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乐天杀人案(四)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兄弟姐妹们,第六更来了!羽少说的,你们月票风骚,他会比你们更风骚,一起来独领风骚一百年吧!)

  夜幕笼罩下的京城绚烂多姿,却也同样隐藏着无数的罪恶。

  蔡明宣刚刚迷迷糊糊地入睡,就被一个电话叫醒。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他很快就从睡眼朦胧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充少!”蔡明宣接通电话,笑着打招呼,“有什么指示?”

  电话里杨充一样很客气:“蔡哥,碰到个事儿,你人脉广,帮我打听打听看看。”

  蔡明宣愣了一下,笑道:“你也知道的,我已经好几年不问江湖事了。不过你既然电话打过来,蔡哥就没理由让你失望。”

  杨充看了一眼副驾上的李云道,笑着点了点头:“是这样的,有个案子有些棘手……”

  放下电话,杨充跟李云道解释道:“蔡老炮儿年轻时是京城里很有些名气的大哥,他祖上在大清朝时出过一位兵部侍郎,本人也是很有贵族范儿又讲义气,年轻时身边围着一群忠肝义胆的家伙。十年前,仇家寻仇,没伤着他,但老婆孩子却……唉,也是一报还一报,后来蔡老炮儿就金盆洗手了,但他蔡明宣这个名气在京城混社会的这一块,还是很管用的。”杨充笑了笑,“有时候比我们公安局长的名字还好使,毕竟这么多年,受他恩惠的也不是一个两个。”

  李云道点头道:“这个世界原本就有它自己运行的法则,我一直相信存在即真理。”

  杨充笑道:“我还担心你会觉得他的身份过于敏感……”

  李云道摇头笑道:“你也知道的,我做事向来不喜欢太多的条条框框!”

  杨充将车停在一条小道的路旁,打开车窗,扔了一支烟给李云道:“这回来读书,当真是所有职务都歇下了?”

  李云道苦笑道:“原本是要在京城部里挂职的,但前阵子不是意气用事嘛,弄出了些麻烦,这不,煮熟的鸭子又飞了。”

  杨充伸出一根大拇指:“我听说了,牛掰!前阵子京城里头,这事儿传疯了,什么版本都有,有说你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也有说你拿了把冲锋枪就去扫长城俱乐部的,最夸张的是说你一口气杀了好几个。我好歹了解一些实情,不过还是要默默给你点个赞,有的人就是这样,你给脸不要脸,偏偏要你去狠狠扇他一耳光,他才能消停些。”

  两人干脆都下了车,蹲在马路牙子上抽着烟。李云道眯着眼看那无月的夜空:“这世道就是这样,有时候你想低调些,可有些魑魅魍魉就总是会跳出来让你不得安生。所以收拾服帖了,才不会有那么多麻烦,比如说今晚。”

  杨充猛地一愣:“你是觉得杀人嫁祸这事儿是冲着你来的?”

  李云道摇了摇头:“我还没那么自恋到事事往自己脑门子上扣的程度,不过乐天这件事,应该比表面看上去的要复杂得多,只是但愿不要是我设想的最坏的那种可能性。”

  半包烟抽完,杨充的手机响了,接着电话的杨充脸色并不太好看:“好的,我知道了,麻烦蔡哥了!”

  “怎么说?”李云道看着杨充道。

  “北方黑道里头的确有这号人物,姓舒名舒力,绰号翻天鼠,冀北沧州人,出生自一个武术世家,自幼练武,但因为身材畸形,在家族中极不受待见。二十岁那年,这人一夜屠尽全家二十八口,连小孩子都没有放过,之后便不知所踪。老蔡说,这个舒力现在就靠干杀人越货的勾当为生,但据说此人投奔了内蒙道上的那位猛人,有胆子跑到京城来作案的可能性不大啊。”杨充皱着眉,摸索着下巴。

  李云道掐灭烟头:“你那儿能查到这只翻天鼠涉及的案子吗?”

  杨充点头:“权限范围内的,应该可以调阅,现在不都上内网了吗?走,去我办公室!”

  两人驱车赶到杨充的办公室,打开电脑,不一会儿,杨充的眉头便紧锁成了一个川字。

  “奇怪,这种档案怎么也需要申请阅读权限?”杨充有些无奈地看着电脑屏幕上弹跳出的权限提示。

  “此地无银三百两啊!”李云道却不慌不忙,“既然人家连档案都设了权限,就是不想让我们看。”

  他笑了笑,事情果然真向着自己最担心的方向发展。

  “得见一见乐天了!”李云道自言自语。

  “这……”杨充的确很为难,治安和刑侦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对刑侦上的事情,他并没有话语权,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叹息道,“要见人,这事儿估计还真绕不开大庆。”

  李云道点了点头,拿出手机直接打给沈大庆。

  电话那头的沈大庆沉默了良久才道:“云道,不是哥哥不肯帮你,但这案子有点儿敏感,这会儿正在连夜提审。哥哥能做的就是告诉你这些。”

  挂了电话,杨充见李云道脸色不太好,冷笑一声道:“咱们这位同窗还真是讲义气!”

  他说的是反话,李云道也清楚,沈大庆开始抱赵家大腿后,跟自己和杨充这两个青干部的同学是越走越远。

  不过刚刚沈大庆倒是透露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有人想连夜把撬开乐胖子的嘴!

  “老杨,人各有志嘛!”李云道拍了拍杨充的肩膀,“我现在很担心有人会用不法的手段,把案子直接办成铁案,到时候想翻案都麻烦了!”

  杨充似乎也想到了某种可能,他身在体制内,国家暴力机器在涉及到穷凶极恶的犯罪份子时,所采用的手段他是门儿清的,只是刑侦上的人这次真的要冒那么大的风险吗?

  “老杨,这件事你暂时称不要用系统内的资源调查了!”李云道突然抬头对杨充道。

  杨充愣了愣,失笑道:“你老哥我是那种怕事的人吗?”

  李云道苦笑着摇了摇头:“这跟怕不怕死没有关系,我主要是担心涉及面太广了,到时候不好收场。”

  杨充皱眉道:“你打算怎么办?”

  李云道轻笑道:“人家巴掌都扇到脸上了,你会怎么办?”

  杨充眼神一凛道:“这还不好办?直接抽不死丫的!”

  李云道点头:“对,抽不死丫的。”

  从治安支队杨充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李云道的情绪有些低落,但愤怒更多一些,这世间总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的。

  “直接去捞人?”杨充问李云道,“刑侦总队就在附近。”

  李云道摇了摇头:“他们坑挖好了,就等着有人去踩。”

  杨充道:“可是,万一过了今晚,当真办成铁案了,你那兄弟……”

  李云道笑道:“无论是我们俩还是他们,都忽视了一个因素。”

  “谁?”

  “潘国昱。”

  “谁?”杨充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过了两秒,微微一愣,“你是说金融口子上的……”

  李云道点头:“死者是潘凌风,潘国良的儿子,同时也是潘国昱的侄子。据说潘国昱对这个侄子极是疼爱,否则也不会动用不少关系让潘凌风跑去长城俱乐部撒欢。现在潘凌风死了,潘国良估计正在发愁的不是儿子怎么死的,而是天价豪宅该怎么向组织解释。但潘国昱不一样,此人我听阮家几位做过点评,是国内金融圈子里为数不多的头脑比较清醒的,否则也不会在股灾之后直接挑起大梁。嗯,我想,这个时候,潘国昱应该已经有动作了。”

  杨充道:“他死了侄子,现在嫌疑人是乐天,难不成他还会帮嫌疑犯不成?”

  李云道笑道:“只是头脑清醒一点的,或者说了解乐家那个死胖子的,都会觉得他是被人诬陷的。所以这一次幕后的人布置得很巧妙,但为什么这么做我现在还没有弄清楚。”

  杨充不解道:“我怎么被你越说越糊涂了?”

  李云道笑着摇头:“他们也是在混水摸鱼吧,也许还不止一方势力。你不是连那翻天鼠的档案都没权限查阅吗?你觉得谁有这么大的权力能提升这些文件的阅读权限?”

  杨充愣了一下,随即叹气:“你们这些人的世界,太复杂了!”

  李云道笑道:“所以我觉得你的选择是对的,祖上的四合院拆了,拿一大笔补偿金,开着你的大切诺基也没人多说什么。而大庆选择的路,就有些坎坷喽……”他叹了口气,大家都是青干班的同窗,事实上,他的确不希望某一天,飞来横祸砸在那沈大庆的头上,哪怕沈大庆早早地就投靠了赵家。

  “现在去哪儿?”杨充问道。

  “嗯,你回家睡觉。”李云道笑道。

  “啊?睡觉?”杨充不解。

  “你放心,这会儿有人比我还要着急。”李云道看着西边的夜空,“蜀中,历来都是福祥之地,乐胖子是个有福气的家伙!”

  “啊?就不管了?”杨充快步跟上李云道的步伐,“我送你回北清。”

  李云道踱着步子道:“我还要去个地方。”

  “我陪你。”

  “你不困?”

  “兄弟总比睡觉要重要一些吧?”

  李云道拍拍杨充的胳膊,“老杨,大半夜的,让你陪着我东奔西跑,嫂子会不会有意见?”

  杨充摆手笑道:“你嫂子早习惯了!不过云道啊,说实话,这段时间,我怎么觉得这京城越来越不太平了呢!”

  (这是今天的第六更,所以你们的月票在哪里,来来来,要不要第七更?要的,再来一波!难得激情!羽少陪你们一起风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