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初次交锋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一场大雨并没有能够驱散伏天的炎热,相反太阳刚露头,之前倾盆大雨刚刚带来的一丝凉气立刻销声匿迹。小院里有一株老槐树,婆娑的树影正映在小楼的入口木门处,袁紫衣看了一眼门口荷枪实枪的哨兵,转过头对正眯缝着眼睛听蝉鸣的周树人道:“你还不知道李云道出事了吧?”

  憨厚的汉子微微一愣,而后两只眼睛瞪得很圆:“他不是去部队看媳妇儿了吗?怎么可能出事?”

  袁紫衣下意识地翻了个白眼,她对眼前这个憨厚的家伙印象不错,据说首长近几年遇到危险,都是凭着他一已之力将所有的魑魅魍魉挡在安全距离以外,去年还为首长挡了一颗子弹,幸好这家伙穿了防弹衣,否则此刻估计也上英烈榜了。

  “回来的路上,碰上了两名暴恐份子,被带走了,目前生死未卜。”说话的时候,袁紫衣一直在观察周树人的表情,听说这家伙跟李云道感情很不错,可是周树人的反应却让她有些意外,没有想象中的焦急与恐慌,相反却有些莫名的笑意。

  “暴恐份子啊?”周树人笑着摇了摇头道,“他们要是能把云道咋的,我把我这颗脑袋卸下来给你当马桶!云道啊,他不去主动招惹麻烦就不错了,这么些年了,凡是麻烦主动找上门的,结果都差不多。”

  袁紫衣皱眉道:“什么叫结果都差不多?那可是暴恐份子,也许跟境外的一些势力还有勾结,你别忘了,你那位好师弟现在还兼任了我们二部新成立的反间谍处的职务,单凭这一点,怕是在境外势力眼中就值不少钱了。”

  周树人挠着光头想了想,问道:“那如果万一,我是说万一啊,境外势力要我们拿人换,你换不换?”

  这回轮到袁紫衣愣了一下,最后沉着脸道:“绝不跟恐怖分子谈判。”

  周树人点点头,突然笑了起来:“那你就放心好了,云道也绝对不对跟恐怖份子妥协的。”

  袁紫衣不解:“你们怎么就对他这么有信心?”

  周树人笑道:“你这个当嫂子的,是关心则乱!”

  紫衣姑娘的俏脸瞬间布满红霞,但明亮的眸子里却满是欢喜,而后却再次变成了担忧:“我不是开玩笑的,那些暴恐份子毫无人性,之前的暴恐事情中已经伤害了几十名无辜的平民。而且,根据前线武警传来的信息,暴恐份子持有包括手雷等杀伤性较强的武器,同时也不排除他们会进一步跟境外势力勾结的可能性。如果李云道在总参二部的身份一旦曝露出去,很可能会变成他们赚钱的砝码,如果李云道被他们交给境外恐怖份子,那后果……”

  周树人闻言,沉默了良久才微笑摇头道:“你们还是小觑了云道。”

  袁紫衣看了一眼雨过天晴的西方天空,叹息道:“但愿如此。”

  李云道此时也忍不住叹息一声,华夏西部幅员辽阔,人烟稀少,更没有像东部沿海城市那样满大街天眼监控,官方就算派人来救自己和朱小谋二人, 单找人就要耗费极大的心血。

  这辆桑塔纳2000已经有了些年头了,后备厢盖不严实,稍稍调整了一下姿势后,透过后备厢盖和车体之间的缝隙,李云道已经能勉强看清车外的事物。

  西部山区,除了寂寥的山脉便是山与山之间大片的草地。通过辨识太阳的方向,李云道已经大致猜出车行的方向大致是由西北往东南,可惜车缝的视域范围很小,车行的乡道上又很少很看到路牌,否则还能确定目前身处的具体方位。

  车子猛地颠簸了一下,身边的朱小谋发出一声闷哼。

  “首长,您没事吧?”刚刚那一颠,将他口中的麻布颠得掉落了下来,此时才小声道,“他们这是要把我们带去哪儿?”

  后备箱空间其实很小,不过幸好两个人挨得很近,小声说话彼此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目前应该还在藏区,我判断可能他们要从川藏进云南,而后出境。看天色应该马上天黑了,估计他们要找地方落脚,到时候见机行事。他们手上应该有枪,可能还有手雷,一定要注意安全。”李云道顿了顿,咬牙道,“如果有机会一击毙命,千万不要手软。”

  “嗯!”朱小谋应了一声,但李云道能感觉得到他在颤抖——和平时代,没上过战场杀人见血的士兵太多了,这或许也是朱小谋脱胎换骨的一次机会。

  过了一会儿,李云道又听到朱小谋上下牙关打颤的声音,回头小声道:“别怕,他们暂时应该还不会杀我们,要杀早动手了,也不会等到现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们俩现在就是他们的护身符。”

  “护……护身符?”朱小谋深吸了口气,“首长,待会儿如果有机会,你先跑,我负责殿后。”

  李云道轻笑:“不干掉他们俩就跑,岂不是白白被他们塞在后备厢里呆这么久。”

  从睁眼到现在,朱小谋吓懵了好一阵子,此刻也终于缓过神来,狠狠一咬牙道:“干掉他们!”似乎又想到了那两名受伤的武警,“也不知道那两个小武警怎么样了,还有这辆车原先的主人,是不是被他们……”

  李云道叹了口气,从那两人的行事风格来看,定然不是什么善类,两名武警可能还好一些,毕竟在翻掉的越野车里,仓皇逃命的两人也许顾不上收割两人的性命,但是这辆桑塔纳的主人就难说了……尽管如此,他还是安慰朱小谋道:“也说不准,逃命对他们来说才是第一要务,他们手里有枪,在不反抗的情况下,只要不是杀红了眼,是不会乱开枪杀人的。”

  朱小谋嗯了一声便不再出声,李云道也进入了闭目养神的状态。

  突然,车速开始慢了下来,而后停住了。

  李云道睁眼看了一眼车缝外的天空,也许是在高原上的缘故,天空中密布的繁星居然如此之近。

  不过此时并不是观星赏景的时候,两声车门响后,便听到一人骂骂咧咧道:“什么破悬挂,震得老子的屁股都快要麻了!”

  另外一人沉声道:“把后面两个家伙弄出来,这地方偏僻,正好有些话可以问一问。”

  “好咧!”

  吱啦一声,有人打开了后备厢,一个三十来岁的平头男子出现在两人视线中,后备厢原本闷热,此时一打开,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但危机似乎也随之而来。

  平头男子阴笑道:“两位辛苦了!”说着,便一手一人,直接将两人从后备厢里给拎了出来,重重地往地上一扔,饶是李云道有所准备,还是被摔得七荤八素的。而后,他便拖着两人的腿,生生将两人拖到了一处破庙门口。

  藏区百姓多数信佛,大大小小的大乘佛寺不计其数,眼前的这座小寺庙显然已经废弃了许久了,目及之处,皆是断壁残垣,站在寺门口,就能看到殿内那尊已经缺了大半个身子的佛像。

  “进来吧!”里面传来先行一入进入寺中的男子的声音,“妈的,破地方,方圆百里估计都没人,建个寺庙做什么?浪费……阿楼,把他们俩都弄进来,我有些话要问。”

  阿楼回头看了两人一眼,嘿嘿笑了笑:“忍一忍,会有点儿疼。”

  疼当然是很疼的,被人拖行几十米,中间还有台阶门槛,都是靠阿楼用蛮力硬生生地拖过去的,一路上磕得李云道和朱小谋两人眼冒金星痛苦不堪。

  “松哥,人来了!”终于进了大殿,说是大殿,其实很小,就一尊破旧佛相,其实的连桌椅都没有一张,此时那光头男子坐在佛像前的台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无比狼狈的李云道和朱小谋,手上拿着李云道的那本证件。

  “阿楼,你去弄点吃的来。”光头男子吩付道,“这周边应该没有人家,看看能不能打到什么野味,待会儿生个火烤了勉强填饱肚子就成。”

  阿楼对光头松哥似乎言听计从,点点头就走出了庙门。

  阿楼出门后,丁松便冷笑着蹲在李云道面前,打量他道:“联参二部反间谍处的副处长,这个官不小啊!”他其实原本并不清楚这个官大还是不大,只是因为“反间谍处”几个字,才让他觉得应该级别不低,在途中联系上了境外组织后,才知道原本非但官不小,而且格外重要。

  李云道挣扎着靠门旁的一根柱子上,坐直了身子才微笑道:“你一路被武警官兵从新疆追到西藏,也累了吧?”

  丁松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惊道:“你认得我们?”那对阴鸷的眸子里已经透出一股子杀机。

  “不用认识,结合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再看看你们跑得跟丧家之犬一般的模样,我就是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得出你们应该跟‘514暴恐事件’脱不开关系。不过你们还挺能跑的,从出事地点到亚东,三千多公里路途,居然还真被你们跑到这儿了,追你们的那些武警官兵也真是够呛啊!”李云道靠在柱子上,微笑打量着丁松,“估计你只是个打手,指使你干这些事情的,应该是国外的组织。说说看,干一场能拿多少钱?”

  丁松的脸上也隐隐出现了一丝杀机,手也摁在腰后的枪柄上:“看来你了解得很清楚。”

  接下来节奏会比较快,你们觉得云道会如何对告诉这些暴恐份子?嗯,昨儿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发起了一个投票,十位女星谁更贴近女主蔡桃夭的气质,想参与的或者要看番外《徽猷传》《弓角传》的,请”关注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