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十章 老家伙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第十章

  秦孤鹤并没有在小区里停留太长时间,对于这个年近古稀的老人来说,分分秒秒都是比珍贵的,哪怕已经离开那个说不清谁对谁错的纷争京城,这位曾经为共和国情报事业做出来巨大贡献的老人还是想把人生的最后一点光亮留给奋战在特殊战线第一线的后继者们。

  李云道将秦孤鹤送上停在小区门口的那辆黑se奥迪,与之前李云道坐过的那辆红旗不同的是,这辆车挂的是白底红黑字的总参军牌。东方朝阳初升,在一头白发和略显佝偻的身躯上勾勒出淡se的薄光圈。这一刹那,李云道似乎突然有些明悟,或许老爷子践行的正是他挂在书房里墙壁上用来提醒自己的那幅狂草字――“勤政为民”。

  和黄梅花一起为老爷子关上车门后,这个在美国转了一圈后明显瘦了一圈的中年男人笑呵呵地拍了拍李云道的肩膀:“好好把握。”黄梅花向来言语不多,能说出这四个字也已经弥足珍贵。

  “叔,你放心,我一定尽全力。”

  叔和黄叔,一字之差,就连黄梅花这种不善于把握细节的人都感受到了其中的差别:“那伙人基本上已经清干净了,但你还是要注意安全。”说着又用力拍了拍李云道的肩膀,这才坐进副驾的位置上。

  老爷子却突然打开车,看了依在李云道身边的十力嘉措一眼,叮嘱道:“往后小家伙也不能天天跟你,自身的安全问题还是不能松懈。”

  李云道点头,目送奥迪车远去,直到消失,他才看了一眼晒在身上暖意盎然的初夏朝阳,冲小喇嘛笑道:“一不小心混成jing察了。”

  十力很鄙视地撇了撇嘴:“官和匪本就是一页经书,正过来是官,反就是便是匪了。”

  李大刁民轻轻给了小家伙一记暴栗,随后又摸了摸脑袋道:“也不知道做秘书一个月能挣几个钱,万一连房租都付不起就麻烦了。”

  十力翻了个白眼:“我咋不记得你付过房租?”

  “小白眼儿儿狼!咱也不能天天赖在人家家里吧?等工作正式定了,咱就搬出去,不然就算我没意见,我媳妇儿也有意见呀,住别人家,多不方便呀……”

  十力撅了撅嘴:“那你得租两套?”

  李大刁民奇道:“小白眼狼,你想自立门户?”

  十力摇头:“我是担心桃夭姐姐和钰姐姐同时出现的话……”

  李大刁民愣了一下,然后才满脸不在乎道:“阮钰那疯丫头都住五星级酒店的,破窝她铁定住不惯。”说完就往回走,留下小喇嘛独自一人站在繁花似锦的小区花园里掐着葱白小指,小口念念有辞,良久,小家伙才一脸得意地偷笑道:“嘻嘻,让你不听我的话,愁死你!”

  早餐是李云道煮的稀饭和烙的饼。斐家大少只对三明治外加牛nai咖啡的组合感兴趣,跟着李大刁民吃了几顿早餐后这才发现原来中国传统的早餐有诱惑力,尤其是李大刁民烙的鸡蛋饼,是让这位在军区大院里锦衣玉食的大少爷感受到了啥叫真正的国粹。

  “哥,要不咱合伙开个烙饼店得了,我出钱,你管理,股份一人一半。”斐宝宝往嘴里塞了半张大饼,又喝了一口稀粥,口齿不清。

  李大刁民心情很好,cao着秦腔得瑟道:“俺才不搭理你,俺即将身披皂肥腰挎大刀一夫当关横刀立马……”

  口齿不清那位好奇道:“哥,你真要去当土匪啊?要不捎上我呗……”

  坐在椅子上的小喇嘛笑得差点儿摔到地上。

  李云道这才清了清嗓子,正se道:“刚刚老爷子来了一趟,他也支持我去试试,不过可能要先去公安那边过渡一下,等林主任那边正式过来以后,再运作过去。”

  也不知道是因为吃得太多还是消息太过震撼,斐家大少差点儿被嘴里的食物噎坏,喝了水缓了好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涨红着脸兴奋道:“哥,太好了!上回刑jing大队那娘们儿太他妈让人蛋疼了,你这回去,一定要好好儿刺激她一下……”

  李大刁民不屑道:“我有那么小气吗?咱不是那种睚眦必报的刁民……”只是某人心里却盘算着,见到那位叫葛青的女jing,怎么刺激她才解气呢……

  吃完早餐送小喇嘛上学,随后李大刁民开后那辆一群上海纨绔帮忙改装出来的beijing吉普直接杀向图书馆,一口气找了十多本《应用文体大全》《公务文写作》等类型的书,然后用检索电脑搜了关键词后,最后居然在一个落满灰尘的角落里找到了一本落满灰尘的《实用秘书手册》。

  在图书馆里泡了半年,出来喝了两口水,啃了两个馒头,李大刁民本来准备继续攻克那一摞“秘籍”时,手机震动了。

  “吴老头?”李大刁民奈地摇了摇头。吴老头是这所学校哲学系的泰山北斗,据说现在只带博士生,老家伙在西方哲学和中国古典哲学上都有极深的造诣,就是放在国际哲学学术界,老家伙都是一号响当当的人物。正因为有了这位镇校之宝级别的老家伙的存在,江南学派的哲学传承才不至于在这一代没落。李大刁民是在极巧合的情况下碰到了老家伙。那天一位研究老庄哲学的哈佛教授应吴老头的邀请来学校做讲座,中间问了一个关于“老庄哲学与古希腊哲学观点”的比较的问题,意中闯进讲座的李大刁民一时心痒,就跟那位哈佛教授辩论了几句,一开始那位哈佛abc还能巧舌如簧,但在李大刁民的旁征博引之下,哈佛教授居然出乎意料地败下阵来,辩论的时候吴老头就在现场,最后如获至宝般地要收李大刁民为关门弟子,可是这个从山沟沟里走来来的穷流氓并没有在学术上叱诧风云的野心,枉费了吴老头一腔热枕。但吴老头就是固执,拿出了愚公移山的jing神,三天两头一个电话,弄得李大刁民差点儿就真一口答应算了。

  “喂,老家伙。”

  “臭小子,什么叫尊师重道你懂不懂?”

  “懂的话还要你教?”

  “真要我教?”

  “别,您老被拐着弯地诱骗我这个单纯青年。”

  “哎哟哟,你这臭小子,让我说你什么好,多少人踏破了门槛想入我门下,我都不答应。”

  “老家伙,你回去数数,谁去你们家次数最多,你就收他做关门弟子得了。我就是一不学术的蠢材,收我为徒,您老将来会后悔一辈子的。”

  “没关系,我这辈子也差不多了,不差后悔那几天功夫的。”

  “别别,我的意思是您老下辈子也会后悔的。”

  “小兔崽子!”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高了起来,老家伙真是生气了,“最后通牒,不答应,就别想毕业,我就不信,我不点头,有谁敢在你的毕业证上盖章签字。”

  “你……不带你这样威胁……”

  李云道还没有说完,那边电话就挂了,弄得李大刁民哭笑不得:“早知道不去那什么破讲座了。”

  放下电话,李云道又捧起刚刚看了一半的书,右手执笔,看一会儿,再在笔记本上记录几句或写几句心得,刚看完一页,电话又震动了。

  这回是院系学生处的电话。

  “是李云道吗?”

  “我是李云道,请问您是……”

  “我是学生处张老师,刚刚院长给我找电话,说是你把咱们学校的那位国宝给得罪了,人家现在不让给发毕业证啊……你看这事儿,要不要你自己去找吴老协调一下。”

  李大刁民顿时愣住了,看来老头子的能量的确不小,照理说,秦孤鹤那边已经疏通好的关系,时间一到就能毕业,但是老头子来这么一手,倒也真让李云道有些头痛了。

  放下电话,李大刁民苦笑着看了看手机通讯录,轻叹一声播了那个让他最近一看到就头痛不己的电话。

  “喂,老家伙……”

  啪,对方把电话挂了。

  李大刁民又打了过去。

  “喂,吴老……”

  又挂了。

  再打。

  “老师,我服了。”

  “哈哈哈!”电话里终于传来老头子得意洋洋的爽朗笑声,“他nainai的,不拿出点匪气,你小子还真不服气,滚过来,我家就在学校后面,十分钟以内到,不然,哼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