时间把这儿清理干净,有一个解放军跟上来,老子就割了你的鸟!”中年毒贩阴沉沉地道。其实他也已经体力透支了,可是为了活命,为了不成为解放军的枪下亡魂,不,应该说是箭下亡魂,他不得不强迫自己和手下在这片原始森林里兜圈子。可是,极熟悉这片森林的他这次却着了套,跟着他们的这队解放军里居然也有丛林生存的高手,之前交火逃遁后带着解放军绕圈,其实他自己也怕走『迷』路了,在好些地方做了记号,可是这些特殊的记号居然都被那队解放军破坏了,害得他多在这片吃人不吐骨头的原始森林里兜了大半个月。更让他想着就心惊胆颤的是那个魁梧得如得一头熊一般的解放军队长,还有他身上那把撑开就夺命的弓箭。原本三十人的队伍去大陆交货,除了一个人摔下山崖失踪外,有十四人死在解放军手里,其中八人都死在那极为恐怖的箭枝下,一箭刺穿心脏,八人无一例外。

  箭是极为普通的箭,弓却是普通人拉都拉不开的牛角大弓。弓出自昆仑山那位曾经云游四海如今安居于破庙的老喇嘛之手,可是这种半个世纪前就落伍的冷兵器,此刻却成了这群毒贩此生最为可怕的梦魇。

  麻猴用漂白剂将撒『尿』的地方做了些处理,又坐下来喝了两口干粮,回头看到中年毒贩一脸阴沉的看着前方越来越浓的雾气:“姐夫,起雾了,估计那几个王八蛋再怎么也『摸』不到这里了。”

  中年毒贩点了点头道:“天助我也啊!”又回头冲正在休息的人道:“过两分钟就出发,别他妈的留下任何痕迹。”他『摸』出烟,本想抽枝烟解解乏,但又突然想起那天坐在他身边的抽烟的同伴被一箭刺穿心脏后的血腥场景,又硬生生将烟塞了回去,暗骂了两句“狗日的”,这才带着一行人冲入浓浓的雾气里。

  十五人消失在浓雾里十分钟后,隐藏在附近特种军人还是没有现身。突然,那个一脸阴狠的中年毒贩居然又独自『摸』了回来,拿着微型冲锋枪在几处地方看了几眼,自言自语道:“妈的,真是老子多疑了?妈的,这群狗日的杀人不偿命的解放军……”中年毒贩的身影再次消失在浓浓的雾『色』中。

  五人小组这才分别现身。“队长,你也忒神了,今哩个这帮兔崽子跑不掉了。”机枪手代号“赤霄”,山东人,一口山东腔,又狠狠掂了掂背上的机枪道,“『奶』『奶』个熊,『尿』泡都差点溅到老子头上,俺不给他们一人送个寿器老子就不叫赤霄!”

  嘴里含着一根枯草的阻击手代号“泰阿”,军校出身,喜欢咬文嚼字,五人小队里军衔最高的一个,此刻正笑嘻嘻看着队长“轩辕”:“队长,红线咱都已经亦步亦趋地踩过了,再不捞个本儿实在对不起咱代表的广大人民群众。”

  刚刚提醒队长的观察手“七星”是广东人,一口广东腔,也跟着道:“反正啊,上军事法庭五人一同上啊,这群扑街毒贩领着我们转了小半个原始森林,此仇不报,以后都不好意思说我系南国利剑出来的兵。”

  爆破手“湛泸”一直没有说话,他一直在微微皱眉,等大家都说完了,他才带着京腔缓缓道:“我现在有一个担心,毒窝里如果敌人太多,我们可能会应接不瑕。过了国境,又不能呼叫空中支援。”

  军队在战场上有不向长官敬礼和围住首长的传统,以防对方狙击手的冷枪,所以虽然五人中隐隐以“轩辕”为首,还是大家说话时还是分散开呈警戒队型。被称为“轩辕”的大个子一直没有说话,事实上,他并不是很喜欢说话。

  沉思了片刻,他才说了三个字:“继续追。”

  三日后五人小队发现敌巢。随后,在没有空中支援和武器弹『药』补充的环境下,以逐个击破、运动战加游击战的方法,共计歼敌八十一名,其中飞箭穿心而亡者接近半数。五日后,中国南方某军派出两架直升机接应五人小队,顺便带走的还有将近一吨的免死金牌——高纯度海洛因。

  谁也没有注意那位代号“轩辕”的大个子队长随身还带着一个硕大的袋子,等飞机在基地降落,五人被直接带到军区首长办公室的时候,大个子才把那只黑『色』的袋子打开。又气又好笑的军区司令员拍着桌子大吼,远在『操』场上『操』练的新兵们就只听到“土匪”“强盗”“残忍”等字眼。

  闻讯而来的特种大队的大队长展大军也被办公室茶几上的袋子给震住了——八十一只血淋淋的耳朵放在任何人面前都有会产生类似的效果。

  最后老首长桌子一拍,瞪着眼睛大手一挥:“统统给我关禁闭一个月,反了天了,一个个都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五人闻言如蒙大赦,关一个月禁闭这已经是轻得不能再轻的惩罚了。于是五个斗胆踩出红线的家伙乐呵呵地咬了军衔皮带关紧闭去了。

  等五人被纪律监察组带走,展大军才『摸』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坐在老领导办公桌前叹道:“现在的兵是越来越不好带了!”

  老首长眼睛一瞪,笑骂道:“我刚刚还在奇怪是谁带出来的后,胆子一个比一个肥,看到你展大军我就不奇怪了。”

  “老首长,说真的,这几个都是好苗子啊,尤其是那个李弓角,据说还是走了后门找关系进来,我看如果找后门进来的都能达到这样的条件素质,明年我就不下去招兵了。”

  “美死你!”老首长招给他一枝烟,展大军很识体地先起身给首长点上,才给自己点上。抽了口烟,老首长才又撇了一眼茶几上血淋淋的耳朵,缓缓道,“这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军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和战友残酷。南疆战场上,有多少我们培养出来的好孩子倒在那片森林里出不来?这五个小家伙也实在是胆大,五个人就敢去捅马蜂窝,万一有个好歹,唉……”老首长想想都心有余悸,但是想到五个小兔崽子像秋风扫落叶一般消灭敌人,老爷子自己体内那股不安分的血『液』似乎也燃烧了起来。

  等一枝烟抽完,老首长才面无表情道:“你让你们炊事班另外给他们开一个月的小灶吧,禁闭要关,伙食不能拉下!”

  “好咧!得令!”展大军要的就是这句话,说完又从老首长的烟盒里抢了两枝烟,“我代替首长对付这种害人的毒品!”说完,一溜烟跑了。

  老首长起身急吼道:“小兔崽子,你婶子一天才发我一根烟抽,老子攒了小半个月……”

  禁闭室里,来自五湖四海的五个青年围成一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旅长差人偷偷送来的小灶一清而空。大个子最先吃完,事实上,在那座昆仑山上食量最大的并不是体积最庞大的他,反倒是年纪最小的十力嘉措拥有最为惊人的饭量,为此那位面若桃花的厨子不知道头疼过多少回。

  “队长,之前你说你还有两个兄弟,给咱讲讲呗,他们也跟你一样生猛不?”

  在战场上如同入江猛龙的巨形汉子脸上居然出现了难得温和的线条,万年不愿张口的他终于憨笑开口:“生猛啊?是啊,下山后,除了姓蔡的小姑娘,我就没见过哪个娘们儿长得比老二还漂亮,至于老三啊……”大个子突然微微咧嘴,“在山上时,我大师父偷偷跟我说,老三就是个祸害,困在山上不鸣则己,下山必然一鸣惊人。”

  “赤霄”惊叫:“你家老三功夫比队长你还牛?俺可是在你手下连一招都过不了,那货该猛成咋个德『性』?”

  这个叫李弓角的青年汉子憨憨一笑:“老三不会功夫,可是大师父说老三会杀人。”

  四人皆困『惑』不解。

  李弓角却独自一人靠在墙上,轻声自语道:“读书和练武,本就是没有区别的事情,功夫是可以杀人,但哪里比得上挥手间的万马千军?”此时的李弓角哪里还是那个众人眼中憨憨傻傻的青年汉子?

  四人更为困『惑』。

  或许只有那个此时身在异国面若桃花的男人才会明白,有时候,书读多了,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对这个世界了解得太多透彻,人与猫猫狗狗也就没有了太大的区别,或许,有时候,畜生眼中的道比人『性』还要温暖几份。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