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路遇检查哨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幸福的时光往往都是短暂的,当朱小谋开着一辆军绿色的越野车停在草地旁的小路上时,李云道便知道自己该上路了。

  向来慵懒的老驴也不再懒洋洋地伏在地上,而是恢昂恢昂地叫了两声,便将一张长脸凑到了李云道与蔡桃夭之间。

  刚刚嚼过青草的驴嘴里满是草腥味,李云道没好气地拎了拎它的驴耳朵笑骂道:“不能太贪嘴啊,青草吃多了,可是要拉稀的!”

  将长长的驴脸推到一旁,他又在身边蔡家女子的额上狠狠香了一口:“媳妇儿,走了!”

  蔡桃夭凝视着那对含情脉脉的桃花眸子,没有说话。

  此时无声胜有声。

  他抱了抱蔡桃夭,在她后背轻轻拍了两下,转身又抱了那驴头小声地吩咐了些什么。

  十力同样微笑不语,远远看着李云道冲他挥手。

  长大了,自然也就明白,别离是为了更好地相聚。

  越野车鸣笛两声,李云道将身子探出窗户,看着站成一排的蔡家女子、少年喇嘛和老驴老末,明媚的高原阳光下,这一刻终于浮现在脸上的惜别让人心悸。

  终于在越野车开出百米后,老末忍不住迈开蹄子,踢踏着迈向那逐渐远去的汽车。

  也许是因为太老的缘故,它只能悠闲地踱步,终于还是不得不看着那汽车消失在山道的拐角处。

  老末喘着粗气,驴鼻孔张得老大,十力走过去,轻轻拍了拍驴脑袋道:“夭夭嫂子都没急,你急什么急?不过也难怪,在昆仑山那二十多年,云道哥从山下觅得的酒水,多数都进了你的肚子!”

  一身军装的女子叹息一声。

  人生,面临着太多的选择,国是大家,自己选择了这一条路,就注定了要为之付出诸多代价,譬如分离。

  印度人在山道上造就的障碍,驻地里的士兵当天只派了两个班的兵力,用了不到一个小时便清障结束,此时山道上通行无阻。朱小谋刚刚刻意地放慢了速度,好让身边的男子能多看两眼身后的亲人,拐进山道后,他便开始加速,十个钟头的车程,大多还是山道,入了夜便很难开了,自己必须在天黑前将身边的李厅长送到拉萨。

  这么年轻的公安厅长,朱小谋听许营长介绍出李云道身份的时候直接吓了一大跳,他姑父就在县公安局当治安大队的大队长,一个大队长有多少权力,他很早之前便有了极深的印象。

  一个县城的治安大队长已经如此,更何况一个省的公安厅长?朱小谋此时看身边年轻男子的目光中,已经包含着一丝崇拜,当然,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枪法和身手,而且还包括能将蔡教导员拿下——那在这支部队里,简直就是军花女神一般的存在。

  “没关系,不用刻意地赶时间!”看出朱小谋在不停地加速,李云道笑着说道,“来的时候,开了一夜的山路,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可怕。更何况这边天黑得很晚,时间完全来得及,安全第一!”

  朱小谋微微定心,点点头道:“首长,许营长说您之前还跟抓过恐怖份子?”

  李云道轻笑道:“是啊,毒贩,悍匪,恐怖份子,我都交过手。没办法啊,谁让自己是警察呢?每一份职业,都有其特殊性啊,比如你们是军人,守卫在西南边境,那就时不时可能会碰到跟敌国擦枪走火的事情,这都是职业使然。”

  朱小谋一边小心翼翼地开着车一边道:“前些年阿三很嚣张,动不动就越境,被收拾过几回就好多了。尤其是蔡教导员带着女兵们来了以后,阿三们就更太平了。”

  李云道笑了笑,没有说话,这两年,定然是蔡桃夭时不时会在边境上拉练一番,彻底地震慑住了那群印度猴子,否则哪能像如今这般太平?

  话匣子一打开,朱小谋的紧张情绪也就缓解了许多,两人有说有笑,漫长而颠簸的山路旅途也就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枯燥了。

  车子快开出亚东县地界的时候,朱小谋突然猛地踩了一脚刹车,正远观山景的李云道一个惯性向前冲去,幸好系好了安全带,但肩膀也还是被勒得生疼。

  “李厅长,前面有武警的检查哨卡,好像是临时设立的。”朱小谋缓缓降速,从这条路经过的车辆极少,此时检查哨卡旁只有两名胸口挂着冲锋枪的武警。

  看到有车子来,两名武警老远就示意靠边停车。朱小谋将车子慢慢停在路旁,摇下窗户,递出证件:“同志你好,我正在执行任务,要去趟拉萨,请予以方便!”

  虽然是军车,但两名年轻的武警丝毫没有任何松懈,一只手始终搭在枪的扳机上。李云道和朱小谋看得不约而同地心头一惊,看来是出大事了,否则不会如此戒备。

  年轻的武警接过朱小谋的证件,却没有立刻还回来,而是背过身过出十步外,通过对通讯对讲机小声向谁汇报着,过了一会儿,才走回来,将证件还给朱小谋,打量了一眼穿着便服的李云道:“他不是军人?”

  朱小谋连忙笑着解释道:“这位是我们教导员的丈夫,放假来探亲的。现在探亲假结束,我这不是奉命将他送到拉萨嘛……”

  “麻烦,请出示相关证件或身份证。”年轻的武警似乎丝毫不敢放松,警惕地看着车内的两人。

  朱小谋正欲再说什么,却被李云道拦住。

  “同志,我的证件在后备箱的背包里头,我下车拿给你。”

  说着,正欲推门下车,却听那年轻武警猛喝一声:“不许动!”身旁一名武警也举起了冲锋枪,拉开枪栓,一脸紧张。

  李云道知道他们不是开玩笑,只好定在当场,苦笑道:“咱们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们把谁都当成阶级敌人了?”

  其中一名武警打开后备箱,将李云道的黑色背包取了过来:“证件在什么地方,我来取!”

  李云道扬了扬下巴:“就在侧边的口袋里。”

  那年轻人拉开拉链,取出口袋里的东西,一张身份证和一张工作证。拉开工作证,那年轻武警脸色噌地一变,将证件递给身边的同伴,同伴也是先一愣,而后一脸紧张,又背过身走出十多米远向上级汇报。

  “报告报告,这是05检查哨,跟刚刚那位边军班长在一起的男子身上搜到一张工作证,证件显示他是军方总参二部工作人员,请给予指示。”

  对讲机对面的不知是何方神圣,只说了一句:“先扣下来,回头这边完事了再说,如果是真的,我亲自来道歉,如果是假的,他奶奶的,老子削不死他!奶奶个熊,我就不信咱们几百号人逮不着那四个王八蛋!”

  军人,向来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那边说了扣下来,这边便已经开始执行。

  “麻烦二位回到车上,把车钥匙交给我们,上面的命令是等那边任务结束了再说。请二位配合我们的工作!”工作证并没有还回来,而是被那年轻的武警揣进了口袋,一人回到岗哨处,另一人则端着枪守在车旁,身情戒备。

  朱小谋有些生气,明明都查过证件,还不放行,但李云道面色如常,他也就不好发作。

  “同志,你们的任务什么时候结束啊?我这还要送首长到拉萨去赶飞机啊!要不这样,你请你们部队的长官来,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到时候也被黑锅都扣你一个人脑袋上。”车窗玻璃没摇上来,朱小谋还是想做一做外面年轻武警的思想工作。

  “小朱,别打扰了他们的行动部署,我估计可能是出了大事了。”李云道的话刚落音,就听到不远处的山上转来密集的枪声,有冲锋声的哒哒哒的声音,也有砰砰的手枪声。

  朱小潮和李云道都是用枪高手,一听便知道是山上发生交火。两个年轻的武警似乎也很紧张,一脸担忧的看向枪声转来的方向。

  “双方都有自动武器,看来不是善茬啊!”朱小潮小声地对李云道说道。

  “这一带靠近边境,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李云道也看向不远处的山间密林,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过了这片密林,那边应该就是广袤的原始森林。不管这些武警在追捕什么对象,总之一旦让对方逃窜进原始森林,就是出动一支军队,也不定能在短时间内把人找出来。

  “不要说话!”守在车旁的年轻武警似乎很紧张,李云道和朱小潮两人的对话让他握枪的右手手心里都汗。

  “好好好,你别紧张,我们不说话!”李云道一边说一边看着那处密林,不知为何,他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起来。

  朱小潮看到李云道脸色越来越难看,看了一眼武警,又小声问道:“首长,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李云道点头:“不知道是谁在指挥,无论是谁,怕是已经上当了,这摆明是在声东击西,而后暗度陈仓!他们在追的这些人,脑子很好用啊!”

  (plus:小高潮来临了!最近都是一日一更,等不及的兄弟们用”到羽少微信公众平台上找番外《弓角传》《徽猷传》看,或者看看羽少给你们推荐的都市、官场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