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乐天杀人案(七)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今日第二更!昨儿是七更,一共近两万四千字,就问你们,看得爽不爽!感谢铁杆书友们的支持,一早就月票雨降临,兄弟们,你们的月票可以再风骚一些,送大刁民入前五,羽少更新会依旧风骚!)

  李云道真有些怀疑他们俩究竟是不是兄妹——无论是体形还是容貌,差距都实在太大了!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把眼前这个娇小玲珑的蜀中女子跟九十公斤体形的乐天联系在一起。

  “我跟乐天是堂兄妹。”这姑娘露出两颗看上去很可爱的虎牙,但此时如水的眸子里却写满了担忧,“我哥的事情,家里派我来京城全权处理。”

  李云道微微有些吃惊,这么大的事情,乐家居然只派了一个小姑娘来处置,这是不是太托大了?还是说,乐家在向某些人表达某种态度?

  乐诺看出了李云道的疑虑,轻笑一声,道:“放心,临来之前,老祖宗给了我足够的授权。”

  有了这句话,李云道才稍稍定心:“案子你都了解过了?”

  乐诺点头:“来的路上已经有人都发我了。”她抬头看了李云道一眼,“你刚刚去广济寺了?”

  李云道奇道:“你怎么知道?”

  乐诺指了指他的衣服:“你身上的檀香味!”乐诺又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战风雨,但视线很快又重新转移到李云道的身上。

  “乐天这人没心没肺,但真要让他杀人,借他一百个熊心豹子胆,我估计他都下不去手。”她靠在那辆京城牌照的MINI车身上,说话时蜀中音有些重,但这却总让人能觉得那姣小的身躯里会暴发出令人心惊的能量。

  “广济寺的智远是被人勒死的。“乐家的这位小公主明显效率比李云道更,又或者说,乐家对这案子还是颇为重视的,早一步就调查清楚了智远的死因,“我猜,智远的死他们也会怪到我哥头上啊!”

  李云道笑道:“那广济寺的和尚倒是要好好查一查,能忽悠得乐天在那寺里乐不思蜀,背后的目的是什么,就有些玩味了。”

  乐诺点了点头道:“乐天说得没错,你的确很聪明。我已经托人去查广济寺和尚们的背景资料了,应该很快就有结果了。不过,你要先跟我去一个地方,我约了一个人。”

  “现在去哪儿?”李云道问道。

  “跟我走你便知道了,放心,我不会害你的!”乐诺俏皮地笑了笑道。

  李云道也没问她到底要去哪儿,既然乐家已经全面介入了,有些事情自己便也无需操之过急了,如果操之过急,也许还会打乱了乐家的部署。

  “到了。“乐诺把车开进朝阳区的一处高端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场,从动线的熟悉程度来判断,她应该不是第一次出入此地。

  进了大厦,李云道打量着四周,有些不解:“风雨,你在下面等我。”

  战风雨有些担心:“头儿……”

  乐诺笑道:“放心吧,我一个小姑娘,难不成还会吃了你们领导不成?”

  战风雨尴尬地笑了笑,李云道拍了拍他的肩膀,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战风雨这才目送两人进了电梯。

  李云道其实一直尽量克制着心中的疑问,直到出了电梯走进一间可以俯瞰京城的办公室,他才知道,乐家这位小公主定然还有一些旁人并不知晓的身份。

  “这是我的办公室。”乐诺很平静地道。

  “贸易公司?”李云道失笑,二哥徽猷说过,联参二部旗下的特工们对外身份很复杂,但多数都是某个国际贸易公司员工的身份,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眼前的乐诺应该跟国内的情报机关有些关键,这也许正是乐家老祖宗愿意授权给她来解决乐天所面临的危机的重要原因。

  “你懂的。”乐诺冲他挤挤眼睛,又指了指桌上的茶具,”听说你很擅长泡茶。”

  李云道苦笑:“大清早的,空腹喝茶真的好吗?”

  乐诺指了指办公室里的小冰箱:“里面应该有些吃的。”

  “应该?”李云道笑得意味深长。

  乐诺道:“这间办公室我也不是常来。”

  李云道倒是没有客气,从冰箱里取了些酸奶和封装好的面包,确认还在保质期范围内,便毫不客气地开始填肚子——从昨晚开始到此刻,滴水未进的感觉并不好受。

  乐诺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李云道吃东西,对李云道递来的面包也是敬谢不敏,良久才道:“这次的事情有些麻烦。”

  李云道喝完最后一口酸奶,道:“看来有人看中了你们手上的某样东西?”

  乐诺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寒光:“你怎么知道的?”

  李云道抽了张面巾纸擦了擦嘴角,笑道:“从你带我来到这个办公室的那一刻起,我就猜到了。不过我猜那东西很可能还没有到你们手中,所以你根本无法拿东西去交换乐天,对不对?”

  乐诺秀眉微蹙:“如果不是知道你的背景,我会觉得你跟那些人就是一伙的。”

  李云道摇了摇头:“我猜你一定不会告诉我,你所说的那些人究竟是什么人,而我说的那个东西,你也不会告诉我,那是什么!”

  乐诺笑了起来,李云道发现,她笑起来的时候,跟乐胖子的确有几份相似,但这姑娘的笑意里,却隐隐有几份霸道,这种霸道与性格无关,只与人生阅历有关。此时,李云道几乎可以确定,这娇小的姑娘,定然是杀过人的。手中有没有人命,看眼神便知道区别!

  “你哥现在被关在里面,也许正在被提审,你就一点儿都不担心?”李云道皱眉问道。

  乐诺笑道:“他在里面,顶多受些皮肉之苦,要是出来,我就该担心他的安全了。”

  李云道的嘴角扯了扯,但他知道,乐诺说得很有道理。

  乐诺道:“我哥从小就没受过什么苦,让他经历这些事情也不是坏事,无论是对他的人生道路也好,还是对他今后的事业来说,经此一遭,利是大于弊的。你跟他也相处有些时日了,你没发现吗,我哥虽然年纪比你大两岁,但骨子里其实还是个孩子?”

  李云道苦笑道:“我现在也不知道,乐天有你这样一个妹妹,究竟是应该开心还是应该痛哭,我想小时候多数时间都是你在欺负他吧?”

  乐诺笑着摇头道:“这你就错了,其实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我哥在照顾我。只是这几年我经历了一些他无法想象的事情,所以在成熟的这条路上,走得比他快了一些。”

  痛苦,是一个人从幼稚走向成熟的催化剂。痛苦来得越猛烈,成熟得也就越快、越彻底。

  李云道微微叹息一声:“辛苦了!“他始终觉得,这些甘愿放弃正常人的生活,而用一种隐蔽的方式去守护这个古老国度的人,都是值得敬重的。

  乐诺也叹息一声:“没什么苦不苦的,你们不也一样。”

  李云道知道,这个你们里面,包含了他和乐诺的那位在蜀中视为未来监察委最佳接班人的兄长。

  “你准备如何化解这一次的危机?“李云道看着她,问道,”总不能让你哥一直待在里面,而且,现在对于京城警方来说,他就是这两桩凶案的嫌疑人。如果你们的对手思维足够缜密的话,我想那个智远和尚被勒死的现场,应该也有跟乐天相关的指纹、DNA之类的。“

  乐诺点头:“这个局,从乐天来京城的第一天起,他们就开始布了。也许他们早就想试探一下,乐家是不是已经拿到那东西了。”

  李云道嗯了一声:“一石数鸟啊!“

  乐诺眼中闪过一丝异彩:“你果然很有政治敏感。“

  李云道突然起身道:“还是有些不放心啊,这家伙有时候的确天真得像个孩子啊。“

  刚起身,便有一人推门进来。

  这次李云道当真是无比诧异:“你怎么会在这儿?“

  那一进门便柳眉倒竖的女子也惊道:“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会在这儿?“她又看向乐诺,”小诺,他怎么也在?“

  乐诺早就听闻这位小姑奶奶跟李云道水火不融,只是没想到这两人一见面就互掐,顿时苦笑:“红荷姐,他是小天的同学!”

  李云道狐疑地看着乐诺:“你们认识?”

  那薛大妖孽哼了哼道:“就许你跟小胖子狼狈为奸,就不许我认得我自己的妹妹了?”

  “妹妹?“李大刁民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太够用了。

  乐诺道:“我母亲跟红荷姐的母亲,是同父异母的姐妹。“

  李云道苦着脸:“这世界实在是太小了。“

  薛红荷道:“所以你千万不要干什么坏事,否则,小心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李云道觉得自己跟这女人一定是八字不合,否则为何会每次一见面就是这幅恨不得刀光剑影的场景呢?

  “那你们聊,我先去找法子见乐天一面!”李云道觉得,如果跟这女人再多待一会儿,指不定她又要恨不得冲上来咬自己一口。

  “站住!”薛红荷喝道。

  走至门口的李云道转身奇道:“还有何指教?”

  薛红荷怒道:“给我回来,这事儿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而且,我担心再这样下去,连绿荷也会有危险!”

  如果只是薛红荷,李云道可以毫不在乎,可是这件一旦关系到绿荷师姐,性质就不太一样了,毕竟是那是一位对于自己来说,是师姐亦是亲人的女子。

  (番外徽猷传正在作者公众号上更新,微信搜索“仲星羽”或“zjzxy6”,结合番外读刁民,会有另外一番恍然大悟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