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十六章 读等身书的“变态”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晚秋正值旅游淡季,来拙政园的游客并不多,加上清晨时飘起了小雨,所以偌大的一个园子里只是稀稀朗朗地有导游带着散客其走过。

  拙政园,兰雪堂,南置漆雕,北向翠竹。一个身着藏青色卡其布山装的年青男子立于堂,凝视着牌匾上儒意浓雅的“兰雪堂”三个字,久久未语。良久,才缓缓道:“**天地间,清风洒兰雪。”一语点破“兰雪堂”的“兰雪”二字的出处。

  只是末了,年轻男人看了那全园漆雕图时,却忍不住摇了摇头,只四字点评:“画蛇添足。”

  立他身后的是一位撑着江南特色精致花伞的女子,倾国倾城,绝世容颜,所幸的是今日园游客颇少,不然又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流连忘返。蔡家女人,论到哪个地方,都如同一枚璀璨的钻石,刺得旁人眼睛法睁开,因为她姓蔡。而此时,手持着江南私坊油布花伞的蔡家女人却视身边的江南秀景,只是很认真的看着前面那个一身不合时宜的山装男子。

  走了一路,李云道几乎给她讲解了一路,从吴地历史到人风情再到名胜古迹,系统而逻辑地给蔡桃夭介绍着身边的一切,从平江路一路走过来的时候,李云道甚至还给她讲了一段鲜有人知的吴宫秘史。进了拙政园后,这个刚刚从昆仑山爬下来仅两个月的男人居然如数家珍般地给她介绍着这古秀江南园林的种种特色。

  终于,李云道正准备给蔡桃夭讲述太白做诗的缘由时,站兰雪堂内手持花布伞的蔡家女人终于忍不住了开口道:“问你个问题。”

  李云道很茫然地转过头,微微点头,显然是不晓得为何身后的女人会突然打断自己的思路。

  “你不是昆仑山长大的吗?”蔡家女人看着这个长得不算帅却也让人看着顺眼的男人。

  “那是自然。”李云道回答的时候相当自豪和骄傲,仿佛那个只有一个破村落和一个喇嘛寺的昆仑山头是如同香格里拉一般的神圣朝地。

  “可是我怎么觉得你对江南这地方了如指掌呢?”蔡桃夭很好奇。

  李云道一直微笑的脸上却因为这句话而笑得盛,仿佛一朵深秋的白菊,沉默了片刻才恢复微笑道:“如果把你关一个笼子里,每天只给你一堆书,后你也会变成我这样的。”

  蔡桃夭愕然,愣了一会儿才接着道:“这么说你看过很多书了?”

  李云道微笑着点了点头,虽然当初是被老喇嘛逼着读那些杂七杂八的书,可是这么多年下来,居然对书产生了一种与伦比的感情,听到蔡桃夭口的书,就仿佛提到了一个从小玩到大的小一般。

  “有多少?”蔡家女人的好奇心似乎很重。

  李云道转过头去,看着墙上的岁月留下的斑驳痕迹,许久后才缓缓答道:“应该不少。”

  “到底是多少呢?有这么多?”蔡家女人提手做了及头位置的比方,示意是不是看的书等身高了。

  李云道摇了摇头。

  蔡家女人这才缓缓舒出一口气:“看来你还没有变态到那种可救药的程。”

  目光转到堂外淅沥小雨上的李云道却摇了摇头:“按照你的说法,我可能真的病入膏肓了。”

  蔡家女人再次愕然。

  “见过我家弓角?”李云道突然间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

  “那个傻大个儿?”蔡家女人脑立然浮见那个身高超过两米,深秋季节还打着赤膊,一身结实的肌肉再配上一张与伦与的大弓。“他可真是够结实的。”

  李云道点了点头,却是丢下了一句话,便转身出了兰雪堂。

  “从三岁起到离开昆仑山,也就看了十几个弓角那么高的书而己,不过大师父说功力似乎还不够,因为记的读书笔记好像还没有一个弓角那个高。”

  北京大学硕博连读的蔡家女人却是当场愣了愣,转眼嫣然一笑,媚顿生,起步跟上前面那个着一身山装的身影:“等等我,给你撑伞,外面雨挺大的。”

  如果此时有熟悉蔡家女人的人附近,绝对会被这个场景雷倒当场。北大起码排了一个军的男人等着这个极其骄傲的女人点头,可是就是这样一个曾经拒绝过数优秀北大学子和军未来骨干的女人,此时此刻却心甘情愿地如同一个小女人般帮身边的男人撑着那把并不算太大的江南花布雨伞。

  走出兰雪堂后,漫步细雨的两人不约而同地沉浸雨江南的秀美园林景色,亭台楼阁,盎然绿荫,曲水小池配上假山怪石,一幅接一幅清自然的江南风光扑入眼帘。

  一路上经过了不少的景点,很多地方都有字解释,李云道只是画龙点睛地点评上几句,虽只是寥寥几个字,却是让蔡桃夭回味穷,到此时,这个从昆仑山上爬下来的大刁民终于将自己的另外一面缓缓展现蔡家女人的面前。

  行至园林深处,小池假山边是一处供游人栖息的小亭,只是此时小亭里只有一个身着白色练功服的老者,缓缓打着太极。

  李云道远远看着那老者的太极,眯了眯眼睛,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老者打的太极,让他想到了昆仑山上每日清晨都有一个强壮的身影山顶上重复着这样一套差不多的动作,只是似乎那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傻大个儿打的太极,要比老人家打的这套复杂许多。

  “以柔克刚,以弱制强,是太极吗?”蔡桃夭看着亭的老人,似乎她对于传统武术并不是很了解。

  李云道点了点头道:“是简化后的陈氏太极,强身健体还可以,如果临场对敌的话,要比真正的陈氏太极弱上不止一个档次。”

  蔡桃夭募然一笑道:“我还差点儿忘了,这是你那两兄弟的专长。”

  李云道摇了摇头道:“弓角过于阳刚,所以大师父让他练太极,多少能化解一些他的阳刚戾气。徽猷那家伙本来就很阴柔,再练太极岂不成人妖了?大师父只是让他练了咏春拳,另外用了一套降龙拳来和他的阴柔之气,只不过,那套降龙拳的作用并没有太极来得好,所以徽猷才越长越俊俏,现都成个娘们儿了。”

  蔡桃夭被李云道的话逗得咯咯笑了起来,平静下来后,才接着问:“那你呢,为什么你那个大师父偏偏不教你防身的武艺呢?”

  李云道脸上的笑意猛然间至甚:“或许他认为我没有那个资格。”

  是啊,一个从生下来到八岁都泡药桶里的孩子,哪有资格来练什么武艺呢?

  虽然李云道的脸上一直挂着笑意,甚至笑意盎然,可是身边的蔡家女人却从那对看似平淡的眼睛读到了一股来自灵魂深入的悲哀。

  正当蔡家女人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亭的老人却突然远远喊道:“夭夭,来了怎么都不进来,下雨呢,进来跟干爷爷聊会儿。”

  姑苏古城,闹市繁华,拙政园闹取静。小亭池水细风微风花伞,一幅美伦绝奂的江南画轴这古城园林缓缓展开,只是那价值不菲的江南私坊粉色花伞下站着一个与这幅画面极不搭调的年轻男人,卡其布山装,藏青色,给原本就微寒的江南园林又增添了一份清冷的色调。

  微笑,始终是那张玩世不恭的笑脸,黑色的眸子透着淡淡的孤傲,却丝毫不会影响年轻男人的亲和力。随着蔡桃夭的花伞步入小亭,李云道这才现小亭原来别有洞天,刚刚离得太远,居然没有现这样一个别致的江南小亭居然有石桌石凳,石桌上全套茶具一应俱全,茶具下竟然是雕刻上去的精致棋盘。

  “干爷爷!”走进小亭后,蔡家女人收了花伞就走上去拉着白衣老者的胳膊,居然话语隐隐带着些小姑娘的撒娇味道,“您别生气,夭夭这不是来看您了吗?”

  “哈哈哈,人家都说女大不留,我看是一点儿都没错。你说说看,你多少年才来苏州看一回干爷爷?这好不容易来一趟,还成天看不到人影。”老者面目慈祥,满脸笑意。

  “干爷爷!以后夭夭一定多来苏州看望您,您就别跟我这小字辈儿一般计较了。”蔡桃夭一副绝世容颜,此刻这种小女人的模样,倒也真的别有一番韵味。

  白衣老者闻言微微笑了笑:“醉翁之意不酒哇,只怕以后我家夭夭来苏州的主要目的可不是看我这个糟老头子!”

  蔡桃夭顿时满脸飞霞,略带羞意地看了身后的李云道一眼,却现那位大刁民居然丝毫没有理会这爷孙俩的意思,只是自顾自地走到石凳旁,很认真仔细地研究着桌上的那套珍惜茶具,全神贯注。

  蔡家女人也不生气,只是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身边的白衣老者,老者没有立刻答话,只是缓缓行至李云道身侧:“南边的一个老朋友送的,福建那地方家家都要喝茶的,估计这套茶具也值不了几个钱。”

  李云道没有说话,只是淡淡地拿起其的一只紫砂小杯,上下左右观摩了片刻又才缓缓道:“虽然不是什么古董级的东西,但是也起码是出自一流的大师之手,单这一流的陶土材质就非常难得,加上恰到好处的烧制火候,都不是一般的专业人士能拿得出来的。具体价钱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放上浸润茶汁年,如果还是全套的一样不缺的话,价值应该连城。”

  只是淡淡几句话,却让白衣老者眼连放异彩,追问一句:“何以见得?”

  李云道放下手的紫砂杯,拿起边上已经沏好茶的紫砂壶,托手掌心掂了掂重量,随后执起壶耳,很轻巧的凤凰三点头,一动一气呵成,圆融不失阳刚,一深红的弧线划过空,落入刚刚的紫砂杯。随后便听到这个年轻的男子淡然微笑道:“紫砂品鉴,外乎形神气态四个字,单看这造型和落水力道,稍微懂一点的人都会知道,这绝不是普通凡品。”

  老者点了点头,微笑道:“小伙子,看来你对这紫砂还真有些研究,改天到我家来看看,紫砂,青花这类的东西都还不少,有空来瞧瞧!”

  李云道露齿而笑,很爽地点了点头:“只是那两卷《陶录》和《饮流斋说瓷》我只是幼时稍稍翻了翻,也记得得十之七八,到时候估计要丢人的。”

  那老者顿时被这句话雷愣了当场,虽然他的并不是职业的陶瓷玩家,国内玩这东西人不少,但真正玩得精玩得溜也就那么几个,就算是那几位站老头子的面前,也得客客气气的,这圈子里有几个人姑苏秦爷?《陶录》和《饮流斋说瓷》是价值他自然是心知肚明的,只是眼前这位年纪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青年居然说自己幼时就读了这两卷书,那可是清代史者的著作,老头子不由得有些怀疑眼前的年轻人是不是只是嘴上吹吹而己。

  看出了老者眼的疑惑,李云道也没有多加解释,倒是被那杯的深红色的茶吸引了眼球:“极品大红袍?”说完,李云道再看向老者的眼光就有些不一样了,只不过,他这个刚刚爬出大山的大刁民哪里能猜得出来面前这位鹤童颜的身份。

  白衣老者微笑着点了点头道:“这二两茶叶是还是上次去北京的时候,跟我斗了一辈子的那个老家伙送的,也算是对我这个曾经的对手表示一点儿尊重,想不到你这个小家伙还有这等眼力,想当初尼克松的破冰之旅时,主席也只送了四两给美国鬼子,要知道,那四两都可以称得上是半壁‘江山’了。”

  “半壁江山?”蔡桃夭显然没有理解老者话的含义,很是困惑不解。

  老者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看着李云道:“小家伙,看你的功底不浅,这个问题你替我回答。”

  李云道也不作伪,只是笑了笑便解释道:“这大红袍的制作工艺是相当复杂的。由于茶树是长悬崖峭壁上的。看护者终年都不能离其左右,担负着守、祭、采茶的职责,不过采茶的时候,还必须由政府、茶研所等几方责任人均场。采的时候,武警守卫峡谷,置放云梯。监护人武警的陪护监督下,登云梯采茶。采完茶,就要交给武警,空手下云梯,云梯也立即被武警收走。然后又要几方的监护下,茶厂炒茶制茶,茶成验查分包后,才由武警陪同登专机送往北京。”

  蔡家女人与白衣老者同时点头,显然对李云道的表现相当满意。

  “来,大刁民,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干爷爷,苏州这里的人都尊称他为‘秦爷’。”蔡桃夭还没有来得及把李云道介绍给那白衣老者秦爷,就听到这位大刁民一贯的那句话:“我是李云道。”

  没有任何的虚情假意,没有任何精神负担。这里没有人怪罪李云道的突兀和失礼,蔡家女人本就是不恪守规则之人,京城斗了一辈子的秦家老人自然早就修炼到了海纳川的程。

  “李云道,嗯,好名字,好名字!万世浮云,终归大道,难得啊难得。”姓秦的老者不知道从这个名字联想到了什么,仰头观天许久,才长叹一声,“这算是老天给我的一个提醒吗?”

  语毕,恰逢云开雨散,一抹淡淡的阳光撒落江南别致小亭,一扫众人心头阴霾。

  秦家孤鹤,伏枥姑苏。

  李家云道,初生牛犊。

  谁知道这一老一少能姑苏这片流波人妙地儿碰撞出怎么样的火花!

  难得这个时节还能碰到雨转天睛的天气,雨后的苏州城有种说不出的清味道,尤其是绿意盎然的园林里头,这种清自然又多了几分岁月沉淀的厚重。

  李云道与秦家老爷子相谈甚欢,陪老爷子饮了几杯极品大红袍后,意聊到桌子上的棋盘,一听说李云道也是棋道人,秦老爷子说什么也要李云道陪上对上一局。

  没有任何疑问的结局。李云道输得心服口服,棋局一开始,对鼓相当,棋至一半,秦老爷子北京打拼半辈子后的运筹帷幄开始缓缓显示优势来,李云道小心了又小心,还是没有留神踩进了老爷子从开局时就布下的陷阱,下半局自然棋力自现,李云道兵败如山倒,但却始终没有认输,一直坚持到后一刻。

  棋毕,秦老爷子笑着大呼三声“好”,又道“小伙子不错”,听得李云道莫名其妙,蔡桃夭生怕老爷子棋兴上来,拉着李云道不放,还没等老爷子开口,就拉着李云道离开,气得秦老爷子连呼“女大不留”。

  去狮子林的路上,李云道忍不住问身边拿着单反相机认真拍照的蔡桃夭:“你干爷爷为什么后要连说几天好?明明是我输了呀。”

  哪知蔡家女人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认真的取了景,拍完了照片才转过头来:“你得意个什么劲儿呀?”

  “得意?”李云道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当然得意了,我干爷爷当年跟聂大师对弈时曾有过连胜三局的纪录,你能坚持到后,算你厉害了。”

  聂大家是谁李云道自然清楚,虽然昆仑山上困了二十多年,可是报纸杂志他却也没有少看,世界棋坛,聂大家都算得上是翘楚,秦老爷子能跟聂大家对弈,而且还能连胜三局,这实是出乎李云道的意料。

  沉默了片刻,就蔡家女人以为大刁民已经心悦诚服的时候,却听到身边的大刁民缓缓道:“其实下到一半的时候我就看出了秦老爷子布的那几个陷阱,只是那时再想去补救已经为时过晚了。”

  “你能看得出来我干爷爷布的局?”蔡桃夭终于放下了相机,眼神仿佛打量怪物般地看着眼前的大刁民。

  李云道点了点头,却没有直接回答蔡桃夭的问题,只是淡淡道:“山上我和大师父下棋,往往下到一半我就会主动认输。”

  “嗯?那你今天为什么要撑到后?”

  李云道摇了摇道:“我不是故意认输或者故意死撑到后,我做每一件事件都会花200%的精力,花别人双倍甚至是数倍的汗水,我只要一个好的结果。”

  “那结果就是你卯足了劲儿也只能你大师父手下过半招,而我干爷爷设计了你半天,还是比不过你那山上的大师父?”蔡家女人的话里头已经很明显带着一些火ya味了,显然是对李云道的话相当不满意。别人不知道秦家老爷子是谁,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哪怕刚刚那位悠闲散漫的白衣老者北京挥斥方遒的时候她还是个扎着冲天小辫子的小丫头,可是这么多年了,挺起当年那一役,知情的没有哪个不竖起大拇指的。

  这叫虽败尤荣,就当年的那位老对手也对秦家老爷子钦佩万分,何况从小耳濡目染的蔡家女人?

  李云道也不反驳,也是冲蔡家女人微微笑了笑,淡淡的初冬阳光下,这样的笑容似乎给整条古色古香的小巷弄都增添了几份暖意。

  这份淡淡的暖意蔡家女人也感受到了,只是她心仍旧有些恼怒大刁民对她干爷爷的出言不逊,但见对方如此微笑,摆明了他刚刚说的那些话其实并没有恶意,只是就事论事而己。

  不过被蔡家老爷子培养出来的蔡桃夭怎么可能如一般女子那样小肚鸡肠,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却不会再追究,只是有些好奇地问道:“你那大师父我也见过一次,看上去似乎并不怎么出奇呀。”

  李云道仰起头,看着乌云散去后有微微蓝的天空。是啊,如果脱下那身穿了似乎数年的喇嘛袍,大师父放人群里绝对没有人认得出来。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看似平淡奇的老喇嘛,培养出了几个绝对可以让世人瞠目结舌的弟子,李弓角的刚强霸气与伦比,李徽猷的武双全自是当世少见,十力嘉措是世间少有的神童级喇嘛,唯有李云道这块大短板,相比之下用手缚鸡之力来形容都有些苍白。

  见李云道不说话,蔡桃夭倒也没有觉得自讨没趣,只是一边举起相机取景,一边不经意地问道:“你大师父叫什么名字?”

  李云道摇了摇头:“不是很清楚,从小到大他很少会提到他自己,我们自然也不会问。只是我刚懂事的时候寺里来过一个道士,那道士称大师父什么拔希。”

  仰头看着一片蓝天感受着阳光淡淡暖意的李云道并没有注意,正拍照取景的蔡家女人听到后两个字的时候身子微微一颤。

  “是噶玛拔希吗?”相机蔡家女人手不断改换着焦距,只是取景屏江南常见的粉墙翘檐。

  李云道摇了摇头道:“具体是叫什么我也记不清楚了。”

  蔡家女人放下相机,看了李云道一眼,又转过头过,用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小声自言自语:“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情的,不可能不可能。”

  只是李云道却没有听到她的自言自语,微微叹了口气道:“走,再不抓紧时间,你今天走之前肯定去不了几个地方。”

  午两人都只是狮子林内吃了一些面包喝了矿泉水,时间很紧张,蔡家女人又拒绝走马观花般的游园,因此李云道只挑了两处经典,下午四点,口干舌燥的李云道终于带着蔡家女人迈出了狮子林的大门,如果不是蔡桃夭订了晚上八点半机票,估计一时半会儿她还不想走。

  蔡桃夭早就拟好一张行程表,五点钟要准时踏上回程,把停观前地下停车场的inipr的钥匙交给了递送回到了苏钰那儿。

  四点五十五分,送蔡桃夭的人来了。

  一辆很厚重的路虎上却跳下来一个年纪不过十七八岁的丫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