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交火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话刚落音,密林边缘树影晃动,李云道来不及多想,一把便将朱小谋的脑袋摁了下去。

  “敌袭……”守在越野车旁的武警刚刚反应过来,大腿上便挨了一枪,只听得他“啊”了一声,又一排子弹打了过来,幸好大腿中枪后他倒地不起,否则那些子弹非将他打成人肉马蜂窝不可。

  两名年轻的武警受过良好的训练,但看得出也是头一回参加实战,受了惊以后,直接冲锋枪调到连发位置,一梭子子弹无多会儿功夫就见了底。趁着他们换弹匣的功夫,山坡上有两人迅速呈S型狂奔而下,目标很明显,正是朱小谋开的这辆军用吉普。

  “一起帮忙,不然他俩死定了!”李云道看清形势,当机立断地推开车门。谁知那两名年轻武警可能是受到了过度惊吓,刚听到这边有声音,还没等李云道开口,将枪口转过来直接扣动了扳机。

  幸好李云道反应快,猛地合上车门弯下腰去,这才没遭受这场无妄之灾。

  朱小谋急吼道:“混蛋,我们是想帮你们!”

  中枪依偎在车身上开枪反击的年轻武警声音颤抖道:“别下车,想帮我们你们就别下车!”

  朱小谋气得想骂娘,想下车却被李云道摁住:“他们太紧张了,这会儿下去他们定然是敌友不分的,待会儿看准时机下车,我估摸着那俩人是冲着咱们的车来的。”

  送李云道去拉萨机场,谁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朱小谋全身上下也就只有一把指甲刀,李云道也好不到哪儿去,三刃刀虽然锋利无比,但绝对还没有神奇到能面对面抗衡冲锋枪的地步。

  两名紧张无比的年轻武警很快就把身上仅有的两梭子子弹打完了,非但没伤着人家一根汗毛,自己这边的另一人也腹部中弹倒了下去。

  从密林里逃出来的两人速度极快,几乎是转眼的功夫就已经到了跟前,尽管这边没有子弹再打过去,但靠近的时候还是警惕地放慢了速度。

  “快上车!”李云道招呼受伤的两人。

  年轻的武警也反应过来,这回他们追捕的是杀人如麻惯犯,没了子弹,手上的两杆枪就跟烧火棍没有任何区别,他们可不觉得这些穷凶极恶的家伙会心慈手软地放过自己。

  大腿受伤的小伙子从口袋里掏出刚刚没收的车钥匙和证件,通过车窗递了上来:“你们快走,这两个是前阵子暴恐事件的主犯,杀过不少人,要是落在他们手上,你们就死定了,尤其是……”他刚刚看过李云道的证件,上面写着“反间谍处”,军方这样的干部如果落在暴恐份子的手里,弄不好就是一场天怒人怨的悲剧。

  “快上车,这个时候还废什么话?”李云道跟朱小谋交换了位置,推开车门,一把便将那大腿受伤的年轻武警揪了上来。

  伤口处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但年轻人却只咬着牙没有哼一声。

  李云道发动车子,一记油门后猛打方向盘,而后一脚刹车,车子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在哨岗旁,正欲打开车门,砰砰几发子弹打开吉普车身上。

  李云道还是伏下身子打开后车门:“快上车!”

  年轻武警如同抓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一把拽住车门,咬牙忍着腹上的枪伤传来的疼痛,便飞身进了车内,刚刚合上车门,便听到“砰砰砰”几发子弹射在车身上。

  从山下奔下的两人一个年纪四十开外,一个年纪三十出头,但都生着一对阴鸷的眸子,此时咬牙看着正欲咆哮而去的越野车。

  “他们想跑!”三十出头的男子嘴角微微扯了扯,从后腰取出一枚手雷,拔掉保险销,居然还在手上拿了片刻才远远地甩向越野车的驶向的路面。

  朱小谋正庆幸救了人可以离开的时候,只感觉车下传来一股气浪将整个车身猛地掀翻,幸好军车沉重,那手雷似乎也有了些年头,威力大不如从前,车子直接在跟面上翻了两个跟头,才倒盖在地面上。

  李云道在感觉到自己屁股离开座位的时候就已经猜到对方应该是用了手雷炸弹一类的事物,猛地一把抓住安全带,尽管如何,整个人也被震得耳朵里一阵轰鸣,一时间不省人事。

  等再度睁眼的时候,自己躺在一个周围黑乎乎的地方,身下颠簸得厉害,一股子汽油味直冲脑门,他便知道,自己应该在一辆轿车的后备厢里头。试着动了动,就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人捆住了,嘴里也塞着一团臭烘烘的麻布。

  李云道动了动左臂,幸好三刃刀还在,这让他心下安定了不少,不过还是觉得有些奇怪,两名暴恐份子居然没有杀自己,而是把自己带走了,这倒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嗯嗯……”身边传来一个沉闷的挣扎声音,李云道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听声音他就知道是朱小谋,不过那两个年轻的武警是不是还活着,就难说了。

  蹭了半天,才将嘴里的破麻布团蹭掉,后备箱里闷热异常,李云道一连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稍稍缓解了窒息的感觉:“是小潮吗?”

  跟李云道倒头倒着人的发出“嗯嗯”的声音,李云道忙道:“别怕,他们暂时还没有杀我们,估计是想留着我们当人质用。目前我们应该还没有危险,等找到机会了,再想办法制服他们。能听得到我的话,你就嗯两声,听不到的话,你就嗯三声。”

  “嗯嗯。”

  李云道长长吁了口气,麻烦这种事情,常常都是自己找上门的,只是普通人要是碰上这种事情,怕是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相信就连身边的朱小谋,这个开枪极利索的年轻军人现在心里定然也是七上八下的。可是,李云道却愕然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丝毫地恐惧,仿佛这种事情对于自己来说,太过于稀松平常了。不过想想当年坐在埋着数吨炸药的大坝上和面对生化武器的场面,被人反绑扔进后备厢这种事情,就显得太黯然失色了。现在只但愿对方并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否则这两个家伙还不知道要漫天要价式地开出什么样的条件。

  此时,这辆疾驰在乡间小道上的桑塔纳2000的正副驾驶位上,正坐着刚刚从山坡密林处狂奔而下的两名暴恐份子。

  开车是刚刚扔出手雷的那个三十开放的男子,留着平头,眼距有些阔,乍一看面目和善,但那对充满血丝的嗜血眸子,却破坏了脸部表情的和谐。

  副驾上四十多岁的男子剃了光头,眼睛细细的,下巴很尖,但却生成身材魁梧,此时手上拿着一把制式的五四,反复擦拭着。

  “还是绿皮狗配发的枪好用啊!什么时候咱们组织的人也能人手配上一把这样的枪,何愁不成大事!”光头男子叹息一声道。

  “松哥,哪天咱他娘的抢个军火库,别说刚刚那种手雷了,就是迫击炮没准也能弄来几挺!”平头男子嘿嘿笑道,嘴角却露出一丝疯狂的味道。

  “是啊,早知道听你的,那天干掉站岗的几个就该潜进去多弄点东西出来,唉,不然也就不用这么狼狈了!也不知道热力巴和诺尔汗有没有逃出去……”光头的松哥脸上出现一丝遗憾。

  “热力巴和诺尔汗都是在山里长大的,进山就跟回家似的,那帮当兵的跑过他们。”

  “理是这个理,就怕有军犬啊!”

  “妈的,都怪诺尔汗那个傻叉,要不是他吃饱了撑着跑出去见老相好的,就不会把绿皮狗给招惹过来……狗日的,活该挨枪子儿的狗#娘养的……”平头男子一脸愤恨地道。

  “都是兄弟……不过,这次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上面定然是要给奖励的,一人分个两三百万应该问题不大。”松哥轻松地道。

  “买买提死了,那份钱……”

  “那钱一半给买买提的婆娘,一半给买提提的老母。阿楼,这件事你去办。”

  被松哥称为阿楼的男子点了点头:“成,拿到钱我就给娘儿俩送过去。”

  “妈的!”想起被哨后一枪击毙的买买提,松哥就忍不住要骂娘,“操,都跟他说了别冲那么急,毛躁犊子就想着去弄把枪……”

  “对了,松哥,后面这两个人怎么个弄法?到地方就地埋了,还是……”

  “这事儿不急,我要跟上面沟通一下,没准儿这两人能换不少钱。”

  “换钱?”阿楼不解。

  “看看这个!”松哥将一张证件递了上去,正是李云道的那张“反间谍处”的工作证,“你猜,上头会不会对这个人感兴趣?直觉告诉我,他一定知道很多事情啊!”

  “反间谍处的副处长,这官儿很大?”阿楼没什么文化,但从小跟在松哥屁股后面,松哥说的,基本上都不会出错。

  “官儿可能不是很大,但职务很重要,你没看咱们那儿一个村支书就能耀武扬威吗?”

  “那另一个呢?”

  “另一个这会儿是护身符,如果卖不出价钱,就按你说的,就地埋了!”

  高潮来了,别催!慢慢来!等不及的”到作者公众平台上看番外《徽猷传》《弓角传》,羽少知道自己写得慢,毕竟还有本职工作,兄弟们实在太闲了,就去看公众号上给大家推荐的官场文。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