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不想杀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第二更来了!感谢铁杆书友醉鎏氓、小咕嘟、刁民之二少、平戈31390993、我是冷风、黄通权、雄安磊磊、富丰人力王佩、古中医秘方、书友15733102的月票雨的支持,兄弟们,你们的月票给力,羽少的更新同样风骚!此外番外《徽猷传》正在作者微信公众平台上更新,大家用微信搜索“仲星羽”或“zjzxy6”便可关注阅读最新番外!

  疤子的笑声在空荡荡的仓库里回荡,门口的兄弟笑骂道:“疤子这回又要辣手摧花了!”

  锋哥本将让人进去警告疤子不要玩得太过火,因为待会儿自己还要从姓梅的女人口中挖出周卫国想要的东西,但外面突然传来车子的引擎声。他冲身边的小弟使了个眼色,那两人迅速向厂区大门的方向奔去。

  “是小巴!”看到是刚刚出去的商务车,小弟兴奋地冲开车的人挥了挥手,又回头对锋哥喊道,“小巴回来了,有吃的了!妈的,快饿死了!”

  包括锋哥在内,所有人神情都放松了下来,从下午忙到这会儿,粒米未进,刚刚就已经是饥肠辘辘的状态,此刻看到负责弄吃食的小巴开车回来,岂有不兴奋的道理。

  锋哥也站了起来,长长地伸了个懒腰,他打算干完这一票就回涪城,这京城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小巴,快把吃的拿下来……”头一个迎上去的小弟刚刚打开车门,就看到火光一闪,砰一声枪响,大腿上立刻绽开一朵血花。

  其余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又是砰砰两声枪响,迎上去的三人均大腿中枪倒地。

  锋哥反应极快,在第一声枪响的时候就已经下意识地扑向厂房内,恰好躲过了射向他的那一发子弹。

  李云道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三人,0.55毫米的子弹加上空洞效应几乎撕烂了他们的大腿肌肉,这三人如果不流血而亡的话,暂时也不会造成其它的威胁。不过跳下车的李云道还是将三人身上的刀具统统搜刮出来扔得远远的,又回头去开车的胖子道:“你就待在车里,暂时不要出来!如果发现情况不对,马上开车走人!”

  乐胖子看到倒在血泊里三人哪里还敢下车,刚刚李云道开枪时连眼睛没眨一下,此时此刻,他才意识到这个被江北黑道称为“李阎王”的青年除了平时跟自己嘻嘻哈哈的一面外,还有如此冷血而镇定的一面。现在他终于知道,那些关于李云道斗悍匪,抓毒贩,杀恐怖分子的传闻都是实打实的真人真事。

  乐胖子哭丧着脸看着李云道:“你确定不要报警?”

  李云道失笑道:“你别忘了,我就是警察。”说完,他便一步一步走向那月光下一片通透的厂房。

  梅沁已经做好了下地狱的准备,眼间的刀疤脸如果当真敢动她一根毫毛,只要能走出这里,她一定会让他生不如死,哪怕自己下地狱也无所谓。

  疤子还没来得及再次酝酿出让梅沁恐惧的氛围,就听到外面三声枪响,他一开始以为是有人在放鞭炮,等看到锋哥狼狈的闪身扑进厂房向这边飞奔过来,他才意识到好像是出事了。

  于是,下一刻,他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青年,一步一步地走了进来。

  皎洁的月光透过厂房上空的气窗落在他的身上,仿佛形成了一圈神灵般的光晕,他微笑着,像个大学讲师一般彬彬有礼,人畜无害。

  当然,这是在他手上没有拿着那把枪的前提下。

  锋哥早就奔到了疤子身边,将锋利的刀类摁在梅沁的颈间动脉上。

  “站住,你再靠近一步,我就杀了她。”刚刚电光火石间,锋哥看到这模样清秀的男子招呼也不打便开出三枪,眼神犀利,枪法精准。

  “如果你想死的话,就杀了她吧,反正我也不认得她。”李云道耸耸肩,脚下的步伐却未停。

  疤子狞笑着掏出匕首,还未等锋哥出言制止,他便二话不说,一刀便插在梅沁的大腿上。

  梅沁闷哼一声,整个身子猛地向后弓起。

  “老大让你站住,你没听到吗?”疤子面露凶狠,“奶奶的,这样的女人,老子用这把匕首捅死的也不是一个两个了,你再敢上前一步,下一刀就是她的脾脏!”

  李云道终于停下脚步,皱眉看着疤子道:“我本来不想杀人的。”

  疤子听得笑了起来:“你以为拿把枪就能到处糊弄人?枪怎么开你知不知……”

  那个“道”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李云道连看都没看,抬手就是一枪。

  砰!

  子弹穿过疤子的眉心,鲜血和脑浆在脑后绽放如花。

  疤子仰面而倒,双目圆睁,临死他都不知道开枪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锋哥也意识到自己这回在京城估计是踢到铁板了,连忙躲在梅沁后面,只露出拿刀的手臂。

  “兄弟,咱们干的都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活儿,用不着往死里逼吧?”锋哥阴测测声音从梅沁身后传来。

  李云道笑了笑:“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顿了顿,似乎是在思考,过了一会儿才道,“嗯,这么说好像也有些道理。不过你拿的是黑钱,我吃的是皇粮。”

  躲在梅沁身后的锋哥微微一愣,皇粮?他是警察?

  锋哥急道:“兄弟,如果你是吃皇粮的,那就更没必要了。今儿我认栽,人还给你,你放我走!”

  李云道轻笑:“我要是不乐意呢?”

  锋哥声音阴冷道:“不乐意?你不会以为你的子弹真的会比我摁在她动脉上的刀子还快吧?你放心,从我第一天开始用这把刀的时候算起,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失过手。”

  李云道再度微笑:“哦?那对不住了,今儿估计要破例了!”

  他抬手,又是一枪。

  砰!

  锋哥愣了愣,等他发现自己握刀的那只右臂已经整体离开自己的身子时,这才忍不住发出一声悲嚎。

  从商务车进入,到锋哥倒下,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被袜子塞住嘴巴的梅沁看得目瞪口呆。这哪里还是那个跟自己一样坐在第一排津津有味地听课青年?他就如同从地狱里走出来的天使,专为惩罚这些为祸人间的恶徒。

  李云道缓缓了过去,伸手去取她口中的袜子。

  “你……你杀了他们?”

  李云道没想到刚刚把破袜子从这女人嘴里扯出来,她就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一句话。

  “不用客气!”李云道皱了皱眉,“我就当你已经谢过我了。当然,你要谢的应该是外面那个死胖子,我是看他的面子才会来救你。”

  “帮我解开。”梅沁见他迟迟不把自己的手脚松开,秀眉微蹙道,“快呀,快给我解开,打电话叫救护车,这些人都将来都是证据。”

  李云道微微叹了口气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你快四十岁的人了,到现在为止还没能嫁给出去。”

  梅沁微愣,随即道:“你觉得现在是说这个时候吗?快帮我解开,他们要是死了,人证也就没了。”

  李云道捡起地上的匕首,割开梅沁手脚上的绳索,叹息一声道:“其实人不知道,有些人,天生就该死!”

  那失去一臂的锋哥捡起地上的断臂,疯狂地跑向厂房的大门。

  唉!李云道叹了口气,梅沁却急道:“快拦住他!”

  李云道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看着厂房天花板上的气窗,月光洒落在空荡荡的厂房里,仿佛白昼。

  “快拦住他呀!”梅沁又重复一声道,见李云道站着不动,梅沁竟赤着脚去追狂奔而去的锋哥。

  “穷寇莫追啊!”李云道似乎是自言自语嘀咕着。

  果然厂房外传来梅沁的惊呼声,李云道疾步而出时却看到刚刚被自己一脚轰中大腿的其中一人死死抱着梅沁的小腿,口中疯狂呼喊着:“锋哥快跑,有机会替兄弟们报仇!”

  那人涨红了脸,很快又因为失血过多,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梅沁甩不开抱着自己小腿的那人,恨恨地看着锋哥远去的方向,回头怒视李云道:“为什么不追?”

  李云道轻轻叹息一声,对商务车上的胖子道:“我就知道,这世上做个好人没那么容易,你救了人家性命,人家不感激也就罢了,还要怪你放跑了歹徒。唉,胖子,时候不早了,咱们差不多就撤吧!”

  梅沁怒道:“你知不知道刚刚那个家伙做过多少丧尽天良的坏事?”

  李云道摇了摇头:“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你我用道德可以批判,却不能代替法律的审判。我现在也不是警察,况且杀人终归是不好的。”

  梅沁冷笑道:“奇了怪了,你那个‘李阎王’的绰号就是现在扔进江北黑道也能吓傻一拔人,你现在跟我说杀人不好?”

  李云道轻笑道:“我跟你不一样,你在涪城不分轻重缓急杀了很多人,嗯,听说有个刚满十八岁的孩子为了给得癌症的母亲的弄钱治钱,走投无投之下去抢劫,激动和恐惧之下误杀一人,嗯,其实原本不用判极刑的,法律存在的意思,多数还是为了预防……”

  梅沁皱眉着李云道:“李省长,您这是在给我上课吗?”

  李云道摆摆手,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下来,叹息一声道:“其实有一段时间我的想法跟你现在的很接近,总觉得既然赋予了我这份职责,把如今重要的国家暴力机关拿给我,总要给老百姓一个交待,于是便想着营造一个天下无贼的局面。”

  番外《徽猷传》正在作者微信公众平台上更新,大家用微信搜索“仲星羽”或“zjzxy6”便可关注阅读最新番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