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感谢铁粉我是冷风、程妖妖,感谢书友为了ZJX以后、书友16573492、书友55925305、书友31390993、蓝路儿、易学365、香烟的初吻,你们的月票会让大刁民更精彩!嗯,说好的,月中16号爆发一次,大家准备好风骚的月票!想看番外的,关注>

  京城的夜晚,多姿得让人迷离,但总有人会对此感到厌倦,每每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快乐便瞬间被抽空,剩下的只有一具装着寂寞与空虚的驱壳。爱能让人迷失,恨也一样,会让人在布满荆棘的情感漩涡里,再也找不到方向。

  吴清开着牧马人缓缓驶进车库,从博物院到家的这段路,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此刻连她自己都想不起来了。

  打开车库门,摁电梯从地下车库到别墅一楼,却愕然发现家里灯火通明。

  看到在厨房里忙碌的那个身影,吴清这才嫣然一笑:“今儿你怎么这么闲?”

  那一身红装戴着围裙的女子回头笑道:“刚刚飞了趟浙北,想着来你这儿做顿饭吃,反正你也是一个人。”

  听到浙北两个字,吴清的神情有些恍惚,待那红装女子握着一把芹菜从厨房里走出来,她才反应过来:“干嘛自己动手,你上飞机前打个电话,让佩姨直接做就是了。你刚出差,不累?薛红荷,我看你就是天生的劳碌命。”

  握着芹菜的薛红荷哪里还有半点在李大刁民面前的刺猬模样,笑着道:“太久自己没下厨了,不练练手,万一哪天碰上真命天子了,到时候想露一手的机会都没有。不是说嘛,抓住男人胃,就能抓住男人的心!”

  吴清一边脱下风衣一边道:“哪个男人要是能娶到你们姐妹里的其中一个人,那可真是这世上顶顶幸福的了。”

  薛家大妖孽笑着前俯后仰:“小清清,我怎么听得你这话里酸溜溜的,要不咱姐俩凑合着过日子得了。”

  吴清大笑,挽起袖子的时候,在薛大妖孽的翘臀上扇了一巴掌,而后啧啧道:“谁要是娶了你,还不得天天腰酸背痛……”

  薛大妖孽竟然当仍不让地伸出舌尖轻舔红唇:“谁让姐是天生尤物呢,小清清,心动不?”

  吴清接过她手里的芹菜:“去去去,我喜欢男人,对女人没感觉。”

  薛红荷笑得如同葫芦娃里的蛇精妖孽一般:“不试试你怎么知道?”

  吴清大笑道:“你还是找那个李云道去吧,他反正风流倜傥得很,到处留情,多你一个也无所谓。”

  薛红荷的笑意戛然而止,轻哼一声道:“就凭他?呵呵!”

  吴清走进厨房,一边洗芹菜一边道:“你也别小瞧了那家伙,说实话,他是当真有些本事的。”

  薛红荷不满道:“自从他在香港救了你和蓝翎姐,你们就处处都向着他。你可别告诉我,你的情感关注点已经从陈博身上转移到了那家伙身上,我可告诉你,那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

  吴清手上的动作微微一滞,水流打湿了挽起的袖口,她这才反应过来,微微叹息一声:“他……最近怎么样了?”

  薛红荷嘻嘻一笑,凑过来搂住吴清的柳腰道:“怎么,还是放不下?”

  吴清微微叹息一声:“要是能放下早就放下了。”在好姐妹的面前,吴清了不愿再隐藏自己的想法,“当初年轻不懂事,揪住点瑕疵便不依不饶,现在想想,其实他在外面逢场作戏又能如何?这年头,在外面走的男人,能知道回来,其实就已经不错了。”

  薛红荷皱眉道:“诶,我说吴清,你这观点我可不赞同。好男人,就该一心一意才对,千万不能像李云道那样,吃着碗里想着锅里,居然把夭夭和疯妞儿一锅儿端了。”

  吴清很快便从低落地情绪里挣脱出来,笑了笑道:“你也别处处都针对李云道,换个角度看,你会觉得,他做的事情,真的很男人。”

  薛红荷冷笑道:“男人?他一口气娶俩,没追究他法律责任就不错了。”

  吴清轻笔摇头:“你得好好琢磨一下他在浙北和江州做的那些事情了。红荷,那是一个能量极大的男人。既然你不喜欢他,以后还是尽量不要靠近他了,我怕你某一天发现了真相,会陷入其中不可自拔。”

  薛红荷大笑,却笑得极不自然:“我会对他不可自拔?开什么玩笑,不过这家伙最近一直在京城,我可得防着他去接近绿荷!”

  吴清轻轻掂着洗好的芹菜,说道:“这种事情,当事人不设防,你如何防都是没有用的。”看着薛红荷若有所思的样子,吴清又笑着道,“我哥最近在京城,等他空一点了,我叫他来家里吃饭,你也一起吧!”

  薛红荷愣了一下后摇头道:“还是算了吧,你哥身上的杀气太重了,我跟他坐一块儿感觉像在开战前动员会而不是吃饭,你们兄妹俩增进增进感情单独吃吧,我一个外人还是不参与了。”

  吴清笑了笑,没有说话,自己的那位兄长是什么样子,她自然一清二楚,别说薛红荷不乐意,就是她自己跟哥哥坐下来吃饭,一顿饭下来也同样会吃得浑身不自在。从这一点上来看,她很理解嫂子孔蓝翎——如果跟这样的人共事,你会觉得很有激情,但是如果跟他朝夕相处在一起,这跟一个满脑子都是战争的机器人相处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军中鹰派?吴清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个标签看来得在自己的兄长身上贴一辈子了。

  “对了,那件事你哥怎么说?”薛红荷突然想起了什么,问吴清道。

  “哪件事?”吴清本就恍恍惚惚的,一下子被薛红荷问懵了。

  “长城俱乐部。”薛红荷怪异地看着吴清。

  “哦,那件事不是已经结束了嘛!”吴清笑了笑道,“李云道带着孔蓝翎上长城俱乐部踩人,只要不是太过份,其实也没什么。死了一个外国间谍,伤了两人,所以原本打算给李云道在京城部里挂职的职位就被拿掉了。所以,他也算有得有失吧!”

  薛红荷吁了口气:“这样啊……”

  吴清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今儿是为了这件事来的吧?”

  薛红荷一愣,随后伸手挠向吴清的肋下,逗得吴清连连求饶。

  “我是帮绿荷问的,省得绿荷老问我。”薛红荷似乎是在解释。

  吴清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轻叹一口气,哼起了一首曲子。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

  同样的婉转曲调在距离京大不足百米的巷子里响起,邱无衣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每过几日便要来这处别墅骚扰薛绿荷的男子。邱无衣想不通是什么能量促使这家伙跟赵如颖离婚,又打算把这当年被他抛弃的女人追回来。

  不过邱无衣也不得不承认,那姓薛名绿荷的女人,的的确确是贤妻良母当中的典范。那一口粘糯的吴侬软语,那盈盈袅袅的体态,那挑不出任何瑕疵的面容,都让邱无衣对这个被吴广骚扰的女子充满了好感。

  顺带着,邱无衣也觉得老大让自己保护的吴广,确实面目可憎。自己保他不死,但却挡不住自己也厌恶这人品和德性都极差的家伙。

  “绿荷,你还记得当年我们在苏大的情人河畔,你牵着我的手,对我说,这辈子,我都是你的女人,那一刻,你知道吗,我的心都要融化了……”吴广对着大门,深情地表演着,如同演技拙劣的演员。

  门,吱嘎一声开了。

  出来的不是绿荷,是那身形微微佝偻的老人。

  吴广的拙劣表演戛然而止。

  “老师!”吴广微微欠身。

  老人抬手,阻止了他想继续说下去的冲动:“很多年前,我就跟你说过,我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你我师徒缘份已尽,所以老师这个词,你是万万再不要当着我的面提起。”

  那吴广道:“一人为师,终生为父啊。”

  老人轻笑:“你上回指着鼻子骂我老东西的时候,似乎并不记得这句话,所以还是算了吧。”

  吴广知道说服不了老人,但这并不是他来这儿的真正目的,记老人要关门,他急道:“老师,我这次对绿荷是真心的。”

  老人回头,淡淡地看他一眼,道:“很多年前,你也是这么跟我说的,所以我才同意把绿荷许配给你。但万万没想到,这是老头子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最错误的决定,差些毁了那孩子一生。她若真有事,他日闭眼后,我如何有颜面对泉下的薛氏夫妇?”

  听到“薛氏夫妇”时,那吴广的眼中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精光。

  他噗嗵一声,在小巷的青石路面上跪了下来:“老师,我知错了。你以前不是教过我们,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现在知道自己当年错得离谱,我不该为了荣华富贵,放弃绿荷……”

  老人却不愿再多看他一眼:“是抛弃,不是放弃。哼,喜欢男人……不过现在看来,你倒是做了一件善事,你这样的人,若是跟绿荷生活在一起一辈子,我不知道这孩子会遭受什么样的命运。你起来吧,不要再来了,否则……你知道的,绿荷如今有一个脾气不是太好但能力却很强的小师弟。”

  “老师……”吴广跪行数步,脸上的表情是情真意切。

  老人轻叹一声:“走吧!”

  大门轰隆一声合上。

  吴广深吸了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缓缓走向巷尾。

  “演技真好!”邱无衣忍不住讽刺道。

  “我要的,一定会到手的。”吴广面无表情地回头看了一眼那夜幕下的别墅,握紧了拳头。

  (想看番外的,关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