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踩你,与你何干(三)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第一更!感谢大家的月票支持!今天中午12点开始,双倍月票,兄弟们的月票风骚起来,羽少的更新会比你的票票还要更风骚!)

  枪口指着那穿风衣的男子,蜷缩在脚落里的薇薇诧异地看着那如同嗜血恶魔的持枪男人,她到这会儿都没能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外面很冷,房间里因为有暖气,所以有些热。那长着一对桃花眸子的青年不慌不忙地脱掉风衣外套,里面他只穿着一件绵质的衬衫,他卷起衣袖,整个过程轻松而自然,仿佛对面指着自己的只是一根烧火棍而不是一把上了膛的手枪。

  吴广的手一直在颤抖,就算食指触及了扣机,却仿佛碰到了这世界上最大的阻碍。恐惧,从心头蔓延至全身。他不止一次听人提及李云道在西湖和江北的所做所为,杀人,对于对面这个年轻人来说,仿佛家常便饭,江北黑道甚至送了他一个“李阎王”的绰号。

  只要扣动扳机,一切耻辱即将烟消云散。

  吴广喘着粗气,眼中的密布的血丝越来越甚,心中的恐惧终究抵不动那疯狂而嗜血的仇恨。他食指缓缓用力,但眼睛一花,那人却已经来到自己面前,一根手指塞进了那扳机内侧。

  “狗胆包天!”李云道微微一笑, 另一只手上盛开绚烂而夺目的刀花。

  吴广吓得连忙松开手枪,疾退数步,跟李云道之间拉开一大段距离,他内心深处对于这青年的恐惧是根深蒂固的。

  李云道微微一笑,手枪在食指上打了个旋,一朵枪花绽放,看得那吴广又不禁后退两步,却被角落里的薇薇姑娘绊了个踉跄,由于刚刚毒打姑娘的余威还在,那姑娘竟然吓得尖叫一声。

  吴广反倒被这声尖叫惊得回过神,一把拉起薇薇姑娘,单手卡住姑娘的脖子,面目狰狞道:“不要过来,否则我扭断她的脖子。”

  李云道哑然失笑:“吴广,你知道扭断一个人的脖子需要多大吗力道吗?嗯,尤其是人家还是特别不配合的前提下!我给你科普一下,扭断一个小孩子的脖子大概需要十公斤的力量,扭断一个成年人的脖子估计需要四十公斤,嗯,就算这个是女人,给你减少五公斤,还需要三十五公斤的力道。对了,还要一定的技巧。你是觉得你这被风一吹都能跑的体形能使出七十斤的力道,还是拥有跟克格勃一样的杀人技巧?来来来,要不要我拿你的脖子,来给你做个简单的示范?”

  吴广被他说得慌乱不已:“你……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李云道笑了笑:“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吴广错愕张了张嘴:“谈谈?谈什么……”

  话未落音,嗖地一声,那寒光掠向吴广暴露在视线中的右腿。

  “啊……”吴广吃痛,下意识地伸手去抹那伤口,李云道便顺势一把将那姑娘拉了过去,而后小碎步上前,一记前扫腿,正扫中那吴广的面门。

  砰地一声,吴广一头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他……他……他死了吗?”那穿着短款和服的姑娘惊得捂住了自己的嘴。

  可是那对桃花眸子却笑意盎然:“没事,他想死也没那么容易。”他拖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又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去,把这个信封给外面那个长相猥琐的家伙,他让给我找个好男风的家伙来。”

  “赖子哥?”那叫薇薇的姑娘张了张嘴,有些诧异,一时间弄不清这进门后就一直处于上风的男子到底要做些什么。

  “嗯,就是大门那个贼眉鼠眼的家伙,就说加了钱给他,让他去找人,半个钟头必须给我把人找过来。”李云道笑得异常灿烂,“放心,没事的。”

  薇薇取了信封,忐忑地下了楼,打开门,一股寒风直扑过来,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赖子听到门响,转过头,看到竟然是狼狈不堪的薇薇,心中微动,连忙快步走上台阶:“怎么下来了?上面怎么样?哎哟,这两个畜生,好好的姑娘给折腾成这样儿……”赖子半真半假地凑上来,想摸摸姑娘的脸蛋,却被姑娘躲了过去。

  她将信封递给赖子道:“哥,说是让你找外好男风的汉子来,半个钟头必须来。”

  赖子皱眉,接过信封,稍稍一掂量便瞬间转忧为喜:“要好男风的?成,没问题!我这就打电话,一刻钟,一刻钟一准儿来!”赖子也来不及多想三个男人凑在一间房里要干些什么,总之信封里厚厚一沓子钱用来办这种简单的事情,已经算得上绰绰有余了。

  他刚拔腿想走,又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冲薇薇掂了掂信封,似乎做出了极大的牺牲一般:“这里头,分你三成!”

  薇薇没有说话,只是目送兴冲冲的赖子推门出去打电话,自己却靠在前台抱胸看着布满蛛网的天花板。

  都是爹生妈养的,怎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这么大呢?那些有钱的人可以花钱为所欲为,而自己为了凑足父亲的医药费和弟弟的学费,几乎都快要把命给折腾进去了。

  她想了想,还是毅然回到二楼的那个房间。门虚掩着,她推开的时候,那一脸微笑的青年正在抽烟。

  他抽烟样子很好看,这个想法让她瞬间面红耳赤,可是看到他手边的枪和插在那斯文败类大腿上的一把诡异小刀,某种想法瞬间湮灭。

  “缺钱?”他用拇指和食指捏着烟,送到唇边的时候会微微眯眼,只是这个问题似乎有些多此一举了。

  如果不缺钱,会在这儿遭这种罪?

  她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解释。

  他接着问道:“家里出事了?”

  她依旧点头。

  “说说看呢!”

  “我爹中风住院了,我弟弟马上上大学。”她的声音很清冷。

  “哦!”他看了她一眼,笑了笑。

  她也笑,不过是很冷的笑。这样的借口,在类似的这类地方被无数姐妹用过无数回了。真真假假,谁又能分得清楚,所以她不怪他,更何况,他刚刚还救了自己,如果不是他出现,自己这会儿应该还在无边的地狱里挣扎着吧。

  接下来便是长久的沉默,他又抽了一根烟。

  等抽到第三根烟的时候,赖子在门外敲门:“哥,人来了!”

  李云道开门,只敞开一条缝隙,果然见赖子拎着一个瘦得如皮猴儿一样家伙,此时那家伙不停地吸着鼻子,眼中隐隐还冒着些许兴奋的光泽。

  “哥,这家伙叫皮猴儿,不好女人,就好男风这一口,您看……”

  李云道点头:“进来吧!”

  皮猴很俏皮地在赖子屁股上拍了一把,翘着兰花指说:“赖子,哥哥欠你个人情!”

  赖子像吃了苍蝇一样苦着脸,但在金主面前又不好发作,只好打了个哈哈道:“你们继续,我就不打扰了!”说着,连忙转身下楼,似乎生怕某个不堪入目的场景污了自己的眼。

  皮猴进门一看,吃了一惊,看到桌上的一把枪和那人腿上的一把诡异小刀,转身就想走。

  李云道清了清嗓子:“放心,办完事儿有钱拿。”

  皮猴一听有钱,顿时又回过身,吸了吸鼻子,搓手猥琐笑着道:“多少?”

  李云道笑着,展开五指。

  皮猴一想,自己也不亏啊,五百块来得这么容易,不过转念又伸出双手。

  李云道轻笑:“成交!”

  皮猴道:“这……大兄弟,真的假的?”

  李云道点头:“真的,不过她会在一旁看着,嗯,还需要用手机拍下来。”

  皮猴咬咬牙:“两千!”

  李云道愣了一下,刚刚他一开始说的其实就是五千,没想到这哥们儿……

  “成!我在外面候着,你慢慢来!”李云道笑了笑,对那姑娘道,“用手机,拍下来!”

  薇薇姑娘想起刚刚那砸在自己胸口的拳头,咬牙点头。

  李云道开门出去,就站在门口,拿了耳塞用手机点播了一首诗朗诵,是陶渊明的《饮酒诗》。

  半个钟头后,一脸潮红的皮猴边打裤子拉链边打开门,刚想开口就看到递来的信封。

  皮猴小心地打开数了数,居然多了不少,有些诧异。

  李云道笑道:“辛苦了!”

  皮猴满脸欣喜:“谢谢小哥!以后有这种活儿,还找我!”

  李云道挥挥手,这瘾君子跑得比猴子还快。

  李云道再次退门进去,这一次场面发生了天番地覆的变化。

  蜷缩在角落里的是那脸上还留着泪痕的吴广,而站在门边的却是那手里拿着手机的薇薇姑娘。

  “都拍好了!”姑娘把手机递了过来。

  李云道像躲瘟疫一样躲开:“别!我不好这口!”

  他看向角落里的男人,嘿嘿笑道:“当年你骗绿荷师姐你喜欢男人,嗯,人生在世,总要说实话做实事嘛!今儿我只不过让你实践了当年的谎言,哦,不不不,现在已经不是谎言了,而是现实!”

  吴广浑身颤抖,连看一眼这个恶魔一般的男人的勇气都没有。

  “呶!”李云道递给姑娘一张纸片,“会发电子邮件?”

  姑娘点头:“我上过大专。”

  “那就好,明儿把视频发这个邮箱。”

  吴广闻言,惊怒抬头:“你究竟要做什么?”

  (今天中午开始有双倍月票,兄弟们的月票风骚起来,是三章四章五章六章七章甚至更多,你说了算!PLUS,番外《徽猷传》正在公众号“仲星羽”上更新,喜欢的加关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