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一把利刃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今天第二更来了!感谢铁粉雄安磊磊一早的220张捧场月票、黄通权昨晚很及时的33张捧场月票。兄弟们,月票不止,更新不停啊!公众号上的番外《徽猷传》快到十万字,有书友要看《桃夭传》和《弓角传》,搜索“仲星羽”或“zjzxy6”即可到作者微信公众平台阅读最近番外。

  回到商务酒店的时候,已是凌晨。

  今天发生的一切就仿佛是一场恶梦,这让梅沁的心情相当糟糕。她其实很清楚,自己是市委书记刘明德手中的一把尖刀,这把刀屠戮了蜀中涪城黑道,如今扫黑落幕,刘明德便用读党校研究生的理由将自己支到了京城。

  其实她并不后悔之前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情,如果再给她重新选择一次的机会,她也还是会做出几乎同样的选择。

  涪城的涉黑势力此前已经到了不得不清的地步,这一点上,涪城面临的问题几乎跟江州相当,但江州毕竟是省会,而且又在沿海,无论是江南还是鲁南,都会从某种程度上给江州的经济带来连动的促进效应。

  但涪城不一样,涪城地处内陆,又不是省会,虽然此时已经是蜀中第二大经济体,但只要仔细分析对GDP作出绝大多数贡献的产业就会发现,涪城的发展后劲越来越弱,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外来投资和人才的制约。而在扫黑前,涪城的袍哥几乎全国闻名,当年震惊全国的几桩大案也都跟这些袍哥有牵连,如果不进行一次彻彻底底的清理,涪城也许就要在这一轮的经济发展大潮中失去最好的机会。

  所以升任涪城市政法委书记后,在市委书记刘明德的支持下,加上去年京城发出的扫黑通知,她便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扫黑运动。

  梅沁从小就是一个做事很认真的人,认真到几乎吹毛求疵的程度。每套数学试卷所有的附加题都要完成,八百字的作文必须将句号写在试卷上的最后一格里。所以江州的黑道被她当作一张难度系统为九点九的数学附加题。

  她解了题,涪城的黑道便死伤惨重。

  梅沁今天也受了些轻伤,身上好几处地方一块青一块紫。一回到酒店,她便将已经弄脏的外套脱掉,身上有几处受伤地方,她到酒店的卫生间里对着镜子照了照,幸好都是磕磕碰碰的轻伤。看着镜子里那具如今还能拽住青春尾巴的身体,她轻叹了口气,此生应该没有哪个男人能征服自己了,哪怕这具身体如今还让绝大多数同龄人都羡慕嫉妒。

  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了刚刚那人割开捆缚她的胶带的场景,那一刻,她当真有些恍惚,仿佛那人就像幼时童话里的白马骑士一般,在形势最危急的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

  对着镜子梅沁突然轻笑一声,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读了言情小说会流泪的姑娘了,她觉得自己内心深处残留的那一抹幼稚的确很好笑。“王子公主从此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的局面永远都只会停留在字面上,而现实生活里,王子会背叛,公主会出轨,就算没有也需要面对方的磨牙放屁——这对于一个有完美情结的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洗了澡,简单地处理了身上几处伤口,她便躺在床上看手机上的信息。

  有好几通未接电话,都是家里派在自己向身边保护自己的人打的,还有一通是未接来电显示的是“刘明德书记座机”,她想了想还是将手机电源彻底关掉。

  她打算给自己放个假,让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远离自己,哪怕只有一天。

  想给自己放这个假的不只是梅沁一人,很多人都想让自己喘口气。

  李云道和胖子回到寝室的时候真赶上了校方和组织部的第二次联合查房,只是这一次查得更彻底,每个人都需要核对长相,以防这些地方领导干部是让部下或其他人滥竽充数。

  李云道和乐天都顺利通过了检查后,胖子一进寝室就猛灌了几大口纯净水,咂嘴道:“你今儿开枪的样子真他娘的帅爆了!”

  李云道正取出箱子,一边将枪和子弹都重新收好一边道:“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要当神枪手,的确是需要点天赋,但正常地防防身,只需要时不时地保持手感就好。”

  乐天又拖了自己的椅子过来,倒坐着,将肥硕的下巴搁在椅背上,眨巴着一对小眼睛道:“今儿幸好有你,否则我真不知道回了蜀中,该怎么跟梅家人交待。”

  李云道将行李箱重新塞回储物柜里锁好,这才正色道:“梅灼曦那边你打算怎么处理?当真看着人家当尼姑去?”

  胖子忧伤地揉着脑袋道:“我其实下午正打算跟你商量的,明天我想去趟峨眉山。”

  李云道点头:“是该去一趟,欠啥都别欠情债,人家姑娘这一辈子的幸福毁在你手上,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胖子点点头,很认真的看着李云道:“我也这么想,所以我觉得你有必要陪我一块儿飞一趟峨眉山。”

  李云道吃惊地看着胖子道:“我去干嘛?我又没招惹人家姑娘。”

  胖子搓手道:“你不是比我更有经验嘛……而且,说实话……一个人面对灼曦,我心慌啊……”

  李云道叹息一声道:“交友不慎就是我这样的,天天都得上赶着给你各种擦屁股……”

  胖子嘿嘿笑道:“兄弟们,以后我也会为了你两肋插刀的。”

  李云道笑骂道:“我也不指望你能为我两肋插刀,只希望你以后别为了什么事情插兄弟两刀就成。”

  胖子坐直了身子,怒道:“我是这样的人吗?”

  李云道伸了个懒腰:“目前看还真是。”

  胖子有气无力地叹息一声,又将下巴重新搁在椅背上:“云道,你说我这个人是不是特别招人烦?”

  李云道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胖子,狐疑道:“你啥时候变得这么有自知之明了?”

  胖子怒道:“会不会安慰人?”

  李云道撇了撇嘴,起身走进洗手间:“订机票吧,争取周二就能回来,蒋青鸾的课咱俩要是请了假,她非记我们一个缺勤不可!”

  胖子一乐,拿出手机翻机票,四位数的价格让这个连出差都住地下室的家伙肉疼不已,但狠狠心,还是买了两张吉祥航空的特价机票,京城直飞成都!

  买好机票,胖子放下手机才对在一旁洗漱的李云道说道:“云道,你是不是觉得梅沁那娘们儿挺难对付的?”

  正在刷牙的李云道一口的泡沫,但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何止是挺难对付,简直就是一朵奇葩。”

  乐天凑上来,靠在通往洗手间的墙上道:“你猜她为什么一直不肯嫁人!”

  李云道笑着吐掉口中的牙膏沫道:“一个连杀人都要做到极致的女人,什么样的男人能受得了?当然,我相信,目前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哪个男人能入得了她的法眼。这样的女人,会在自己的心里设一条高不可攀的标准,标准以下的男人全部淘汰。她却不知道,她那条线以下是芸芸众生,线以上的,估计只有神了。”

  乐天抚掌大笑:“秒极秒极,其实之前梅家姐妹俩也时常会提起她们的这位奇葩小姑,每每提起,必先摇头。早几年的时候,梅家人还指望着能把她嫁出去,现在她在涪城弄出那么大的阵仗,连他们刘书记都受不了了,赶紧找了个读党校研究生的借口,把这位小姑奶奶送到了京城来,否则再那么大杀四方地干下去,他那个市委书记也就不用干了!”

  李云道却道:“我倒是觉得,在这一点上,梅沁怕是被你说的那位刘书记给利用了,而且你难道没有发现,现在矛盾的焦点全部都集中在梅沁一个人的身上?原本扫黑这种事情,梅沁作为政法委书记兼任扫黑办副主任,人杀得太多了,的确是要负主要责任,但真正的扫黑办一把手却是你说那位刘明德书记啊,梅沁是一把刀,但这把刀如何杀人,最终还是刘明德去决策的。你难道真的以为,在如今华夏班长制占主导的体制下,一把手如果不点头支持,梅沁就凭一介女流的决心和毅力,就能在涪城掀起那样的轩然大波?”

  “哦?”乐天微微抽气,眉头也皱了起来,“被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像那么回事。不过也还有一种可能,之前刘明德刚刚从市长升任书记,需要一些新的方法来破局,加上涪城也的确因为袍哥们的存在而不堪重负,所以就启用了梅沁。只是他没料到梅沁这把刀太锋利了,不但伤人,还伤己,但想着藏锋的时候,却发现形势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

  李云道轻笑着捧了把水,洗去了忙碌一天的疲惫:“到这个时候,那位刘明德书记想要再踩刹车就晚了,加上你们蜀中最近似乎突然传出要增设常委的消息,某些人的想法也就不太一样了。于是,梅家这位耿直的小姑奶奶,就成了最好的替罪羊,反正她身后还有一个诺大的梅家,无论出了什么事情,都有那个大家族会为她撑腰。所以,事情就变成了你后来看到的那样,涪城的媒体铺天盖地都是关于扫黑功臣梅书记的报道。”他轻叹了口气,“媒体啊,这是一把利刃啊,伤人于无形,到头来你可能还会感恩戴德。”

  兄弟们,这是第二更,再求一次月票啊!另外,雷打不动地打番外广告,大伙儿别嫌烦,因为这对正在组建的“羽盟军”很重要!公众号上的番外《徽猷传》快到十万字,有书友要看《桃夭传》和《弓角传》,情节已经构思得差不多了,等羽少空一些了就来写。搜索“仲星羽”或“zjzxy6”即可到作者微信公众平台阅读最近番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