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少年喇嘛的愁滋味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南亚次大陆,一块始终与战火纷飞四个字逃不离关系的土地。此时正值炎夏,赤着上身的四臂老者赶着一辆慢慢吞吞的牦牛车,车辕上坐着一个面容姣好却肃穆庄的白衣少女。正值正午气温最高的时候,除了牦牛车,路上鲜能看到人影,远处的山丘,仿佛都被热气蒸腾得扭曲起来。

  白衣少女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回头看了一眼躺在板车上半死不活的青年:“这样下去的话,他一定会死的。”少女终于忍不住开口央求道,“我们回去带上师父她们吧……”

  四臂老者微微一笑道:“现在回去也没有用,她们肯定已经都死了。那个用三刃刀的家伙是不会放过她们的。”

  少女似乎被他的话激怒了,声音陡然提高:“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把她们扔下?”

  四臂老者没有说话,因为对面也来了一辆牦牛车。牦牛便是这片土地上最主要的交通工具,有辆牛车,方圆百里内已经算是富户。对面赶车的是个一老一少,肤色黝黑的老人一看到四臂男子,显然是愣了一下,而后连忙把车赶到一旁,呼停牦牛,跳了下来,又连拖带拽地将小孙子从车上拖了下来,而后倒头便拜。

  这附近一带印度教徒众多,倒头便拜的老人胡子都已经花白,此时额头触地,丝毫不敢抬头。四臂千头蛇,腹有莲花,信仰虔诚的老人又岂有不倒头便拜的道理?

  赤着上身的四臂男子却仿佛早已经习以为常一般,看也不看那几乎快要五体投地的老人,而是笑着望向坐在另一侧车辕上的白衣少女道:“屋子脏了,总要打扫打扫,否则家里如维持清洁?”

  少女帕尔瓦蒂似乎想到了杜尔迦等人惨死在李云道手中的场景,伤心欲绝道:“她们如何弄脏了你的屋子?”

  躺在板车上被颠得几乎散架的人却突然咳嗽了一声,发出一声若有若无地声响:“湿婆说得果然不错,您背叛了梵天!”

  “梵天?”四臂男子仿佛听到了这个世上最大的笑话一般,大笑了起来。他笑得很放肆,胸口剧烈波动,那纹在身上的千头蛇便仿佛活了一般。“如今说背叛这个词,便有些太奢侈了!”大笑过后,他的笑容变得意味深长起来,原本落在少女身上的目光,仿佛也落向了远方的虚空。

  白衣的少女帕尔瓦蒂咬着下唇良久,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为什么?”

  四臂的毗湿奴笑道:“你们难道忘记了,在很多地方,我才是那个临驾众神之上的造物神?”

  板车上被砸断肋骨的青年惨笑道:“这种蹩脚的借口骗骗那些愚蠢的人也就罢了,用来忽悠我们就显得太拙劣了!”那张英俊的脸庞此时早已经满是血污,那对原本总是闪烁着智慧光芒的眸子也因为疼痛失去了原有的光泽。

  毗湿奴笑着回头看了他一眼:“你们俩,是我的孩子!”

  白衣少女愣了一下,随即道:“我们都是神的孩子。”

  毗湿奴却摇了摇头:“我说的是生物学上的那种关系,孩子们,我是你们的父亲,嗯,亲生父亲。”

  少女帕尔瓦蒂愣了一下,马上就笑了起来:“您一定是在跟我们开玩笑。”说着她看向板车上重伤的青年,想听听他会说些什么,却不料那青年早已经合上了双目,似乎并不愿再听毗湿奴多说一句。但她可以肯定,刚刚他说的话,青年再如何不愿听,也一定听到了,只是他的反应有些出乎帕尔瓦蒂的意料。

  毗湿奴淡淡一笑:“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们说说,我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华夏单单救了你们二人出来?身为你们的父亲,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们陨落在华夏。”他叹了口气道,“很多年过去了,这条龙的的确确也该睡醒了。”

  帕尔瓦蒂道:“您这是在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她坐在另一侧,回头看来时的路,远方是山,山的那边应该还是山,只不知道自己如何此时赶过去,师父杜尔迦她们是否还活着。

  伽内什咳了两声,戚戚道:“这一点他倒是说得没错,换作几十年前,神国也不会像如今这般狼狈。小小的边境冲突,又怎么会三番五次地需要护国主神协同解决?”也许是因为一口气说了太多的话,他又咳嗽了良久,惨白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抹潮红。

  毗湿奴皱眉看了他一眼道:“肋骨我已经给你接上了,你如果不想活了便一直这样说下去。”

  伽内什看了他一眼,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乖乖地闭上了嘴巴,没有什么比命掌握在别人手里还要更糟糕的了。

  少女帕尔瓦蒂想了想,最终还是哀求道:“我们回去看看吧!”

  毗湿奴轻笑道:“看来你对杜尔迦这个师父很上心。”

  帕尔瓦蒂道:“她便是我半个母亲。”

  毗湿奴笑了起来:“你的母亲不是杜尔迦。”

  少女帕尔瓦蒂突然眼中一亮:“那我母亲是谁?”

  毗湿奴笑了笑,摇头不语。

  这世上,有些事情还是不说为妙,说出来,很多事情更不美了。

  他扬起鞭子,抽在牦牛的屁股上,那老牛才慢吞吞地加快了一丝速度。

  少女盯着他看了良久,最终颓然叹息一声道:“你当然是我们的父亲啊!”

  毗湿奴笑了起来:“血缘的事情,怕是天神也改变不了啊。”

  少女忧伤地回头看了看东南方的天空,但愿远方的那片天空下,幸运女神会眷念她们每一个人。

  幸运女神自然不会当真眷念每一个人,但这一刻,李云道却觉得自己无比幸运。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娶到蔡桃夭这样的女子还能让人觉得更幸运的呢?

  军营里前所未有地安静,李云道轻轻嗅了嗅她身上传来的淡淡体香,这一刻拥她入怀,似乎这世上其它所有的事情都可以为此让路了。

  蔡家女子笑着在他胸口捶了一下,早上她带着他在营地山谷外的草原上打马飞驰,中午随便吃了些便在某人的催促下回了宿舍,美其名曰:午休。

  自家的媳妇儿,某人自然不会放弃上下其手的大好机会,终在某件事情上得逞了以后,额上沁出微汗的蔡家女子将脑袋搁在某人的胸口,听着那强劲而有力的心跳。

  某人悠哉地点了根烟,蔡家大菩萨却也不阻止,相反她有些眷念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在这边关的无数个日夜,这股子烟草味却是她日夜魂牵梦萦的。

  烟抽了一半,某人突发其想:“媳妇儿,咱们再生个娃娃好不好?”

  蔡家女子哑然失笑:“刚刚不算?”

  某人嘿嘿笑道:“午休嘛,一刻值千金啊!”

  蔡家女子咬着下唇:“那是春宵!”

  某刁民翻身将蔡家大菩萨压住道:“有你在,时时都是。”

  白日里做些让人充满遐想的事情总是会令人害羞的,总之原本约好了等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一起去牧民家喝羊奶酒的计划泡汤了。出门的时候,一条玉带般的银河悬在脑门子上,令人叹为观止。

  蔡桃夭羞恼地在某人腰上掐一下:“哪有你这样总是白日里……”

  李云道嘿嘿笑道:“我多久才能见自家媳妇儿一面?说什么老天爷都会原谅我的。况且,咱们干的可是人世间最伟大的事情之一啊,还有什么比人类的延续和传宗接代更重要的呢?”

  黑暗中看不清蔡家大菩萨发烫的俏脸,她让身子轻轻靠在那对她来说便如同山一般的男子身上,轻声道:“你总是最有道理的,不过对我来说,你说的,哪怕别人觉得是谬论,我都觉得是真理!”

  某人转身,下意识地捧住那张倾城绝色的脸庞,狠狠地亲了一口道:“媳妇儿,我就喜欢你这么霸道。”

  蔡家大菩萨温柔道:“从昨晚到现在,好像你比我要更霸道一些啊!”

  李云道嘿嘿笑道:“这种事情,总不能让女人主动吧?”

  蔡家大菩萨凑到他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某人的眼睛顿时比天空里最璀璨的星还要亮:“此言当真?”

  蔡家大菩萨羞得垂下头去:“小点声……”

  某人嘿嘿傻笑:“终于啊……”

  军营的一片空地上,少年喇嘛躺草地上,将脑袋搁在温暖的驴肚子上,口中叼着一根枯草,兴致勃勃地看着漫天繁星:“老末,大长老教的观星之s术还是很准的,可惜有些地方我还没有完全领悟透彻,否则定会看得如同他们张天师一脉一般准。”

  老末打了个响鼻,懒洋洋的将长脸搁在柔软的草上,舌头一卷便能吃上一口嫩草,这才老末来说,简直就是天堂——尤其是附近的牧民几乎家家都有驴,母驴也不计其数,这一日,老末几乎流连忘返,若不是十力硬将他拽回来,今儿不知道多少牧民家的母驴子要遭殃。

  同样的天空下,却不知那万里外的她在做些什么。

  少年喇嘛终于有了一丝愁滋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