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梵天大人有请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感谢书友冷风、A少明、MIGkai、劳资毒药的月票!说好的爆发就在月底,兄弟们,月底即将到来!

  四合院自从老爷子驾鹤仙逝后就极少会像今日这般热闹。抗日和援朝两位姑姑在听闻李云道有意让小九将来嫁进老王家后,便可劲儿怂恿李云道让小九带着随从尽快搬进四合院。在李云道考试结束的前一周,罗宾柴尔德家族的九公主殿下终于欢天喜地地搬进了王家,除了缺了大半个舌头的红衣黑人,小九只带了四名自幼服侍自己的随从,当然还有那头母狮子。

  如今,大夏天里也透着股清凉意的菏池成了母狮的最爱,终于远离了家族萧墙纷扰的小九也时常会坐在一池荷花旁发呆。

  这日晚餐,小九只喝了几口汤便没了胃口,又带着母狮到菏池般散步。

  随从已经敏锐地捕捉到了九小姐搬进四合院后的习惯,早早地便在池边的空地上泼了水,地表的热气随水气蒸发掉后,夏日傍晚的荷池旁,徐徐凉风,倒也有股子让人说不出的惬意。

  到了京城后,母狮总是转过身舔毛发,随队的兽医看过后,说只是因为气候不适,于是小九便下令让人剃去了母狮的毛发,如今光秃秃的只剩下脑袋附近的毛发,爬在池边的鹅卵石上,眯眼打盹。

  小九站在它的身旁,轻抚着母狮的脑袋,碧蓝的眸子看着天边的晚霞,一张白皙绝美的脸上却带着股淡淡的忧伤。

  “小丫头片子,人不大,心事儿倒是不少!”一个声音从不远处的八角亭里传来。

  小九与母狮同时转身,便看到王援朝缓缓走了过来。

  看到这个总喜欢让自己喊她“小姑奶奶”的女子,小九发自内心地欢喜,自幼生存在复杂的家庭环境中,她比任何人都能够更真切地感受到别人的善意。这个被李云道称为“小姑”的女子对自己很好,有这一点就够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身边这只就算看到两位兄长都坦然处之的母狮,每每见到这女子便浑身毛发炸立,仿佛对这位从来都神态安详的女子充满了恐惧。

  她轻轻拍了拍母狮的脑袋:“不怕,是自己人!”

  母狮一对金色的眸子却死死盯着那缓缓走来的女子,浑身上下肌肉紧绷,仿佛只要发生点什么,它便会第一时间扑上去一般。

  走到池畔,王援朝似乎也感受到了母狮身上的敌意,淡然一笑:“这畜生倒是忠心,不错!”

  小九抚摸着母狮的脑袋,抬头仰面看着王援朝:“您怎么回来了?”

  王援朝轻笑,轻轻拍了拍小九的脑袋:“小姑奶奶怕未来的侄孙媳妇儿住不惯啊!”

  小九腼腆一笑,倒是母狮看到王援朝拍小九脑袋的动作,龇牙微微咆哮。

  王援朝笑着在母狮身上轻踹了脚:“一边儿去!”

  母狮夹着尾巴蹿到了假山后,这才敢露出半个脑袋,偷偷打量这个在它看来危险无比的女人。

  “你就放心在四合院里头住着!原本我爸走了以后,是有人打这宅子的主意,不过被挡了回去。你疯妞儿阿姨后来走了些关系,花钱把这四合院买了下来,所以现在这是私产了,往后也都是要传到凤驹的手里。”王援朝跟小九并肩而立,同样看着天边如同火烧一般的晚霞,良久才叹息一声,“可怜的孩子,往后这里便是你的家。”

  小九仰面,端详了王援朝好一阵子,才说道:“您是那只凤凰?”

  王援朝心疼地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知道得还不少!你一颗小脑袋,哪里装得下那么多的事情!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如今早就不是了。”

  小九有些同情地打量了躲在假山后的母狮一眼,又仰头道:“阿修罗死了?”

  王援朝不置可否,只是望向天边火烧云的眸子里仿佛多了一丝许久不曾见到的杀伐果敢。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这是老王家的家训哎,我倒是想放他一马,可惜他杀孽太重,最后自食其果,倒也怨不得我不手下留情。”王援朝微微叹息,“看来罗宾柴尔德家族从中世纪就开始建立的情报网依旧是密不透风啊!”

  小九无奈地耸肩,很俏皮地道:“一开始家主只是想利用信息不对称赚钱,只是没想到会有现在这样的用途。”

  王援朝点点头道:“传承千年的家族在强国林立的现代世界依旧能屹立不倒,的确是有它的道理的。”

  小九道:“往后就说不准了。”

  王援朝道:“你的两个哥哥虽然性格迥异,但能力上却是不分上下的。只是单从性格而言,你大哥更擅长笼络人心,而你二哥在运筹帷幄上独具水准,这场萧墙之祸,胜负也算是五五开啊!”

  晶莹的泪珠在小九的眼眶里打转:“早知道他们会这样争,当初我就答应下来当这个家主了。”

  王援朝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异彩,也随即释然一笑:“女孩子家家的,将来给我家凤驹做好了相夫教子的事情便好,压力和难题什么的,统统都丢给男人去解决。这女人啊,太能干了自然是不好的。你看看你桃夭妈妈,忙得一年到头都见不到人影,还有你疯妞儿妈也是,老美想对付的是整个华夏,她干嘛把谈判的事情一个人扛在肩上。前阵子跟凤驹和点点通视频电话,两个孩子都快一个礼拜没见到她了。”

  小九笑道:“因为李云道很厉害啊,所以他的女人自然也不能是买个包包便欢天喜地的俗女子啊。”

  王援朝却长叹一声道:“我倒是希望她们都是买个包包都欢天喜地的那种,至少云道每天晚上都能睡着安稳觉。”

  小九笑得大眼睛眯成了月牙儿:“等我们都长大了,他便可以好好歇一歇了。”

  王援朝拍了拍懂事的孩子的脑袋:“是啊,就等着你们长大,有些接力棒总要一代一代地传下去的。”

  小九笑得更开心了,拍手道:“凤凰呢?”

  王援朝笑眯眯道:“凤凰终归是要涅槃重生的。”

  小九还想说些什么,突然看向那八角亭,碧蓝的眸子顿时一亮:“李云道!”

  小九飞奔过去,白裙飞扬,如蝴蝶般扑进李云道的怀里。

  李云道亲昵地抱了抱小九,关切道:“怎么样,住进这里,还习惯吗?”

  小九连连点头:“特别好!”

  李云道看到王援朝走了过来,抱着小九起身:“小姑怎么回来了?”

  王援朝笑道:“哪有你这样邀请了未来儿媳妇儿回来住,之后便不闻不问,我这个当小姑奶奶的可不得帮衬着撑撑场面?”

  李云道歉意道:“最近事情太多了!”

  王援朝摆手道:“我现在跟退休了也没有什么差别,小北那边孩子也不用劳烦我这个婆婆,再不经常回来看看的话,倒真要成个大闲人了。”

  李云道笑道:“小姑你干了一辈了的革命,也该歇歇了。”

  他怀中的小九也拼命点头,眼前王援朝年轻时何等英姿勃发,罗宾柴尔德家族秘闻档案里写得相当详细。

  王援朝有意无意地看了小九一眼,小家伙原本想说话便又立刻闭嘴。那头看到李云道好不容易才有勇气从假山后头溜出来的母狮也被瞪了一眼,顿时又缩回假山后面去。

  “小姑,学校给了半个月的假,我回来收拾点东西,打算去趟西南。”李云道将小九放了下来,小家伙立刻依偎在他身边,出奇地乖巧。

  王援朝愣了愣,而后便明白了李云道的意思:“你想去部队驻地探望桃夭那丫头?要不先跟部队联系一下?”

  李云道嘿嘿一笑:“她身边有我的卧底!刚刚问过,说是刚执行完任务回驻地,短期内不会出去了。”

  王援朝笑着点头:“也是该去看看。”

  谁都年轻过,谁都经历过春风不解相思苦的岁月。

  收拾着简单的行李时,小九蹲在李云道的背包旁,托着腮帮子问道:“我能跟你一起去吗?”

  李云道正犹豫要不要带把枪,听到小九的话,抬头道:“现在京城才是最安全的,等过了这阵子,你便可以想去哪儿去哪儿。或者起码也要等安妮在的时候,你才可以出去。”

  小九噘嘴:“你可以保护我!”

  李云道苦笑着掂了掂手里的枪,最后还是放弃了带枪的想法:“你安妮阿姨一根手指就可以放倒我。”

  小九不悦道:“你有枪。”

  李云道苦笑道:“在华夏,带着枪出门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我只有半个月的假期,所以我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赶过去,尽量压缩用在路上的时间。”

  小九鼓了鼓腮帮:“那好吧。要我派人保护你吗?”

  李云道摇头:“我还是低调些吧!在这片国土上,喜欢我拥护我的人很多,但想我死的也不在少数。低调些才能快去快回,我很少会冲动为了她做些什么,这回算是冲动一回,也正好去感受一下华夏大西南的风光。”

  为了能轻装简阵,李云道连行李箱都放弃了,只拿了一个黑色的背包,便在小九恋恋不舍的目光中踏上了通往华夏西南的旅途。

  人这一辈子,难得冲动一两回。

  况且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怎么都是值得的。

  只是,冲动的后果,往往出乎人的意料。

  李云道自己也觉得很意外,因为还没走出贡嘎国际机场,便有一个不过碧玉年华的异域少女静静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她披着白色的纱丽,长长的精美耳饰垂落在肩头,长发如瀑布般垂落及腰。

  眼眶深陷下,一对深邃的眸子看着背着一只黑色背包的李云道。

  “梵天大人有请!”

  兄弟们猜到少女是谁了吗?答案在前文里有哦!猜到兄弟姐妹到微信公众号上给羽少留言,猜中的前三名,月底羽少发红包时会提前私信给口令!搜索“仲星羽”或“zjzxy6”即可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平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