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赵衙内和李阎王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嗯,四千字大章奉上,快月底了,兄弟们还有月票的,可以再来一波了!月底还会爆发一次,兄弟姐妹们准备好月票!最近的章节各位看官请结合番外《徽猷传》阅读才会恍然大悟,番外请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平台“仲星羽”或搜索“zjzxy6”关注阅读。)

  女人的心思,也只有女人才能体会,哪怕是两个年龄相差近二十岁的女人。课间休息时,李云道去了趟洗手间,刚拐过弯打算回阶梯教室,便看到双臂抱胸的蒋二小姐站在那儿似笑非笑地打量自己:“那小老外跟你挺黏糊嘛!”

  李云道倒是心安理得地笑道:“是一位老朋友了。”

  “她才多大,就老朋友了?”蒋青鸾这几年一直待在国外,自然看得出那以国人眼光看起码已经是花季少女的小萝莉不会超过十岁。

  李云道摸了摸鼻子,笑道:“怎么感觉二小姐是在兴师问罪?”

  蒋青鸾失笑道:“我是你的老师,有责任在你踩进某个万恶不赦的泥潭前,提点你两句。”说完,蒋二小姐便潇洒转身回了教室。

  李云道无奈地摇头苦笑,身后一个肥硕的身影笨拙地凑了上来:“兄弟,我现在发现,女人缘太好,其实也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的眼神交锋持续到上午的课结束,走出教室的时候,小萝莉示威般地搂住了李云道的胳膊,昂首挺胸。蒋二小姐临出教室前,冲某刁民翻了个白眼,又做了一个在脖子上切割的动作,便依旧女王气息十足地离开。

  “李云道,你不邀请我去你家做客吗? ”到了要分别的时候,九小姐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中国人不是应该邀请自己的好朋友到家里做客吃饭吗?”

  李云道捏了捏小九精致的鼻子道:“那行,正好这周末没课,我邀请你来我家吃饭!”

  小家伙撒娇地晃动着李云道的胳膊:“到时候你一定要给我准备在香港吃过的那些中国菜。”

  李云道失笑,那那几道简简单单的家常菜,倒是成了小家伙念念不忘的心魔。

  两人说定,目送走了老远还不忘回头冲他挥头的小九离开,李云道转身便看到坐在台阶上一脸幽怨的胖子。

  “有异性没人性这句话果然没说错!”胖子哼哼唧唧,就是不理解为啥这家伙明明都已经结婚了,可女人缘就是比自己好,就连那叫什么小九的外国小三使似乎都对他情有独钟。

  李云道笑了笑,在胖子身边坐了下来道:“小家伙跟着我在香港经历了不少事情,那阵子我正在调查香港最大的黑社会团伙,碰到的麻烦比现在要危险得多。”李云道笑着看向远方的蓝天白云,人这一辈子,走着走着,很多时候会忘记很多事情,直到某一天一位旧人走上前来拍拍你的肩膀,你才会想起,原本自己也曾经那般生活过。

  乐天用中指和拇指捏着手机,无聊地在手上甩动着,接着李云道的话道:“有时候我的确蛮羡慕你的,不过想想之前经历的一些事情,嗯,我就觉得,还是我那上上班查查案的纪委的日子过得比较舒坦,至少不需要去跳长江,也不需要坐在几千公斤的炸药上,更不用独自一人面对生化武器。”

  李云道笑道:“这个世界不可能让你一直过着舒坦的日子的。如果连你自己都觉得过得太舒服了,这就说明某种危机正在临近,麻烦,总是自己找上门的,这道理百试不爽!”

  乐天叹了口气,腹中响起空空的声响,他便揉了揉便便大腹道:“走吧,据说今儿紫荆园出了几道新菜,必须得去尝尝!”

  李云道笑道:“我估计这会儿就算天塌下来,也阻拦不了你吃饭的决心!”

  乐天拍拍肚子道:“天黄要下雨,饿了要吃饭,这叫天经地义!”

  李云道被乐天拖进紫荆园时,东哥也走进了最近海淀一带很有名的中餐厅,据说拿了米其林评星,来这里吃饭都要提前半个月预定。进门报了包间名,东哥被就一位穿着高开叉旗袍的清秀女服务员带到了最里面的一处地方,推门进去,他刚想跟熟人寒暄两句,却发现陡然发现包间里的气氛不太对劲。

  约他来的人是混西直门一带的虎哥,东哥跟虎哥的女人艳子是老乡,加上混不同的片区,井水不犯河水的基础上,这两年倒也有了守望相助的味道在里头,所以今天虎哥让艳子相邀,东哥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下来。可是一进包间,就发现了不对劲,艳子不在,虎哥在是在,但却站在一旁,面色恭敬。而此时大刀金马的坐在主座上的是个约摸四十不到的男子,国字脸,稀疏眉,眼神阴鸷。

  “虎哥,兄弟来晚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诶,这位是……”东哥虽然对虎哥摆下的龙门阵有些摸不清门道,但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过得去才行。

  虎哥看了那国字脸男子一眼,见那男子微微点头,这才道:“东子,今儿找你不为别的,听说前两天晚上你在一家烧烤店跟人发生了冲突,还差点儿被人给撂了,有没有这回事?”

  混社会的都练就了一副火眼金晴,一看便知道今儿正主是坐在当中的那位,而能让虎哥畏惧成这样儿的,估计那身份地位也不普通。打了个哈哈,东哥便道:“下面的小弟接了趟活儿,哪知道是个烫手山芋,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虎哥看了那男子一眼,见那人不动声色,便接着道:“听说那晚撂你的,是个姓李的年轻人?”

  东哥皱了皱眉,大咧咧道:“姓什么倒是不清楚,但长得挺秀气,像个大学老师,但下手倍儿狠,是个不显山露水的狠角色。”东哥还是个留了个心眼,毕竟那晚那青年最后跟他耳语的几句话,还是让他心有忌惮。

  那国字脸的男子轻笑一声,终于开口:“江北省前任省长助理、扫黑办副主任兼公安厅代理厅长,你没被他弄死,说明你还是有些本事的!”

  东哥惊道:“您也认得他?”

  虎哥连忙上前道:“东子,我介绍一下,这位是赵公子,平日里兄弟们都喊槐哥。”

  虎哥冲他使了个眼神,东哥会意立刻奉承道:“原来是槐哥!槐哥,虎哥,您二位有什么吩咐直接招呼一声就是,还这么破费要请我个粗人在这么高档的地方吃饭,实在是太荣幸、太荣幸了!”

  赵槐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座位:“来,坐过说话。虎子,让服务员上菜,你也坐下说话。都是兄弟,活儿要干,饭也是要吃的!”

  东哥见赵槐也不说找自己究竟什么事儿,也就乐得跟两人打哈哈,反正曲意迎合这种事情在社会上混久了,早就是手到擒来的。

  中途赵槐接了个电话,打了个招呼便先行离开,包间里只剩下虎哥和东哥两个社会大哥。

  待赵槐离开,虎哥让服务员上了几瓶啤酒,两人也不用开瓶器,用牙齿咬开瓶盖儿就开始对吹,一瓶酒下去后,虎哥打了个饱嗝这才一脸舒坦地道:“妈的,这才叫吃饭!”

  东哥笑道:“姐夫,刚刚那位赵公子,什么来头?看着架子挺大啊,是不是官面上的人?”虎哥的女人艳子跟东哥有拐着弯的亲戚关系,所以这声姐夫也算叫得没任何毛病。

  “东子,这浑水不好蹚啊!”放到酒瓶,虎哥叹了口气道,“你知道我听说我前两天晚上的事情后,第一反应是什么吗?”

  东子笑道:“你一定以为我又惹事儿进局子了?”

  虎哥苦笑摇头:“你碰上那位爷,惹事儿还有命进局子,那是你的造化。”虎哥扬了扬下巴,“刚刚为位爷,姓赵,你仔细琢磨琢磨,这满京城有几位姓姓的爷们能让你姐夫我这般鞍前马后地伺候着?”

  东子也不傻,这皇城根脚下的老百姓,就是开个出租也能跟你唠上半天政治,虎哥再这么一说,他便瞬间恍然:“赵……”

  虎哥“嘘”了一声道:“小点声儿,你今儿见过也就当没见过。这位爷之前在特警支队,前几年放到浙北去当了个公安局政委,估计也是去镀金的,一回来,一坐上了京城市局的头几把交椅。人家手里有权有枪,跟这种人打交道,咱们能多乖就多乖,没必要拧着来。”

  东子狐疑地看着虎哥道:“不对啊,这跟前些天晚上我碰着的那位爷又有什么关系?”

  虎哥道:“年前国贸长城俱乐部出的那档子事儿,你应该听说过吧?”

  东子笑道:“兄弟我好歹也是在江湖上走的,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没听说。可跟他有什么……”话还没说话,东哥双眼便陡然瞪得浑圆,说话的声音也都颤抖了起来,“虎……虎哥,你是说,那晚我碰上的那位就是……”

  虎哥点了点头:“没错儿,就是他。所以我说你命大,说实话,那晚你要真被他弄死了,估计也是白死。刚刚那位爷也说了,人家在江北已经干到公安厅长了,我跟江北道上的兄弟打听了一下,你知道江北那边的同行给他起了个什么绰号?”

  东哥茫然道:“啥绰号?”

  “阎王,李阎王!这厮一口气打掉了近上千名江北涉黑人员,还把一个叫史昱明的涉黑巨富给生生逼得下落不明。兄弟哎,这种煞星一样的人物,你觉得是你我能惹得起的?”

  “李阎王?”东哥咀嚼着这三个字,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那晚被铁钎子扎着太阳穴的场景历历在目,此时想起来,仍觉得心中发寒,加上听说那位就是年前长城俱乐部事件的始作俑者,心中愈发不安,凑到那虎哥身边小声道,“姐夫,这槐哥今儿是几个意思?”

  虎哥喝了口啤酒,看了一眼包厢门的方向,压低了声音道:“你没看出来,两位爷不对付?”

  东哥皱眉,想了想道:“这可是神仙打架啊,你确定这种事情,咱们俩能掺和?”京城水深,这两位在京城下九流行当里混得也算滋润的,但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无论是东哥还是虎哥,虽然手下都有几十号兄弟在跟着吃饭,打起架来也是抡着板凳都敢上的,但真要跟京城红门里的衙内干上了,下场一定好不到哪儿去——京城里向来就不缺少这样的先例!

  虎哥点了点头,眼神一直瞥着门口的方向,似乎生怕有人进来,声音却压得更低了:“上了船,就下不来喽!”

  东哥倒抽了口气,小心翼翼地问道:“姐夫,那你看该咋办?”

  虎哥眯了眯眼道:“我看赵家这位现在也只是在埋线,并没有付诸行动,估计自个儿心里也觉得悬乎。我听说这两人之前就在京城掰过腕子了,结果赵家这位输了,被放去了西湖,没想到两人在西湖又碰上了。不过好像在西湖的时候,赵家这位一直蛰伏着,没惹出多大的麻烦。这不现在又调回京城了,估摸着是想一股脑儿地把之前丢的面子都找回来。不过那位李阎王确确实实不是省油的灯,之前鲁南有帮人也找过我,想请我出面找找北清那些研修生的麻烦,幸好长城俱乐部出事那晚我正好去送货,跟那位打过照面,否则那晚要真一脚踢上这块铁板,估计你姐夫我这会儿也该逃出京城了!”

  “鲁南人找过你?”东哥猛地一拍大腿,“是不是一个姓鲁和和一个姓裘的?”

  虎哥摇了摇头:“这得问你姐了,她也是一老乡介绍的单了。”说着,他跟东哥碰了碰杯,又抿了一口啤酒道,“你让小的们盯着点那两个鲁南人,我估计这事儿应该还有下文。只要别到时候,咱们别两边儿不讨好就成。这京城到处是坑,谁知道哪个是虚哪个是实,咱别一棵树上吊死就好!”

  东哥恍然,举杯跟虎哥相碰:“明儿我就安排人盯着姓鲁的小子,姐夫,你看李云道那边,我要不要再去做点工作?”

  虎哥摇头:“千万不要,这个时候锦上添花远远比不上雪中送炭。等等再看,你让兄弟们盯紧点,我总觉得,这京城最近可能要出大事儿!”

  (最近的章节各位看官请结合番外《徽猷传》阅读会有另外一番体验,请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平台“仲星羽”或搜索“zjzxy6”关注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