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乐天杀人案(二)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爆发中,今天的第四更来了!感谢铁杆书友浩哥倾力支持,220张月票独领风骚!同样感谢铁粉我是冷风、刁民之二少、蓝天白云678、程妖妖、天皓阿爸、王亚茹强强、水之善道2018、半醉也糊涂、平戈、书友凡人哥、为了ZJX以后、风云刀之皇、吾非柠檬为何心酸、王晓海369、谁面也不给、丽影随风、短叹须尽欢、书友纯粹娱乐、书友27285793、书友54896254、axz18y。兄弟们,第四更了,你们的月票在哪里!让羽少看到你们的激情澎湃,送刁民进前五!)

  老爷子给李云道布置的论文选题是有些难度的,中古这个概念时期跨度极大,如果真要阐述这个时期的哲学思潮,涵盖面就太广了。以此著述,起码能洋洋洒洒写上数十本书,毕竟华夏的中古时期那是一段极悠久的历史。

  李云道觉得老爷子自然不会当真让自己写一部关于华夏哲学史的论著,相反,老爷子所说的中古一定是有所指的。

  年后用几个通宵的时间,在图书馆和网络数据库里他查阅了大量资料后,他终于将年代范围框架设定在了魏代及西晋、东晋、南朝、北朝迄隋这四个历史时期,以最小的切口来阐述四个时期华夏社会哲学思潮的变迁。

  李云道从来都是一个很专注的人,无论是在昆仑山读圣贤书写出等身的读书笔记,还是下山后斗悍匪、抓毒贩,专注一直是他用来破解所有难题的一把利刃。

  所有的难题在专注和认真面前,都会得到妥善的解决。

  窗外天色渐暗,阶梯教室里只剩下李云道一人,一台可以查阅资料的笔记本,一本可以用来涂画的草稿本,一指钢笔,一杯水,笔在纸上发出沙沙声响。电脑如今这个从昆仑山走下来的刁民也越用越熟练了,但他还是喜欢笔尖划在纸上感觉,踏实!

  突然,走廊上响起急促的脚步声,而后便有人呼喊道:“云道……不好了……出大事了!”甘南省民政厅的吴卓恩奔进教室,上气不接下气,“你……你怎么手机关机了?”

  李云道诧异地看了吴卓恩一眼,有些诧异,这段时间自己和孙晓霖他们走得较近,跟吴卓恩之间也有不少互动,知道这是一个很憨厚的西北汉子,但此时见这汉子一脸焦急,显然是真碰到了什么急事了。

  他检察了一下自己的手机才恍然:“诶,太投入了,手机没电了也没有发觉。抱歉抱歉!你刚刚说出大事了,怎么了?”

  吴卓恩快步走上台阶,焦急道:“不是我,是乐天!胖子好像碰到了大麻烦,打你电话打不通,就打到我的手机上。”

  李云道愣了一下,他没见过乐天在蜀中纪委是怎么工作的,但到目前为止,乐胖子所展现出来的都是一副老好人的形象,跟这一届其他班的人关系都相处得不错——没有人会讨厌一个成天笑嘻嘻的胖子,尤其是这个胖子以后还有可能回到那个有现代锦衣卫之称的系统。

  “出什么事了?”李云道问道。

  “他在电话里说,他被人诬陷杀了人……”吴卓恩也觉得事情来得蹊跷,毕竟,杀人这种事情,离他们这种普通人实在是太遥远了。

  “杀了人?”李云道陡然一惊,一个平时连蟑螂都不敢摁死一只的家伙,刚刚还说要跟和尚去辩佛理,怎么这一转眼的功夫,就成了杀人犯了?

  “谁死了?”问出这个问题后,李云道立马想到了什么,“是潘凌风?”

  吴卓恩诧异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李云道站起身,皱眉道:“春节那阵子,胖子的确因为一些事情,跟潘凌风发生了一点冲突,但这件事应该已经过去了……”

  “潘凌风是什么人?”吴卓恩也皱着眉,“我觉得乐天一定是被冤枉的,他要是敢杀人,母猪都能上树了,他肯定是不会杀人的!不过你刚刚分析得对,估计就是因为他跟死者发生过冲突,才被误认为是嫌疑犯。刚刚胖子在电话里很急,说得也不是很清楚,只说好像有个叫潘凌风的年轻人死了。我刚刚在电话里听到有京城公安的人在抓他,估计他怕进去了就没机会打电话了,这才让我找你赶紧给想想办法。要不抓紧时间通知他在蜀中的家人吧,只不过京城这么大,就算他的家人跑过来,估计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吴卓恩似乎还不太清楚乐天真正的背景。

  李云道没有思考犹豫,立刻拿起电话打给了青干班的同班同学杨充,当务之急,是要先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种事情,他原本应该直接联系刑侦口子的沈大庆,但结婚那日绿荷师姐的事件后,沈大庆便与李云道渐行渐远,甚至跟原来不太对付的一些人打得火热。倒是原先不卑不亢的杨充,最近几年,只要李云道回京城,都会喊出来喝杯酒,同窗之谊日益加深。

  杨充如今是京城公安局治安总队的副队长,属于局里当红的实权派,也是接任治安支队长呼声最高的人选之一。接到李云道的电话,老同学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了当道:“云道你先别急,我让人打听一下看看是什么情况。你现在在哪儿,我开车来接你!”

  李云道报出了自己的位置,杨充道:“行,北清离我家不远,十分钟后,在你们北清的大门口见,我路上先打几个电话问问情况。”

  杨充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为人很大方,做人做事也极有原则,这跟沈大庆的见风使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加上长期在治安口子上工作,人又仗义,哪怕出身不高,但如今在京城黑白两道都有深厚的人脉关系。

  放下电话,李云道对吴卓恩道:“你们班今天不是聚会吗?你咋没去?”

  吴卓恩苦笑着揉了揉肚子:“我这不是刚回来,还有些水土不服,拉得厉害,还发着烧呢,所以就没去凑热闹。幸好没去啊,要是接不着乐天的电话,就要坏事了……”

  李云道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倒没有吴卓恩那么担心。跟从草根阶层一路走上来的吴卓恩不一样,乐胖子背后还有一个在蜀中势力庞大的乐家,而乐老的门生同样布遍天下,这京城中,怕是也不乏当年受过乐老恩惠如今早已经一飞冲天的人。但在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前,李云道觉得还是先不要联系乐家,否则如果是误会,反倒不妙。

  “你身体不适就先回去休息,交给我吧。”李云道将桌上的东西收进双肩包,跟吴卓恩约好一有消息就通知他,而后便往学校大门口奔去。

  因为没有看到案发现场,他暂时还不能肯定潘家大少究竟是如何被杀的,所以也就无法推断事情的始末,但以潘凌风上次在长安俱乐部的表现来看,无论是在蜀中,又或者是在京城,定然有许多人想要干掉这位做人做事都相当高调的潘家大少。而且,潘国良向来以铁腕著称,在之前的几个省份都得罪过不少人,也不排除会有人拿这位封疆大吏儿子开刀的可能性。再者,这几年国内金融市场不太平,国内想拿下潘国昱的,也大有人在。

  只是乐天跟潘凌风的冲突应该是很多人都目睹的,那日在长安俱乐部,梅灼曦主动放弃了婚约,在外人看来,这位与潘凌风同进同出的梅家大小姐应该是因为英俊潇洒的潘凌风的出现而一脚踹了有婚约的乐胖子,乐天便成了长安俱乐部事件唯一的受害者。于是这个受害者怀恨在心,企图报复,最后愤而杀人——这便构成了乐天杀害潘凌风的最大动机。

  可以真正了解内情的李云道却很清楚,这个动机是不成立的!乐天真正喜欢的是妹妹而非姐姐梅灼曦!

  因为胖子的失恋完全是因为妹妹梅灼薇觉得对不起姐姐,这才提出分手,跟那潘凌风没有半毛钱关系,两人之间的情敌关系,也只是外人随意地遐想与猜测罢了。

  犯罪动机不成立的话,破案逻辑便可以完全推翻。

  想到这里,李云道已经走到了北清大学门口,一辆JEEP大切诺基候在学校门口,杨充启下车窗,冲李云道招手。

  一上车,杨充边发动引擎边道:“我刚刚打电话问过了,案子证据很全啊。这个乐天是你什么人?”

  李云道也没有隐瞒,将乐天的背景描述了一遍,杨充皱眉道:“这样啊……这事儿估计还有些麻烦啊,死者叫潘凌风,是他们蜀中省一把手潘国良的独子,而死者的二叔是潘国昱……”

  不等他说完,李云道便道:“我知道,而且前些天,在长安俱乐部胖子和潘凌风发生了一些冲突,这也是乐天成为嫌疑人的最主要的原因。”

  杨充点了点头:“他是不是在京城得罪人了?”

  李云道摇了摇头,若有所思。

  “老杨,这会儿去哪儿?能让我见胖子一面吗?”李云道问道,但他也是警察出身,这个时候,从办案的安全角度出发,警方是不会让嫌疑人见任何人的,尤其是在华夏特色的背景下。

  杨充摇了摇头:“我先带你去趟案发现场,值班民警是我的小兄弟!见面的事情,我正在联系。”

  李云道笑着道:“老杨就是这点好,兄弟遍布天下!”

  杨充自嘲道:“我这人不会拍马屁,所以官儿没人家大,但胜在心眼实!”

  李云道点头道:“路遥知马力,日久现人心嘛!”

  两人相视一笑,男人与男人之间的交情,有时候根本不需要太多的赘述,一个电话,甚至一个眼神,就能解决很多问题

  深夜的京城交通顺畅,杨充开得很快,除了中间停下来在一处叫仙味观的地方买了一屉包子,而后不足半个钟头,就已经开进了一处名为香山公馆的豪华别墅小区,出示了证件,车子缓缓驶入小区内。

  冬未春初,深夜的香山脚下显得格外寂静。小区里路灯昏暗,灯光中数十栋中式庭院别墅显得格外静谧。

  在一处拉着警示线的庭院门前,杨充停了下来。估计是听到车声,沉重的大门打开,一个三十来岁的国字脸民警迎了上来:“杨队!”夜里很冷,民警跺着脚,往手心里呵了呵气。

  杨充扔了根烟过去,又从后座上拿了一屉包子:“给,就你们俩儿吧?应该够了。”

  “嘿,还是充哥局气!”民警乐呵呵地接过热腾腾的包子,“就知道你永远亏待不了兄弟们!这是您朋友?”

  李云道笑了笑,主动伸手:“李云道,是江州的同行!”

  杨充补充了一句:“是我铁磁!”

  那民警连忙跟李云道握了手,又转向杨充道:“哥,你哥们儿就是咱们自己人嘛,大晚上的,你打个招呼就行,反正技侦已经撤了,这几天估计我们也要撤回去了,你让云道兄弟自个儿来就成啊!”

  杨充笑了笑:“你吃着,我们进去瞅一眼就出来。”

  那民警道:“啥时候吃不行啊,来,我带你们进去,刚刚,刑侦上的人来了又走了,说是凶手好像已经抓到了?”

  杨充摇了摇头:“抓了一个,但可能抓错了。所以我们才来看看。”

  那民警道:“嘿,这老沈办事儿,是越来越糊涂了,抓错人也活该!”

  李云道与杨充对视了一眼,看来沈大庆在基层是越来越不得人心了。

  杨充拉着李云道进了别墅,问身边的民警:“这地儿房子不便宜吧?”

  那民警道:“可不是嘛,十来万一平,这一套一千两百平,估计也上亿了!”

  “房子在谁名下的?”

  “就是死者,那个叫潘凌风的年轻人。”

  李云道跟杨充再次对视了一眼,两人都同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恐怕这回那位蜀中的潘书记,要好好解释一下儿子名下这些巨额财产的来源了。

  (番外《徽猷传》正在作者的微信公众号“仲星羽”上更新,大家搜索“仲星羽”或“zjzxy6”阅读番外。嗯,月票,双倍月票,你们再刷一波,第五更就来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