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当年的真相(一)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嗯,今儿的第一更!感谢兄弟们这几日的捧场和月票,今儿离那第五名的距离更近了,就差五百多票了,要不咱们再热血一把,羽少的更新也给你们激情起来!)

  这栋始建到上世纪初的别墅距离京大不足的百米,据说民国年间,诸多文人雅士出入其间,在此或吟诗作赋或深究学术亦或商议民族大义,一度传为雅谈。此次京大做足了姿态,把这栋无数学者都眼巴巴看着的地方,特批给了吴老爷子养老,不可谓不是学术界的一记大手笔,老爷子如今正在编著《华夏哲学编年史》,一旦著书立传完成,将是华夏哲学界前后三百年间旷世奇作。老爷子也不是没想过回到有生养情谊的姑苏古城,奈何无论是查阅资料还是交流信息,京大才是华夏哲学学术当之无愧的中心。

  这段时间老爷子的生活已经形成了规律,早上五点半起床,在绿荷的督促下打半个钟头的太极,之后吃早餐,吃完早餐便开始写书,中午用餐后小睡片刻,下午便到京大图书馆查些史料又或者到京大哲学系跟当今华夏哲学界的几位大牛级好友闲谈上半日,傍晚用完餐后再到未明湖畔散散步。若是晚上那关门弟子来了,会陪他一起在湖边走一走,而后两人会在书房畅谈至十点。十点是绿荷给老爷子定下的雷打不动的休息时间,按绿荷的要求,老爷子必须每晚睡满七个钟头才肯作罢,关于这一点,就如同吃荤还是吃素,老爷子跟绿荷丫头作过无数次抗争,但最后还是拗不过自己那女徒弟。

  老年人的生活,虽不丰富,但也雅致而清静,很是符合老人家对于健康的需求。这日老人从未明湖畔散步归来,便看到自己那关门弟子李云道领着一个模样憨厚的小胖子从巷口走了过来。老人一听小胖子姓乐,顿时笑容便少了一半:“蜀中那乐结巴是你什么人?”

  乐结巴?乐天两眼瞪得浑圆,要知道,乐结巴是他们乐家老祖宗年轻时的绰号,据说这绰号还是当年行军打仗时那位给起的,原因是因为年轻的乐荣承在汇报军务时总是会紧张,一紧张就结巴,于是那位大人物便笑着给他起了个绰号叫乐结巴。可这当真敢喊乐荣承为乐结巴的,当世上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乐天的情商本就极高,一听这话就知道,眼前的老人自然跟自家老祖宗是有些交情的,连忙凑上来嘿嘿笑道:“老爷子,那是我们家老祖宗!”

  吴老爷子一听,衣袖一甩,冷哼一声,转身进了别墅。

  李云道和乐胖子面面相觑,直到那木门打开,婷婷袅袅的绿荷师姐走了出来,用一口粘糯的江南口音道:“弗不要生气弗要生气,老师其实跟你们家乐老关系一直蛮不错,上回去蜀中开会,两人下棋,你们家老祖宗输了便要悔棋,两位老爷子不欢而散……”说着,绿荷师姐便掩口笑了起来,“都说老小孩老小孩,越老啊,他们就越像小孩。你们看着呗,下回见面,又会亲热得弗得了……”

  乐天尴尬地挠头笑了笑:“这些年,家里都是老祖宗一个人说了算,冷不丁有个同样级数的老爷子跑出来忤逆他的话,自然是不乐意的。不过你说得没错,这老人家们,越老便越像个孩子。”

  李云道介绍了乐天的身份,绿荷师姐温婉点头:“之前听老师和红荷说过,我母亲跟蜀中乐家有些渊源,却也不知道原来是有血缘关系的,这样也就好了,以后我和红荷还能多些亲戚走动走动。”对于性子温婉如水的绿荷师姐来说,仿佛这世上所有的世界都可以淡然面对,包括突然冒出来乐家这么一大家子的亲戚。

  进了门,绿荷师姐给两人一人盛了一碗银耳汤,乐胖子呼拉一口就喝得精光,绿荷愣了一下便又给盛了一碗,又是一口喝完,绿荷又打算再盛,却被李云道拦住:“阿荷,你不要理他,他的肚子就是个无底洞!”

  阿荷是她的乳名,向来只有抚养她长大的老爷子才会如此称呼,此时被李云道叫得如此亲昵,绿荷师姐顿时满脸飞霞,却还是又给胖子盛了一碗,还柔柔道:“老师说过的,上门都是客嘛……”

  “对对对,上门都是客!”乐胖子似乎太久没有尝过这么健康的食物了,接了碗又想往口中倒,却李云道摁住碗沿。

  “你悠着点,别忘了正事!”李云道也知道,对于乐天来说,食物才这天下间顶顶重要的事情。

  闻言,乐天这才幽幽地放下碗,李云道正欲开口,这家伙冷不丁地又一口喝光了碗中的银耳羹。

  “师姐,先不用管他,我问你一件事情。”向来嬉皮笑脸的李云道难得如此严肃地跟绿荷师姐说话,绿荷便也不由自主地认真点头。

  “当年,你父母离世的时候,有没有交给你们姐妹俩什么东西?”李云道问道。

  “交给我们东西?”绿荷师姐张了张嘴巴,而后困惑地摇了摇头,“爸妈去世的时候,我跟红荷还很小,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啊!”

  “有没有什么遗物或者遗产之类的?”乐天帮着追问道,“比如研究成果、U盘一类的?”

  李云道没好气地瞪了胖子一眼道:“那会儿有U盘这种东西吗?”

  胖子尴尬地嘿嘿笑了两声道:“没有U盘的话,那也有最早期的那种软碟磁盘啊!一张碟也可以放几兆文件的。”

  绿荷师姐摇了摇头:“爸妈去世得很突然,我印象中,我和红荷连爸妈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更没有你们说的什么遗物或者遗产。”

  李云道想了想问道:“师姐,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是不想回答就算了,也别多想。”

  绿荷温婉一笑,起身给胖子又盛了一碗羹汤,才道:“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事实上我和红荷对父母的印象和感情,应该远不如对老师和陈老。对于我来说,老师就是父亲,而对于红荷来说,陈老就是她的爸爸。所以你尽管问好了,这方面没有什么值得敏感的。”

  李云道点点头道:“他们是怎么死的?”

  尽管嘴上说不在乎,但是当真正问到父母的死因时,绿荷师姐还是有些神情恍惚:“是车祸。”

  李云道皱眉:“能再详细一些吗?”

  绿荷摇了摇头:“那时候太小了,基本没有什么印象,只知道突然有人告诉我和红荷,爸妈因为车祸去世了,之后我被老师收养,红荷被陈老收养。”

  乐天追问道:“为什么要把你们分开?”

  绿荷笑道:“那会儿吃饭都要粮票的,一家多一个孩子便多一个负担,陈老那时候也刚刚平反,老师是大学教授条件也一般,所以商量了一下,就一人收养一个。”

  “还有这种事?”乐天和李云道这代人对于粮票几乎已经没有任何概念了。

  李云道还想问些什么的时候,老爷子背着手走进了客厅,李云道连忙上前抚着老人坐了下来。

  老人轻叹一声:“你问的问题我都听到了,是不是有人来翻那些旧账了?”

  李云道一愣,就连绿荷也吃惊地看着朝夕相处的老师。

  “老师,您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李云道意识到,其实真相也许这些老一辈的早就心知肚明。

  老人果然点头,看向客厅里那正左右摇摆发出滴滴答答声的座钟,叹息一声道:“那可是一个为了国家和民族完全可以牺牲一切的年代,不像现在的年轻人,什么都朝着钱和利益看。那个年代发生的事情,也许你们这些年轻人,是永远都不可能理解的。”

  别墅里的灯光有些昏暗,摇曳的老式吊灯似乎也随着老人娓娓道来的回忆,回到了那个充满激情的岁月。

  故事并不复杂,一对有理想有报负的年轻物理学家被国家秘密赋予了某项任务,远赴美国留学时参与了一项极重要的国防军事计划,之后历尽千辛万苦回到祖国,为动乱后的新中国物理学粒子方向的研究和崛起奠定了基础,同时也在华夏核技术的开发和运用上,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但就是这样一对为国家和人民作出诸多牺牲的夫妇,在一次赴俄参加学术峰会的路途中,出了极严重的车祸,肇事者至今都没能找到。而这对夫妇留下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女儿,并由这对夫妇的挚交好交吴老以及当时主持军方情报机构的陈老分别收养。

  很简单的故事,老人也尽量用极平缓的语调讲述着,但李云道和乐天还是感受到了那段故事当中的刀光剑影和惊心动魄,而本就天性善良的绿荷在听完后更是泪流不止。

  “当年的车祸会不会跟美国人有关?”李云道问老人,绿荷也尽量探制着哽咽,看向老人。

  老人叹息一声道:“是哪国情报机关下的手现在还无从得知,那一次事件后,很多人都因此被撸了帽子,包括收养红荷的陈老,也差点儿惹来那位的雷霆怒火啊!唉,当时说了事情是一定要彻查的,只是后来好像就不了了之了,这都是国家机密的事情,我一个搞学术的也没权力过问。”

  “他说得没错,车祸就是人为的!”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从通向客厅的走道里传了过来。

  嗯,关于长安俱乐部那位神秘中年人的身份,今天会在番外篇最新章节中揭晓,想知道的看官请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平台“仲星羽”或搜索“zjzxy6”加关注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