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踩你,与你何干(四)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十二点到了,说好的爆发来了!你的月票可以风骚起来了,羽少的更新会愈发风骚!感谢书友55288520一大早的捧场月票!)

  人,不管在任何时候,总是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相应的代价,所以,出来混的,迟早都是要还的。

  吴广当年费尽心机骗得绿荷,本是想借着吴老的庇荫在学术界迅速功成名就,可赵如颖出现后,他便毫不犹豫地用一个卑鄙无耻的借口离开了善良的绿荷,如今却又不知看中了绿荷能带来的何种利益,恬不知耻地用各种卑劣的手段介入绿荷的生活。

  一个男人,脸皮要厚到什么程度才能如同他这般?

  但天道总是轮回的,吴广借着小聪明欺辱了绿荷这么些年,于是老天爷便把李阎王这头洪水猛兽送到了吴广的身边。

  的确,对于吴广来说,这个眯着桃花眸子笑得很灿烂的青年,就如同这世上最凶猛的魔鬼,尤其是当这只魔鬼还告诉他,明天会将这段视频电邮给他所在的大型央企的每一个员工。

  他知道,李云道这厮说到便会做到。

  “吴广,你听好了,以后只要你还敢出现在绿荷的面前,哦不,只要你离绿荷少于百米,我就让人把这段视频分发给你认识的每一个人!”李云道的笑容如同春天的阳光一般灿烂。

  “你……你……”吴广指向李云道的食指几乎在颤抖,“李云道,你就是一个恶魔,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

  李云道笑了笑道:“佛教以杀生、偷盗、邪婬、妄语、两舌、恶口、绮语、贪欲、瞋恚、邪见为十恶,封建王朝以谋反、谋大逆、谋叛、恶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睦、不义和内乱为十恶,我刚刚对照了一下,似乎一条条对照下来,你要比我更符合些!罢了,多说无益!”他起身,走向吴广。

  吴广吓得用没来得及穿好裤子的双腿在地板上乱蹬,可是身后便是墙,他又能逃到哪里去?

  李云道抬手,吴广便惊得用双手护住脑袋。

  “放心,我哪里还忍心再打你!”李云道蹲在他的面前,笑了笑,“不过,有样东西我要取走!”

  “啊!”吴广尖叫一声,血柱从吴广腿上冒了出来,将那薇薇姑娘也吓了一跳。

  那三刃刀上连一丝血迹都未曾留下,李云道手腕一抖,那刀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为什么!”吴广愤怒地冲李云道吼道。

  李云道微微笑了笑:“就是闲得无聊了,想踩人。”

  “为什么总是我?”

  “因为你贱啊!不过,踩你,与你何干?”李云道不再理睬那吴广,只是微微思考了片刻,从风衣里拿出纸笔写了一个号码,递给那姑娘道:“知道紫玉记吗?”

  那姑娘茫然点头:“一家很高端的餐厅。”

  李云道笑道:“打这个号码,就说一个姓李的人安排你去紫玉记上班。虽然薪水不算高,但总好过在这儿挣扎着过日子。”

  那薇薇姑娘一愣:“你……你不怕我是骗你的?”

  那青年披上自己的风衣,笑道:“如果是假的,我顶多被你骗了一次。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也许能救你一家人。孰重孰轻?”

  说着,他便开门,到最后都没有看那吴广一眼,便扬长而去。

  房间里,那姑娘看了一眼大腿上血流不止的吴广,默默起身。

  吴广挣扎着想起身,却发现刚刚被那瘦猴子折腾得太厉害了,只要动一下,便有处地方如撕裂般疼痛。

  那姑娘去而复返,手中拿着一个药箱。

  吴广有些错愕,只是默默看着那姑娘帮自己包扎伤口。

  “你学过医?”吴广看着姑娘包扎得很专业,有些诧异。

  “我上的是卫校,不过还没有毕业。”姑娘叹了口气,“你流了不少血,最好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

  “为什么?”吴广问道。

  “没有为什么。”那姑娘起身,缓缓离开。

  这世上,多的是恩将仇报,如此以德报怨凤毛麟角。

  “上帝若想要一个人灭亡,必先令其疯狂。”走出那温泉会所,李云道转身看了一眼那栋建筑,再看到那窗口远远看去的和服身影,微微叹息,“好人,终究是应该有好报的!”

  他走出那片区域,路口处停着一辆黑色的加长宾利。车窗开着,坐在车内的女子皎若秋月、般般入画。

  她蹙着眉,对站在车外眺望夜空的青年道:“你总是如此冲动,最起码……要给那个人留一些面子。之前长城俱乐部的事情,他进退有度,你杀一人伤两人,他也一样没有追究,之后还大方地把俱乐部几乎是送了过来。你若再那样咄咄逼人,在老爷子们那边会丢掉基本的一些分数。”她有些担忧,所以语速很快,“而且,那个人与你们王家,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姻亲关系……”

  李云道笑了笑,喃喃道:“是亲戚啊……”

  古家女子对他的反应并不是很满意,从认识到如今,眼前的男子所表现出来的胆气,屡屡令她心惊。她并不觉得,李云道会被自己几句话就吓住,他在思考的,很可能是一些别的因素,比如孔黄裳,比如小孔雀……她觉得自己已经开始慢慢了解这个人,他不畏权势,不畏暴力,但唯独为情所困。亲情,爱情,友情……也许这才是他真正在乎的。

  “一条狗而已,不至于吧?”他说着,却更多地像是在说服自己。

  “至于,打狗也要看主人的。”古可人强调道,不过她又叹了口气,“实在不行,我出手处理吧……”

  李云道摇了摇头:“别了,长城俱乐部改成反贪博物馆已经落下了那位的面子,你再来一着,指不定人家又要啃你盘古资本一口,得不偿失啊!而且,经此一役,他要是再敢蹦跶,自然会有人收拾他!”

  古可人笑了起来,他也会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了。这是个好兆头!

  “你做了什么?”古可人笑着望向这个站在路灯下微微佝偻着身子的青年,她有些想不明白,很多年前,他是如何敢只身带着几个孩子去大闹那蒋青天的订婚宴的。如果他那两个哥哥没有及时赶到,如果他那两个哥哥不是武力值爆表……嗯,这世上,其实没有那么多如果。她自嘲地笑了笑,让自己不再去思考这个问题。

  “嗯,有时候事情,靠武力不一定能效果会最好,但却最直接有效。当然,现在不能动用武力的时候,可以换条别的思路,毕竟咱们华夏还有三十六计是专门用来坑人的。”李云道收回目光,问古可人道,“他住的那房子不便宜吧?”

  古可人想都没想便道:“五千万。”

  李云道张了张嘴,骂了句娘道:“抢银行也没有卖房子争得多啊!”

  古可人笑道:“那儿可是西单。”

  李云道笑了笑:“嗯,他哪里来这么多钱?”

  古可人皱了皱眉:“毕竟是赵如颖的前夫,也许赵家……”

  李云道摇头:“赵如颖在赵家连屁都不是,更不用说吴广了,否则你觉得他怎么会跟赵如颖离婚,去添吴家那位的脚趾头?”

  古可人想了想,点头道:“你说得有些道理,不过在世家大族里头,能赚钱的门路很多。只要脑子活一点,脾气好一点,应该都不成问题。”

  李云道笑道:“赵如颖应该两样都不占吧。”

  两人似乎同时想到了什么,对视了一眼,同时皱眉。

  古可人道:“应该不至于。”

  李云道点头:“但愿不是那样。”

  古可人道:“既然你今晚没兴趣杀人了,那就回吧?”

  李云道笑道:“我打车。”

  古可人道:“我顺路。”

  李云道苦笑摇头:“太高调了。”

  她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而后下车,加长宾利缓缓离开。

  不多会儿,一辆奥迪A6停在两人的面前。

  她笑道:“这个够低调吧,李云道同学?”

  李云道无奈道:“佩服,在京城,你就跟他娘的女巫婆没啥区别,想要啥,挥挥魔法棒就有了。”

  她晃着自己的手机,笑得如同冬日里盛开的腊梅:“我的确有魔法棒。四九城嘛,打小撒泼打滚习惯了,想改也改不了。”

  奥迪车驶离,过了一会儿,长发的邱家男子站在刚刚李云道伫立的地方,狐疑地看看那片区域,远处传来沸腾的劝酒声,自言自语:“居然还活着!”

  将李云道送到北清大学门口,奥迪车缓缓驶离。

  古可人回头看了一眼,见那身影依旧在冲自己招手,笑了笑,取出手机想打电话。

  “是个有意思的年轻人!”前排,司机,声音富有磁性,又略有些低沉。

  古可人猛然皱眉,但很快就归于平静,淡淡道:“您倒是闲得厉害!”

  开着奥迪车的司机笑了笑:“需要这么大的火气吗?你的司机明天会回来上班。”

  古可人轻笑一声:“大晚上的,您是闲得无聊吗?有时间,去开个滴滴或者出租,给咱首都人民的出行做点贡献也好,跑来瞎折腾个啥?”

  那司机哈哈大笑:“你也喜欢他?”

  古可人皱眉:“你说什么?”

  司机没有重复,只是叹息一声道:“据说当年他父亲是个传奇人物啊,可惜死得太早了!”

  古可人道:“不是每个人,都是有爹妈疼的!”

  司机突然想到了什么,唉了一声道:“我不是故意要刺激你的。”

  古可人冷笑,没有说话。

  司机道:“吴广最后我会处理,让他放一放吧!”

  古可人哼一哼:“以我对他的了解,你那个手下,应该已经被他搞定了。”

  司机哦了一声,道:“看来是个睚眦必报的家伙!”

  古可人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司机又叹气:“时不我待啊,这一场角逐里,华夏一定不能落后,否则……”他没有接着往下说,只是觉得有些事情,不用说,这个古家如今唯一活着的女子,应该能与自己心照不宣吧。

  (番外《徽猷传》正在更新中,大家请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仲星羽”查收阅读!嗯,月票可以风骚起来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