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今朝有酒今朝醉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今儿第一更,感谢铁粉雄安磊磊凌晨的220张捧场月票,兄弟们为磊哥干杯!六月兄弟姐妹们都很给力,七月我们继续独领风骚!

  将李云道送到楼下,虎哥和东哥目送这位在长城俱乐部开枪杀人却安然身退的猛人离开,这才双双摸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两人见彼此动作一致,不由得相视苦笑。

  虎哥道:“这李云道身上的杀气太重了,老子刚刚被他问得一背脊的冷汗!”

  东哥苦笑:“你是没被他拿铁钎子摁着脑门子的经历,我敢打包票,我那天要是真敢再动弹,他绝对敢用铁钎子弄死我。说句实话啊,虎哥,不到万不得及,咱俩还是别正面跟他发生什么冲突,就像你说的,人家神仙打架,别到临了,咱们这种小鬼遭殃。”

  虎哥叹息一声:“没办法啊,这世道便是事事都要你站队,站队可能会死得很惨,但也只是可能,但如果不站队,却会死得又快又惨!”

  东哥皱眉看向虎哥道:“我还没明白,那位要我们把事情捅给李云道,目的究竟是什么?难不成真的想为那俩儿姑娘找回公道不成?”

  虎哥嗤笑道:“找回公道?嘿,兄弟,你太天真了!真要想找回公道,他一现成的公安局副局长打个招呼,必然有人上赶着去破案,还用这般大费周折?你瞅着吧,人家现在是渔翁,就等着那鹤蚌相争呢!”

  东哥还是不太明白,被虎哥拉了一把:“走吧兄弟,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东哥望向李云道背影消失的方向,不知为何,这一刻他只感觉自己好像走错了一步路。

  人生便是这样,一步错,便步步错。

  李云道觉得那两个姑娘定然是一步走错便抱憾终身。往烧烤店走的时候,他给王小北打了个电话,接通后便问:“我问你个事儿,你知道什么叫‘收尸人’吗?”

  王小北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才道:“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收尸人’是近几年才在北方出现的,专门帮一些权贵阶层处置脏活儿的后续事宜。我也是无意中听薄家兄弟提到过,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么个非法的民间组织。而且我听薄家兄弟的意思,这里头水特别深。怎么,这些人惹到你了?”

  李云道叹息道:“这倒没有,不过碰到一件事儿,正好涉及到‘收尸人’,我就问问情况。这样吧,最近陈博说是要回京城,你帮我约薄小车,咱们也有阵子没聚聚了。”

  王小北一听说要聚会,欣喜应诺:“那成,地方你就别管了,我让薄小车来安排,他最近又折腾了一处妙地儿,正好带咱们去见识一下!”

  挂了电话,一脸猥琐笑意的木兰花出现在李云道面前:“头儿,刚刚我以为要跟他们干一票呢,枪都上了膛!”这几日战风雨被李云道派去了鲁南核实一些情况,木兰花则代替了战风雨鞍前马后的位置。

  “木兰,你辛苦一下,去北二外和北交了解一下最近失踪的两名女大学生的情况,资料越详细越好!”

  “得咧!”木兰如今跟夏初配合得天衣无缝,接了任务便立刻给夏初打电话,二外和北交有女生失踪这种事情,社会媒体上一定有人提及,也就省了他到学校找人一个一个问的时间。

  李云道走进车记烧烤的时候,乐天和孙晓霖等人已经进入到酒酣耳熟的划拳阶段,整个烧烤店除了靠门的两家桌子是北清的年轻学生外,剩余的几乎都被拼凑在一起,被研修班的人包了场。那车老板也在其中,此时也喝得面红耳赤,正跟孙晓霖划西北拳,输了拿起酒瓶就喝,洒脱至极。

  众人见李云道来了,纷纷打招呼,乐天拿起一瓶啤酒递了过去:“迟到啊,自罚一瓶!”说着,还冲李云道挤挤眼睛。

  李云道酒量好,本就不怵酒,很爽快地接过便喝,转眼一瓶酒入腹,轻打了个嗝,笑着道:“有点事情耽搁了,兄弟 们见谅!”

  这段日子李云道已经隐隐成了“东中西部协调发展促进会”的核心人物,就连孙晓霖这些比李云道年长不少的老哥们也都不得不佩服——有些人的人格魅力和领袖气质是天生的,这个喜欢微笑的青年往往只在最合适的时机出现,解众人的燃眉之急,一来二去,这些比他年长十来岁的也都心生敬佩,自发地围着他转。

  喝了几瓶酒,趁着上洗手间的机会,孙晓霖悄悄将李云道拉到一旁:“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这位来自长安市的副市长是一个很善于观察细节的人,刚刚李云道一进门,他就察觉了一丝不对劲。

  李云道也没有隐瞒,当下将刚刚的事情跟孙晓霖说了一遍,孙晓霜闻言倒是还算镇定:“杀人?鲁肃和裘德辉胆子大到敢杀人的地步了?”他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有些头疼地道,“怪不得这段时间裘德辉还请了长病假,敢情是躲事儿去了?”

  李云道摇头道:“我最近一直没见过裘德辉,不过按乐天前阵子跟我描述的,我怀疑裘德辉很可能染上了毒瘾。”

  “吸毒?”这回孙晓霖倒是极为诧异,但马上又镇定了下来,显然这位副市长也是见多识广,应变能力也极强,想了想道,“会不会是吸毒后错手杀人?不过你刚刚说的什么‘收尸人’我倒是头一回听说。这大千世界当真是无奇不有啊,干这种事情,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李云道叹息一声道:“这世上有的是昧着良心做事挣钱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一条在绿林道上自古就是真理。”

  “你准备怎么办?”孙晓霖看了一眼起哄灌吴卓恩喝酒的同窗们,小声问身边的李云道,“云道,你可别忘了,咱们现在只是学生,按组织部的要求,我们是要脱了所有地方事务的。我知道你身上有我们这些人所没有的正义感,但那些什么‘收尸人’是为谁服务的,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啊!破案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当地的公安……”

  没等他说完,李云道便摇了摇头:“这事儿我估计没那么简单,我已经先安排人暗中调查了,你们也留心着点鲁肃,发现有什么异样的情况,立刻知会我一声。”

  孙晓霖点了点头,最后还是叹息一声:“我总觉得,杀人这件事对于一个公务员来说,当真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李云道却认真道:“在追逐权力的过程中,有些人会慢慢地忘记自我,甚至忘记当初自己为什么要出发,最后甚至会忘记自己还是一个人。”他在“人”字上加了重音,很显然,在这位被江北黑道称为“李阎王”的年轻公安厅长眼里,如果鲁、裘二人当真残忍杀害了两名青春年华的女大学生,就算女学生从事的是为世人不齿的行业,他们也一样早就丧失了作为“人”的资格。

  人,之所以是人,是因为有同理心,有向善心,而一个完全被兽性趋使的人,不过就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

  人在心情不畅快的时候特别容易喝醉,因为酒不醉人人自醉。

  李云道的酒量很好,但也挡不住几十号轮番上阵。乐胖子还把李云道教他的“深水炸弹”绝活给拿了出来,结果是李云道喝趴了一屋子人,自个儿也伏在桌上进入了梦乡。

  怎么回的寝室谁都记不得了,只知道迷迷糊糊中闻到了一抹幽香,直到第二天一早睁眼,已经是上午九点,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李云道翻身下床想找点水喝,却发现自己书桌上的杯子里盛着一杯蜂蜜水,杯底压着一张字条,仅有“解酒”二字,不过字体娟秀洒脱,一看便是出自女子之手。

  喝了两口水,李云道这才发现乐胖子也躺在床上,鼾声依旧如雷,依稀记得胖子昨儿晚上喝兴奋了,便开始“自相残杀”,往啤酒杯里扔了两杯满杯的白酒便来找李云道拼酒,李云道最后还在酣战群雄的时候,这胖子早就伏在餐桌上睡得不亦乐乎。

  到时候是谁送自己回来的?居然还有本事把一百九十斤的胖子弄到上铺去,这可不单单是个力气活——要把烂醉如泥的胖子送上去,还是要靠动脑子的!

  此时脑子里依旧嗡嗡作响,显然昨晚的酒劲依旧没完全消散,残余的酒精还在不断干扰着自己的思维。

  宿醉,永远是这世上最让人悔不当初的事情之一。

  幸好党校的课是在下午,李云道冲了个澡吃了些东西,便开始往党校赶。

  春末的阳光照得人头疼,穿过一片绿荫的时候,李云道才觉得稍稍舒服了一些。远处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不知为何,李云道想到了那两个消失的年轻生命。

  “李云道!”一个苍老而有力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却让宿醉的李大刁民耳膜嗡嗡作响,回头便看到一位一头白发却精神瞿铄的老人正乐呵呵地看着自己。

  “黄老!”李云道一见此人便肃然起敬。前些年货币超发引起诸多社会问题,这位老经济学家一直在呼吁不能用饮鸩止渴的方式解决问题,虽然曲高和寡,但也获得了不少真正有识之士的赞同。

  嗯,是谁把云道和胖子弄回宿舍的呢?兄弟们猜一猜,并到作者微信公众平台上留言,第一个猜中的羽少为你多加更一章番外!番外《徽猷传》正在作者微信公众平台上更新,兄弟姐妹们搜索“仲星羽”或“zjzxy6”便可关注阅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