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有些人不能惹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兄弟们,今天第五更了!离24点还有两个多小时,双倍月票截止24点!再更一章,你们就说羽少是厚道还是不厚道!)

  烧烤店本应是鱼龙混杂之地,只不过因为这家烧烤店开在北清附近,多了几分莫名其妙的书卷气。

  姓车的老板似乎很擅长应付这类社会人,笑脸相迎却被那领头社会大哥身边的小弟给推搡到一旁。

  十来位膀大腰圆的汉子,个个头发剃成了青瓜皮,尤其是为首的那个,一脸横肉,皮笑肉不笑地冲着李云道这桌走了过来。

  孙晓霖和吴卓恩微微心惊,刚想站起来,却被一脸淡然的李云道摁住:“吃我们的!来,我敬你一杯,今儿你也算是给兄弟们出了口气,倒是委屈了你的拳头。”

  孙晓霖刚举起杯子,那社会大哥的双手便摁在了桌角:“哎哟,几位兄弟挺开心啊,小酒喝得,要不我也敬这位兄弟一杯!”他招了招手,一旁的手下立马拿了一只空杯子过来。冲着孙晓霖狞笑两声,社会大哥吸了几下鼻子,咳出一口浓痰,吐进杯子里,又拿起孙晓霖面前的啤酒瓶将杯子倒满,“来,兄弟,东哥敬你!”

  孙晓霖脸色大变,这会儿脚趾头想,也都能猜得出,这帮流氓是谁找来的。

  西北汉子也都是响当当的男儿,抬头瞥了那东哥一眼:“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这酒,我也不可能喝。”

  那东哥身后的青皮们纷纷笑了起来。

  “哇擦,居然有人不认识东哥,你不知道北清这一片儿,所有的事情都是东哥说了算?”

  “居然连东哥都不知道,读书读傻了吧?”

  那东哥拽了把凳子坐了下来,指着那杯混了浓痰的啤酒:“道上混的都知道,东哥向来不欺负糊涂人。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今儿有人花大价钱买兄弟你的不痛快,钱我收了,至于这活儿嘛,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东哥我这点儿职业道德还是有的。今儿这杯酒不喝完,嘿嘿,这桌上,谁也别想走!”

  周围的食客看这边要闹事了,纷纷结账走人。

  “欺人太甚!”孙晓霖也是个火爆脾气,正想站起来却被身后两名虎背熊腰的汉子给摁了下去。

  “给老子喝!”东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震得桌上的瓶子碗筷都跳了起来,“不喝的话,老子这十来号兄弟,灌也得给你灌进去。”

  东哥正欲挥手让人上来硬灌孙晓霖,却不料一直淡定喝酒吃菜的年轻人说了句:“等一下。”

  众人这才将目光转移到这个长着一对桃花眸的年轻人身上,三十岁上下,模样俊秀,以他们混北清这一片儿的经验来看,应该是北清的博士生或者小讲师一类的。

  东哥却狐疑地打量着这年轻人,他也觉得这应该是个老师,但那年轻人眼里的光却不太一样,不知为何,东哥与他对视时,总是有股子心虚的感觉。这让东哥觉得很不爽,原本皮笑肉不笑的脸顿时阴沉了下来:“怎么,兄弟你愿意替他喝?”

  李云道看了那东哥一眼,微微一笑,伸手拿起那只杯子,举在眼前晃了晃。

  “云道……”

  “李云道……”

  乐天和孙晓霖等人大惊,喝这杯酒跟喝泔水有什么区别?

  那东哥眼里的戏谑笑意还没有消失,便被那酒泼了一脸。

  什么?

  东哥抹了把脸,正欲发作,却冷不丁被李云道一把摁住后颈,一张满是横肉的脸径直被摁在了桌子上,另一只手抄起桌上用来串羊肉的铁钎子,将那锋利的一端对着那东哥的太阳穴:“过来啊!”

  行走江湖便是这样,软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最终在东哥这些人看来,比的就是谁更狠一些。

  很明显,这个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家伙是个不要命的狠角色。

  李云道突然暴起,不但将东哥的手下吓了一跳,也把同桌的乐天等人也吓住了。

  “让他们都出去!”李云道将铁钎子摁在东哥的脑门子上,冷冷道,“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东哥当真感觉到太阳穴上一阵刺痛,哪里还敢犹豫:“快,出去!”

  “东哥……”几名忠心耿耿的手下指着李云道急吼道,“放开东哥!”

  “看来你的手下想你死啊!”李云道冷笑,握着铁钎子的手微微用力,疼得那东哥哇哇直叫唤。

  “滚啊,快出去!”东哥也没想到半路会莫名其妙地杀出一个不要命的愣头青,将所有的手下都赶出了烧烤店。

  “车老哥,麻烦你先关上门,这营业上的损失,待会儿我们赔给你!”李云道对那车老板笑着道。

  车老板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当真走到大门口,径直锁了大门,将东哥的一众手下关在了门外。

  听到车老板关好了,李云道这才微微抬起铁钎:“怎么样,东哥,这会儿能坐下好好聊一聊吗?你要是还想动手,我没意见,这会儿我们四对一,你要是觉得自己真生猛得可以一挑四,我倒是也没意见。要是你自认为没有这个本事,那就妥妥儿坐下来谈一谈。你自个儿选!”

  这会儿小弟不在,东哥也没啥面子好维护的,连忙道:“谈,好好谈谈!”

  李云道缓缓松开东哥,铁钎子刚拿开,那东哥便猛然暴起,扑向李云道,却不料“砰砰”地两声,两只啤酒瓶直接在那东哥脑门子上开了花,待那东哥缓缓躺下的时候,李云道转头就看到两手一只瓶渣子的乐胖子。

  李云道哭笑不得地给胖子竖起一根大拇指,就连孙晓霖和吴卓恩也没有料到,这平时就会傻乐呵的胖子动作会如此迅捷。

  胖子连忙将瓶渣子放下,用拎着餐巾纸擦拭上面的指纹,边擦还边嘿嘿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喝多了手快喝多了手快……”

  车老板快步上来试了试那东哥的鼻息,发现是晕过去了这才松了口气,抬头问李云道:“接下来咋办?”

  李云道笑道:“麻烦打盆水,弄醒,还没谈完呢!”

  一盆冰水泼在东哥的脸上,人便猛然坐了起来,茫然地看着四周。

  李云道轻叹一声道:“别琢磨了,想聊就聊,不想聊的话,咱们接着掰腕子。”

  东哥这会儿肠子都快要悔青了,金主明明不是说就几个年纪大一点的学生而已吗?怎么这些家伙,一个比一个下手狠?东哥觉得,今儿晚上的这铁桶估计是踢实在了。

  东哥是混社会的,自然懂什么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既然已经踢到铁桶了,这亏自然就得自己往肚子里咽了。东哥点在点头,在那凳子上坐下:“要不,今儿这顿算我的,当我给兄弟们赔礼道歉?”

  李云道笑了笑,让车老板取了一只干净杯子,倒了些啤酒递给那东哥:“你跟我们有仇吗?”

  东哥摇了摇头:“没有。”

  李云道举杯跟东哥碰了一下:“这就对了,我又不欠你钱,也没抢你媳妇儿,你也跟我们无怨无仇,无非是有人花钱雇了你来找我们的麻烦而已,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

  东哥疑惑地点了点头。

  李云道喝掉杯中酒,示意那东哥也喝完,再给他添上,接着道:“他们给你多少钱?”

  东哥讪讪地笑了笑:“定金交了八万,弄断他一条腿,再给八万。”东哥指了指孙晓霖,这让孙晓霖脸色微变,看来那幕后之人还真是舍得花钱。

  李云道笑了笑道:“东哥,你也看到了,我们就一帮穷学生,也没钱给你。但今儿这事情要想了结,也容易,让你兄把那幕后金主给我们弄过来。嗯,剩下的你就不用管了。”

  东哥张了张嘴,最后竟然摇头道:“不行,在外面混的,讲的就是一个诚意。大不了我把钱退他,再留下一根手指!”

  乐天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那东哥,却不料李云道却冲那东哥竖起一根大拇指:“够诚意,好汉子!来,再敬你一杯!”

  喝完这杯酒,李云道拉着东耳语了几句,那东哥脸色猛地一变,而过看向李云道的眼神里多了几份异样。

  “车老哥,劳烦你开个门吧,没事,这帮兄弟要是愿意在你这儿吃个夜宵也成。”李云道冲那东哥挥了挥手,“回见啊!”

  刚刚进来时气焰嚣张而此时却温顺如绵羊的东哥笑了笑,转身离开。

  “你刚刚跟他说什么了?”乐天问道。

  “秘密。”李云道给大伙儿边斟酒边道,“就当是给咱们喝酒助兴的表演小插曲嘛,没事儿,接着喝!”

  那东哥走到门口,手下的兄弟立刻围了过来。

  “东哥,没事吧?”

  “兄弟们,进去灭了那丫挺的!”

  “走!妈的,就不信了!”

  东哥却面色阴沉,轻喝了一声:“滚回来!”

  兄弟们不解地看着正缓缓向前走的东哥,面面相觑——这口气就这么咽下去了?

  东哥最信任的小弟小心翼翼地凑了上来:“哥,咋不动手了?”

  东哥在路灯下停了下来,掏出一根烟点上:“德子,记得哥跟你说过,出来混,一定要先练眼力,眼力好了,就知道哪些人能惹,哪些人不能惹?”

  德子点头:“记得啊,跟这事儿有啥关系?”

  东哥回头看了一眼那烧烤店,摇了摇头:“狗日的,还说给我们摆庆功宴,走,他娘的,找晦气去!”

  (兄弟们,今天第五更了!离24点还有两个多小时,双倍月票截止24点!再更一章,你们就说羽少是厚道还是不厚道!月票啥的,我就不多说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