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煮豆燃豆萁啊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兄弟姐妹们,你们等了很久的第三更来了!感谢铁杆粉丝雄安磊磊、刁民之二少、平戈31390993、时来运转001、王亚茹强强、蓝天白云678、程妖妖、小寶他爹、小咕嘟、书友30723685、AA岁月依旧、书友之舍得、秋q风f、最爱弓角、紫雪静、巨小小刁民、魅影ww、莱岭庵的记忆、大哥嘟嘟、轻舞丶浅唱、书友17753105、书友56152141、书友56258755,你们的捧场月票是对刁民这本书最大的肯定!)

  杀人这种事情,跟很多其它的事情一样,都是会熟能生巧的。

  三刃刀在掌心中飞速旋转,刀芒倒映在杜尔迦那对终于有了一丝恐惧之意的眸子里。

  虽说是回归梵天的怀抱,可是,这毕竟是死亡。

  哪怕嘴上有再多的不惧死,但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求生欲驱使下的恐惧,其实只是一种生理本能。

  “三儿,女人的事情,还是交给女人来办吧!”蔡桃夭迈出一步,站在李云道与杜尔迦之间。

  李云道笑了笑:“有没有什么办法比杀死她们还要难受的,比如说武侠小说里的那种废掉武功的?”

  他这回看的是少年喇嘛。

  十力小喇嘛撇嘴道:“云道哥,那是小说。”

  李云道“哦”了一声:“他们掳走了凤驹呢!”

  十力微微眯眼,叹息一声:“嫂子,还是我来吧!”

  蔡桃夭刚要说话,悬崖下方突然一个人头被扔了上来,而后是一只猴子的尸体也被扔了上来。

  紧接着,悬崖一侧,爬上来一个人,肩膀上还扛着半死不活的伽内什。

  众人皆惊,就连在崖边伏着打盹的老驴也被惊得“灰昂”叫了两声。

  那是一个赤着上身的印度男子,背着一个人爬上这万丈悬崖显然耗费了他不少力气,将伽内什放下着,他便也坐在崖一侧喘着粗气。

  那人头分明就是刚刚临阵脱逃的哈奴曼,猴子便是哈奴曼驯的那只凶猴,看样子,一人一猴都死在了这个家伙的手里。

  李云道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有胆量扛着人徒手攀岩的印度男子,这家伙应该不会超过五十岁,赤足穿一条麻布裤,赤着上身,一条千头蛇纹身从颈间缠绕至胸口,腹上一朵莲花纹身。这还不是最让人吃惊的,这人应该是在母胎就产生了基因变异,比普通人足足多出了一对灵活自如的臂膀,四条胳膊居然无一例外地强壮有力。如果不是这四条胳膊,估计扛着人徒手攀岩这种事情是万万都做不到的。

  在见到这人出现在时,杜尔迦、萨拉丝瓦蒂和昔弥三人不约而同地面上一喜,蔡桃夭却忍不住皱了皱眉,十力小喇嘛也微微倒抽一口凉气。

  四臂,千头蛇,腹有莲花,这身份早已经昭然若揭。

  李云道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居然连毗湿奴也参与了。”

  被李云道称为毗湿奴的男子回过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而后目光从杜尔迦、萨拉丝瓦蒂、昔弥以及昏迷的少女帕尔瓦蒂身上扫过,似乎有些失望,摇了摇头,用孟加拉语道:“梵天在召唤。”

  刚刚还目露惊喜的杜尔迦、萨拉丝瓦蒂和昔弥此时的目光中只剩下深深的恐惧。

  他说梵天在召唤,那便是神的旨意。

  神让你去死,你便不得不死。

  他起身,扛起伽内什,跟李云道擦肩而过时,脚步微微一滞,转过身,似笑非笑:“你跟红狐差得太远!”他的中文有些僵硬,但谁都能听得懂。

  李云道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有人跟自己说这句话了,他耸肩笑道:“老子英雄儿狗熊嘛!”

  毗湿奴笑了笑:“转告红狐,我在金城章嘉峰上等他,当年还有些事情未了啊。”

  说着,他又抄起地上的少女帕尔瓦蒂,看了蔡桃夭一眼,又对着十力微微点头,这才一肩扛一人,缓缓离去。

  这个插曲让李云道觉得诧异无比,原本以为还要再大动干戈一场,却不料当真只一个插曲,只是不明白为何那毗湿奴只救半死的伽内什和昏迷的少女帕尔瓦蒂,却舍弃了杜尔迦、萨拉丝瓦蒂、昔弥三人。

  此时杜尔迦等人面如死灰,那句“梵天在召唤”让她们彻底绝望。

  但这却是她们的宿命,哪怕为了那个国家和民族在奔波不已,当那绝对的权力降临时,死亡便成了最好的解脱。

  当先起身的是萨拉丝瓦蒂,李云道见她起身,正欲动作,却被蔡桃夭拦下。

  蔡家大菩萨冲李云道摇了摇头:“她不会再动手了,没有什么比毗湿奴命令还能让她们趋之若鹜的了。”

  悬崖畔风很大,蓝色的纱丽在山风中飘逸若羽衣霓裳。

  智慧女神口中念念有辞,却不知她说了些什么,最后头也未回,便朝着悬崖畔虚踏一步。

  “不要!”昔弥惊恐地看着那在悬崖畔消失的身影,也跌撞着起身,伏在崖畔看着那深不见底的悬崖底,半空中浮云若隐若现。

  她回头看了一眼蔡桃夭:“终有一天,你也会步我们的后尘!”

  蔡桃夭默然不语。

  那银铃声依旧悦耳,却是从崖下传来,之后缓缓消失。

  只剩下杜尔迦一人,呆呆地坐在原地,双目无神。

  李云道与蔡桃夭对视一线,后者点了点头,李云道便笑着蹲在复仇女神的对面:“在江州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不值当!”

  这跟李云道数次交锋都落了下风的女子终于缓缓回过神,只是这一次看向李云道的目光中却没了以往的神采,她落寞道:“梵天在哪里?”、

  李云道耸肩:“据说你们的梵天已经有百多年没有现身了,谁知道是不是还活着。这一百多年里头,一直是毗湿奴和湿婆在代替梵天对你们下令,对不对?嗯,听说你们毗湿汉和湿婆这些年为了最高权力也斗得厉害,你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他只救伽内什和小帕尔瓦蒂吧?”

  杜尔迦那张可以打八十分的俏脸上闪过一丝迷茫:“为什么?”

  李云道嘿嘿笑道:“你没觉得,伽内什和小帕尔瓦蒂长得很像?嗯,还有,他们的肤色都很白,跟刚刚那位毗湿奴也很像……”

  “你……”杜尔迦怒目相向,她觉得李云道是在玷污她心中的神。但不知为何,她却心跳得厉害,似乎李云道所说的,也并非没有可能。

  李云道知道这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娘们,又跟她拉开一些距离后才重新蹲下道:“你知道的,我说得有道理。”

  看李云道忽悠杜尔迦,蔡桃夭觉得有些好笑,但还是忍住了,只是转过身去看十力拿出酒皮囊往老末嘴里灌了几口酒,老末喝罢还舒舒服服地打了个酒嗝。

  李云道见杜尔迦面色阴晴不定,又接着道:“你别跟我说你傻乎乎地也要去跳崖啊!实话跟你说,这么个跳法,别说回归梵天的怀抱,就是印度你也回不去,最后就等着被这高原上的秃鹫老鹰一类的吃掉。我听说你们印度教并不崇尚这种天葬的死法啊!”

  杜尔迦终于怒目相向:“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李云道盘腿坐下:“我哪,其实就是想给你一个建议,嗯,你自个儿琢磨看看。咱们华夏人有个说法,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你们一连百多年梵天都不出世吗?梵天候选人屡屡夭折,你不觉得奇怪吗?嗯,还有这次,你们的计划还算缜密吧,可我怎么知道的?你难道就不想探个究竟?杜尔迦,你对梵天的虔诚应该是高于对毗湿奴的忠诚吧?当然,你的忠诚其实本就应该源自于你的虔诚啊!”

  杜尔迦呼吸有些颤抖,她本就生性多疑,性格暴虐,此时被李云道一说,很多之前的猜想此时不断放大。

  梵天不出世,这已经成了他们的一个隐痛。如果梵天在,这么些年又哪能容得下华夏人如此猖獗地在神国土地上来去自如?如果梵天在,别说一只凤凰,就是加上白虎和玄武,跑到新德里一样翻不出任何浪花。

  可是梵天为什么不出世?大雪山已经一连封闭了近百年,上代帕尔瓦蒂想去寻个究竟,被蔡桃夭斩杀于雪山脚下。

  突然,李云道又补了一句:“对了,你真以为你们上一代的帕尔瓦蒂是我媳妇儿斩杀的?大雪山可是你们的大本营啊,雪山脚下的护国神卫数不胜数,我媳妇儿又不是神,哪能一个人打得过你们那千百双手?”

  杜尔迦惊疑不定:“你的意思是……”

  盘腿而坐的李云道耸肩:“其实我没什么意思,对了,你们这次来华夏来,你们就没有问问萨拉丝瓦蒂,她的主意真是只是她自己的吗?你不觉得毗湿奴突然从崖底攀上来,这件事本身就很可疑吗?你们刚刚打不过的时候,他为什么不出现呢?嘿嘿,不好意思啊,我这个人平日里想得比较多,凡事喜欢追踪到底,刚刚说的这些,其实也是我自己觉得奇怪的地方。”

  “哦,对了!”李云道又晃了晃手机,“卡尔凯蒂耶也回归梵的怀抱了,他的那头狮子,嗯,被美国警察击毙了。”

  “什么?”杜尔迦双目瞪得浑圆。

  “嗯,你们把一个笨蛋派去美国,难道就没想到过他会跟警察发生冲突吗?”李云道也很无语,小蛮丫头是越来越聪明了。

  “你再仔细琢磨琢磨,卡尔凯蒂耶是谁让派去的?”李云道接着笑道。

  杜尔迦皱眉良久,才道:“是伽内什。”

  唉!

  李云道叹气:“煮豆燃豆萁啊!”

  嗯,这是第三更了!跟印度人的这一次交手大致到这里,接下来在边境还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云道来探亲了嘛,哈哈哈!嗯,这几天公众号上的番外停一停,着力写正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