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乐天的任务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今日第四更!感谢浩哥为首的兄弟们,咱们离第五也就几百票了,兄弟们再努努力,咱就超过了!)

  睡眠,是人体进行自我修复的一种方式,所以生病的人才特别嗜睡。

  同样,在精神极度亢奋或紧张过后,人是同样嗜睡的。

  乐天此时觉得,自己的眼皮子就仿佛被灌了铅一般无比沉重,警察们换了三轮了,看样子是不准备让自己睡觉了。每每他觉得自己就要去跟周公会面的时候,便会有人叫醒他,进行下一轮毫无意义的审讯……姓名,年纪,性别……

  乐天自己是干纪检工作的,对于极端顽固的反腐份子,当年也不是没见过前辈们用过这类手法。这是瓦解人意志力的一种方式,在长时间不睡觉的前提下,人会产生幻觉,会迷失自我,会记忆紊乱。乐天向来是不赞同用这种非暴力的残忍审讯方式的,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今天会有人把这种方法用在他的身上。

  他听到门响和脚步声,沉重眼皮再次撑开,只是这回坐在自己对面的却不是穿着制服的警察,应该是一个穿着打扮都很得体的女子,她就站在那儿,笑意玩味。

  乐天一看就知道,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乐天强打起精神,勉强笑了笑,活动一下肩膀,好奇地看向这个进来后就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子。

  “咱们是在打哑迷吗?”乐天主动打破了沉默,实在是因为这黑森森的审讯室里头只有一盏奇亮无比的白炽灯对着自己的眼睛,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那站在暗处的女子终于开口了:“告诉我你查到了什么,便不用受这种痛苦了。”

  乐天苦着一张胖脸,一脸茫然:“查什么?”

  那女子轻笑一声:“莫不是你以为这天下都是傻子?”

  乐天笑了起来:“大姐,我是卸下蜀中所有职务来京城读书的,我就是个学生,查什么?有什么可查的?不对啊,他们都是来问我究竟是怎么杀人的,你问的却是不一样的问题……”乐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情绪微微有些激动,“人是你杀的,对不对?你杀了潘凌风和智远和尚,对不对?”

  女子摇了摇头:“我跟他们无冤无仇。”

  乐天怒道:“无冤无仇你们也下得去手?那潘凌风也就罢了,在蜀中没少干坏事,也算死有余辜,可是智远和尚有什么错?你们要连他也一起杀掉?”

  女子淡淡道:“如果人不是你杀的话,我只是假设啊,你是被冤枉的,那么你口中智远和尚一定是阻碍了什么或者知道了什么,才会成为别人的眼中钉,除之而后快。”

  乐天怒目相向:“那么好的一个和尚,就这么死了!该死的,你们这些人渣!”

  女子刚照在乐天脸上的高瓦数的白炽灯关掉,坐到刚刚那些警察坐的桌子后方,双臂抱胸,默默地看着那睁大了眼睛黑暗世界里东张西望的乐天。

  良久,乐天才适应了黑暗,也终于能看清这女子的面容。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虽然有些年纪,但依然能够用美得不可方物来形容。至少在乐天目前看来,除了李云道的几位红颜知己外,就连梅家姐妹,也不定能比得上这女子的美貌。

  昏暗的审讯室内,那女子的双目却炯炯有神。

  “你是谁?”乐天的声音突然有些嘶哑。

  “咦?”那女子轻咦了一声,“这样就对了嘛,不枉费我为了你跑一趟。”

  “你不是他们的人,对不对?”乐天突然笑了起来。

  那女子抚掌笑道:“聪明!乐老果然有继有人。”

  乐胖子突然又恢复了那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状态:“不过你可能要失望了,我真的是来读书的。”

  那女子往前俯了俯身子,变抱胸为托腮的动作:“你难道就不怕他们当真把这案子办成铁案?就算乐老再如何桃李天下,但毕竟是杀人的案子,王子犯法都要与庶民同罪啊!而且,乐家在蜀中,京城的事情,怕是鞭长莫及啊!”

  乐天作为一脸害怕的样子道:“怎么不怕?我这人天生就胆小。不过我相信这世上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没杀人就是没杀人,他们想把再多的罪名摁在我的头上,就算现在洗脱不清我的罪名,未来,历史也会给出一个公平的评价。而这些人,是注定要被钉在中华民族的耻辱柱上的。”

  那女子竟然点了点头:“前半句我赞同,后面的,嗯,你还太年轻了。”

  是的,年轻无法理解“历史往往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这句话。

  乐天笑了起来:“你也不老啊!”

  那女子笑得前俯后仰:“小胖子可当真比李云道那小子会哄女人,可是为什么人家能享受齐人之福,你却混到被人甩的地步?想过为什么吗?”

  乐胖子咂咂嘴道:“你也别企图挑拨离间,我被人甩,我活该,我认命。你还是走吧,从我口中,你是得不到想要的答案的。”

  那女子道:“你有个好妹妹啊!”

  乐天惊道:“小诺来京城了?”

  “你要是有你妹妹一半的本事,也不至于混到如今这个身陷囹圄的地步!”那女人感慨道。

  胖子也不管她的讥讽,追问道:“小诺在哪儿?”

  女子奇道:“你不担心自己,担心你妹妹?”

  胖子急道:“京城太乱了,不是她该来的地方。”

  那女子叹了口气:“倒真是兄妹情深啊!”

  胖子怒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女子缓缓起身:“一个能把你从这儿弄出去的人。”

  乐胖子张了张嘴:“我不走!”

  那女子奇道:“为什么?”

  乐天道:“万一你把我弄到哪儿去严刑逼供咋办?万一你看上了我要把我……诶,我虽然长得不咋的,但也算是蜀中风流倜傥……”

  “闭嘴!”

  “我在蜀中真的很风流……”

  “再不闭嘴,我就走了。”

  “别别,李云道都请得动你来了,不把我弄出去,你咋交待?”

  那女子冷笑:“可以再待一晚上再出去。”

  “哎哟喂,我的姑奶奶,可千万别再待一晚上了,我已经低血糖到快晕了,待会儿先找点吃的给我,否则真心走不不出这公安局了……”

  走出公安局的时候,乐胖子满脸胡渣子,从进公安局到被放出来,总共不过十多个小时,但这十多个小时,有多少人在为了这件事而奔波,就不足为外人所道了。

  十个红糖馒头出现在乐天面前的时候,这胖子差点儿没感动得流鼻涕,狼吞虎咽地吃了两个馒头,这才发现刚刚给自己递馒头的是自己的室友李云道。

  “够兄弟!”他呜咽不清地冲李云道竖起了大拇指。

  李云道转向那女子:“谢谢!”

  那女子披上咖色的风衣,理了理波浪卷的深栗色长发:“别忘了你欠我一个人情就成!”

  李云道微笑道:“欠您这么大的人情,哪能说忘就忘!”

  目送女子上了一辆黑色的路虎,直到车子转弯消失,李云道这才收回目光。

  乐胖子也缩了缩脖子:“这女人是谁?怪好看的!”

  李云道笑了笑:“一位奋斗在特殊战线上的长辈,姓谢!”

  乐胖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妹妹呢?”

  李云道指了指蓝天:“走了。”

  乐天似乎也早就已经习惯了自己有这么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妹妹,咂咂嘴道:“你是怎么让刑警队放人的?”

  李云道笑道:“我帮你找到了人证和物证。”

  乐天奇道:“人证?智远和尚不是也往生了吗?还有物证?”

  “那么大的广济寺,见过你的人应该不少吧?”

  胖子点点头,依旧啃着红糖馒头。

  “还有潘凌风,你没有理由杀他的,这也是人证。”

  胖子的动作终于滞了滞,张嘴问道:“她……她来过了?”

  李云道点头:“不过又走了。”

  乐天叹了气,似乎瞬间对剩下的红糖馒头也失去了兴趣:“李云道,我怎么觉得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坏人呢?就是电视里经常演的那种负心汉?”

  李云道看向远方,但马上又收回目光,笑望着一脸忧伤的乐天道:“男人,总是要经历一些事情才会长大的。比如说,女人和爱情。”

  乐天想了想,最后叹了口气,望向李云道:“潘凌风真死了?”

  李云道点头:“嗯,死得很干净利落。”

  乐天居然有些哀伤:“虽然死有余辜,但终归杀人还是不好的。”

  李云道没好气地伸了个懒腰道:“历朝历代,杀人永远是最直接的利益争夺方式。”

  乐天又往嘴里塞了个馒头道:“太血腥了!”

  李云道却认真地看着这胖子:“不想说说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嘿嘿,嘿嘿嘿!”乐胖子傻笑。

  李云道摆摆手:“不想说那就不要说,唉,可怜我为了你的事情,奔波了一整晚,幸好今儿党校也没课,回去补觉了!”

  乐天看着台阶上那青年的背影,很认真地道:“谢谢啊,兄弟!”

  那人头也没回,只是伸手再次摆了摆。

  乐胖子顿时便笑了。

  是啊,都是兄弟,还有什么好谢的。

  乐天脸上的笑容也很快变成了苦笑。有些事情,只能自己放在心里。

  比如说,来京城的任务。

  欢迎各位看官关注作者公众号“仲星羽”看最新番外《徽猷传》。

  这是今日第四更,要第五更的话,送刁民入前五吧,也就几百票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