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梅书记的求助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忙,更晚了,兄弟们见谅!

  估计除了当事人,谁也想不到胖子居然如此传统保守,没结婚就不能那啥这种话从一个八零后嘴里说出来,连向来觉得足够了解胖子的李云道都觉得格外诧异。

  明儿就是蒋二小姐那一科目的考试,李云道从自己的桌上拿起一张报纸大小的白纸,抖了抖递给胖子。

  惊奇不已的胖子接过撇了一眼,顿时眉开眼笑:“好兄弟!”

  纸上画着一幅树状图,逻辑清晰地详细列出了蒋二小姐这门课程的知识点。

  在外面折腾了一天一夜的胖子欣喜万份:“这样可以好好补一觉了!”

  李云道哭笑不得:“敢情你一夜没睡?”

  胖子尴尬笑道:“这不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嘛!”

  不得不佩服乐天的智商,虽然不如李云道的过目不忘,但照着李云道列出的树状图看了几遍,又把课上发的案例过了一遍,这家伙便笨拙地爬上床,不一会儿便传来雷鸣般的呼噜声。

  人在忙碌的时候,时间总是一闪而逝的,尤其是当你全身心地投入一件事情中去,时间流逝得总比往常更要快一些。

  从党校走出来的时候,骄阳似火。

  七月阳光下的京城就如同一个火炉一般,烤得人浑身发烫,李云道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刚掏出根烟,想去兜里摸火机的时候,便有一只纤细如葱白的手摁着防风火机送了火上来。

  李云道也没拒绝,点燃了烟后挪了几步,到校门口的阴凉地方,看着跟着自己来到树荫下的梅沁道:“恭喜梅书记啊,听说你又要高升了!”

  也许是因为考试刚刚结束,又或者是已经从某种去或留的纠结中脱出身来,梅沁的表情很轻松,自己也点了一根女式烟,边抽边打量着李云道:“看来你和乐家的小胖子关系的确不错。”

  李云道耸肩撇嘴,这位梅书记估计是在公安战线上待久了,聊天都透着股硬邦邦的味道。他便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某一天也会变成这般众人嫌弃的样子。但想来深喑厚黑精髓的自己,再不济,也不会见了救命恩人连道声谢都觉得困难吧!

  “你从哪一点看出来的?”李云道还是笑着问道,实事上,无论她性格脾气如何,面对一个年近四十仍旧能保养得如同不足而立的美女,李大刁民还没小气到需要恶言相向的地步。

  “你居然陪着他去了峨眉。”她吐出一个淡淡的烟圈,因为没风,烟圈从小至大,一直飘到几步外的阳光下才逐渐相散。

  “山西五台,浙北普陀,皖南九华,蜀中峨眉,华夏四大佛教名山,说什么我都该去看看的。你应该调查过我了,我是从小被喇嘛抚养成人的,在喇嘛寺里抄了二十几年的佛经,尽管现在和你一样,只信仰某种主义,但这些地方还是要去走一走、看一看的,走得多了,看得多了,才会愈发坚定自己关于唯物的选择!”李云道看了一眼落在她花格子衬衫上的斑驳阳光,一时间猜不出向来独来独往的梅书记今天为何会主动来找自己唠嗑,虽然同在党校读研,但因为读的方向不一,两个人交集并不多,每次在走廊上碰到,梅沁也顶多只是点个头,如果不算上那次救她于水火,两人便是真正意义上的点头之交了。

  梅沁居然也不否认关于调查的说法,事实上她的确让人调查过李云道,履历和背景都与常人有极大的不同,在公安内网上看到的各类关于他的报道,那一次次死里逃生,当真是让她看得都为其捏把汗。

  “浙北是个好地方。”她想了想,还是说道。

  李云道愣了一下,诧异道:“不是江南而是浙北?”之前听胖子说组织部启动了一系列东西部干部交流计划,梅沁可能要作为蜀中交流到沿海城市的干部到姑苏市任政法委书记,虽算是平调,但姑苏是在全国经济排名前十的城市,对于梅沁的职业生涯来说,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此时梅沁却说是浙北,因为有了预期,这便让李云道微微有些诧异,但很快便又想明白了,“不是西湖市吧?”

  梅沁点头:“不出意外应该是鹿城。”

  李云道笑道:“鹿城也是个好地方。之前虽然因为民间借贷的事情弄成了全国的负面典型,但现在环境好多了。那地儿没有袍哥,你可以稍微轻松一些了!”

  梅沁摇头:“我是带任务去的。”

  李云道愣了一下,随即脱口而出:“地下的钱庄?”

  梅沁点头:“这几年大量资金困在国内出不去,便有人开始做这样的生意,十抽一,很有赚头,据说现在鹿城那边有一个很大的组织在运作。”

  李云道叹息一声道:“那你有得烦了,就怕流氓有文化啊,你面对的可能还是一群有高学历的流氓。”

  “有没有什么好建议?”

  “建议?”

  “我知道你是破案的一把好手。”

  “不敢当。”

  “过份谦虚等于骄傲。”

  “这……你得找个懂资金运作的高手去当参谋,否则这种事情,你根本不从查起。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很多资金的传输方式几乎出乎你的意料。”

  “所以我才问你的建议!听说你其中一位夫人是雷森资本的幕后大老板?”梅沁特意在“其中一位”四个字上加了重音。

  李云道笑道:“我老婆的确是阮钰。”

  “能不能……”

  “行!”

  “我还没说要干啥子哟!”

  “我给你一个电话,你打给那个人,她尽可能地帮你解决一些问题。如果顺带在鹿城也开一家分公司,她绝对是这几年对雷森大中华区出力最多的那个人。这样互利共赢,也不是坏事!”

  反以为梅沁会拒绝,没想到这个印象中一板一眼的女人居然道:“只要她不干任务违法犯罪的事情,必要的口子我可以开!”

  李云道给宁若妙打了个电话,说清了来意,互惠互利又能帮李云道送一个顺水人情的事情,宁大美女自然不会拒绝。

  放下手机,李云道写了一个号码给梅沁:“你去鹿城前,我建议你先跑一趟江州。”

  梅沁接过写着号码的纸,叠成整齐的四方形,放入淡蓝色的挎包:“我会的。”

  走的时候和出现的时候一样潇洒,没有虚情假意的再见,甚于连谢都没说一声,这个喜欢直来直去的女人上了一趟黑色轿车,缓缓离去。

  “鹿城啊,的确是个深不见底的好地方啊!”李云道想起了什么,笑了笑,拿出手机,翻到了一条微信。

  微信名是“五小姐”,头像是一行字“不疯魔不成神”,最近的一条消息是上周发的,很长的篇幅,感觉这丫头把给自己发微信当成写日记了。离开西湖后,基本每个月都会收到这样一条篇幅很长,里面多数最近生活里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情。李云道从来没回复过,但微信却也没断过。最近的一条是说,西湖边上有栋楼拆了,地皮被她拍了下来,准备建成一处地标大厦,她问李云道,如果建成了,顶楼一定给他留一间可以俯瞰西湖的地方,你来不来?

  微信不回,却也没删除,李云道知道,这里或许已经成为了那个倔强的孩子心里最明亮的一处地方。谁都要有个寄托,哪怕白日里杀伐千里,天黑了也总要有个有说说话道道心思的人或者地方。只要心里还有这处敞亮的地儿,他便不担心那孩子在那条充满荆棘的不归路上走得太远。

  唉!他叹了口气,烟抽完了,谈上失落,但却的确为那个未来很可能坐上西湖黑道第一把交顶椅的孩子有些担忧,只盼着那个能考上浙北大学的脑袋瓜子,别想出太多离奇的法子让西湖市的警察和黑道都头疼不已就行。

  啪嗒!滋!

  是火机点燃烟的声音。

  “那女的怕是快四十了吧?保养得真好,处长的眼光不错!”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大树背后的花坛上传来。

  李云道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偷听别人说话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

  白狼胡柯今儿戴了鸭舌帽和墨镜,穿着一件鹅黄色的T恤,衣领竖起,一条破了无数个洞的仔裤,脚上踢踏着一双夹趾十字拖。抽着烟,还故意做出很深沉的表情:“我是干什么工作的?这是我的工作!”

  李云道无奈地走过去,跃上花坛,也学着他的样子蹲了下来:“咋净抽外烟?咱们的烤烟不好吗?”

  白狼胡柯无奈道:“在国外呆久了,抽习惯了。”

  的确,习惯一旦养成,就很难改了。

  比如抽烟,比如每天都会想起某个人。

  李云道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样,找到了吗?”

  胡柯诧异地看了李云道一眼:“你怎么知道我干嘛去了?”

  李云道轻轻哼了哼:“你现在是我的兵,我能不知道?”

  胡柯叹了口气,看向远方的蓝天道:“找到又能如何,就这样远远地看着,还不如没找到。”

  有时候,相见的确不如怀念。

  李云道皱眉道:“她爸是她爸,她是她,你不是在国外呆过吗?姻亲大于血亲,这不是老外的传统嘛!你也可以借鉴。”

  今天更新晚了,大家见谅!番外《徽猷传》和《弓角传》也即将恢复更新,想看的或者闹书荒的,都可以微信搜索“仲星羽”或“zjzxy6”关注阅读,除了番外,羽少也不定期、分专题地为兄弟们推荐一些书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