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所谓的人脉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感谢铁杆书友我是冷风,感谢甲第168、喵喵喵1、as0311、半醉也糊涂、rooney之歌、书痴yiqun、小铎、烈焰大菊花、半两就醉、小湖人家、狂潮风暴、82210228浪、魅影、弓长一大、等雨停了、你召召什么、GODC_P、紫色大石头的月票支持,兄弟姐妹们的支持,才会让大刁民更精彩!)

  深夜,乐胖子陡然发现李云道床下的台灯还亮着,支着身子爬起来一看,果然那家伙还在看书:“兄弟,你还真是来读书的。”

  李云道笑笑道:“你先睡,我看完这章。”

  只争朝夕。人生总是分阶段的,过往的,失去的,我们站在当下,才知道去缅怀和珍惜。一个步入社会的人,有机会回归校园的概率是极低的。李云道很清楚,这将是自己人生当中最后一段能与书册亲密相联的最后机会了。

  只是李云道没想到自己重归校园,居然也会出现时间不够用的状态。公共管理研修课,党校研究生,最近又从吴老那儿接来一个关于“中国中古哲学思潮”的课题。之前还觉得大把空闲的时间,一下子便紧张了起来,幸好党校研究生的课程多数在周末,还不至于跟北清这边的课程冲突,否则自己就得去学那分身术了。

  将管理课程的最近一章节看完,李云道看了眼鼾声震天的乐胖子后,才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打开一个加密文件,这几日每到深夜,李云道都在梳理和研究同届的七十九名同学,如果秦孤鹤的情报无误的话,线索就要这七十九人中。

  七十九人里有一半都有过国外留学或出访交流的经验,如果说圣教要渗透的话,首选目标就应该在这部分人当中产生。

  很快,李云道就挑选出了一组名单,很不幸地,乐天乐胖子居然也在名单中。李云道其实并不想把自己的室友也列入嫌疑对象,但是在厘清线索前,自己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之人。

  “你还不睡?”

  李云道被吓了一跳,乐胖子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的,自己浑然不知。合上笔记本电脑,李云道笑了笑:“这就睡。”

  睡眼惺忪的乐胖子打了个哈欠,去了趟洗手间,继续爬上床,很快呼噜声又再次转来。

  李云道苦笑着摇了摇头,如果有人告诉他乐天当真是圣教的触角之一,那么这世上哪里还有什么可信之人呢?

  次日清晨,李云道下楼练拳,还没走到草坪就连忙掉头就走——自己原先练拳的那片草坪周围已经候着不少学生,什么校草评比真的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吗?李大刁民表示年轻人的世界,他实在是无法理解。

  转战一块无人的空闲篮球场,拉伸了筋骨后两趟拳,两趟刀,一身微汗,这是李云道每天清晨最为享受的一种状态。这种介于舒畅与愉悦之间的充实感和满足感,是很多事情都替代不了的。在江州没日没夜地工作,再好的身子底子也经不住那样的消耗,离开江州后,李云道便进入了调理身体的正常状态。好在老喇嘛噶玛拔希给自己打下了良好的底子,不消数日,身子就隐隐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缓缓吐纳放松时,又有一人步入球场。

  鲁肃。

  “李云道,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是这位来自鲁南的鲁书记说的第一句话。

  李云道似笑非笑地看着鲁肃:“你想说什么?”

  鲁肃轻笑一声,道:“跟那些泥腿子为伍,你不觉得会拉低你的档次吗?”

  李云道失笑道:“你我的长辈,往上三代,都是你所谓的泥腿子。况且,我觉得劳动人民很光荣,所并我不觉得你口中的‘泥腿子’会有什么档次低的说法!”

  鲁肃微微蹙眉:“李云道,我是很真诚地希望你能加入我们的精英俱乐部。”

  李云道笑道:“不好意思,我这个人相向有自知之明,也自诩不是精英,所以那个精英俱乐部……似乎并不太适合我。”

  鲁肃本就是自尊心极强之人,已经两度主动上门,却连吃闭门羹,那张原本还算得清秀的脸缓缓阴沉下来:“当真不顾同窗情谊?”

  李云道原本想离开,走出几步后又转身,认真地看着这位团派出身的年轻干部:“鲁书记,说句心里话,无论是你们的‘地方经济发展与促进精英俱乐部’,还是‘东中西部协调发展促进会’,这种类似校友会的组织,其实在一定程度上都违反了党内的组织纪律。我之所以还有耐心陪着你们,很大程度上是看在会因此而受益的百姓的份上。与其把精力花在这些无谓的人脉关系上,不如踏踏实实地好好研究研究如何给老百姓做些实事儿!以上是作为同窗的一点忠告,听不听得进,采不采纳,你自行定夺。”说完,李云道转身便走,留下了面色极度难看的鲁肃一人站在那空荡荡的篮球场。

  的确,李云道本就不想掺和这些事情,如果不是秦老爷子布置的那个任务,自己定然是会将这来之不易的时间用来研究学问,而人脉这东西原本就是这世上最虚无缥缈的——没有匹配的实力,再广的人脉也只是无根之水。这其实也是当下社会进入价值彷徨期后的普遍焦虑带来的结果,人人都渴望以宽广的人脉带来所谓的成功,却不知当自己被固定在某个圈层的时候,所谓的人脉,也只是坐在井底看到的那一方天空。

  乐胖子咬着红糖馒头的时候,李云道坐到了他对面。乐天见自己的室友脸色不佳,不由得奇道:“咋了?”

  李云道拿起一个馒头,蘸了些豆浆,送入口中道:“刚刚严词拒绝了某个的邀请。”

  乐天情商极高,马上就反应了过来:“隔壁的鲁书记?”

  李云道轻笑点头:“你果然是很聪明的。”

  乐天道:“那天喝完酒回来,我看到裘德辉开门探出个脑袋,他一定是看到我们跟孙晓霖他们走得很近。不过咱们班那么多人,他为什么偏偏揪着你不放呢?”

  李云道耸肩道:“也许是想通过我来接近你吧!”

  乐胖子居然大言不惭道:“嗯,我想也是。”

  吃红糖馒头配豆浆的哥俩相视哈哈大笑,冷不丁一个长发的北清女生大大方方地走了过来:“是李云道同学吗?我可以跟你合个影吗?”

  李云道张了张嘴,还没反应地过来,乐胖子就接过了人家的手机,含着一口没嚼完的馒头:“云道你没这么严肃呢,笑一个,哎,对,就这样,一二三……”

  不知名长发女生刚走,胖子还没来得及开口,又一个自称北清自动化系的姑娘把手机递给乐胖子:“同学,麻烦你!”

  原本对这事儿还挺开心的乐胖子很快就觉得给别人拍照其实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尤其是络绎不绝的女学生们前赴后继般把手机交给他,而后自己去搂着室友的胳膊。

  于是两人几乎是从食堂落荒而逃。

  “胖子,你这叫自食恶果。”李云道无奈地在胖子肩膀上拍了拍,“这些孩子没事儿选什么校草啊,我都三十出头的人了,还跟他们在这儿折腾个啥劲啊!”

  乐胖子抱着怀里的十来个红糖馒头,苦着脸道:“这才叫青春啊!”

  是啊,青春啊!李云道看着校园里或是背着双肩包步行、或者骑着共享单车来来往往的年轻人,不禁感慨:“如果这些孩子留完学回国,八成以上的,都会成为这个国家未来的栋梁之材!”

  乐天道:“哎,你总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这样那些小妹妹会更加对你着迷的。”

  李云道想了想道:“你不是北清论坛里的十八级元老吗?帮我发个贴子,就说我已经结婚了,孩子都有了。嗯,就这么说。”

  乐天挠挠头,想到刚刚在食堂的遭遇,叹气道:“行,中午我就来办。”

  一个关于北清新校草早已经结婚生子的贴子出现在了北清大学的校园BBS上,一时间跟贴人无数。

  男同学言论几乎一面倒:祝幸福!北清本就是男多女少的理工科大学,这帮之前无比嫉妒李云道的雄性牲口终于松了口气——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自己的赫尔蒙应该能找着机会释放了。

  但女学生们言论却分成了两派,一派彻底倒戈,转而支持计算机学院里长得很像当红明星的秀气男生,另一派却由衷粉转为铁粉,在贴子下留言,要看李云道夫人和孩子的照片。

  这个结果却是大大出乎了李云道和乐胖子的意料。

  不过,这些对于李云道来说,都只晚短暂的求学生涯中的插曲,真正的主旋律却在悄无声息地上演着。

  距离北清大学不足百米的一处茶室,一个穿着西服的中年人在进入茶室前看了看四周,确定无人注意自己,才踏入其中。

  穿旗袍的服务员将他带至最里间的包房,里面已经有一个高鼻梁、蓝眼珠的外国人正持着茶壶,将金黄的茶液倒入茶盅里,看到那穿西服男子推门而入,微微一笑:“来得正好,第二泡刚刚好!”那外国人竟然说着一口极流利的中文。

  西服男子取过那茶盅,仰头一饮而尽,如牛嚼牡丹。

  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也不觉得奇怪,只是笑着问道:“查得怎么样了?”

  西服男子叹了口气:“只查到那对夫妇留下一对双胞胎的女儿,但两个孩子是送去孤儿院,还是被人收养,我还需要一些时间确认。”

  (本书番外正在公众号“仲星羽”上更新,关注公众号“仲星羽”可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