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避无可避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今天第一更!兄弟们,传说中的月底来了!

  “雪山女神帕尔瓦蒂,象鼻神伽内什,复仇女神杜尔迦,智慧女神萨拉丝瓦蒂,现在连猴神哈奴曼也都来了。”强忍着剧痛走到蔡桃夭身边的李云道苦笑不已,“估计除了战神卡尔凯蒂耶去了美国外,连这位大地女神昔弥被你带回华夏都是个幌子。”

  蔡桃夭微笑着,环视一圈除了伽内什外的五位印度护国主神,却依旧面不改色:“这一次看来是下了大血本了,连向来不现身的萨拉丝瓦蒂和哈奴曼都派来了华夏。你们当真就不怕就此回不去你们口中的神国?”

  那手中牵着一只长尾猴的赤足老僧笑道:“你三番五次进神国挑战梵天的权威,就算是神,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至于你说的回不回得去,一来不重要,二来要打了才知道。刚刚在远处观你跟帕尔瓦蒂和昔弥交手,确实很强,但还远远没强大到能以一敌五的地步。”

  蔡桃夭没有说话,却听身边的男人道:“谁说她要以一敌五了,你的对手是我。”

  蔡桃夭很明显愣了一下,转头苦笑道:“他虽然只排第十,但动手这方面的实力,在那十人中应该能排进前五啊!”

  某刁民张了张嘴,腹中剧痛已经开始逐渐减轻,显然混着牦牛肉吃下去的解药已经慢慢开始有了效果。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仍旧剧痛不已的象鼻神伽内什,这药效足有三日,接下来除了腹痛,伽内什更会腹泻不止,也就是说接下来这场苦战里头,伽内什可以忽略不计了。

  “前五?那也就是比小帕尔瓦蒂还要厉害了?”李云道苦着脸问蔡家大菩萨,但能跟自家老婆为了华夏国威并肩而战,就算战死那也是一种殊荣。

  蔡桃夭看了小帕尔瓦蒂一眼:“嗯,她现在也就比昔弥稍微强一些,但昔弥还有魅惑的本事,论起杀人,小家伙现在可能还不如他们的十八护教神卫。”

  李云道苦笑不已:“没办法了,男子汉大丈夫,说出去的话便是泼出去的水。打不过也得试试啊,不过媳妇儿,他手上那根铜棍子看上去有点儿吓人啊!”他的目光落在那哈奴曼手上拎着的那根铜棍上,铜棍雕满奇异花纹,经年累月,那纹路间满是污垢。铜棍看上去很沉,但被看不出年纪的老僧拎在手里仿佛像拎着一根牙签。

  蔡桃夭笑道:“可怕的不是这根可以当成古董去卖的铜棍,而是他身边的这只猴子。”

  老僧没料到蔡桃夭一语中的,哈哈笑道:“华夏居然还有你这等有见识的小姑娘,死了倒是有些可惜了。”

  李云道看了一眼那长尾猴一眼,有些不解:“媳妇儿,这猴子比人还厉害。”

  蔡桃夭道:“不是猴子厉害,是猴子的主人太过卑鄙。你看它的尾巴,里面有尖刺,刺上有毒!”

  李云道瞪圆了眼睛道:“这么下流?”

  蔡桃夭笑道:“历代哈奴曼都是这样,否则也不会以前五的实力在十主神中却排名最末了。”

  李云道点了点头:“知道了,看来是人品有问题。媳妇儿,你一打四,会不会太勉强了?”

  蔡桃夭轻笑:“试试就知道了。你确定你要跟哈奴曼一对一?”

  李云道嘿嘿笑道:“不就是比谁更卑鄙吗?”

  蔡桃夭道:“在国事面前,也就没有什么卑鄙不卑鄙一说了。赢了的,才是历史。”

  李云道郑重点头,腹中剧痛终于缓缓消失,脸上也才终于有了一丝血色。

  那老僧露出一口黄牙,用带着浓郁口音的英文道:“客随主便,我来会一会凤凰的丈夫!”

  另外四人,分立四个方位,将蔡桃夭包围在正中。

  蔡家大菩萨依旧负手而立:“你们是一个一个上,还是一起上?”

  蓝衣的智慧女神萨拉丝瓦蒂娇喝一声:“一起上!”

  湿婆不在的时候,萨拉丝瓦蒂便是最高的智者,就连杜尔迦也会听从她的安排。事实上,这一次让昔弥佯装战败被蔡桃夭带来华夏,再利用丈夫和儿子来牵制这只传说中的凤凰,此计中之计据说就出自萨拉丝瓦蒂。资料里显示,李云道的战斗力只是中等偏下,本想凭着小帕尔瓦蒂一人便可拿下他,萨拉丝瓦蒂知道小帕尔瓦蒂心性单纯,这才派了伽内什从旁辅助,但只有伽内什会被李云道下毒这一点,是她万万没有料到的。

  最先出手的依旧还是脾气暴躁的杜尔迦,这个华夏之行吃尽了苦头的印度女子打算今天在这只凤凰身上把自己这段时间吃的苦头都找回来,所以一上来便是杀着,两指成剑,直指蔡桃夭双目。

  而后萨拉丝瓦蒂和昔弥也相继出手,一人直取蔡桃夭后背,一人取她颈项命门。

  只有小帕尔瓦蒂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出手了,只是她取的却是蔡桃夭的小腹气海。

  气海破,一切皆破。

  见四人均已出手,蔡桃夭不退反进,当先迎向那直取自己双目的两指。

  她只是轻描淡写地抬手,一掌封住那两指的路线,而后轻抬一脚,将萨拉丝瓦蒂的一记后心偷袭击退,而单手在杜尔迦身上微微一摁,整个人腾向半空,昔弥那针对她颈顶命门的一记杀着无疾而终。

  只有小帕尔瓦蒂,见蔡桃夭身子腾向半空,一记掌刀跟着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直奔逼向空中的女子。

  半空中,避无可避。

  小帕尔瓦蒂喜形于色。只是还没等到她唇角勾起胜利的喜悦,却愕然发现那女子在半空中身体既然能折叠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而这个弧度却堪堪地能躲过她的一记掌刀。

  “小心!”杜尔迦见自己的徒儿不管不顾地追上蔡桃夭时,便已经心中一个咯噔,在凤凰手中吃过亏的人都知道凤凰最厉害的便是绝地反击,尤其是在必死之局中寻到一线生机。

  果然,不等小帕尔瓦蒂反应过来,一只纤纤素手便已经缠绕上了她的手腕,她悚然一惊,正想收回手臂,却发现绕上自己手腕的那只手已经在她手臂上摁了数下,终于她全力的力道仿佛瞬间被抽空一般,紧接着,一记边腿如同用力抡在的鞭子一般抽在她的后背,整个人便如同风筝般从半空坠落。

  杜尔迦已经抢先一步,接住小帕尔瓦蒂,身体旋转一百八十度时,两道寒芒从她手中疾射而出,直取那道从半空悠然而落的身影。

  萨拉丝瓦蒂见势,也从头上摘下精金发钗,在护腕上擦了擦,锋亡上瞬间寒光四射。

  “去死吧”她也手腕一抖,沾了她护腕上毒素的发钗也径直射向蔡桃夭的命门。

  昔弥更是冷笑一声,自断两只手上仅剩下的四根指剑,指剑化作四道冷光,同样直接那女子。

  “媳妇儿小心!”被老僧一根熟铜棍赶得满悬崖平坡乱跑的李云道见势不妙,连忙开口提醒。

  “顾好你自己的小命吧!”老僧哈奴曼狞笑,松开手中早已经等得不耐烦的长尾猴,那凶猴吱叫一声,便冲着李云道的面门直扑而来。

  李云道借着年轻的优势和崖上地带开阔,一直跟老僧周旋,此时也知道避无可避,尤其是那凶猴尾巴有毒刺,哪里还敢戏耍怠慢。掌心间三刃刀绽放如悬崖上的山梅,那猴子不识三刃刀,依旧伸着爪子来抓李云道的脸,想来也是老僧哈奴曼驯过的,要它毁人面目,而后失去理智,最后才好中那尾上一刺。李云道想都没想,三刃刀刃口迎向那猴子的利爪。

  “嗖”地一声,而后那猴子猛然间发出一声惨啼,鲜血从半空溅落,地上已经多了四根猴子的指头。

  受伤的凶猴尖叫着窜到了老僧的背后,捂着猴爪上的伤口,尖啼不已。

  老僧见猴子受伤,心中大为痛惜,怒而举棍,一记泰山压顶般的重劈向着李云道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

  却不料李云道猛然间极狼狈地往前一窜,那棍子没劈到李云道,却依旧迎来了一声惨叫……怒极攻心的哈奴曼忘记了李云道身后就是因腹痛倒地不起的象鼻神伽内什。这一棍可止千斤,重重轰在毫无准备的伽内什胸口,就连已经狼狈逃窜出去的李云道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刚刚那声音难道是肋骨断裂的声音?再看那口中吐血不止的伽内什,不是被肋骨刺穿了胸腹还会是什么呢?

  李云道来不及奚落老僧哈奴曼,看向蔡桃夭那一边,此时蔡桃夭似乎只能抬起一臂,左臂上插着一根银色的发钗,看来刚刚那来自三个不同方位的偷袭,终有一处她未能躲得过去。不过就算如此,此时她单手跟三女竟也能勉强战成平手。

  哈奴曼见自己一击不成,反将自己人伽内什砸成了重伤,怒吼一声,那棍雨愈发密不透风。

  一时间,李云道已经被逼退至悬崖边。

  退无可退!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寂静的山道上突然响起蹄子磕击山道的声响。

  踢踏踢踏!

  各位猜到,是谁来了吗?嗯,知道的到微信公众号“仲星羽”上留言,有机会提前拿红包口令哦!兄弟姐妹们,这个月的目标是保五争四!有钱的捧个月票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感谢各位兄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