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九小姐驾到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番外《徽猷传》正在作者公众平台“仲星羽”上更新,看官们结合番外阅读更有意思!)

  清晨醒来的时候,看到一条白花花的大腿,裘德辉自己也吓了一跳,但很快他又镇定了下来,强烈的酒精刺激并没有让他忘记昨夜的荒唐。微微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熟睡的陌生女子,一股莫名的心虚涌上他的心头。这栋别墅他如今已经很熟悉了,但像昨夜那般的场景,他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

  这世道,当真是有钱能使磨推鬼。此时躺在他身边的,就是一个他曾经在电视里看到过的十八线小明星,在跟鲁肃一起来到这京城之前,他何曾想过有一日自己会躺在那电视里才会出现的美人儿身边。而且记忆如果没有出错的话,自己昨夜喝了鲁肃递来的一杯红酒后,便感觉自己如同身在天堂一般,而与自己共赴那巫山之巅的,正是身边这位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十八线小明星。

  有人敲了敲门,裘德辉吓得坐起身,警惕地看着门的方向:“谁?”

  “老裘,是我!”门外传来鲁肃的声音,“别乐不思蜀了,以后大把的这种机会,动作快点啊!”

  鲁肃说完就离开了,剩下松了一口气的裘德辉看着散落在地板上的衣物。唉,他微微叹息一声:以后尽量克制着自己一些才好,否则这样下去,当真要掉进那无底洞里头去了。

  裘德辉不是没问过鲁肃,他们享受的别墅、香槟、美人都是源自何方,鲁肃只说相信他,不会有问题的,坑谁也不能坑自己和兄弟啊,可是这段时间以来,裘德辉内心的不安却越来越强烈。八项规定,打虎拍蝇猎狐,这些都是这几年盘旋在全国党政系统工作人员脑门子上的主旋律,他已经不止一次地梦见自己被戴上手拷的那一刻,每每从梦中惊醒,他都特别庆幸自己还是深夜躺在床上的自由身。

  穿好衣服,他还是偷偷打量了一下那共度一晚春宵的女子,说实话,此时醒了酒,看到那晕染开的眼线和睫毛膏,他当真觉得如此看来,这女人也许还不如在单位向他暗送秋波的几位下属。

  捶着腰,顶着沉重的脑袋,他来到餐厅时,就看到一个穿着泳装的女子正含着酸奶往鲁肃口中倒,鲁肃咽下酸奶,在那女子某翘凸处拍了一巴掌,咂咂嘴对裘德辉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皮儿杯酸奶!”

  裘德辉笑了笑,拿起桌上的一片面包送进嘴里,边嚼边道:“你的脸,没事了?”

  说起自己的脸,鲁肃的神色立刻阴暗了下来,摸着后颈转了转脑袋道:“应该没事了,昨儿晚上敷了一晚上的冰。”顿了顿,他又接着道,“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裘德辉苦笑一声道:“肃哥儿,这事儿我劝你还是就算了吧,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同学之间有些争吵也是常事,咱们找人教训他们 ,两次都没成功,咱们还是得好好琢磨琢磨,是不是方法出了什么问题。”

  鲁肃点了点头道:“德辉你说得没错,我昨儿晚上其实就已经让我老乡去打听过了,上次虎哥那回,是因为李云道,那胆小鬼虎哥说认得李云道,怕得罪人。昨天晚上,我也托人往东哥证实过了,逼退他们的也是李云道。”

  “李云道?”裘德辉脑中立刻浮现了那模样清秀、长着一对桃花眸的年轻人,皱眉不解道,“这个李云道真有这么大的能量?”

  鲁肃点点头,叹气道:“我们还是过于小觑了咱们这位同班同学,只是不知道,他堂堂如日中天的副厅级干部,干嘛总是乐意跟中西部的那帮泥腿子混在一起呢?他才三十出头,在江北已经是实打实的实权副厅了,难道说他从来都不谋划自己将来的为官道路吗?”

  在官场里打滚的人都很注重人脉的积累,尤其是志趣相投、施政方略投近的人,更容易在短时间内结为政治同盟。多个朋友多条路的道理,不单单在江湖上行得通,在官场上也同样能奏效。鲁肃成立“地方经济发展精英俱乐部”的初衷也是为自己将来从务虚走向务实铺下一条道路,但在他看来,那些落后的中西部省份非但不会给他带来任何正面效应,相反还会需要他花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去援助,这与他成立精英俱乐部的初衷定然是相反的。所以鲁肃宁可抛弃那些来自偏远地区的同学,把有限的时间和精力平均分配给在他看来值得投资和维护的关系。

  势利,在这个社会的每一个角落都存在,不会因为这是官场就能独善其身,相反,越是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网里,势利者势必就越往那些只对自身产生利益的方向靠拢。毕竟,人,都有损人利己的动物本能。

  对于今后要去哪里,要做什么,李云道当真没有考虑过,因为他知道,考虑了没有用,这些都是那红墙深处的老爷子们深思熟虑后决定的,这方面,他自己就是那被牵着手脚的木偶。他唯独需要考虑的是,到了每一处地方,要给当地的百姓们做些什么,要给这个国家和民族留下点什么。

  用来打太极的操场被某位清晨无意间来此背单词的女生发现被传到了北清论坛上,李云道不得不再次开拓一处新的地方,幸好北清附近有几处不大不小的市民公园,将自己的身影淹没在来公园锻炼的老人当中,李云道便再也不用担心自己会被那些疯狂的年轻人们拿着手机拍个不停。换成早就习惯了镜头的齐褒姒,这一切应该都无所谓,但李云道还是想过一段清静的学生时光。

  太极的最高境界是虚静空灵,所以李云道每每进入到练拳状态,便如同精神上入定了一般,周遭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与他无关,气随心动,意随意动,意随自然而动,他仿佛能与这身边的一草一木融为一体。

  三月的京城,清晨时份在公园门口出现的,多数是老人,所以一辆银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在这个时候停在大公园的门口,跟拎着鸟笼一口京片子的场景似乎就有些格格不入了。

  后座玻璃缓缓降下,露出一张如天使般的西方面孔,但仔细看,那西方面孔似乎还混杂了一丝东方的韵味。因为人种的不同,十岁的小天使看上去便如同国内十五六岁的花季少女一般,那双碧蓝色的大眼睛含着笑意,望向那多数是老人的公园。

  “九小姐,这里不太安全。”坐在副驾上的保镖苏珊适时地用英文提醒道。

  “我知道,不过有他在的地方,一定都是安全的。”她眨着眼睛,俏皮地冲苏珊笑了笑,“你说我现在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会认得我吗?毕竟,我们已经很好多年没见了,上一次在冬宫出到他的时候,也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那会儿我才这么高!”她比较了一下自己徽微凸起的胸口,不知为何,白皙的脸色突然飞起两团酡红,似乎因为什么事情,而感到有些害羞。

  作为已经跟在九小姐身边两年的保镖,苏珊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小大人一般的九小姐露出过如此孩子气的一面,多数时候,她总是像其他罗宾柴尔德家族的成员一样彬彬有礼,这是一种贵族气质,是出生在花匠家保镖苏珊这一辈子都可望而不可及的。

  苏珊在脑中稍稍回顾了一下公园中那名男子的资料,令她觉得奇怪的是,进入华夏后,她将九小姐的诸多行程汇报给大少爷和二少爷的时候,两方都出于安全考虑,提了不少修改意见,唯独与这名华夏男子的碰面,两位平日里把九小姐的安全看得比天都高的贵族公子居然毫无异义。这让她不由自主地又加深了对那名华夏男子的好奇。

  李云道,华夏江州市前任省长助理、扫黑办副主任、公安厅代理厅长,家族提供的资料里对于这名男子的描述并不多,只是提及他是华夏某位开国元勋的后代,在香港无意中救过九小姐,其余的均语焉不详。

  能加入这个传说中的古老家族,这对苏珊来说也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对于九小姐要接触的人,她这两年已经总结出一条规律——越危险的人,资料越详细,而对家族来说越重要、越安全的人,资料往往仅有只字片语。

  “我想我还是要给他一个惊喜!”小时候如同洋娃娃此时如同天使一般的少女挥了挥粉拳,而后打开车门,苏珊连忙下车跟上九小姐的步伐,这是她的工作,万一九小姐有什么闪失,她的性命可承担不起大少爷和二少爷的怒火。

  李云道施展完两趟太极两趟刀法,吐纳收功,冷不丁地,眼角余光却看到如同白色蝴蝶般的少女向着自己飞奔过来。

  还未能他反应过来,那天使便已经投入他的怀中。

  紧紧拥抱着,小天使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气息,那年在香港中环,他抱着她离开那枪战是非地的时候,她才四岁,如今却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神秘的家族让京城的形势愈发扑朔迷离,近期番外中也会提及那个家族,请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平台“仲星羽”或者搜索“zjzxy6”关注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