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少女帕尔瓦蒂和象鼻神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听到李云道的问题,少女错愕抬头,而后莞尔一笑:“我是帕尔瓦蒂。”

  李云道刚刚喝下去的一口茶水又再次喷了出来,呛得他满脸通红:“帕……帕尔瓦蒂?不是在大雪山下被……”

  少女叹息一声:“不错,上一次帕尔瓦蒂早先回归了梵的怀抱。”

  李云道这才开始仔仔细细地端详眼前的印度少女。不可否认,这是一个绝佳的美人胚子。无论是眉眼还是口鼻抑或是脸蛋,都美得无可挑剔。尤其是那两道弯月眉,与她口中的师父杜尔迦足以形成鲜明的对比。剑眉让那个女人始终如同一把杀伐果敢的快刀,而这两道弯月眉却写尽了妩媚,如果不是因为年纪还太小,单这眉眼就足以魅惑众生。

  李云道叹息摇头:“还未成年的孩子便拉上战场,亏你那师父想得出来。”

  少女帕尔瓦蒂淡然道:“师父十四岁便是杜尔迦了。”

  李云道错愕张嘴,想来这应该是那个古老国度一代接一代传下来的传统,自己一个外人一个倒的确是无从指责。

  老板端了花生粥上来,李云道将粥和小菜推到少女的面前:“吃吧!”

  少女腼腆一笑,也不推辞,当真便开始动手。

  她的的确确是在动手,粥很烫,但她的手仿佛没有知觉一般。

  “用这个吧!”李云道想了想,还是递了把勺子上去,“一开始可能不太习惯,用一用,习惯了你就会觉得人类发明这种工具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少女点头,恰好小店老板又送了碗青稞粥上来,李云道用勺子喝粥,少女便依样画葫芦。

  “你一个人出来不害怕吗?”李云道突然想起了什么,手中的勺子滞在半空,道,“出国一趟也不容易啊!”

  少女摇头,却不说话。

  等老板送的酥油茶被另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接过去的时候,李云道便知道,刚刚少女帕尔瓦蒂摇头是什么意思了。

  她不是一个人。

  的确,一个身无分文的花季异域少女又如何能独自一人翻山越岭从新德里一路走来拉萨?

  自然是有人与她一道的。

  此刻,李云道为她点的酥油茶就在与她一道来拉萨的那人手里。

  一个俊美的印度青年,面相慈善,只有鼻子看上去有些异样,但在印度这是神面。

  象鼻神,伽内什。

  那对充满智慧的黑色眸子,深邃得如同真理的海洋,令人不由自主地想一头扎进去,找到那求知的彼岸。

  青年手中握着一卷破旧的《博伽梵歌》,一口气仰头便将一碗酥油茶一饮而尽,而后咂咂嘴,意犹未尽。

  李云道似笑非笑地打量着不打招呼便自顾自地坐下来的印度青年,他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薄坎肩,下身是一条白色的灯笼裤,脚上是一双在那个国度很常见的凉鞋。

  “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吃了人的嘴短,拿了人的手短’,这傻丫头又吃又拿,我再不出现的话,你是不是打算把把她骗回去给你家那头凤凰当儿媳妇?”伽内什敲敲碗,招来老板,又要了一碗酥油茶,“这样的好东西的确应该多来两碗。放心,我脸皮厚,吃了拿了,我既不会嘴短,也不会手短。”他嘿嘿笑着,仿佛跟坐在一旁的李云道已经是多年的老友一般。

  十大护国主神一口气来了两个,李云道就算是再傻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人家是冲着自己有备而来的,或许在京城的时候,人家很可能就已经盯上自己了,而自己还傻乎乎地白白把自己这头肥羊送入了虎口。

  “别担心,我现在不想杀人。”伽内什纤细修长的手指在那本破旧的《博伽梵歌》上有节奏地敲击着,节奏很欢快,亦如他此时的心情,“我想小帕尔瓦蒂应该已经告诉你原因了吧?”

  他看向少女,少女却咬着下唇低下头去。象鼻神伽内什轻轻叹了口气:“终究还是个孩子,战争的残酷往后你会慢慢体会到的。”他突然抬头看向李云道,“我有个兄弟,叫卡尔凯蒂耶,有你们的中国话来说,那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不过他的武力值的确很变态,嗯,怎么形容呢,拔山扛鼎还是力抵千均呢?”

  李云道依旧不紧不慢地继续着手上用勺子轻轻拔动粥面的动作,他的动作很轻柔,靠着碗的边沿轻轻撩上一勺,反过来再撩一勺,这样入口的粥不烫口,这是在昆仑山时,那个生而知之的孩子最喜欢的动作。

  伽内什见李云道没有任何反应,也不生气,只是继续有节奏地敲着那本破经书:“哦,我忘了说,听说你跟凤凰生了一个儿子,我那兄弟气不过凤凰在神国欺人太甚,决定亲自跑一趟美国。如果时间上我没有算错的话,他现在应该已经到了纽约。哇,纽约可是个大城市,不过你放心,在找人一道上,卡尔凯蒂耶很有自己的一套。”

  李云道拿着勺子的动骤然而止——这是除了蔡桃夭生凤驹的那晚外,第一次有人堂而皇之地用儿子王凤驹来要挟自己 。

  初下昆仑时,李云道把命这东西看得比什么都贱。

  如今身为父母官,命这东西在他看来比什么都珍贵,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杀人不好。小喇嘛的话如同梵音般在他脑海中回荡。

  杀气!

  就连小店的老板都诧异地看了看店外依旧阳光明媚的天色,搞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店里的温度仿佛瞬间下降了许多,冷得他浑身起疙瘩。

  浓郁的杀气伽内什感受到了,懵懂的少女帕尔瓦蒂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只是她想不明白,刚刚还温和如水的男子,怎么会突然间气质反差如此之大?

  杀气骤然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脸淡然的笑意。

  伽内什有些好奇:“怎么,不想为了儿子杀人?”

  老板送了酥油茶上来,李云道却接了过去:“刚刚那碗被你喝了,这碗是我的。”

  伽内什打了个喷嚏,于是李云道只好将那碗被“污染”的酥油茶拱手相让。

  “老板,酥油茶打包!”李云道又点了一份。

  伽内什却追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把那个姓郑的华夏老太太放在你二夫人和儿子女儿身边,就足够安全了?”

  李云道轻笑:“如果人在你们手里的话,还需要跟我废这么多口舌?”

  伽内什面色微变,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卡尔凯蒂耶是笨了点,但对付一个老太太应该问题不大。哦对了,忘了跟你说,在他去之前,我丢给他几个锦囊,在碰到不同的问题时再打开,我虽人去不了,但去与不去,结果不会相差太大。”

  李云道笑道:“那等你手里有了人质了,我们再谈也不迟。”

  伽内什用手指在光滑的碗口上滑动,发出悦耳的声响:“不急,马上,也许吃完这顿下午茶,你就会乖乖跟我们走了了。”

  李云道将最后一口青稞粥送入口中,抽了面纸,轻笑道:“如果不走呢?”

  伽内什道:“你不是要去看看夫人吗?不走怎么去?”

  李云道笑道:“你们印度教有观人敦伦的习俗?”

  伽内什耸肩道:“的确有欢喜双修的秘术,你要是想,我可以传授给你。”

  “不好意思,咱们华夏人的房中事皆是私密,所以你要是有那种癖好,可以去岛国。”

  少女帕尔瓦蒂被两人说得云里雾里,好奇地看向伽内什,可惜这一次年轻的师叔并没有向他解释那些未知的懵懂,相反有些恶趣味地笑了笑,便在这个话题上戛然而止。

  伽内什微微一笑:“接下来的事情,就由不得你了,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李云道看着桌面上的手机,伽内什也乐呵呵地看着那只手机。

  终于,手机震动了起来,来电显示归属地:美国。

  伽内什笑得意味深长:“老板,再来一碗酥油茶,嗯,要是有点儿酒就好了,这么高兴,怎么可以无酒助兴呢?”

  拿起手机的时候,桌下的左手上三刃刀一面紧贴掌心。

  “喂,我是李云道……”随着李云道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伽内什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灿烂。

  “我就知道,卡尔凯蒂耶那个蠢货虽然笨,但执行力还是不错的,如果这样还逮不到人的话,那就太令人失望了。来来来来,我让老板上了一坛青稞酒,青稞粥喝完,再喝些青稞酒,如此这也算是在最后几日也快意人生了一把!”伽内什极自信地笑着,“来,小帕尔瓦蒂,帮你的好朋友倒上酒,喝完酒,咱们就该上路了。”

  “你一定会后悔的。”李云道似乎深吸了几口气才能平复自己愤怒的情绪,再次看向少女时,眼中的怜惜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股子透心凉的冷漠。

  “后悔?”伽内什轻轻摇头,“不不不,后悔是往往都是众生,神是不会后悔的。”

  李云道轻骂了一声“假神棍”,便仰头喝掉了一大碗被伽内什换过的青稞酒,而后将碗在桌上一磕:“走吧,但愿你们能囫囵着走出这片华夏的领土。”

  伽内什笑得很开心:“放心放心,不但会完整地离开,而且还会把你也带回去。”

  番外《徽猷传》已经在作者公众号恢复更新,想看的搜索“仲星羽”或“zjzxy6”关注阅读番外!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