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章是今天的第二更,铁杆书友一个卖水果的小贩、浩哥、李家二少、罗宜宏、水之善道2018用月票生生砸出来的,来吧!)

  李云道瞳孔收缩,看向那老者的手掌,果然有六指。金六指年轻时曾是川北一带鼎鼎有名的袍哥,手下有不少兄弟,上世纪九十年代严打后便销声匿迹,却不知为何今日会出现在这里。李云道在青干班写有关社会治安的论文时曾经查阅过关于金六指的资料,原本以为这人早已经离世,却不料一直隐藏在民间。

  李云道看向那潘凌风,这位潘书记的独子身边居然围绕着如此多的江湖大枭,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更令她不解的是,潘凌风身边那位原本与乐天有婚约的女子,看到这番情景,那张俏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还打吗?”金六指淡淡地看着李云道,“四个你加在一起,应该能在我手下勉强撑过十招。”

  李云道干脆手腕一斗,收起三刃刀,班门弄斧这种事情就算了,金六指这样的对手,应该是跟天狼他们一个级数,哪是自己这种从小手无缚鸡之力的可以应付的?

  “你们怎么都那么多废话?”那潘凌风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催促道,“各废一条腿,给我扔出长安俱乐部,出了事情,我负责。”

  “哎哟喂,好大的狗胆啊,谁家养的狗不给姑奶奶我拴牢了,跑这儿来瞎吠吠?”一个熟悉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

  那潘凌风浓眉大眼的脸上骤起春风,望向那在四名膀大腰圆的保镖簇拥下走过来的女子,一脸笑意。

  “妹子倒是有几份我们蜀中美女的泼辣,认识一下,我叫潘凌风。”潘凌风想凑过去,却见那肩上披着一件价值不菲的皮制风衣的女子冲他轻轻一笑。

  “你不认得我?”那女子俏皮的挤了挤眼睛,这让这位来自蜀中的大少顿时心猿意马起来。

  一旁的梅灼曦冷哼一声,非但没给潘大少增添几份清醒,相反那潘凌风却丢下她,走向那从那绿荫覆盖的别墅里走出的女子。

  长安俱乐部的V1区域内部又分为三六九等,潘凌风因为自家那位二叔的缘故,千辛万苦才拿下这V1外区的资格,此时眼见这位他生平见过的女子中绝属第一等美貌的女子从那他可望而不可及的别墅里走出来,令他如何不心痒?尤其是这女子的气质,更是让他有种欲罢不能的冲动,如能将此女征服,这将是他潘凌风的猎花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只是还没等他靠近,便有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

  潘凌风不认为对方真的敢一枪崩了他的脑袋,这不慌张道:“美女,我叫潘凌风,敢问芳名?”

  那披着皮风衣的女子笑着看了他一眼,却又转向那刚刚与金六指交手的青年:“你们俩吃饱了撑着,跑这地儿来干嘛?姐最近资金有限,而且……这长安俱乐部是万万买不了的。”

  那青年微笑着,指了指潘凌风:“也许这位潘少有钱,买下这俱乐部的事情,可姨就不用操心了。”

  潘凌风当真点了点头:“他说得不错,潘国昱是我二叔。”

  古可人似笑非笑地看向潘凌风:“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潘国昱的兄长潘国栋只有两个女儿,倒是潘三潘国良的有个不成气的儿子,你爹是潘国良?”

  潘凌风陡然皱眉:“潘三也是你能叫的?”

  这在京城辈份奇高的女子看着潘家大少:“难不成潘三是什么阿猫阿狗的名字,我叫不得?”

  潘凌风勃然大怒,刚刚对这女子涌出一丝好感消失得一干二净:“给我掌嘴!”

  他下令,负责执行的自然是那称被江湖称为“金六指”的老者。

  只是好金六指刚刚把目标从李云道转向古可人,就听到一声让人心头发寒的笑声传来:“金六指,你再往前走一步,信不信我把你的六根手指头像当初拔你的脚趾头一样,一根一根地给你拔出来?”

  一个儒雅的中年人从那别墅里走了出来,多年过去,容颜跟在昆仑山初见,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中年人身后,站着一个身材不高,但清丽脱俗的女子,看到古可人身边的李云道,笑着冲他点了点头。

  “你又是谁?”潘凌风突然有些后悔要在这长安俱乐部约见那死胖子了,尤其是这变态的顶级贵宾,从里面随便走出来一个人,似乎一个比一个底气足。

  金六指原本的确打算执行潘家大少的命令,可是当听到那男子的声音时候,他身子便猛地一颤,再听到那“一根一根拔出来的”描述,他几乎全身颤抖,望向那唇上两撇八字胡的中年男子时,眼神中恐惧、愤怒、惊讶交织成异常复杂的情绪。

  “我他妈问你是谁!”潘凌风怒吼道。

  又两年未见的蔡家小叔冲李云道笑了笑:“丫头又走了?”

  李云道点头:“说是部队那边还有安排,探亲假很短。”

  蔡修戈遗憾道:“到底还是长大了,女大不中留啊!我是许久未见那丫头了,本来想好好与她聊一聊,都结婚成家的人了,放着孩子不管,成天风里来雨里去的……”

  李云道笑道:“她放不下的,其实是边境上的孩子们。”

  蔡修戈叹了口气:“我早就跟老爷子说过,女孩子家家,从小就不要灌输太多的爱国主义教育,现在好了,老人家想看看外孙子还得打视频电视……”

  潘凌风见对方完全无视自己的存在,也意识在这个陌生的长安俱乐部,自己一方封疆大吏独子的身份似乎并不能溅起多大的水花,相反,跟着乐胖子来的这个年轻人的身份,倒是值得琢磨的。

  终于,蔡修戈的目光落在潘凌风的身上:“你是潘老三的儿子?”

  潘凌风很敏感地捕捉到了眼前的中年男子在说出“潘老三”三个字时的玩味和不屑,他正想说些什么,却听那中年男子轻叹一声道:“潘老大倒是一代人杰,一手文章算得上是鬼斧神工,潘老二得阮老太太提携勉勉强强算个人才,至于你爹潘老三……不提也罢!既然潘老三教不好儿子,今儿我就替你大伯好好教教你这个侄子,不枉费当年在京大的数面之缘。玲珑,你教教他,在这京城里,如何做一个礼貌的后辈。”

  他身后身材娇小的女子点点头,缓缓出列。

  那金六指欲动,蔡修戈若有若无地看了他一眼,他便不再敢动强半分。

  金六指知道这蔡修戈是何方神圣,但那两熊大熊二两人清楚,却那被称为“玲珑”的姣小女子往潘凌风走去,虽然刚刚被金六指击出了重伤,但还是想表现出忠心护主的一面,强撑着拦在那女子前进的路上。

  “站住!”熊大指着夷玲珑。

  熊二还没来得及开口,就看到那女子陡然欺近,一股柔绵之力击在自己的胸口,而后兄弟二人再度如断线风筝一般跌落出去后颓然落地。

  潘凌风看得目瞪口呆,一个才到自己胸口的一米六的女子,竟然有如此大的爆发力,而她下一个目标是自己。潘凌风终于还是有些害怕了,但他也知道擒贼先擒王,瞬间从后腰掏出一把枪,对准了离自己最近的乐胖子。

  “不要过来,你过来一枪打死他!”潘凌风恶狠狠地看着周围的人。

  乐天苦着脸:“为啥是我?”

  “你闭嘴,今天的事情都因你而起!”潘凌风怒道。

  “我……”

  还不等乐天开口,蔡修戈轻笑道:“你开枪吧,我不认识他。”

  乐胖子差点儿被这句话给呛死,无辜地看向李云道,后者冲他摇了摇头,表示不要害怕。

  没人被枪指着还会脸不红心不跳,乐胖子也不是公安,纪委查案跟公安查案有很大的不同,至少枪这种东西,他是从来都没有碰过的。

  “这京城还真不是个谁都能好好待的地方。”乐胖子作出一脸慷慨就义的样子,微微闭上眼睛,“开枪吧!”

  潘凌风差点儿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时候这胆小的胖子也变得如此临危不惧了。只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抹寒光“嗖”地一声,插进了他的手腕。

  潘凌风哎哟一声惨呼,手枪落地,瞬间被那叫玲珑的女子踢进远处的草从,而后那女子陡然逼近,左右开弓,扇了这自命不凡的潘家大少足足十记耳光,抽得潘凌风两眼直冒金星。

  “好了,差不多就可以了。”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从众人上方传来,李云道也抬头往那上空看上去,居然是一个胡子邋遢的男子,大冬天里只穿着一件睡袍,手里还握着一个酒壶一样的事物,仿佛从头到尾,他都一直坐在那儿,根本就没有人发现过他的存在。绿植园里有很多参天巨树,谁也不会想到,这树上会藏着人。

  但蔡修戈皱了皱眉,以他的底子,居然了没有发现这人一直在那树上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那邋遢男子坐在树梢上,仰头往口中倒了一大口酒道:“我跟潘老大有些交情,要不这事儿就算了吧?”他说着话,目光的尽头,不是蔡修戈,也不是古可人,而李云道。

  “你……你是什么时候坐在这树上的?”潘凌风不感激,而反握着受伤的手腕,面目狰狞地看着这帮自己说情的邋遢男子。

  “我啊?这几天一直在。”邋遢男子挖了挖耳朵,神情有些忧伤,“这么多年没回京城,如今的京城,唉,不一样咧!”

  (嗯,番外《徽猷传》在公众号“仲星羽”上更新,结合起来看更精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