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万幸万幸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本章开始进入小高潮,求兄弟姐妹们手中的月票!嗯,要看番外的,不用私信羽少,直接”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平台阅读番外。想加微信群要龙套、讨论情节走向的,加羽少私人。

  蜀中峨眉,云鬘凝翠,鬒黛遥妆,如螓首蛾眉,细而长,美而艳也,故名峨眉。

  天池峰下,海拔千米处的山腰,千年洪椿古树,朝露如雨,翠湿人衣,是为洪椿坪。

  传说庄周称此树为神树,为大寿之征,如今历经千年,长势依旧雄健。围绕着千年古椿,亦有千年罗汉松,八百年公孙树,六百年香杉古柏、黄心夜合,可谓古木成林,参天蔽日。

  是日晨,如绡晨雾中,一袭薄衫的女子立在悬崖畔,看着脚下云雾缭绕的白云峡,长长叹息。

  都说,登山以平心静气,观海以开拓胸怀。只是这几日徒步游遍了峨眉,哪怕在檀香缭绕中倾听着千佛古庵里的颂经声,她的心都无法真正安静下来。

  她微微叹息一声,有些事情,拿起得,却未必放得下。

  身后传来一声佛号,佝偻着身子穿一件洗得发白的袍子的老尼不知何时来到她的身后,紫檀念珠一粒粒地缓缓划过指腹:“那个字如一叶障目,可笑世人看不穿呐!”

  被露水打湿了薄衫露出玲珑曲线的年轻女子回头看了那老尼一眼,又将目光转向深邃的山涧:“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老尼轻笑道:“还没想明白?”

  年轻女子面无表情道:“您不用劝我了,我是不会留在峨眉山像您这般孤苦终老的。”

  老尼又笑道:“你不是我,又安知我会孤苦?”

  年轻女子道:“你跟家里怎么说的?”

  老尼淡然道:“我说你要在峨眉小住些日子。他们便问我,小住是住多久,我说可能几天,可能数月,可能几年,也可能是一辈子。”

  年轻女子失笑:“你这样说,他们会误会的。”

  老尼道:“灼曦啊,你从小就是最让人省心的那个,事事为他人着想,却不知这样却是苦了自己啊!从小若薇的哪样事情,只要有点挑战性的,你哪怕不是冲在最前面?你担心有人欺负那小胖子,连自己最不喜的动刀动枪都去学了,你总想着要保护别人,却不知道这世上人,多数都是先想自己再想别人,你如此事事当先,又怎会不受伤呢?”

  梅灼曦轻捋额前被山风吹乱的秀发,轻笑道:“一个是我妹妹,虽然只比我晚出生几分钟,那也是我妹妹。一个是我从小便有婚约的家伙,他自生了那场病便胖得连爬个山都觉得像登天了。您说,我不去保护他们,谁去?”

  老尼道:“孩子,你是人,不是佛祖。”

  梅灼曦歪着脑袋看那老尼道:“阿婆,当年又何尝不是为了成全老爷子和靳奶奶这才到这峨眉山里出家为尼了?您当年做的不也是跟我一样的事情吗?阿婆,这叫遗传!”

  老尼叹息一声,往前一步,年老却丝毫不浑浊的眸子看向白云飘飘的峡谷:“当年你父亲为了支持你母亲,毅然退伍从政,如今,也是如此,为了别人,总是宁愿委屈了自己。这根源,看来还是出在我的身上啊!”

  梅灼曦终于一声苦笑道:“阿婆,这是命。”

  老尼轻叹一声,摇了摇头道:“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啊!”

  梅灼曦道:“阿婆,这样说就太悲观了,这个世界,总要有人愿意牺牲和放弃,当年你不也是因为爱而成全,才有老祖宗和靳奶奶琴瑟和谐的一段佳话嘛!”

  老尼冷笑:“男人可以风流,但不可以下流,有些事情,跟你们这种小辈说不上。”

  梅灼曦张了张嘴,点评家里的老爷子跟靳奶奶人事情,作为小辈,无论如何她都开不了这个口,哪怕眼前的老尼才是自己有血缘亲属关系的祖母。

  云深不知处的山脚下,一个年轻的胖子扶着膝盖冲李云道拼命摆手:“走不动了,真走不动了,峨眉山这么大,去哪才找得到?不找了不找了……”

  一身登山冲锋衣的李云道戏谑地看了一眼气喘吁吁的乐天,又抬头望向白云浮动的山腰,笑道:“与其往后沉浸在自责与愧疚中度日如年,不如这个时候咬咬牙走上去,否则你人生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那个当尼姑的女人都是笼罩在你头顶上的阴影。”

  胖子干脆翻身一屁股坐在湿漉漉的台阶上,狠狠抹了把额头上不断滑落的汗珠:“要不,你替我跑一趟?”

  李云道怒道:“他日你洞房花烛时,是不是也要我帮你进去?”

  胖子转头,仰头看向上几阶台阶上的李云道,悲愤道:“兄弟妻,不可欺!”

  李云道走下来,坐在胖子身旁,叹息一声:“这种事情,总要你自己去了才有足够的城意。其实有句话我一直想问你的,梅灼曦和梅灼薇这姐妹俩,你究竟喜欢哪一个? 你先别急着回答我,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你一定要想清楚了,自己明明跟姐姐了婚约,是不是因为自己那点小小的自尊心,才去招惹人畜无害的妹妹的。想清楚了再回答我!”

  乐天一开始一脸笃定地想张口,过了片刻,一抹犹豫出现在那对因脸上肥肉太多而显得很小的眼睛里,之后干脆将脑袋埋进搁在双膝上的臂弯里。

  李云道看着身旁的悬崖峭壁,轻叹一声道:“这世间的纷扰太多,有时候我们会被一些莫名的情绪蒙蔽了双眼,但我们得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能被自己或者他人误导了。”

  乐天伏在自己的膝盖上嗡声嗡气道:“关键是我也不知道啊……”

  李云道笑道:“现在不知道不要紧,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都看不清自己的内心,你只要不会一辈子都不知道便好。”

  胖子猛地抬头,小眼睛又闪烁着一股子幽怨:“李云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遭人恨啊?”

  李云道诧异道:“为什么?”

  胖子道:“你总是在我的生命里扮演智者和哲学家的那个角色,你这样会让我自惭形秽的。我那原本就很微不足道的一点点自信心,都被你的睿智给碾压得粉碎。”

  李云道失笑:“你的意思是你在嫉妒我?”

  胖子装着抽泣两下,忿忿道:“你说说看,我如果会不嫉妒你,都是红三代,我还是个大光棍,你老人家娥皇女英,一儿一女,关键是混得比我还好,三十出头的副厅级,一年半结业后,一个妥妥儿的正厅一定会砸到你头上去。何止我会嫉妒,这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嫉妒!哼!”说完,胖子很孩子气地扭过头去。

  李云道突然道:“喂,要不等结业了,我申请调到蜀中来,咱们搭班子大干一场?”

  原本还因为人生际遇愤愤不平的胖子立刻转过头,惊喜地看着李云道:“真的假的?”

  李云道站起身,仰望远方高耸入云的天池峰,笑道:“自古便有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说法,说的不单单是往返蜀地难,其实在蜀中自古当官都很难。蜀中省会名为天府,何为天府,天堂之府啊,比‘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江南还要霸气几份。明清时,亦有文人墨客称之为小江南。说实话,下昆仑山的时候,蜀中天府曾是我的首选目的地,奈何搭乘的玉贩子的卡车一路到姑苏,这才直奔了江南,否则当初如若直接来了蜀中,不知人生又是何种际遇了。”

  胖子嘿嘿笑道:“金子到哪儿都会发光的,你早来蜀中,没准儿咱俩早成兄弟了!”

  李云道笑道:“现在也不晚。如若不是兄弟,干嘛跟你跑到这山里来?走吧,不是吓唬你,再这么歇下去,黄花菜都要凉了。”

  刚刚腿上仿佛被灌了铅一般的胖子也歇息了差不多了,扶着膝盖站了起来,拍拍裤子,露水四溅:“行,看在你愿意毕业后愿意来为咱们蜀中百姓做些事情的份上,老子舍命陪君子了!”

  李云道哭笑不得,但也不能打击了这胖子好不容易才鼓起的勇气。他望向绵延而上不知道还有多高多远的山阶,在这要的天险面前,能鼓起勇气面对而不去坐索道的,已经是了不得勇者,更不用说一个一百九十斤的胖子了。

  胖子故态复萌了几次,每一次都被李云道哄得又爬上一段,终于在接近山腰的时候,胖子趴在山道上如何都不肯再走了。

  李云道蹲在他身边的台阶上叹气道:“灼曦要当尼姑了呢!”

  胖子上气不接上气道:“当……当就当吧,大不了……大小了老子到上面的千佛古寺里当和尚,格老子的,老子跟她当邻居!”

  “你要跟谁当邻居?”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胖子和李云道同时抬头看向十余级后一处平台上的女子,李云道微微一笑,胖子顿时跟打了鸡血似的,哪里还有刚刚的疲态,三步并作两步,转眼就跃上了那平台,挠头傻笑:“万幸万幸,还来得及!”

  那女子强行抑制住眼中的喜悦,皱着眉问道:“什么万幸,又来得及做什么?”

  胖子嘿嘿笑道:“一切都还来得及!”

  要看番外的,直接”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平台阅读番外。想加微信群要龙套、讨论情节走向的,加羽少私人。
马前卒 驭香 武炼巅峰 重生之魔教教主 大刁民 御鬼者传奇 真龙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星宇世界传奇公会 龙血战神 我的贴身校花 盖世仙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仿岩文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刁民,大刁民最新章节,大刁民 新笔趣阁xbiquge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