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孰轻孰重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今天第二更,月票我就不多说了,有钱的捧个场钱钱,没米的捧个人场,兄弟姐妹们开心就好!嗯,月票来了,第三更也就来了!

  韦岚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但李云道一时间却想不起乔治口中的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等乔治一提“瓦房精舍”,李云道脑中立刻浮现了那个酒店行业的传奇女子的形象——江州经济停滞不前,此前马文华书记找各行各行的精英都来把过脉,其中包括这位叫韦岚的民宿行业的意见领袖。那次会面马文华特地拉上了当时兼任城东工业园区党工委书记的李云道,试图在城东开辟出一块区域专门发展旅游和民宿。只是,李云道如何都想不明白,以二哥职业的特殊性,跟韦岚打交道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这两人怎么会扯到一起去了呢?

  见到李云道面露不解,乔治嘿嘿笑道:“师父无意中救她于水火,嗯,后面我就不说了……”

  李云道呈头疼状,摸了摸额头,苦笑道:“紫衣嫂子那边……”

  乔治一脸坏笑道:“师娘也知道,救人的时候,师娘就在现场!”

  这世上除了男人便是女人,感情本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也许偶尔的一次惊鸿一瞥,便会造就一生的情有独钟,更不用说是在最绝望时的救命之恩了。

  二哥徽猷话不多,但李云道却知道二哥是个内秀的人,这种事情,自然不需要当弟弟的多发愁——二哥的生世不明,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同胞兄弟,还是那圣教的裁决主教。所以李云道倒是希望二哥别在生世来历上多纠结,早些跟紫衣嫂子开枝散叶才是正理。当然如果他有本事把前几天碰到的罗宾柴尔德家族的安妮拿下的话,生个混血儿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乔治,你觉得这把钥匙背后的秘密可能会是什么?”李云道又将目光重新投回手中拎着的铂金项链,项链如钟摆一般在眼前晃动。

  不等乔治开口,乐胖子便插嘴道:“嗯,一定是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李云道没好气地白了这胖子一眼:“你这话,说跟没说有啥区别?”

  胖子挠头:“我这不是在引导你们的思路逻辑嘛!”

  乔治知道自己跟李云道谈这些事情的时候,三师叔会把这胖子留在屋里,就这代表了绝对的信任,便也不避讳,想了想道:“传说罗宾柴尔德家族有个不外传的秘密,这个秘密关系着家族的生死存亡,我想,这把钥匙背后的东西,应该跟这个秘密有很大的关系。”

  乐胖子很兴奋地道:“会不会是一个宝藏?”说话的时候,胖子使劲地搓手,仿佛那诱人的宝藏就近在眼前一般。

  这回,李云道却认真地想了想,点头道:“不排除这个可能性,我听说欧洲,那些古老的家族都有一个习惯,在鼎盛时期会抽出家族全部实力的百分之十用做储备,以备家族在遭遇灭顶之灾后,子孙血脉还能得以延续。”

  乔治也若有所思道:“的确是有这个可能,钥匙是葛瑞的母亲戴安娜传给葛瑞的,不过我倒是听说过,罗宾柴尔德家族的上一代家主对九小姐的母亲戴安娜极为信任,这一度还引起了家族内部的动荡。那位九小姐的母亲,就是在那场动荡中去世的。”

  “哦?”李云道微微一愣,“当年发生了什么?”

  “具体的细节,罗宾柴尔德家族并没有对外宣传,只知道几乎一夜之间,罗氏旗下的所有产业全部临阵换将,之前忠于戴安娜的那些员老级诸侯纷纷出走。后来很多人都向他们打听当年罗宾柴尔德家族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但我猜他们应该是签署了保密协议,所以没有一个人肯开口。当然,他们应该也是迫于那个家族的威慑力,那天你也看到了,那个叫安妮的女人,实力很变态,但还不是他们当中最强的那个。”乔治一口气透露了很多关于罗宾柴尔德家族的秘闻。

  “唉!”李云道轻叹了口气,“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更不用说一个富可敌国的大家族了。其实对于罗宾柴尔德家主而言,管理家族其实就跟管理一个国家差不了太多了。”

  乔治笑道:“三师叔,那你就太小看罗宾柴尔德家族了。他们的家主可比一般的国家领导人要强势多了!不过上一代家主前些年去世后,这一代的家主一直悬而未定,据说他们家两位年轻能干的大公子和二公子都对家主之位势在必得,我倒是很想看看,那两个讨厌的家伙,究竟谁能笑到最后。”

  李云道脑中立刻浮现了一个彬彬有礼的身影,传承千年的大家族教育出来的孩子,有他独有的傲气,但这种傲气不是来自于家族实力,而是一个在知悉这世上绝大多数真理的智者对于愚昧众生的俯视。他突然有些心疼那个自己起名叫“克莱尔”的九姑娘,如果真有一日罗宾柴尔德家族祸起萧墙,面对两个同样心疼她的兄长,她会站在哪一方背后呢?无论对于谁来说,这都是一个令人无比痛苦的抉择。

  “我想把项链还给她。”李云道淡淡地说道,目光落在乔治的脸上。

  乔治耸耸肩膀:“师父说了,随您处置。”

  李云道点头,胖子却苦着脸凑上来道:“李云道啊,小九那么小,你可不能禽兽不如啊……”

  “滚犊子!”李云道一脚踹过去,胖子却难得灵活地躲开。

  胖子跑到门口又突然去而复返:“说好的,这匾归我家老祖宗了!”他指着墙上的那“虽选必诛”四个大字。

  李云道作势又要踹人,胖子连忙投降道:“我就指着你这匾能让老爷子放我回家看看呢!”

  这回李云道没有踹人,乐胖子大过年的都没能回蜀中看看亲人,不是在四合院就是在广济寺跟那死去的智远和尚辩论这世上的真理,思乡心切,李云道也的确能理解。

  得了李云道再次允诺,胖子这才乐呵呵地掏出手机向蜀中汇报“佳绩”,李云道的目光却还是落在那钥匙形状的项链挂坠上。

  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让圣教和罗宾柴尔德家族争得乐此不疲呢?

  就在李云道困惑之际,院中传来熟悉的声音:“李云道李云道!”

  李云道一愣,小孔雀?

  小孔雀自然不会自己来王家,果然,李云道出书房相迎时,便看到那个恬淡的孔姓女子,如同小鹿一般蹦跳着向自己冲来的正是扎着冲天小辫的孔雀。

  小家伙一开始打算像以往一样蹦进李云道怀里,等跑近了发发现李云道手上还缠着绷带,但小家伙已经跃了起来,加上稍稍一迟疑,“哎哟”一声,眼看着就要摔倒,却被快速上前两步的李云道单手抄住,这才站稳了身形。

  “嘻嘻嘻,李云道,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小家伙一站稳就搂住着李云道的腰,笑得露出刚刚长出不久的小虎牙。

  李云道捏了捏小家伙精致的鼻子,目光落在她身后的女子身上,笑道:“今天孔雀不用上课?”

  孔蓝翎苦笑道:“一大早起来就哭着闹着要来看你,怎么劝都不听。我跟老师请了小半天假,否则就是送去学校了,她也不安份。”

  小孔雀轻轻抓起李云道的手腕,仔细地看着被绷带裹住的手掌,仰头问道:“还疼吗?”

  李云道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不疼了。”

  小家伙小心翼翼地将他的手放了下来,有些心疼地道:“我知道的,一定很疼。”

  孔蓝翎认真地看着李云道:“我听丫头说经过的时候,真的被她吓坏了。你当真爬到那摩天轮的舱顶上去了?”

  李云道笑着点了点头:“没办法啊!”

  “太危险了!”孔蓝翎几乎无法想象,别说两百米的高空,就是二十米的高空,那也是相当骇人的。

  小孔雀也学着孔蓝翎的口吻,抬头对李云道说:“是啊,太危险了!”

  李云道失笑,懂事的孩子,就该收到老王家当儿媳妇儿!

  “还好,精神还算不错。”孔蓝翎柔柔一笑,“孔雀说要请你吃饭,等你恢复了,我在家里做饭,你过来家里吃吧!”

  “行!”李云道微笑应诺。

  “看你没事,孔雀也就该放心了。”她笑着道,还有一句话她没有说,其实这几天她也心神不宁,此时心中的石头却也终于落地。不知想到什么,她看了看自己的脚尖,低声道:“你见过他了?”

  李云道愣了愣,但很快便反应过来,点头道:“见了。”

  孔蓝翎深吸了口气道:“他说了什么?”

  李云道笑了笑:“没说什么。”

  孔蓝翎狐疑地打量着他,他这才说实话:“他让我有时间多陪陪孔雀。”

  一身绿衣的孔蓝翎笑了笑,没有苦涩,也没有嘲讽,只是很欣慰地轻轻一笑:“他就是这样,把时间甚至生命都献给了这个国家。”

  李云道点头道:“历史会记住他的。”

  她轻叹一声:“女儿只有一个啊!”

  李云道也叹息,自古忠孝不两全,一边是亲人,一边是祖国,在那吴姓男子的天平上,孰轻孰重,早已自有掂量!

  下午的番外《徽猷传》时间线正好到云道赴京抢媳妇儿那段,有书友留言,恍若隔世,事实上,羽少亦觉如此,再翻八年前的文字,的确感慨,一本刁民,我竟已经写了八、九年之久。不管怎么说吧,写书就图个乐子,我写得开心,你们看得开心,仅此便足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