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我是好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是第三更!感谢老杨路过一次的220张月票,浩哥(春哥)是本书的第一个至尊级书友,忙完了婚礼,单独为你加更!也感谢书友平戈、凡人哥、蓝天白云678、书友21243850、重庆刘一手火锅广东云浮店、axz18y、哈德run!刁民能走到今日,都仰仗兄弟姐妹们的支持!

  一个人在最绝望的时候,往往能爆发出数倍于平日的潜力,这种潜力,不单单是体力上的,还会表现在智力上。企图自救的裘德辉在走投无路之下,不仅仅数次死里逃生,而且还在关键时刻做出了此生最正确的选择。

  李云道只是打了几个电话,过了半个钟头,便有一人敲门。胖子打开门,进来的是战风雨,手中拎着一个硕大的行李箱。

  战风雨是头一回来李云道的宿舍,进门一看,便不觉摇头道:“头儿,你们宿舍条件也够艰苦的,还不如我们仨在外头落脚地啊!”

  李云道笑道:“读个书而已,又不是来享受的。这几天京郊的事情进度如何?一个骗子能难得住你们三剑客?”李云道其实已经隐隐觉得事情不太对劲,这几天三剑客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那“骗子”估计没那么简单。

  战风雨知道李云道信任乐天,但房间里还有裘德辉,他便有些犹豫,前段时间他去鲁南就是为了调查鲁肃和裘德辉。而且他知道裘德辉有吸毒史,这相当于在脑门子上刻了“不可信任”的四个大字。

  李云道会意道:“没事,我们现在是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如果咱们出了事情,他也活不了的,这一点他很清楚。”

  裘德辉连连点头,李云道所言不虚,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如果李云道此时拒绝他,他便跟待宰的羔羊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战风雨看了裘德辉一眼,这才点点头道:“头儿,那潮叔有点古怪,每日定时定点地下来遛狗,除此以外,别的什么都没干。我们让夏初打扮了一番去探探底,但人家对夏初一点儿兴趣都没有,连正眼都没多瞧两下,把夏初回来给气得……”说着,战风雨便笑了起来,显然,能有事情把向来对自己的容貌极自信的夏初刺激到,对于他和木兰来说都是一件新鲜事情。

  “每日定时定点下来遛狗?”李云道摸着下巴上微微长出一小截的胡须,皱着眉,在原本就不算宽敞的宿舍里踱着步子,沉吟片刻后猛然道,“这家伙是在踩点!”

  战风雨闻言,也微微一惊道:“头儿,不会吧,那京郊小镇上有什么好踩的点?又没身价几千万的富豪。”

  李云道摇头道:“千万不要小看一个京郊小镇,要知道,京城这里随随便便拆迁一次,便会诞生无数个千万富翁。不过这‘骗子’可能没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你们不要急,有些事情我需要再确人一遍。”

  闻言,战风雨点头:“只是不知道这回他又看中哪只肥羊了……”

  李云道笑道:“没关系,既然他还在踩点,说明还没下手。”说着,他转向裘德辉,指了指箱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裘德辉微微色变,他似乎想到了那别墅里的某个场景,有些犹豫,但咬了咬牙,最后还是乖乖地站进了旅行箱里头,临蹲下前,还不忘深深地看了李云道一眼。

  “我相信你。”他只说了一句便蜷缩进了旅行箱。

  李云道笑了笑,对正在合上箱子的战风雨道:“把他交给一个叫何大海的人,地点和联系方式我发给你了,剩下的你都不用管。”

  战风雨领命,拉着箱子便出了李云道的寝室。幸好他力气大,一口气拎着箱子便到了一楼,将箱子推进车子的后座,发动引擎时,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树荫下的两名毫无察觉的社会青年。

  车子驶出北清校园,上了高架,驶上五环路时才拨了李云道发给他的号码。

  那边很快传来一个男子浑厚的声音:“还有多久到?”

  战风雨看了一眼导航后说道:“还有一刻钟。”

  “好,我的车就在路边,一辆紫色的本田奥德赛。”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

  一刻钟后,战风雨果然在一处乡道旁看到一辆紫色的奥德赛,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正靠在车上抽烟。

  战风雨将车子在乡道对面停了下来,启下车窗,喊了一声:“锄禾日当午。”

  那人笑着大声道:“也就只有李云道想得出来这样的暗号,当午爱锄禾!”

  战风雨笑着跳下车,伸手与那人相握:“是老何吧?我是战风雨!”

  何大海跟战风雨一握手,便知道这是个练家子,递了根烟过来:“咋回事?他好好的一个挂职读书的人,怎么又惹上麻烦了?这小子到哪儿都不安生啊!”

  战风雨哭笑不得,何大海跟李云道交情很深,所以一口一个小子,但三剑客都是发自内心地尊重李云道这位老领导,只好笑着道:“头儿说你知道该怎么办。”

  何大海两眼瞪得老圆,不解道:“他都没说啥事儿,就说让我帮个忙……”话还未落音,电话铃声响起。何大海举起手机冲战风雨晃了晃,“说曹操曹操就到!”

  “我说云道,你小子不好好读书,又掺和到什么事情里头去了,我可跟你说啊,我这老胳膊老腿的,你看着不心疼啊!”何大海跟李云道那是生死之交,两人都救过各自的性命,说话间也没有什么顾忌。

  “老何,你帮我保护一个人,人就在战风雨要交给你的箱子里头。他是一起凶杀案的目击证人,有人在追杀他,我就不多说了,你知道该怎么办。”

  何大海笑道:“就这么简单?我以为你小子又要拉着我上刀山下火海呢!”

  李云道在电话里笑道:“我就不问你为啥来京城了,估计问了你也不会告诉我,等你有时间了,我们一起喝两杯。”

  宿舍里,胖子不解地看着站在阳台上的李云道问道:“你当真要为裘德辉出头?”

  李云道看着窗外逐渐隐没的晚霞,摇头道:“不是为他出头,而是为了那两条逝去的年轻生命。”

  胖子撇撇嘴:“其实可以交给京城的公安去办的,咱们现在什么身份都没有,别最后弄巧成拙了。”

  李云道的目光看向宿舍楼前大楼下的两名男子,轻笑一声道:“拙不了,胖子,你一定要相信,人间自有正道。这些所谓的魑魅魍魉,最后都会被公平和正义碾轧得粉碎。”

  胖子叹息一声:“如果不是相信,我也不会走监察这条路。”他耸耸肩膀道,“你知道的,我干的都是出力不讨喜的活儿啊!”

  李云道却摇头道:“谁说不讨喜?老百姓就很喜欢你,两袖清风的官员就很喜欢你。官官相护、阿谀奉承、贪腐堕落,这些都会因为你们的存在而在与日减少,就冲这一点,如果将来有人谱史,这一代的监察人员也将会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胖子嘿嘿笑着凑到阳台上,原本就不大的阳台立刻变得拥挤起来:“要不,等上完研修班了,你调去我们蜀中纪检系统得了,反正你跟马文华书记也熟悉,那边儿都是他的故交和门生。”

  李云道看着楼下的两名男子道:“说实话,我其实对抓坏人最感兴趣,比如下面大树下的两个人。可惜我在京城没有执法权,否则这会儿就该下去好好跟他们‘聊一聊’了。”

  胖子看了一眼鲁肃和裘德辉宿舍的方向道:“鲁肃又有一阵子没回来住了,对于组织部和学校的查房规则,我感觉他好像有些有恃无恐啊。”

  李云道无奈道:“是规则就一定有漏洞,这世上本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条规。组织部那边应该不会有问题,估计有人帮他走通了学校的门路,你看着吧,下一次查房前,他一定出现的。”

  胖子怒道:“被我查到是谁,我一定不给他好果子吃!”

  李云道拍了拍胖子敦实的肩膀道:“现在重要的怎么引蛇出洞,没有尸体就没有凶杀案,也就无所谓治不治罪了。他之所以现在还如此猖狂,主要是背后有人啊!”

  胖子看了看两边的阳台,确定没人,这才道:“听刚刚裘德辉的说法,我只想到了一个人。”

  李云道戏谑地看向胖子道:“咱们应该是想到一块儿去了。不过我还真有些佩服人家,这才刚刚调到江南,已经想着下一步在鲁南的棋局。”

  胖子冷笑道:“只是手段太卑劣了,而且所托非人啊!”

  李云道点头道:“不是每个人都甘愿当别人的棋子的。”

  胖子道:“当棋子就要有随时被人牺牲的觉悟。对了,京郊那骗子是怎么一回事?”

  李云道耸耸肩,看向西方遍布晚霞的天空:“这世上人人都是骗子,只不过是骗得多与少而已。”

  胖子摸着便便大腹笑道:“我就很实诚啊。”

  李云道的目光落在乐天的脸上,乐胖子的眼神却不由自主地有些躲闪。

  “胖子,人人都会撒谎,人人都有一张面具,只是有的谎言是善意的,有的面具后却是青面獠牙。你说,我们是哪一种?”

  乐天笑得浑身肥肉乱颤:“你自当是善良的,我自然就是你说青面獠牙啊!”

  李云道一脚踹过去,胖子也不躲闪,被实实在在地踹了一脚。

  胖子龇牙咧嘴道:“放心,我是好人。”

  李云道翻了个白眼道:“电影里,坏人经常说自己是好人。”

  胖子却很认真道:“这不是电影,是现实,他娘的实实在在的现实!”

  看到这里,看官们应该都猜到胖子的身份了吧?还没有猜到的,到公众号上找答案!另外,想看番外《弓角传》和《徽猷传》的,也可以用”便可关注羽少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