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六十三章 许公子和(一)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又依依不舍地看了那站在桃树下的女子几眼,李大刁民这才转身离开,没走几步便接到了斐家大少爷的电话,斐天才吱吱唔唔了半天,才说明白原来是昨晚一起喝酒的上海纨绔终于再一次不甘寂寞地惹上了麻烦,对方看起来也是江南一带道上的狠角儿,看李云道能不能出面帮个彭家少爷报出上海道上几个关系不错的名字,可苏州哪怕被称为“上海的后花园”却偏偏不是上海,远水解不了近火,听斐天才的意思是,对方现在扣下了胡蝶和肖青葶,几个平时在沪上还能狐假虎威一下的纨绔似乎都在对方手里吃了暗亏,斐天才这才没办法给李云道打了电话。

  李云道问清了地址,也没赶回学校取车,直接在路上拦了出租车赶向斐天才报出的地址。上车后,他想了想还是给黄梅花拨了个电话。

  电视响了几声就通了,李云道直接道:“黄叔,斐少那边碰到些麻烦,可能有些棘手,我现在正在赶过去。”

  黄梅花也没有多问,只是轻松道:“估计是他那帮狐朋狗友惹的事非吧,不会出什么大事的。老爷子这边有些事情我走不开,这样吧,你把地址发过来,我让树人陪你走一趟。”

  “谢谢黄叔,那你先忙。”李云道正准备挂电话,就听到老爷子在旁边道:“是云道吧,让他晚上来家里吃饭吧,两个小兔崽子很惦记他,这些ri子问得我耳朵都生茧了。”

  黄梅花笑道:“老爷子发话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李云道脑中浮现那两个小王八蛋的身影,忙道:“把斐少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下午我去接他们放学吧。”

  黄梅花道:“好,注意安全。”

  让出租车司机下高架绕去接了周树人。这个算得上力拔山河的憨小子还是一脸淳朴的笑,只是他那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坐进出租车的后座时,整个车身都发出明显的“咯吱”声,司机心疼得咬牙切齿,但从后视镜里看到那个如同大猩猩般占了大半个后座的人物时,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盼着将身后两位大菩萨送到目的地后赶紧走人。

  “啥时候从美国回来的?”李云道关心道。

  “跟师父还有二少爷二少nainai一起。”

  “嗯,美国那种地方,说到底还是异国他乡,少待为妙。”

  周树人似乎深以为然,但想到在美国经历的种种绝境,如果不是黄梅花亲赴美国,或者他晚去一步,没准这次带回来的就是三具尸体了。想到这里,憨笑顿时消失得影踪,取而代之是却是一脸肃杀,惊得前面的司机都汗毛倒立。

  赶到发生冲突的皇冠酒店并没有花太多时间,等两人一下车,出租车司机终于长吁一口气,一脚大油门车便窜了出去,似乎生怕这两人又折腾出什么妖蛾子。

  进了这家入住率一直名列榜首的五星级酒店,李云道就感受了到了一种紧张氛围,酒店的工作人员似乎人人自危般看向酒店电梯的方向,等李云道两人走近电梯,才发现有保安守在这里。一开始以电梯维修为理由拒绝通行,等李云道亮明身份说是来协助解决楼上的事情时,保安这才通过手中的通话工具向上级汇报,得到同意这刷卡将两人送到事发的楼层。李云道看保安的脸se不太自在,当下拿出烟,甩给保安一根:“兄弟,到底咋回事?”

  保安听李云道的口气,又偷偷看了一眼立在李云道身后巨塔般的男人,将香烟小心翼翼地放在制服口袋里,轻声道:“两帮公子哥儿,好像是因为女人起了冲突,这事儿在我们这儿其实也不少见,可是偏偏一帮是本地公子哥儿,一帮是上海公子哥儿,似乎都有些后台背景。”保安一时间弄不清楚李云道是站在哪边的,也不敢乱说话。

  李云道想了想道:“上海来的小家伙里面,有人受伤吗?”

  保安也聪明,立刻道:“上海这群小哥其实做事还是蛮地道,估计也不希望事情搞大,所以一开始姿态放得很低。可是许少那边说什么也不肯低头,说是一定要上海小哥那边带来的两位姑娘陪他们睡一晚,这事才能扯平。”

  李云道冷笑了一声,保安似乎知道自己话多了,立刻闭口不言,8楼电梯门一打开,李云道就听到走道里乱哄哄的声音,酒店派了不少保安过来,但是谁也不敢接近事发的几间房,酒店的老外经理也是个中国通,知道这种事情只能私下解决,报jing纯粹是给自己和酒店找麻烦,但此刻也只能站在保安堆里呵斥那些低眉顺目的保安。

  估计刚刚跟上来的那位安保人员已经跟老外通过信息,他也知道李云道是来协助解决这件事的,见李云道带着周树人出现,立刻迎了上来,一口腔调怪异的国语:“您好您好,我是酒店的经理欧锦华,感谢您来协助我们解决这件事。”

  李云道也没有多跟他寒暄,直接穿过保安,往走道深处走。果然,斐大少一行上海纨绔正集中在某个套房的门口,一不是一脸义愤,套房门口站着两个抱臂而立的中年人,看样子应该是保镖或者马仔一类的人物。见李云道出现,斐家天才立刻迎了上来,但还是哭丧个脸:“哥,给你丢人了。师兄,你也来了……”

  挺着熊猫眼的彭晓帅没好意思走上来,倒是周君宝和朱家兄弟一起迎了上来:“云道哥!”

  周君宝思路比较清晰,赶紧将前因后果给李云道解释了一通,听完后,李大刁民也不禁皱眉。事情的起因很简单,昨天小蜻蜓把斐大少诓出去后自然不欢而散,随后一群纨绔就陪着小蜻蜓去夜店喝酒发泄。不甘寂寞的彭家大少不费吹灰之力就钓到了心仪猎物,自然带回酒店,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一遍后,彭家大少的房间被人踹了窝,原因很简单,他睡的是许公子的禁脔,许公子是常务副市长许明的独子。该禁脔昨晚刚跟许家公子在电话里发生了些口角,一时气不顺就跑到酒吧撒气解闷,没想碰到外貌和钱包一样出众的彭晓帅,当晚两人进酒店时就被人拍了照发给了许家公子,**烧完了,彭大少的眼睛也被人揍成黑眼圈了,如果不是斐宝宝也跟着回酒店跟周君宝商量在浦东租场地开改车俱乐部的事情,发现隔壁起了冲突,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否则这位彭大帅的那玩意儿指不定已经被气急败坏的许公子割去下酒了。

  李云道之所以皱眉,倒不是因为事件本身,主要还是许天笑的老子许明的身份。林一一就要来苏州了,如果在这个时候惹出麻烦,指不定林一一还没有上任就已经被竖了一个政敌。

  “啊……”房间里突然传出一声尖叫,应该是蝴蝶的声音。斐宝宝几个人立马急了,但似乎刚刚所有人都在门口两位门神的手下吃了不小的亏,顶着熊猫眼的彭晓帅最为上火,明知道不行,还是试了一回,一个回合都不到就被人掀翻,躺在地上哼哼。

  李云道回道问道:“有把握吗?”

  黑塔般的年青人只是憨憨一笑,踏出一大步,所有纨绔中除了斐宝宝外,谁都给这个一身朴素衣着的壮实青年捏把冷汗,毕竟他们也算是从小在大院里长大的,身手肯定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但是在门口两人手里连一招都过不去。斐宝宝倒是清楚周树人得了黄梅花几份真传,对付门口这两位,不出意外应该十招以内能拿下。

  果不其然,十秒钟后,刚刚还在门口趾高气昂的两人一前一后被人甩出走道后动不得,惊得来打探现场的安保人员齐齐地缩回脖子:“这就是电视里演的那种高手吗?”

  周树人只是轻轻一脚,实木房间轰然而倒。李云道第一个踏入套房,见沙发上的胡蝶正将一脸惊恐的小蜻蜓护在身后,卧室门口斜依着一个半只脸有些红肿的女人,颇有些姿se,不然也入不了彭家大少的法眼。

  房间里面正对着胡蝶yin笑的许天笑被惊了一下,随即转身,皱眉看着李云道:“你是谁?”

  许天笑长得很白净,约莫跟李云道差不多年纪,戴着金丝框眼镜,如果不是眼前的场景倒也有些翩翩君子的风范,看到李云道出现,他明显愣了一下,等看到李云道身后一脸憨笑的周树人,他才缓缓放下卷起的衣袖:“你是秦爷的人?”

  “我是李云道。”

  “哦?你就是李云道?嗯……三哥?”

  李大刁民显然没料到被常务副市长的公子都能知道自己。李云道苦笑一声:“那都是外面人乱传的,当不得真。”李大刁民还琢磨着下个礼拜要去公安局报道呢,哪能天天让人记着自己在道上的称呼,不然在外人看来,就真是现实版的间道了。“这两位是我妹妹,还望许少手下留情,今天的事情,其实也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儿。”

  许天笑冷笑了一声道:“要不,晚上你让我睡睡你老婆,这事儿就一笔勾销?”

  斐大少一听这话,就知道坏菜了,就连站在李云道身后的周树人都一脸同情地看着那位不知天高地厚的许公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