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蒋二小姐的忙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今儿第二更,说好的,到第七的话,会加更两章,这会儿第八,先更了再说!之后前进一名加更一章!感谢铁杆书友刁民之二少、雄安磊磊、不羁是实力的放纵、一之爱人、吾非柠檬为何心酸、我想开花店、我的天哪、杨晓民、AA岁月依旧、魅影ww、书友56151748、书友56016724。感谢大家的月票支持,这一章为你们而更。

  春去夏来,老天爷的脸色似乎也如同孩子一般说变就变,刚刚还烈日当空,转眼间便倾盆大雨。

  坐在北清图书馆靠窗的位置,李云道合上书册,揉了揉眼眶,抬头打量了一下周边的学生,有奋笔疾书的,有锁眉思考的,就是没有一个闲人。也对,夏天来了,对于这些少年人来说,期末考就要来了。

  李云道也即将面临研修班和党校研究生班的近二十门科目的考试,这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几乎是难以想象的艰巨任务。所幸的是身在一身周边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学霸的环境当中,你便会觉得这世上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包括齐头并进地推进近二十门科目的复习。

  从峨眉山回京后,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开恩,生活一下子就步入了正常的轨道,老天爷似乎都知道李云道忙得不可开交,在临近考试之际,也没有再整出任何妖蛾子出来考验他的心性。

  窗外的暴雨不断打在图书馆的落地窗上,发出哗啦啦的轰响,瀑布般的水流不断从玻璃面上汹涌而过。李云道起身走到窗边,捶了捶了因为久坐而有些发酸的腰,都说岁月不饶人,幼时在昆仑山在药桶里一坐便是数日连睡觉都在里头,似乎也没有这么辛苦。

  想到了昆仑山,自然便会想起那个喜欢大冬天也打赤膊的大块头,会想起那张比女子还要妖媚几份的面孔,会想起那个骑在自己脖子上滋啦啦转着经桶的孩子,还有那个枯瘦得如同一棵千年古树的老喇嘛,自然还有那头不知道岁数的老驴。

  年少时候的事情,不管是欢乐还是悲伤的,在人这一生的记忆里所占的比重往往是最大的,以至于我们连做梦时多数时间,也都会在是儿时的场景中。也不知是否是因为最近用脑过度,李云道总能梦见一些儿时的场景,只是在这些场景中,却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人。

  一个曾经被称为“红狐”的男人。

  梦中那个人形象是清晰的,面孔却是模糊的,陈真武在峨眉洗象池竹林里所讲的一切,都逐个地在梦境中上演,一次又一次地加深着李云道对那人的印象。

  唉!站在窗前的李云道轻轻叹息一声,老王家曾经因为那个男子而盛极一时,而后又因为他的牺牲几乎消失在权力核心,历史便是这样,被人铭记的永远是那个最出类拔萃的,但如果因为现实的引力在历史浪花中被打沉了,任何的荣耀都会随历史的车轮而被碾压得粉碎。在华夏的历史上,这样的例子还少吗?

  雨说来就来,说走也便走,离开得如同负心人一般决绝。不到半个钟头,烈日便再度爬上头顶,阳光透过玻璃窗照了进来,便有年轻人起身拉下一侧的窗帘,看到窗边还站着人,这才歉意地笑了笑,指了指那烈日。

  李云道莞尔一笑,也帮着将自己这一侧的窗帘放了下来,回到座位上,却愕然发现之前坐在自己身边看一册分子动力学的男生已经离开了,换了一张笑颜如花的俏脸。

  蒋二小姐这张脸放在满是理工科学子的北清校园里已经足够堪称校花级,可惜北清不是京大,选校花的时候向来没有把老师放进来的传统,否则下半年新学期开始后的校花评选中,蒋二小姐定能以绝色容姿一举拔得头筹。

  图书馆自然不能大声喧哗,蒋二小姐伸出皓白的细腕,上面是一只昂贵到令人发指的百达翡丽的女款表。她敲了敲表盘上的玻璃,李云道才从那炫目的细粒钻石上回过神,但依旧一脸茫然。

  蒋二小姐不满地做了一个吃饭的动作,李大刁民这才反应过来,二小姐这是要找自己吃饭,哦不对,应该是陪她吃饭。

  李云道无奈地收拾好书册放进背包,这才随今日换了一身运动装的蒋青鸾走出图书馆。

  一出图书馆,蒋青鸾长吁了口气:“这就我不爱泡图书馆的原因,连说句话都得憋屈着,太折磨人了,真想不通那些孩子,大好的青春时光,不去参加各种派对,泡什么图书馆啊,人生那么漫长,能嗨得动的也就这几年了,书这玩意儿,啥年龄段不能看啊,干嘛非把大好的青春时光都浪费在里头呢?”

  李云道哭笑不得,却也不反驳蒋青鸾。在蒋二小姐的世界观里,书册只是人生的补充,而人生的主旋律应该是恣意的享受,这一点哪怕她现在已经是耶鲁大学的交流学者,却依然从从头到尾都没有变过。

  “我说你啊,你一个副厅级干部,等毕业了定然是个实打实的正厅会掉到你的头上,你跟一群孩子抢什么座位?”蒋青鸾依旧不忘埋汰李云道两句。

  “二小姐,你以为我是你啊,不看书一样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我这不马上要考试了嘛,你要是告诉我你那门管理沟通课不用考试,直接给分,我立马豁出去,陪你老人家狠狠去嗨一通!”

  蒋青鸾的脸上顿时就出现了一丝戏谑之意:“真的?”

  李云道话一说口就立马后悔了,这天不怕地不怕的蒋二小姐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但男子汉大丈夫,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而且说实话,他也不怕蒋青鸾真的会徇私舞弊,毕竟还有校方和组织部,蒋二小姐胆子再大应该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于是,李大刁民硬着头皮点头道:“那还能有假?”

  蒋二小姐顿时板着脸道:“现在我宣布,管理沟通课的考试取消。”

  李云道皱眉看着一脸认真的蒋二小姐:“别瞎开玩笑。”

  蒋青鸾却撇嘴道:“你觉得我像在开玩笑?”

  李云道愣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我一定是中了你的圈套了,对不对?”

  蒋二小姐得意洋洋地笑道:“想不到你李云道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不过说话算话,从现在开始,到今晚十二点,你整个人归我了!”

  李云道立刻夸张地双手交叉抱着双肩,惊恐地看着蒋二小姐:“你想要做什么?等等,不对啊,你一定是早就知道这门科目改了考试方式,对不对?”

  蒋二小姐哈哈大笑:“这你就管不着了,愿赌服输吧!”

  李云道追问道:“不考试了,怎么打分?”

  蒋青鸾道:“我在耶鲁教这门课的时候,就是平时分占六成,最后一篇小论文占四成分数。我跟管院还有组织部的负责人都商量过了,介于这门课的特殊性,试还是要考的,不过改成考试当日当场开卷写一篇小论文,一百八十分钟写一篇千字以内的文章,李云道,你别告诉我你一个连《庄子》都能倒背如流的家伙,连篇小论文都写不出啊!”

  李云道乐道:“嘿嘿,这倒不至于。”写篇小议论文,这不是这些公务员们最擅长的吗?

  但蒋青鸾马上又补了一句:“嗯,组织部的领导为了彰显研修班的成效,要求你们这篇论文要用英文来写。”

  “什么?”李大刁民的声调立刻提高了八度。原以为是体谅大家课业繁重,没想到到头来的结果还不如单纯地考试。用英文写小论文,研修班八十人估计起码要挂掉一半,“这个消息什么时候公布?”

  蒋青鸾耸肩道:“我刚刚半个小时前才跟校方和组织部的人商量好,最快也要到明天才会发公告吧,这不才五月份嘛,离考试还有一个多月时间呢。”

  李云道狐疑地看了蒋青鸾一眼:“你一定会出很偏的题,对不对?否则他们万一每人都事先准备好一篇范文,到时候背出来应试,岂不是也可以?”

  蒋青鸾耸耸肩道:“反正本姑奶奶还没想好要出什么题,小李子,看你今儿的表现了,你要是伺候得好,姑奶奶我没准儿一高兴,今儿晚上就把题目想出来了,嗯,你要是有本事把本小姐灌醉,提前泄题给你也不是不可能啊!”

  坐上那辆兰博基尼的副驾时,李云道便有种签了卖身契的错觉,以至于看蒋二小姐的目光里,似乎都饱含幽怨。

  蒋二小姐一骑绝尘驶出北清校园,李云道本来真以为连马桶都恨不得镶钻的蒋青鸾真要拉自己去某个嗨翻天的派对现场,却没想到兰博基尼一路开到了京郊,越开越荒僻,最后来到了一处跟蒋二小姐的气质格格不入的城郊小镇。

  “下车!”蒋二小姐推起剪刀门,迈着只穿了一条小短裤的大长腿便下了车。

  李云道下了车,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笑着道:“当了老师果然不一样了,连开派对都要选这个隐秘的地方。”

  蒋青鸾翻了个白眼,锁了车便抱臂看着李云道:“其实是找你帮个忙。”

  李云道一听便头大,如果在京城里头连蒋二小姐都解决不了的问题,自己就算有三头六臂,没准儿都帮不上忙。

  “你别担心,不是什么违法犯罪的事儿,我有一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原本是一还挺富裕的家庭,但前些年我不在国内的时候,她爸被一骗子用投资的名义骗光了家产,现在我那朋友沦落到要去写字楼跟小白领抢饭碗了。我前些天托一私家侦探查那骗子,早上私家侦探来了电话,说那骗子就在这个小镇上落脚。”

  李云道一听,掉头就去:“二小姐,送您三个字,幺幺零!”

  番外在公众号上,大家自己微信搜索“仲星羽”关注阅读!看起来今天会有小爆发,大家有月票的一起来爆羽少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