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今天第一更来了!说好的月底爆发就在今天,应昨儿群里兄弟们的要求,现在月票榜是第七,每前进一名就爆更三章,兄弟们来一起帮刁民守擂!此外,番外《徽猷传》情节已经推至刁民抢媳妇,想对之前的细节了解更多的看客请搜索“仲星羽”或“zjzxy6”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平台阅读!

  鲁肃走进二楼的房间,房间里一片狼藉,一个全身只剩下内衣的女子斜躺在床上,两眼翻白,模样恐怖至极。看到这一幕,鲁肃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走上去,摸了摸那女子的颈间,一片冰凉,更不用说心跳之类的体怔了。

  站在门口颤抖不已的裘德辉声音也一样在抖动:“肃……肃……肃哥儿,是……是不是还活着?”

  “妈的!”鲁肃迅速从那床上跳了下来,抄起床上的一塑料袋的粉末儿,砸在裘德辉的脑袋上,“抽抽抽,就知道抽,妈的,这回抽出人命了!”

  裘德辉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也不去抹那一头的粉末,就是痴痴地看着前方,双眼无神:“真死了,真死了……”

  鲁肃转身看着床上的尸体,咬了咬牙,正欲说些什么,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啊”的尖叫,那原本应该在三楼的姑娘不知为何出现在了他身后,看到床上女子的恐怖死相,连退数步,被坐在门口的裘德辉绊倒,但还是连滚带爬地冲向楼梯。

  鲁肃不知从来儿来的勇气,疾步冲上去,一把揪住那正欲逃走的姑娘的长发。

  “啊!”二外姑娘又一声尖叫,发根吃痛,被鲁肃扯回了到那尸体旁。

  “你不是要看吗,看啊!”鲁肃将二外姑娘的脸狠狠摁在那尸体的脸旁,姑娘紧闭着眼,连睁开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那尸体的面部表情,实在是太过于狰狞了!

  二外姑娘吓得大哭,连声求饶:“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你们放过我吧,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真的不会……”

  揪着她头发的男人昨晚倒是竭尽温柔,只是刚刚突然爆发的戾气让她看到了人性的另外一面,此时哪还敢再有长时间傍着这大款的心思,只愿早早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鲁肃突然松开她的头发,柔声道:“对不起,我刚刚其实也是被吓到了,我向你道歉。”

  二外的姑娘不解,睁开眼看了他一眼,余光却瞥到那尸体的面孔,吓得从那床上弹了起来,跌坐在地板上。

  “看样子,她是吸毒过量了。”鲁肃叹了口气道,“没有人杀她,所以……”

  二外姑娘点点头:“我知道,她应该昨晚就死了……”

  鲁肃走过去,温柔地帮她理了理刚刚被自己揪得像杂草一样的长发:“走,我们下去吃点东西,我送你回学校。”

  此时这是一个温柔而镇定的男子,与刚刚禽兽一般的形象,判若两人,这让她有些害怕,却也不敢反驳,只能缓缓起身,默默走向楼梯。

  鲁肃跟在她身后,看也没看那仍旧坐在地上发怔的裘德辉,就在快到楼梯口的时候,他一脚踹在那姑娘的身后,二外姑娘一个趔趄,惊叫一声,便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砰!似乎撞到了头部,姑娘晕死了过去。

  鲁肃一步一步地走向台阶下的姑娘,面色清冷,眼神里却充满了嗜血的寒意:“不好意思,怪只能怪你看到了不该看看到的东西。”他看了看四周,顺手抄起一个银制的烛台,往那姑娘的脑袋上砸去。

  “你……你在做什么?”裘德辉好不容易从那具尸体的震惊中清醒过来,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了令他毛骨悚然的一幕——满脸是血的鲁肃,正拿着银烛台,一下一下地砸向二外姑娘的脑袋,每敲一下,他脸上和身上会被溅上出数道血迹,此时的鲁肃,就如同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

  而那恶魔,正在张嘴向着裘德辉狞笑:“她不死的话,你和我都得死!”

  “疯了疯了……彻底地疯了……”裘德辉转身走向房间,所以有的一切都来得及突然了,他根本消化不了眼间的这几幕场景。

  鲁肃却望着尸体冷笑。死人,才能保守住秘密。

  过了约摸半个钟头,门铃声打破了别墅清晨的静谧。坐在沙上的鲁肃扶了扶眼镜,走向大门,通过视讯器看了一眼,便打开院门。

  两名面色阴冷的男子推着两个巨大的行李箱进了别墅客厅,领头的一人看了鲁肃一眼道:“家里有不干净的东西?上头吩咐我来打扫一下。”

  鲁肃点点头:“有劳了。”

  两名男子先看了一眼楼下的尸体,又去检察一下楼上房间里的那具,也没多说什么,用塑料薄膜将地上的尸体裹了起来,放进专用的收尸袋,这才装进行李箱。不一会儿,一人从楼上又抗了一个袋子下来,同样装入另一个大行李箱。

  两人还背了两个背包,此时打开,往地上喷了些液体,那血渍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消退。

  其中一人对鲁肃道:“你把最近穿过的衣服,还有涉及到那两个人的,全都归笼在一起,还有些DNA的痕迹,我们会统一处理。最后你跟你的朋友,都去洗个澡,洗手间我们也会处理。”

  不知为何,鲁肃终于松了口气,说了声谢谢,可那面色阴冷的男子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继续自己手里的活。

  鲁肃心中稳定,走上楼推开那洗手间的门,洗手间里,烟雾缭绕,鲁肃猛地皱眉,那烟雾的味道,不单单是烟草。

  “有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抽这玩意儿?你想死吗?”鲁肃终于有些怒了。

  坐在马桶上抽烟的裘德辉却眼神涣散,嘿嘿冲着鲁肃傻笑。

  鲁肃冷哼一声,砰地一声带上洗手间的门:他也没料到,裘德辉看起来自控力颇强的人,碰了毒后,居然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就算这会儿可以控制他了,但意思却已经不大了——这样的一个废材,难不成还指望他能成为什么省部级的高官不成?

  两名男子的动作极是利索,就算意识模糊的裘德辉也被他们摁在洗手间里从头到脚狠狠洗涮了一遍。衣服之类的,等鲁肃洗完澡出来,都已经被化为了灰烬。

  推着箱子临出门前,那面色阴冷的男子终于再次开口:“上头说了,下不为例!”

  鲁肃点点头:“放心,不会再给他添麻烦的。”

  他转身,却看到嘿嘿傻笑的裘德辉跑了出来,手舞足蹈:“死喽,都死喽!”

  鲁肃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起来,什么叫过犹不及,他如今总算是有了最深切地体会了。

  李云道的脸色此时也有些难看,乔治来了,还带来了一根项链。

  “师叔,师父说了,这东西随你处置,是还给他们,还是咱自个儿拿着,都听你的。”乔治翘着二郎腿,晃着脑袋喝着茶,说话之余还打量了两眼一旁的乐胖子。

  乐胖子此时也凑了过来,看了一眼那根挂着钥匙吊坠的项链,奇道:“没什么特别的呀,你们抢人家小姑娘的项链干嘛?”

  乔治笑道:“一个不长眼的影子碰上了师父,所以东西就到了师父手里,不过罗宾柴尔德家族的人是怎么知道东西到了师父手里,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为了这东西,已经死了不少人了。”

  李云道握着那根入手略有些微凉的铂金项链,的确如胖子所说,这项链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就算做工再精湛,也远远没价值连城到要让圣教出动那么多的人力和物力,除非,它蕴藏着什么秘密。

  李云道仔细打量着那把银色的小钥匙,说是钥匙,其实只有小拇指甲盖那般大小,仔细看,上面还雕刻着一些零碎的花纹。难道说,这钥匙真能解开什么秘密不成?

  “对了,我二哥呢?”相比起钥匙,李云道还是更关心从小和弓角轮流背着自己的二哥,那二十多年的兄弟情谊,对他来说,比这世上的多数事情都要重要得多。

  “师父他去日本了,好像日本那边出了点事情,他们有个人在那边失踪了,所以……”乔治耸耸肩道,“师娘早一步就先过去了,不过问题好像并未能解决,所以才要师父亲自出面。”在乔治心目中,早就将那一袭紫衣的倔强女子认作了自己的师娘,所以每逢提起袁紫衣,他都必称师娘,还因此被李徽猷收拾过几顿,可这家伙不但不改,而且还变本加厉。

  “失踪?”李云道微微皱眉,而后叹息一声,说到底,二哥做的事情,才是这世上顶顶危险的。但他知道,二哥徽猷应该很享受现在的这种状态。在昆仑山时候,李徽猷就是经常入没悬崖的那种人,倒挂在悬崖上,他也一样无所顾忌,不断挑战自我,是二哥快乐的源泉之一。那家伙虽然长着一张比女人还要妖艳的脸蛋,但心却比绝大多数男人都要坚强和敢于面对挑战。“岛国的忍者最近掺和了很多事情啊,我感觉可以他们内部也出了什么问题了,尤其是那个很神秘的忍者部落,我甚至猜测,他们的首脑很可能已经被人控制了。”

  乔治很轻松地抿了口茶水道:“破弹丸之地,要不是因为师父可怜那些普通百姓,上次跟着师父在日本执行任务的时候,我就差点儿……”见说漏了嘴,乔治连忙闭嘴,只是嘿嘿干笑了两声,“总之,师父总是善良得可爱,也难怪师娘和韦岚都非他不嫁。”

  李云道皱眉:“韦岚是谁?”

  想了解二哥徽猷与韦岚当年的纠葛细节,各位请微信搜索“仲星羽”或“zjzxy6”到作者微信公众平台阅读番外《徽猷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