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百六十五章 秦仲颖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临近傍晚放学时分,十中门口已经停满了来接孩子的车。免费电子书下载正门处的小街原本就不算宽敞,此刻接孩子的人多了,也就留下勉强能通过一辆小车的宽度。一辆看上去是刚刚喷过漆的迷彩sebeijing吉普停在离校门口不远的地方,一身素se布衣和一双黑se布鞋的年轻男人斜靠在车门上,微笑打量着身边形形sese的人。老喇嘛曾经说过“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哪怕是雪山森林里被弓角空手制服的熊瞎子也有属于自己的故事,不用说那些伸长了脖子盯着校门的家长们。李大刁民发现,有时候看着人们或轻松、或焦急、或奈的种种表情,再去琢磨芸芸众生背后的故事,其jing彩程度完全不亚于一本演艺小说。

  就在李云道津津有味地观察别人的时候,校门开了,原本还安静的校门口一下子热闹了起来,穿着白蓝相间校服孩子们如同离开了笼子的鸟儿,兴高彩烈地冲了出来。李云道视力很不错,老远就看到一群孩子里只有三个特立独行的小家伙,走得慢吞吞,以一个看上去不过七岁左右的男童打头,后面跟着一对十三、四岁虎头虎脑的双胞胎。

  “哥,你说师父这会儿在干嘛?”小双歪着脑袋,有些垂头丧气,他背着自己的书包,手里还拿着前面小家伙的书包。

  “这就得问小师父了,估计在学校里泡妞儿吧!”大双双手抱在脑袋后面,硕大的书包挂在身后,一晃一晃地打着屁股,有些心不在焉。

  “哥,学校离师父那边也不远,要不我们偷偷溜去看看他吧?”小双将手中的另一只书包也甩到肩上,小心翼翼地凑过来道,“走过去也就几步路,我还知道小河边有个小门,可以直接进去的。”

  大双先是眼睛一亮,随后愁眉苦脸道:“爷爷说了,不许我们打扰师父。”

  走在最前面的小家伙突然乐道:“不用去了,云道哥来了。”说着,嫩白的小手往侧前方一指,大小双齐齐一愣,果真看到那位倚在车身上微笑冲他们挥手的男人。

  “师父!”隔着老远,两个小家伙就乐呵呵地冲了上来。

  一人轻赏了一个暴栗,李云道才笑道:“这段时间我不在,你们有没有偷懒?”

  小双捂着脑袋傻呵呵道:“师父,我们俩天天照着你留下来的贴子练字呢,晚上的闻联播和早晚锻炼都没有拉下……”

  大双也凑上来:“咦,师父,怎么今天是你来接我们?”

  李云道笑道:“你爷爷让我接你们回家一起吃饭。”

  一听“回家吃饭”,大小双顿时哭丧着脸看了小喇嘛一眼,将十中校服穿得松松垮垮的十力居然也一反常态地皱着小眉。

  李云道奇道:“吃饭有什么不对吗?”

  大双吞吞吐吐道:“吃饭没什么不对,可是妈回国了……”说完,三个小家伙同时长叹一口气。

  李大刁民又随手一人赏了一记“暴栗”道:“那首歌怎么唱来着,‘有妈的孩子像个宝’,你们这群小白眼儿狼!上车!”

  坐上车,大小双交头接耳,隐隐约约李大刁民听到什么“妈咪会不会吓到师父”之类的话,就连小喇嘛也坐在副驾位置上表情有些怪异。

  学校跟秦家的的东园别墅离得不远,只是下班高峰时分,古城里车多人多,李云道的车速放得很慢,堵堵停停花了将近四十分钟才到小区门口。

  时隔小半年没来,小区门口的保安已经全部换人了。上次出事后,黄梅花将门口的保安全部换成了特卫队的人。今天在门口站岗的两个特卫拦下车后,一看是李云道,却没有马上放行,其中一个凑上来小声道:“三哥,后面那辆车是不是一直跟在你后面?”

  李云道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开车时一直在思考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瞥了两眼也没往心里去,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辆黑se的丰田车从离开十中校门口那会儿时就应该跟在后面了,或者有可能是斐宝宝送他回去取了车后,就己经远远跟在后面。

  李云道皱了皱眉,想了想道:“没事儿,你帮我留意一下,如果晚上我走的时候还缀在后面,记得通知我一声。”

  “好咧!”特卫的小伙子都是退伍军人,基本都是直来直去的xing格,“对了,秦爷和黄中校还没有回来,中校说请您在两位小少爷那边耐心等一会儿。”

  “好的,辛苦你们了。”说完,李大刁民从车里拿出一包还没有拆封的小熊猫,“给弟兄们尝尝,省着点抽,这可是特供给京城的老烟枪们的。”彭晓帅他们用来讨好斐天才的礼物被李云道随手就送出去一包,现在见识广了眼界宽了,李大刁民倒也不心痛了,放在刚刚下山进城的时候,这包烟他起码在枕头下藏半年也不定舍得抽。

  “好咧好咧!”抱着小熊猫特卫小伙子乐得直屁颠,“三哥您就放心好了,门口这跟屁虫,我特定给你盯牢了。”

  停好车,跟着大小双和小喇嘛刚进别墅,就听到带着港台腔的嗲音:“我的两个小baby回来了,,让妈咪亲一下!”

  李大刁民立马一头冷汗,随后就看到一个保养得极好的美貌少妇踏着小碎步迎上来,在大小双双颊上一人来了两下。怪不得以前都是第一个冲进别墅的十力嘉措今天慢吞吞地跟在李云道身后。

  “咦?我们的小神童呢?”亲完大小双,少妇一眼就寻到躲在李云道身后的十力,一把就将十力搂进怀里:“来,小神童,也让阿姨亲一下!”

  李云道终于理解为啥这段时间一提起秦家,小喇嘛的眼神就有些幽怨,原来症结出在眼前这位美貌的少妇身上。等放下涨红着脸的小喇嘛,少妇才反应过来屋里还有个陌生男人。“先生,您是……”

  “妈咪,这就是我师父。”

  “哦……”少妇的声调立马提了起来,看情形似乎又要冲上来,李云道立马后撤三步,哭笑不得地看着少妇道:“二夫人你好,我是李云道。”

  尽管李云道后退了三步,可是这位在美国生活了许多的少妇还是给了他一个热情的大熊抱:“李,谢谢你这位勇敢的英雄!”

  李云道摊开双手,也不敢有什么动作,生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老爹!”小双突然向李云道身后看去,一个儒雅的四十岁左右的儒雅中年男人笑眯眯地站在李云道身后。

  少妇这才松开尴尬不己的李大刁民,迎了上去:“仲颖仲颖,这位就是救儿子的英雄哎!”

  秦仲颖的脸型轮廓跟秦孤鹤很像,但身材微微壮实一些,如果再瘦一点,就完全是一个年轻版的秦爷。

  夫妇俩的感情很好,从一见面就拉着手没有放开,不过秦仲颖还是拉着妻子走上来热情道:“云道,你别介意,韵芝是台湾人,从小就出生在美国,所以在礼节上跟国内有些不太一样!”

  李云道笑道:“二夫人很热情,一时间还真不太习惯。”

  秦仲颖也笑了起来:“别说你不太习惯,一开始带她回国时,她动不动就抱别人,弄得大家都不自在,现在已经好多了。”说着,他又凑到李云道耳边轻声道,“就连我爸也不太习惯呢!”

  王韵芝带三个孩子去楼上做作业后,李云道和秦仲颖便在客厅里聊了起来。秦仲颖是早年清华大学的哲学硕士毕业,现在是华社驻美分社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可以说是继承了秦孤鹤的情报衣钵,奋斗在国外情报工作的第一线。如果这次不是对方将矛头直接指向秦家,总参那边是怎么也舍不得将这个重要的情报人才放回国的。秦仲颖学识博杂,李云道通晓古今,两人越聊越投机。等聊到国内外政治经济情势时,又不由自主地将话题扯到了情报上。

  李云道想了想,还是没忍住:“二哥,你知道总参二部是干嘛的不?”

  秦仲颖疑惑地看了李云道一声:“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其实秦仲颖身上还有一个军人身份,但这一点除了秦老爷子知道外,其他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不出一双手。

  “我有一个亲哥哥,排行老二,之前说是进了总参二部,一直也联系不上。不像我大哥,虽然在什么南国利剑,但也小半年能通一次电话。所有有些不放心。”

  “进总参那位也姓李?”

  李云道点头。

  “你别告诉我李徽猷是你哥哥?”

  “啊?秦二哥,你认识我二哥?”

  秦仲颖摇头笑道:“这个世界太小了!我想不认识你二哥都不行。之前他在纽约执行任务时我见过一面,也没说上几句话,倒真没想到他是你二哥。这个世界……唉,说小不小,说大,还真就不大。”

  “我哥也在做跟你一样的工作?”

  秦仲颖摇头:“我老了,一线的工作只能是有心力,况且也成家立业了,做些书面的分析工作还成,但要真去一线,还得你二哥那种身手才得摆得平,现在国外的形势也越来越复杂喽……”

  李云道轻轻笑了笑道:“几百斤的熊瞎子他都不畏惧,哪还能怕了这百来十斤的人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