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蝴蝶飞不过沧海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感谢兄弟们一如既往的月票,本月月中爆发,各位静候佳音吧!嗯,番外依旧在公众号“仲星羽”上面更新,想看的关注。)

  大雪山。朝阳未升,低沉的颂经声便已响彻仓央湖畔。早课,众喇嘛朝着朝阳升起的方向,虔诚跪拜。

  俊美无双的少年喇嘛从长老住的那间房里走了出来,看了看天空,回头看了看雪山之巅,自言自语道:“又该要下雨了呢!”

  话毕,淅淅细雨从天而降。雨,是从来都挡不住喇嘛们的朝佛之心的。

  一场朝阳雨。

  少年喇嘛独自一人从大殿走至那仓央湖畔,雨停,旭日东升。

  那湖面远处架起一道七色彩虹,如同山下的世界一般多彩而斑斓。

  他未落鞋袜,便踩在那湖水中,清凉的湖水淹过了他的脚踝,又没过膝盖,最后及腰。

  他捧了一把湖水,扑在自己的脸上。

  如同昆仑山脚的溪水一般清凉,只是少了一份甘甜,多了一份佛意。

  水面突然荡起无数涟漪,原本平如镜面的湖面剧烈地晃动起来,如同地震。

  “哗”!

  从水面站起一个通体白毛的大家伙,双足直立,站在那少年喇嘛的面前,仿佛远古神话里的巨兽。

  少年喇嘛却丝毫不害怕,伸手打了个响手,那通体白毛的大家伙居然低声咆哮着靠了上来,最后把硕大的脑袋摆在那少年喇嘛如葱白一般的手掌上,仿佛对着家人撒娇的孩子。

  “从昆仑到大雪山,千里之距,也算是难为你了。” 唇上绒毛渐密的少年喇嘛轻轻抚了抚那白熊的脑袋,白熊竟仿佛听懂了一般,眯着那熊眼,将硕大的脑袋在少年的掌心里磨蹭着。

  这被千里之外的李云道一直挂念着的少年回到岸边,托腮想着少年人特有的心事。那白熊居然也学着他的模样坐在一旁,托腮,但它想的,也许是那湖下肥美无比的鱼儿。

  “小白,你说云道哥这会儿在干什么?”十力嘉措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把问题抛给了似懂非懂的白熊。

  白熊凑上来,粗大的鼻孔喷着热乎乎的气息,却被十力轻轻推开:“你倒是活得简简单单,这样其实也好,不去想那过去的地方,不去惦念那过去的人。所以,你见,或不见,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啊!”

  白熊似乎又听懂了,兀自点着那硕大的脑袋,笨拙的动作,逗得脱了鞋袜坐在仓央湖畔的少年喇嘛开怀大笑。

  一人一兽,嘻戏了一阵子,白熊重新潜回水里捕鱼,十力坐在岸边,伸手捕捉那朝阳,眯眼,微笑。

  这里一切都好,你们可曾想起我这个雪域里最大的王。

  忧伤在湖畔蔓延,明媚的阳光仿佛清淡了,连那湖中,都开始腾起若有若无的雾气。

  哗,又是那白熊浮出水面。

  只是这回熊口里叼着一尾肥美的鱼。

  四爪刨动,它游了过来,圆溜溜的小眼睛打量着面前的少年喇嘛。它将鱼儿放在十力的身边,又静悄悄地潜入水中。

  动作滑稽,情感却朴素而真挚。

  忧伤随着阳光缓缓褪去,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吃饱了便在湖中追着鱼儿嬉戏的白熊终于爬上岸,趴在十力身边,湖水不断的从它的皮毛上滴落下来。它伸着舌头,好几次都想用舌头舔舔身边的少年,却都被十力柔绵的力道给挡了下来。

  “跟你说过的,你舌头上有倒勾刺,会伤人的。”十力轻轻拍了拍被他称为小白的大白熊,“不急,再过些时刻,再过些时刻我便可以下山,去修那红尘俗世间的功德圆满。”

  江西,一条江畔一座山,一条天梯从江边绵延至那青天之上。白云从山腰间飘过,一个身形高大的汉子在那天梯之上 ,一步便能越过十余阶,健步如飞。紧跟在他身后,是一只巨大的高加索斗犬,后腿结实有力,微微一蹬也便是十余阶。

  终于,那一人一狗来到山腰处的一处平台,看那云多眼前飘过,脸不红,心不跳。

  山脚,一个佝偻着腰身的白胡子老道一步一步地从那天梯往上走,仿佛做一件极虔诚的事情。

  高加索犬趴在平台的边缘,伸长了舌头,向山脚看去。

  人也立在那平台上,双臂垂立于身侧,神情憨厚。

  老道走得悠然自得,那一人一狗也等得不急不躁。

  一道身影,从那山巅青云处直射而下,几乎转瞬间就来到了那平台上。

  那人那狗似乎对那刚刚出现在平台上的可爱小道姑极是畏惧,往靠山的方向多挪了几步。

  一根雕符木簪插入发髻中的小道姑双手靠在嘴旁呈喇叭状:“张无极,你给我快点上来,磨磨蹭蹭地,不就是怕我抢了你怀里的东西。”

  山道上的老道原本无比悠闲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抹惊色,而后身子微微一矮,单足点地,眨眼间便已经越过数百阶,来到那山腰平台,一脸陪笑:“小姑奶奶,天书第三卷?”

  已经颇具少女模样的小道姑微微蹙眉:“还差一点。你先跟我说说情况。”

  老道不知为何,松了口气:“都还算不错,大雪山这一趟,没白去。”

  少女一把抓住老道的袖子:“信给他了?”

  老道连忙点头:“当然当然。”

  少女伸手道:“回信。”

  老道一脸茫然:“什么回信?”

  少女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起来:“就是回信啊!”

  老道挠挠头,突然哦了一声,从袖子里拿出一尊袖珍玉雕,那玉雕栩栩如生,跟此时身着道袍的少女居然毫无差别。

  少女欣喜地接过那玉雕,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番,这才小心翼翼地收入怀中,看向那无极老道:“他说什么了?”

  老道说道:“那京城大会他这次是去不了了。”

  少女哦了一声:“还有呢?”

  老道抓耳挠腮:“嗯……这个……那个……”

  少女皱眉:“你到底见没见着人?”

  老道连忙点头:“当然见到了。”

  少女狐疑地看向老道:“真的?”

  老道挠头:“见是见着了,可是隔得太远……”

  要不是看他一路风雨兼,少女差点儿几道道雷就砸在这老道的头上:“为什么不走近一点?”

  老道苦笑:“那噶举派第一代大师布下的外人不得入的规矩,我……我……唉,也不是强入不了,但没这个必要呀!”

  张晓蛮歪着脑袋想了想:“原来如此,那这玉雕是怎么给你的?”

  老道笑了起来:“小家伙养了一头大白熊,比这家伙的体形还要庞大一倍。”老道指了指那高加索犬。

  张晓蛮拍手叫了起来:“大白熊,好啊好啊,下次让他把大白熊也一起带下山来玩。”

  老道苦笑,却也只能点头称是。

  “对了,山下其他人怎么样,那李云道的官当得大不大?”张晓蛮笑着道,“他答应过我的,以后他当了大官,就在他的治下,给我们修一座龙虎观,到时候,我们就集体搬到那龙虎观去。”

  老道两眼瞪得浑圆,也不知道这浑账话究竟是那小子什么时候给出的承诺,小姑奶奶居然还当了真,要知道这龙虎山上道士无数,香火鼎盛,要真搬走了,祖师爷岂不是要落下天罚了?

  “还不错,不大不小,但要建龙虎观,还得等上个七、八十年。”张无极笑了笑。

  “行,一百年我也等。”张晓蛮眉开眼笑,转身上山,转眼间百余台阶便已在身后。

  那老道看着小道姑飘然若仙的身影,无比欣慰地抚须而笑:“天书三卷,果然非同凡响。”

  又看了一眼那汉子和那狗,老道笑道:“走吧,回去,正赶得上吃晚饭。”

  也是晚饭两个字刺激了那一人一狗,不等老道发令,便踏上了天梯山道。

  山顶藏经阁,九转十八弯的九楼,闲人莫近。

  深得小祖宗欢心的道童啃着一只水汁饱满的梨子,一阵风从他面前经过,因惊愕露出可爱儒雅的小道童抬头看了一眼坐在那梳妆镜旁的掌教小祖宗。

  还不足三岁的道童好奇地靠了过去。

  “小祖宗!”道童指着那玉雕,他认出了,那正是掌教的样子,“好美!”

  晓蛮唇角轻轻扬起,将那稚童抱坐在自己的腿上:“真的很美吗?”

  道童很笃定地点点头:“跟小祖宗一样美。”

  晓蛮开心地笑了起来:“算他有良心。”

  小道童不解,但注意力很快被桌上的一册丝帛古卷吸引了过去。

  他伸出粉嫩小手要去触碰那古卷,被在快要触及的那一刻,被一股柔和的力道给挡了回来。

  晓蛮捏了捏小道童的鼻子:“这可不是你现在可以看的。”

  她让小道童放了下来,将那玉雕放在丝帛古卷上,双手合叠,下巴搁在手背上,俏皮地吐了几个口水泡泡。

  楼下响起某个辈份不高但炼丹很有天赋的年轻道士呼唤:“小皮球,小皮球……”

  小道童又爬到她腿边,一脸委屈道:“昨晚……又……又奉旨尿床了……”

  他眼中的小祖宗笑得前俯后仰,抄起小家伙便往楼下走。

  八楼,寻常道人正常不会来的地方。

  年轻的道人看到缩在掌教怀里的小家伙,大急:“小皮球,不得无礼……”

  这个在龙虎山辈份奇高无比的小祖宗笑了笑:“无妨。”

  她将小皮球放了下来,小家伙胆怯地看了自家师父一眼,却发现,总是会在尿床后打自己屁股的师父,在小祖父面前,总是会把腰弯得很低很低。

  下塔的时候,年轻的师父背着小道童。

  小皮球问:“师父,小祖宗很厉害吗?”

  师父说:“那是自然的,掌教是高手。”

  小皮球问:“有多高?”

  师父说:“大概跟这座山差不多高。”

  小皮球很高兴地点点头:“那是真的很高呢!”

  (番外在公众号“仲星羽”上持续更新中,想看或想入群扯淡的,来!)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