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连本带息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兄弟们很给力,转眼就3650票了,第二更来了!今天的目标保五争四,兄弟们激情起来,羽少更新不止啊!

  这条山道是近几年驻边军刚刚修葺的,从山脚可以直通驻营地。因为经常有重型车辆经过,所以每过几个月,便有工程兵会来加固一次地基。最近地基和路面都刚刚平整过,驴蹄子踏在结实的路面上,发出踢踏的声响。

  隐隐占了上风的杜尔迦等人不约而同地心中一惊,为了将凤凰蔡桃夭留在这儿,他们在山道的一侧推下了大石,另一侧横挡着几柱参天巨木,短时间内山道根本无法通行,再加上山道的两侧还安排了相应的人手,那驴和驴的主人究竟是如何越过那些障碍的呢?

  “嗯昂嗯昂……”驴叫声从山道上收远及近,驴蹄踢踏声愈发密集,最后似乎变成了奔跑。速度一时间竟似乎能与草原上的骏马相媲美。

  一头驴,驼着人,能跑得比马儿还快,不枉费当年抗战胜利后,那位还因它踢爆小鬼子脑袋而赐了一个“天下第一驴”的称号给它。

  似乎闻到了熟悉的气味,那在红尘世俗间都快要活成驴精的家伙四蹄愈发欢腾。

  驴背上倒坐着一个手持转经桶的少年喇嘛,眉清目秀,就算只身着一身藏红喇嘛袍,仍旧掩不住一身英气。

  听到驴蹄踢踏,李云道便开始唇角飞扬,见那老驴载着小喇嘛眨眼便至,忙呼一声:“再不来帮忙,老子就准备跳崖了!”

  持铜棍的哈奴曼龇牙狞笑,口间发出一声模拟猴子的吱吱声响,那刚刚被劈去四指的凶猴也龇牙吱叫两声,在崖面横跳几下,便冲着那老驴背上的少年喇嘛扑去。

  “小心它尾巴上有毒刺!”李云道连忙提醒。

  少年喇嘛原本闭眼,在那凶猴跃至半空至高点时,才他陡然睁眼,微微一笑。

  那猴子在半空吱叫一声,而后颓然坠地,摔了个狗吃屎后丝毫不敢多停留半刻,扔下那哈奴曼,夹着尾巴顺着山道瞬间窜得无影无踪。

  每一代哈奴曼都声称与长尾猴心心相通,见猴子走得利索,哈奴曼心中大急,扔下李云道便直扑向驴背上的少年喇嘛。

  少年不慌不忙从手腕上取下一串念珠,取出一粒,取指轻弹。

  念珠疾闪而出,正弹在那哈奴曼从半空砸下的铜棍之上,一颗念珠,居然生生改变了哈奴曼手中铜棍的横劈路线,铜棍砸在山石上,一时间石崩土裂,溅起漫天飞石。

  少年喇嘛看了哈奴曼一眼:“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又是一颗念珠,破空之音过后,那哈奴曼哎哟一声惨呼,扔下铜棍捂住左眼。

  紧接着,那少年喇嘛抓了一把念珠在手里,随手甩向正围攻蔡桃夭的杜尔迦等人。

  刚刚哈奴曼的惨状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对于那来势凶猛的念珠谁也不敢掉以轻心。只是躲过了念珠,却躲不开蔡家大菩萨。

  一连数声闷哼,围攻的三人不约而同地被蔡桃夭一掌击倒。好在蔡桃夭手下留情,没有趁你病要你命地痛下杀手。

  “你是什么人?”开口问话的是唯一没有受伤的少女帕尔瓦蒂,“为什么要插手我们的事情?”

  少年喇嘛从驴背上一跃而下,手里除了念珠,居然还有一根狗尾巴草,他无聊地晃着那根草,指着蔡桃夭和李云道笑道:“就许你们挖抗给我哥和我嫂子跳,难道就不许我给你们这些印度人一点教训?”

  少年喇嘛嘿嘿笑着,面对着李云道的时候,还是那个被抱在怀里一起下昆仑的孩子:“云道哥,我没来晚吧?”

  坐在悬崖边气喘吁吁地李云道没好气道:“就知道大师父偏心,好的本事统统都传给了你。”

  十力嘉措挠头傻笑:“云道哥,大师父传你的,才是经世治国的真本事哩!”

  李云道起身,凑到蔡桃夭身边检查了一下伤口:“钗上有毒!”

  十力笑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递过来:“可解百毒。”

  李云道毫不客气地就笑纳给了自家媳妇儿,还不忘吩咐:“回头再弄个百儿八十瓶的回来。”

  虽然这解毒药材百年难遇,但十力还是欣然应道:“好嘞!”

  猴子扔下了哈奴曼,瞎了一只眼的哈奴曼也扔下了同伴独自逃命。

  除了少女帕尔瓦蒂外,其余包括杜尔迦在内倒在地上的五人均受伤不轻,其中又以被哈奴曼误劈一棍的伽内什情况最为不堪。

  李云道只是看了他一眼,十力便会意,走过去,把了把脉,摇头叹息道:“晚了一步,救活了也只能做个普通人。”

  伽内什听得懂中文,此时面如死灰。梵天座下,何时又能容得下普通人栖身呢?

  那少女帕尔瓦蒂迈出一步,却被身边一人拉住衣袖,正是她的师父杜尔迦。

  “你打不过凤凰,至于这个骑着驴来的小喇嘛,或许只有梵天才能降伏他。既然神的旨意是不让凤凰就此涅槃,你也就不用强求了。”说话的却不是杜尔迦,而是受伤比她更重的萨拉丝瓦蒂,这一次行动前前后后布局近大半年的局,只是没想到到这一刻却功亏一篑。

  不知何时起,山风凌冽了起来,原本高悬在东方天空的朝阳也被一大片乌云遮去了面目。

  英俊的伽内什口鼻内皆是血污,那件白色的坎肩上,还留着一记清晰可见的棍印。

  昔弥十指剑皆断,刚刚一掌之蔡桃夭按在小腹上,此时小腹上有一道青紫掌印,五脏六腑有没有受伤,也只有她自己才清楚。

  杜尔迦和萨拉丝瓦蒂被少女帕尔瓦蒂护在身后,但嘴角都有淤血,显然都受了内伤。

  李云道确认了十力的药能缓解那毒钗后,目光便落在那智慧女神萨拉丝瓦蒂的身上。

  少女帕尔瓦蒂见他目光阴沉,咬了咬下唇道:“你要伤害他们,就必须先过我这一关。”

  李云道皱眉,叹息一声:“果然非我华夏族类,永远是养不熟的白眼儿狼啊!”

  少女低头不语。

  十力帮蔡桃夭取下毒钗,李云道用衣角包着,举在手中,对着光亮处看了看,那钗身上果然一层泛蓝的黝光。

  他再度叹息一声:“都说无毒不丈夫,看来我还是太心慈手软了些,我下毒,不过是让他三天不能与人动手,你们下毒,便是要我媳妇儿的命。哦,对了,还派了人去掳了我儿凤驹,这笔账,我说过的,我会跟你们慢慢算的!”

  他缓缓走向那刚刚铁了心要将蔡桃夭斩杀当场的几个女人,少女再次往前迈出一步。

  “休想伤害她们。”少女帕尔瓦蒂斩钉截铁道。

  李云道皱了皱眉,于是十力不动声色飘落在那少女身旁。

  少女只觉得颈后微微一痛,而后便天旋地转。

  十力苦笑一声:“被小蛮知道了,免不了又要唠叨几句。”

  李云道笑道:“小妮子人呢?”

  十力轻笑:“美国,纽约。”

  李云道心中大定:“张无极也去了?”

  十力道:“还有刑天和猛士。”

  “你又算过了?”

  “这次是小蛮算的,这一道上,张天师一脉一向很准。”

  李云道点头,但又摇头:“泄露天机的事情,往后还是要少做,你回头叮嘱她一声,否则我可不管你们是不是长大了,脱了裤子一样抽屁股!”

  十力嘿嘿笑道:“那还是抽我的吧!”

  李云道笑了笑,走过去,却依旧跟杜尔迦保持了数步的距离,谁知道这受伤的女人会不会豁出去了要跟自己拼命,眼看着就要夺取压倒性的胜利了,这个节骨眼上,李云道可不想自己还犯那种低级错误。

  保持着安全距离,李云道笑道:“伽内什,杜尔迦,萨拉丝瓦蒂再加一个昔弥,啧啧啧!嗯,我得给某些人放出一些信号,想杀我,没问题,什么招都可以使,但是要动我的家人,比如说我媳妇儿,再比如说我儿子,不好意思,如果他们真出了什么事情,我李云道会变成这个世界上让你们所有人都害怕的恶魔。”他转过头,对一旁微笑不语的蔡桃夭道,“媳妇儿,今儿要不就容许你相公我放纵一次,如何?”

  蔡桃夭莞尔一笑:“你记得,这世上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永远站在你的背后。”

  “哪怕我背叛全世界?”李云道开玩笑道。

  “哪怕你背叛全世界。”那被称为凤凰的女子也笑道。

  “那就好。”

  再次转头面对杜尔迦等人时,李云道微微眯眼,那对从一开始就充满戏谑的桃花眸子里,此时却充斥着暴虐和杀戮。

  他重新走回到伽内什身边。

  “嘿,你记不记得我说过,我希望你们还能囫囵着走出华夏。”他微微一笑,接着道,“记住了,华夏的领土,不是你们这些阿三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所以,既然来了,那就留下些什么。嗯,这回连本带利,我肚子也很疼啊,所以这个账也要算在你的头上,所以连本带息吧……”

  他只轻轻踹出一脚。

  数米外,万丈深渊。

  “死在这么美的华夏,算是便宜你了。”

  而后,他转身,看到杜尔迦笑容更甚。

  “你就算不把他踢入深渊,哈奴曼那一棍下去,他也死定了,何必……”杜尔迦说了一半,便戛然而止。

  她想到了某种可能性,于是,她看着走过来的青年男子,瞳孔也开始收缩。

  那手掌心处,三刃刀花绽放。

  嗯,还是有不少人猜到是十力来了的。下一章还有些变数,各位伸长脖子,请观其变吧!等不及的,”到微信平台上问羽少,心情好就剧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