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我还有个中文名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紧急加更!四千字大章奉上,兄弟们,咱们月票榜掉到第八了,其实跟前面的差距都不大,今晚24点前都是双倍月票!羽少加更,兄弟们的月票刷起来,如何?)

  狗多数是不会咬人的,但疯狗却极少不咬人。当一个人变成一条疯狗以后,所有的道德和法律框架对他来说都是一纸空文。

  李云道突然发现今天的吴广跟上次有了很大的不同,眼神里的那股子炙热和疯狂是之前的吴广所不具备的,尤其是他看向自己和薛红荷的眼神,居然多了一股子嗜血的味道。

  靠着墙,吴广大笑:“李云道,薛红荷,有种你们今天杀了我,否则我天天来!”

  李云道皱眉,薛红荷又欲上前,对于从小在陈家耳濡目染地学过诸多搏击技巧的她来说,干掉一个弱不禁风的吴广简直易如反掌。

  “等一下!”李云道拦住薛红荷,因为他看得出,这一次吴广几乎已经存了必死之心。看来,吴广背后的那位,很可能已经做出了某些决定。

  一个人,如果连死都不怕了,那么这个世界上有什么能令他恐惧的呢?

  李云道将薛红荷拉到自己身后,自己却缓步走向吴广,看了看四周:“咦,邱无衣没跟着你?”保镖邱无衣不在,李云道基本就可以肯定自己的想法了。

  吴广脸色微变,但转瞬眼神又变得疯狂起来,满是血丝的眼睛狠狠瞪着这个他恨之入骨的青年:“就算邱人妖不在,难道你还真的敢杀我不成?”

  李云道轻轻叹了口气,走到那吴广身边,蹲下身,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吴广的脸色陡然大变,眼中那股子疯狂瞬间消失殆尽,望向李云道的眼神里却是无穷的绝望。

  他转向绿荷,又看了看薛红荷,自言自语:“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什么也没有留给你们……”在他看来,找到那些东西的希望都应该在薛氏姐妹们的身上。有执念的人,做任何事情都是认定了便使足了劲头往前冲,对于被某个人放弃的吴广来说,薛绿荷几乎就是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薛红荷轻哼一声:“自作聪明。”

  绿荷轻叹口气,上前一小步:“阿广,爸妈去世的时候我和红荷都还小。的的确确未曾留下任何遗物,更不用说你想要的那些东西了。”

  吴广的脸瞬间变得苍白起来,此前,他已经决定孤注一掷了。就算自己最大的把柄握在李云道的手里,但只要自己拿到了那样东西,就算自己不开口,身后那位大人物也会主动出面。在那位鹰派人物的面前,就算李云道再如何强势,必要的面子还要给的。

  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做人的机会!

  可这个希望却在刚刚被眼前的这些人碾得粉碎!吴广脑中猛地一声空白,脸上的表情也是瞬间万变。

  “不可能,不可能,你们骗我,你们一定是骗我的!”突然,他从地上猛地窜了起来,那只仍旧受着助的腿此刻似乎都完全恢复了一般,红着眼扑向绿荷。

  只是才做出前扑的势头,就被原本就在他身侧的李云道伸脚绊倒。

  砰地一声,吴广扑倒在薛家姐妹的脚下,他却如同疯了一般,手脚并用,疯狂地挣扎着往前爬动:“不可能,怎么可能不在你身上,一定在你身上对不对,你在骗我,你们在骗我!”

  李云道长长叹息一声,走了过去,将薛家姐妹挡在自己身后,蹲下看着满脸疯狂的吴广:“走吧,不要再来了,我说过的,只要你离绿荷百米以内,所以,明天会有人把视频传给你认得的每一个人。”

  那吴广痴痴地看着李云道:“啊?视频,什么视频?哈哈哈哈,我一定会找到的,一定只要找到了,我就能翻身……一定能翻身!”

  李云道叹气,如果他是个正常人,他也许还会出手,但面对一个疯子,他是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的。

  那吴广笑了一会儿,又猛地大哭起来:“怎么会没有,怎么可能没有……你们一定是骗我的,一定是……”

  冷不丁地,他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冲向巷口:“吴千帆,吴千帆,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众人诧异地望着那个刚刚还在门前朗诵着徐志摩的吴广,此时又哭又笑的疯癫背影,不约而同地微微叹息。

  这世上,多的是野心家,但是真正能爬到金字塔尖完成鲤鱼跳龙门那一跃的,屈指可数。多数的,都是从那通向山巅的崎岖路上摔下来,最后粉身碎骨。

  疯癫的吴广只是一个插曲,从京大旁的别墅出来,乐胖子问便拉住李云道,哀求道:“你陪我去个地方吧!”

  李云道看了看时间,不解道:“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

  乐天面色有些哀伤:“广济寺。”

  乐天是个乐天派,性格开朗,又博学多识,很擅长跟人结交,否则也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里,便跟那智远和尚打得火热,好几个晚上,两人都是抵足而眠的。李云道和乐诺都在派人查那智远和尚,只在一天没查出那和尚有问题,那年轻而风趣的和尚便是乐天的知己,至少在他人生最痛苦和失意的时候,睿智的智远和尚给了胖子一个暂时躲开这世上纷扰的避风港。

  路上,乐天在离寺庙不远的时候寻了一处还未曾打烊的元宝香烛店买了几样东西,也没进那广济寺,只在距离寺门不远的岔路口摆下香炉蜡烛,跟李云道借了打火机便开始烧黄纸。

  夜风轻拂,那黄纸灰烬在风中打着旋,飘向夜空,又带着胖子的歉疚与怀念飘去那不知在何处的地方。

  “智远,我知道你是个和尚,给你烧了纸钱也许你也用不上。不过不给你烧,作为兄弟我心不安啊!呶,旁边这个就是我跟你说过好多次的李云道。他从小被罚抄佛经,唉,要知道你会这么早走,便早些带你们认识了……”胖子点着黄纸,絮絮叨叨,说到情深处还不忘抹两把眼泪。

  “胖子,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智远下去以后还俗了呢?”李云道冷不丁地问了胖子一句。

  胖子一愣,而后屁颠屁颠地跑去那家香烛店又买了纸豪宅、纸奥迪……杂七杂八地加在一起,用一辆小推车拉了过来,车轮带着车身震动,在寺前的水泥路上发出轰隆隆的声响,推着小推车的胖子在倒春寒的天气里满头大汗。

  李云道轻叹了一声,众人的视线多数在那潘凌风的死上面,而广济寺里风趣幽默的智远和尚,似乎被人选择性地淡忘了。其实这几日潘凌风的死并没有闹出李云道想象中的轩然大波,各方势力似乎都在尽力地想把这桩凶杀案控制在可控的范围内。没两天,杨充打来电话告诉李云道,京城刑警已经锁定凶手是职业杀手舒力,但是真正的凶手却从所有人的视线里消失了,仿佛突然人间蒸发了一般。李云道和杨充却都知道舒力并没有蒸发,而是被长安俱乐部里的那位中年人男子安排人手直接收拾了。

  虽然人没抓到,但李云道却并非没有收获,自己这次被秦家老爷子安排进北清进修的目的也开始逐渐地浮出水面——薛氏夫妇当年遗留下来的研究成果。

  从目前来看,单国内就有无数个势力在盯着,秦孤鹤代表的是国家意志,吴广背后的那位是军方鹰派,乐、梅两家代表的是蜀中乃至西部的力量,还有出手陷害乐天的那一支力量。

  联参二部此前得到的情报是圣教渗透进了这一次的研修班,但并不清楚圣教势力此行的目的。如今薛氏夫妇关于超能粒子束武器的研究成果浮出水面,那么这一次圣教奸细的目的也就不言而喻了。

  但是,如今尴尬的是连薛家姐妹二人都不清楚,当年自己的父母是不是留下了什么研究成果。李云道却觉得,这种事情自然是不会空穴来风的,连境外的势力都开始介入了,要么是真的存在这项研究成果,要么就是有人想搅乱局势混水摸鱼。

  “你在想什么?”隔着橙黄的火焰,胖子看着自己的室友,橙色的火光印在那张有对桃花眸子的脸上,他似乎因为什么事情苦恼着,所以眉头皱得很紧,“被冤枉杀人的是我,你怎么看上去比我还要忧愁?”

  李云道帮胖子将黄纸三折后放入火堆,看着那不断燃尽的黄纸,说道:“说实话,我有些担心啊!”

  “担心什么?”胖子不解地看着他。

  “如果薛红荷今天晚上说是真的,那么垂涎这项技术的一定大有人在。可是现在我们别说根本不知道这项技术在哪儿,就连这技术是不是真的存在,当年薛氏夫妇是不是研究成功了、他们出事前是不是把研究成果用某种方式保存了下来……这些,我们一概不知!”

  “你一个读书郎的操心那么多事情干什么?”胖子狐疑地看着李云道,“这些事情该留给警察和职能部门去操心,咱俩现在无官一身轻的,你连把枪都没有,万一真有什么国际间谍上门来了,拿啥子跟人家对抗?”

  “我有你啊!”李云道立马笑道,“有国际间谍来了,我就关门放乐天。”

  乐胖子也不生气,居然忧伤地摇了摇头道:“我要是有那本事,也不用被那京城的刑警跟追兔子似的满寺院地跑了。唉,还是太胖了,一点儿优势都没有……”

  李云道看了那胖子一眼:“等有机会了,我找人帮你瞧瞧,你这饕餮一般的食量,体重也不见增加,这是病,得治!”

  胖子的目光又转向那黄纸灰烬:“智远和尚也说过跟你一模一样的话,那天,他手里拿着一卷《金刚经》……”

  李云道点头看向那夜色下的广济寺,明黄色的墙壁和飞檐翘角此时仿佛被一团迷雾笼罩着,看不清原本的样子。

  人活在这世上一辈子,会碰到很多很多人,但能成为朋友的却很少,而志趣相投的那更是凤毛麟角。胖子显然已经将那智远和尚引作了知己,却因为自己的身份而给这好不容易寻得的知己带来了灭顶之灾。所以对于那个总是用简单的故事解释着深奥佛理的年轻和尚,乐胖子是心怀愧疚的,如果自己没有因为失恋而跑进广济寺听讲经,就不会认得智远和尚,如果自己不认得智远和尚,这个将来极有可能成为这千年古刹住持的年轻和尚也不会遭遇这场弥天大祸。

  死者已逝,但活着的人,总还是要往前看的。

  回到寝室,胖子的呼噜声依旧如同雷鸣,到次日上课,仿佛一切阴霾一扫而空。

  忧伤,总是要放在内心深处由自己去慢慢消化的,旁人就算想帮,也爱莫能助。

  李云道却在上课之余,开始了一项浩大而漫长的工程——针对这一届研修班的每一个人进行背景分析,同时他还给了夏初一份名单,让她通过网络数据库的搜集,看能否交叉对比出有问题的对象。既然那晚有电话从北清附近的基塔拔出,那么基本可以肯定,出总问题的人,定然是在这八十人之列,但究竟是谁呢?如今线索理顺了,但很多事情却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作为学生,不管其他的事情如何纠缠,生活的主旋律依然还是枯燥而单调的学习。

  但老天爷似乎总喜欢给平静的生活投下一枚枚的小石子,让原本平凡而乏味的生活变得有了那么一点意思。

  这天课前,李云道正拿着手机跟夏初沟通交叉对比的结果,冷不丁北清校方负责人带着一位女子上了讲台,那负责人介绍说:“露易丝教授是剑桥大学最年轻的管理学博士,近年从事管理沟通研究,近年在耶鲁大学客座交流,接下来诸位的管理沟通课程,将由我们特地请来的露易丝教授给大家授课,大家鼓掌欢迎。”

  于是,某位踩着十公分细高跟的明眸女子,大大方方地走进教室,面带微笑:“大家好,其实你们称呼我的中文名字会更方便一些,我叫蒋青鸾。”

  (今晚会继续加更,24点之前都是双倍月票啊!兄弟们,哪怕每人只有两票,我们就能争五保六了~!月票刷起来,羽少的更新绝对不会让你们失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