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冰山般的女子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番外《徽猷传》即将进入小高潮,感兴趣的书友可以搜索“仲星羽”或“zjzxy6”关注羽少微信公众平台阅读二哥波诡云谲的特工人生。

  从市中心到房山,足足三十多公里,有近一个钟头的车程,商务车里的七人包括锋哥在内,却都觉得无比煎熬,哪怕这个叫梅沁的女人因为哥罗方的药效一直处在昏迷状态,但他们依旧仿佛能感觉出这头“母老虎”身上所散发出的杀气。

  梅沁就横躺在锋哥的脚下,锋哥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尖刀,反反复复地在那张安详的俏脸上比划着。

  坐在一旁的刀疤脸的青年忍不住道:“锋哥,要不直接做了这婆娘,给死掉的和被抓的兄弟们报仇,还大老远的拉到市郊去……”

  他还没说完,便因为锋哥犀利的眼神而闭上了嘴巴,在这个为数不多的小团伙里,只有锋哥一人数次进出监狱,“权威”毋庸置疑。

  “不要急。”车窗外的路灯光照射在那把锋利的刀上,刀刃折射无数寒芒,锋哥的声音很冷,但也同样不可挑战,“小巴,还有多久能到地方?药效就快要过了。”

  负责开车的青年绰号“小巴”,看了看手机导航道:“还有几分钟!”

  锋哥看向路两旁,果然宽敞的道路已经变成了凹凸不平的小道,路两旁开始变得空旷起来。锋哥微微松了口气,这人生地不熟的京城,总是让他有种莫名的恐惧。刚刚在路上,他已经打定主意,待会儿如果能顺利从姓梅的女人口中挖出自己想要的东西,就给她一个痛快,但如果这女人不配合,那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只要把周卫国要的东西弄到手,回到涪城,兄弟们便可以跟以前一样,吃香的喝辣的……

  想到这里,锋哥不由得有些得意,真要说起来,自己还得感谢躺在自己脚边这头“母老虎”,如果不是她的“扫黑”行动打掉了在涪城威风凛凛的彪叔和罗爷,周卫国是无论如何也看不上自己这伙人的,以往彪哥、罗爷做大生意赚大钱,自己只能带着兄弟们刀头舔血混口饭吃,但接下来,嘿嘿,就不好说了!

  突然,锋哥觉得自己小腿上上传来一阵剧痛,低头却看到那在涪城有“母老虎”之称的梅沁张口咬住了自己。

  锋哥吃痛,但却丝毫不生气,只是将那把尖刀放在了梅沁的脸上。

  没有哪个女人是不爱美的,哪怕是这世上最丑的女人,也会对漂亮的脸蛋有着无限的向往,更不用说保养得如同二十八岁的梅沁了。

  面对即将在自己脸上留下永久伤疤的尖刀,梅沁不得不松口:“无耻!”

  锋哥突然觉得很好笑,混黑道的有几个会把这样的话放在心上,敢情这传说中的“母老虎”不是当官当傻了吧?似乎她这么一开口,预想中的肃杀之气却削弱了很多。

  锋哥突然觉得有些释然——再怎么着,这也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女人。

  商务车静静地滑过一片杂草丛生的地带,便停在一处废弃的厂房前的空旷水泥地上。

  锋哥做了个手势,包括刀疤脸在内的四名手下当先下车,勘察了周边的环境,确定了废弃厂房里没有任何人后,这才远远地冲锋哥打了个手势。为防止梅沁发出声音,临下车前,锋哥伸手褪下了梅沁的长筒袜,揉成一团,捏着梅沁的俏脸,塞进了嘴里。

  厂房似乎已经废弃了很长时间,诺大的厂房里空荡荡的,只有几张破桌子和几把破椅子,锋哥将梅沁反绑在一张椅子上,但吩咐小巴去弄点吃的回来——这一晚上都在折腾,兄弟们从下午开始就滴水未进,再好的身体都抗不住饿三顿。

  刀疤脸的青年见锋哥还没有动手的意思,扔了根烟过来道:“锋哥,要不我去陪这头‘母老虎’聊聊?”说着,发生几声干干的淫笑。就连锋哥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被称为“母老虎”的女人的确风韵犹存,近四十的年纪看上去却如同三十不到,平日里定然保养得不错,刚刚伸手去脱她的长袜时,那张俏脸上的羞怒,某个瞬间还当真刺激得向来意志坚定的他都有些心猿意马。

  “疤子,你饭都没吃,你还有力气?”锋哥看着绰号“疤子”的刀疤脸青年笑着道,“不急这一时半会儿,等小巴弄来吃的,你再去。你现在把乐子都用完了,待会儿这漫漫长夜,兄弟们可怎么度过?”

  看着锋哥轻扬的嘴角,疤子心领神会,两人同时发出嘎嘎的坏笑声,同样的事情兄弟们在蜀中也不是没有做过,反正那姓梅的女人是死定了,这样寂静的夜里,让她临死前再发挥一些余热,给兄弟们弄些“福利”,也就当帮被枪毙和被抓的涪城黑道的兄弟们要回些本钱吧!

  锋哥和疤子蹲在厂房门口抽烟,烟雾很快便随夜风飘散,就如同那些随“扫黑”消失在涪城的罪恶。

  脚步声响起,疤子下意识地去摸刀,却被锋哥摁住:“自己人。”

  果然,刚刚去几个不同的方向探查附近情况的几个兄弟都陆续回到厂房门口。

  “锋哥,最近的住户都在两里地以外。”

  “我这边也一样!”

  锋哥点了点头,这地方他是找在京城混的涪城老乡帮忙找的,没想到那兄弟做事还挺靠谱,否则以他们几人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别说找这么个厂房,估计一上路就两眼一抹黑了。

  疤子将烟头狠狠地在水泥地上摁灭:“妈的,不等了,我先泻个火,好几天没碰女人了……”

  锋哥皱眉,但却没有阻拦疤子,也许让他先去吓唬吓唬那头“母老虎”,自己待会儿再跟她谈心的时候,应该会省力不少。

  刚刚探查回来的兄弟朝疤子的背影笑着喊道:“你小心点,别说母老虎一口给吃了!”

  吃了!疤子在心中狞笑,就算被吃了,今儿都要好好尝尝这母老虎的滋味!

  被缚住手脚的梅沁看到缓缓向自己走过来的疤子,那张原本还算镇定的俏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惊恐,她不敢想象,自己接下来要遭受什么样的非人待遇。她甚至想咬舌自尽,可是自己的舌头却被口中的袜子死死压在下方动弹不得。

  这帮混蛋!

  混蛋,这或许已经是受过良好教育的梅沁所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语汇,如果还在涪城,自己一定会让这帮家伙不得好死,可是这里是京城!

  “梅老虎,美老虎,啧啧啧,说句老实话啊,在此之前,我还真不知道,让整个涪城黑道闻风丧胆的母老虎居然是个大美人儿!”疤子桀桀笑着,摸着下巴,围着被绑在椅子上的梅沁走了几圈,最后径直蹲在梅沁的面前,目光猥琐地从那裸露的脚趾开始向上打量。

  “啧啧啧,都说你快四十岁了,我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看看这漂亮圆润的小脚,看看这光滑的皮肤,梅书记,你不会是为了升官,谎报了自己的年龄吧?”疤子将臭烘烘的嘴巴凑到梅沁的耳边,低声笑着道,“不过没关系,不管你今年是二十八还是三十八,我不在乎,都说四十岁的女人如狼似虎,今儿就让我疤子好好伺候伺候你这头母老虎……”

  梅沁此时羞愤交加,甩掉梅家派在她身边的保镖,她只是想单独约见乐家的那个胖子,她看人很准,胖子虽然平日里嘻嘻哈哈一副不靠谱的样子,但心地却是善良的。如果他肯出面去劝一劝灼曦,或许那个倔强的孩子还会改变主意。旁观者清,哪怕灼曦一直不说,但从小如同姐妹般跟灼曦灼薇姐妹一起长大的她又如何不知那面冷心热的姑娘其实早就对那乐胖子死心踏地。可是没想到自己原以为的一着妙棋,却实实在在在地成了一招把自己送入地狱的臭棋,而生生将自己逼进了死局。

  梅沁竭力地昂起自己的头避开那张臭烘烘的嘴巴,但她却是这样,这个刀疤贯穿眉眼的家伙却越是兴奋,那双不老实的脏手已经摸上了她的膝盖。

  对于女人来说,生命是重要的,但有些东西却来得比生命更重要。

  梅沁还没有嫁过人。因为眼高于天的梅家幺女从记事以来,就没有哪个男人能入得了她的法眼,她曾一度认为自己是不是不喜欢男人,但仔细考量过后便得出结论——不是不喜欢,而是这世上根本没有值得她去用心的男人。

  所以梅沁把自己的全部生命都奉献给了工作,她是蜀中省有史以来第一个文职身份获得二等功的女警察,又是蜀中省从文职转向刑侦岗最成功的女支队长,也是蜀中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女公安局长。就算升职到地方上当了政法委书记,她一样在涪城掀起了一场令黑道巨擘们都闻之色变的“扫黑”行动。

  不知为何,疤子突然发现这女人眼中的恐惧似乎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脸的刚毅,那冰凉的眼神看着自己,就如果看待一个死人一般。

  这不是疤子想象的过程,没有哪个男人喜欢一个冷冰冰的女人,哪怕是反抗,也好过如同一座冰山。

  番外《徽猷传》即将进入小高潮,感兴趣的书友可以搜索“仲星羽”或“zjzxy6”关注羽少微信公众平台阅读二哥波诡云谲的特工人生。另外,你们想看番外《弓角传》吗?想看,来吧!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